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骨

短暂的夏天匆匆而过,漫无边际的原野上已露出秋的痕迹。虽然夏末的花朵仍然顽强地挺立着,但却怎么也抹不去秋季来临的萧瑟。

距离色达十几公里的亚龙寺旁,是盛夏季节鲜花最茂盛的区域。我和索顿一行兴致勃勃地赶去,妄想在这里找到一些夏日的尾声。也许是精诚所至吧,零零散散的花儿强打着精神,装点着气数将尽的翠绿原野,居然也显出了一点繁荣景象。

欢快的小溪似乎还没察觉到封冻的临近,哼着波尔卡般的曲调,沛然而下。流水声与远处牧民的歌声、马群的嘶鸣声相和,组成了一曲轻快的多声部迎宾曲,恭候着我们的光临。

同伴们开始生火烧茶,不便在一旁袖手旁观的我只得溯水而上。离这里不远是一个著名的尸陀林,据说与印度的清凉尸陀林无二无别,有不少的鹰鹫千里迢迢从印度飞来。竹钦堪布菩提金刚的母亲圆寂后,就是在此尸陀林天葬的。我想,这里一定是空行聚集的胜地。

一具腐烂的牦牛骨架吸引了我的视线,不知何时、也不知何因它被弃置于此。令人窒息的恶臭吸引了逐臭的小生物们,各种小虫附满了整个骨架,令人厌恶,也让我想起我的这付行将就木的臭皮囊。虽然明知终有一天我也难逃此劫,自己却整日为这假合的身心劳碌奔波。这活生生的教材提醒了忘乎所以的我,如同花木飘零的秋季,如同奔流不止的溪水,如同身体强健的牦牛……世间的一切都是无常的老师,一种强烈的厌世心油然而生。我祈祷着十方诸佛及上空的空行们,祝愿眼前的这些生灵能早日解脱。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远处传来了同伴们呼唤的声音,太阳已将它一半的脸藏到了地平线下,我不得不揣着沉甸甸的心回去了。

壬午年七月初十

2002年8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