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辱

今天在一家星级宾馆看到了一幕令人难忘的情景。一位顾客暴跳如雷、怒发冲冠,硬硬的拳头几乎挥到了女服务员的身上,但女服务员却始终保持着职业性的微笑,令我钦佩不已。

在六度中最难守持的即是忍辱,作为佛教徒时时熏习的也是要对一切众生修习安忍,佛经云:“持戒及修定,安忍为主因,一切诸善法,因安忍增长。”然而,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佛教徒却比不上这位服务员。世间的服务员为了前途和饭碗可以将忍辱修到如此地步,作为大乘佛子,为了自他的究竟安乐,却为什么在修持忍辱方面反而不如一位服务员呢?这不能不令我生大惭愧。

从理论上我们都知道,众生因各自业力而感受苦乐,遭遇嗔恨对境,应归咎于往昔之恶业,而不应抱怨外境。无垢光尊者曾讲:“众生感受各自之业力,为了父母等亲友、眷属不应生嗔,甚至为了堪布、阿阇黎、上师、三宝等也不应嗔恨他众,如果有受害的宿债,是无法避免的,如果没有宿债,则不会受害。并且,仅由他人的赞毁,也不能造成重大利害。”

对于打骂我们的人,我们不应像世间人一样视其为冤家,而应将彼视为善知识,世间的人不明因果,但依眼前是非,而为恩怨友敌。这位服务员能将安忍修到如此境界,实在难能可贵,将来也一定能感受安忍所带来的乐果。

佛经云:“安忍能断除,一切诸恶根,亦名能断除,责难诤讼者。”若能在菩提心的摄持下修持安忍,将打骂视为消除宿债的良方,就一定能彻底根除恶根,得到究竟安乐。

壬午年五月初三

2002年6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