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寨

得知上师回学院的消息,益西彭措和慈诚罗珠早已在上寨等候,益西彭措已为上师安排了上寨最好的房间。虽说是最好的,但其“豪华程度”也实在不敢恭维。

慈诚罗珠、 哲和我挤在一个房间里,这是一间未经打扫的屋子,满地烟头、垃圾,枕头、被单污秽不堪,但因为上师的情况有所好转,再加上久别的友人得以重逢,我的心情格外快活,绝不亚于几天前呆在五星级饭店的感觉。安排的晚餐也十分可口,心的力量真是能超越一切。

饭后,我们一起去散步,途经一家新建的住房,这里曾是当地杀牛的场所,慈诚罗珠感慨道:“人真是可怕的动物,对其它动物的生命毫不在乎,如果这里是杀人的地方,人们是决不会在这瑞安家落户的!”这里一定聚集着许多牦牛的冤魂,我们为它们念诵了回向偈。但愿它们能有一个好的去处。对面山上印着观音心咒的经幡迎风摇曳,附和着我的祝愿。

夕阳在山巅洒下最后一抹金黄后,迅速地消失于地平线,上寨迎来了新一轮的黑暗,回到房间,既没有水,也没有脸盆,隔壁嘹亮的鼾声透过薄薄的木板清晰地传了过来,敲打着我的耳鼓膜,如同一首安详的催眠曲,将我赶入了甜蜜的梦乡。

壬午年五月十二日  

2002年6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