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

哎哟,别偷懒了,还是翻译吧!

泡上一杯香茶,翻开经书,提笔翻译。脑海里却如同银幕般浮现了我此生的一幕幕场景。

牧童时代:蓝天中点缀着几朵白云,无忧无虑的我光着脚丫奔跑于草原上,与其他牧童一起哼唱着欢乐的歌,几百头牦牛都是我们亲密的伙伴,我们一起在无垠的旷野中尽情地撒野。

学生时代:如同阿里巴巴打开了四十大盗的宝藏,背上书包走入校门的我和同学一起,在知识的宝库里尽情地采集着无穷的珍宝。

闻思时代:披上袈裟,与成百上千的道友一起,依止上师,闻思经论,遨游在佛法的海洋中,荡涤着身心的障垢。

翻译时代:与汉地的众生接上特殊的因缘后,深感藏地佛法精髓的不可多得,拿起笔、翻开书,在冥思苦想中度过了许多时日。

现在应该进入修行时代了,记得阿底峡尊者来藏时,曾询问仁钦热沃译师能否帮助翻译,译师回答说:“我的头发都已经白了,不应再翻译,应该修行了。”尊者赞同地说:“的确应该修行了!”如今,我的头发已白了许多,却每天停留在词句的表面,并未将所了知的进行实修,使法融入相续。如果再这样下去,马上就进入死亡时代,并最终成为历史时代了。

壬午年五月二十一日 

2002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