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

从收音机里听到一则消息:一条杀屠弑(音译,即为藏羚羊绒)制成的披肩,在意大利时装市场,可以卖到十几甚至几十万美圆。听了这则使不少屠夫商人心跳的消息,不由得令我忧心忡忡。在高额利润的引诱下,必然会有胆敢以身试法而为之效劳的“勇夫”。不论法律如何禁止捕杀,藏羚羊终究摆脱不了被杀的命运。

在广袤静谧的藏北草原,藏羚羊自来与人类和谐相处,世世代代无忧无虑,安享天年。突如其来的厄运使它们手足无措,柔弱的藏羚羊岂能与手持武器的人类抗争?

我们可以想象这样的一幕,奄奄一息的藏羚羊静静地躺在草原上,哀望着渐渐模糊的草原,送走此生最后一个夕阳。耳边是杀手们肆无忌惮的笑声,他们正为即将到手的钞票庆贺着。它就在这样的痛楚与仇恨中咽了气。在通往中阴的路上,杀手的面孔和笑声将在冤屈的神识里久久萦绕,无法消散。

那些销售与购买披肩的人们,怎能不意识到,在高档时装的背后是堆积如山的藏羚羊头骨,每一条披肩上面都游荡着藏羚羊的灵魂。披着这样的披肩怎能不战栗、不胆寒,怎能心安理得?

索南达杰为保护藏羚羊而被人谋杀,殊不知那些暗自庆幸的人们正因此而谋杀了自己的天良;谋杀了自己的今生来世;谋杀了自己的解脱慧命。

这一切只是人类残忍发展史中的一段小小篇章,若任由这种兽行继续,甚至为其推波助澜,灭绝地球也只是弹指之间。又有多少人会在乎藏羚羊或某种动物将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从人类的视线中消失呢?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六道轮回,沧海桑田。谁能断定自己下世不会沦为畜生?谁能逃脱因果的定则?人类为了满足锦衣玉食的需求,必将付出绵长的代价。

令人稍感欣慰的是,保护动物的意识,已经在一些人的心中生起了苗头。酷爱狩猎的英国查尔斯王子,因为一张屠杀野鸭的照片,在西方舆论界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也使捕猎者的嚣张气焰有所遏制。

我期待着遍地羚羊的景象能在藏北草原上重现,但愿这美好的愿望,不会变成一场黄粱美梦。

壬午年七月十九日  

2002年8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