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死

儿时的伙伴尤诺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一半的脸莫名其妙地肿胀,不仅影响日常生活,更因压迫神经而危及生命。经多方治疗,终不见效,如今已回天乏力,不得不离开膝下的一群儿女,离开生长多年的家乡,被家人送至学院,等待死魔的判决。

今天我去看他,令我难以置信的是,从他扭曲的脸上怎么也搜寻不到他年轻时英俊的痕迹。对于我的安慰和祝福,他报以牵强的笑容,使他的脸显得越发怪异,让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将眼前的尤诺与我心中那个快乐的牧童尤诺联系在一起。

想起曾经在一起的放牧生涯,我们总是那么无忧无虑。清晨,阳光与清雾伴随着我们出游;傍晚,山歌与彩云陪同着我们归家。尤诺是伙伴中最英俊、最快乐的。如今,美好的日子已如流水一般飘逝。儿时的伙伴相见,竟然恍如隔世。

人生总是这样悲欢无常,欢笑过后常常伴随着哀痛,短暂的晴朗就会迎来数日凄风苦雨,若不知以佛法拯救自己,终将被业力的赤风推动,被动地迎接漫漫中阴路,凄迷地等待未知的来世。

不幸之中的万幸,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他知道求助于佛法,仅凭这点信心,他也会走得较好。古人云:“天堂人乐成佛难,阎浮人苦成佛易。”因为天界的人太快乐,过于放纵,终将乐尽苦来,成佛无门;阎浮提的人固然痛苦,但却因痛苦而生惩戒之心,并可依此而最终成佛。

如果善加利用,病痛反而会成为成佛的良方,违缘也会转为顺缘。我祝福尤诺,希望他能明白这个道理。

壬午年五月二十四日 

2002年7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