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葬

古印度有八大天葬台,藏地也有难以计数的大小天葬台。喇荣西山也有一座远近闻名的天葬台。方圆几百里甚至远至拉萨、昌都的信徒,死亡之后都会被亲人用车、马、牦牛将尸体运至此处天葬,这也反映了他们对上师如意宝的信心。

每天少则五、六具,多则十几具尸体,先被运至大经堂门口,由学院僧众超度后,再送往天葬台。

今天下午,虽然身体略有不适,但为了让自己能再上一堂无常课,我还是与众人一起去到了久违的天葬台。

好一幅壮美的风景图!山风猎猎,吹拂着各色经幡;清清溪水,穿越着茵茵草地;雁阵悠悠,装点着无云苍天。但这一切诗情画意并不能掩盖时而飘来的腐烂气息。

尸体被纷纷运到,散乱地排列在一起。他们中有年老病逝的,也有英年早衰的,有男人,也有女人,甚至夭折的婴儿。从服饰可以看出,他们分属于贫富不同的家庭,但此时都平等地还原为初来人世赤身裸体的样子。

在天葬师的操作和鹰鹫的配合下,几天前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生命,几分钟就被分食殆尽。

生命,虽然有极其惊人的求生能力,却无法抗御无常的降临。无论富贵贫贱,无论年迈少壮。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法则。

有人惧怕尸体,不敢到尸陀林(天葬台)。米拉日巴云:“最可怕的身体就是活着的身体。”看看弱肉强食的社会,难道不比这里更可怕吗?

失去亲人的人们默默地擦拭着眼泪,仍不能唤醒九泉之下的亡灵。

鹰鹫们展开翅膀,很快从视线中消失了。给我留下久散不去的怅然。

壬午年七月十五日  

2002年8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