烤肉

偶尔听得一新鲜吃法,实在令我瞠目结舌。据说此为日本人发明的“烤肉”:先将待毙之牛捆严,再以一木板狠击其臀部,直至其肿胀至每一毛细血管均充满血浆。取其臀部之肉,用于烧烤,其味鲜美无比。说此之人津津乐道、唾沫飞扬,仿佛已闻到牛肉之“芬芳”。我想,那些在享受烤肉的人们也一定红光满面、神采飞扬,何曾想到牛之惨状?

想起不久前于报纸上看到的一则消息。日本人发明了一种“盆景猫”,将年幼之猫置于玻璃瓶中,上面以玻璃管导入营养液,下面以玻璃管导出排泄物,猫长大后,充满玻璃瓶,便形成各种形状的“宠物猫”。据说,该“宠物猫”一上市,即供不应求。有谁为可怜的猫将在狭窄的玻璃瓶内度过余生而生起一丝悲心呢?

“谁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望母归。”不知白居易的这首诗能否唤醒一些麻木的心灵?即使世人看来低贱的动物,也同样具有感觉器官,同样拥有妻室儿女。为何这些人竟没有一丝恻隐之心?而且,因果报应不虚,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不顾死后即将面临之下场,实乃愚夫所为。

我实在无意贬低日本人,但如此发明实在令人遗憾,为何人类的历史总挥不开干戈的阴影?为何互相残杀的悲剧总是周而复始地上演?“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这也是众生之共业所致。如果前世没有亏欠,也不致遭如此果报,自食其果,实在无法抱怨。但冤冤相报何时了啊!我奋笔疾书,望世人能明鉴此理。

壬午年四月十五日  

2002年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