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

人人都眷恋、赞美自己的故乡。漂泊海外的游子盼望叶落归根;学有所成的成功者期待衣锦还乡;即使毫无建树的普通凡人,无颜见江东父老的失败者,也会痴心不改地对故乡吟唱着:“只有风儿,捎去我的一片深情。”无论与故乡间隔千山万水,蛰伏的乡恋情结,始终挥之不去。

一想起生养我的宗塔草原,我的心中就会泛起阵阵涟漪。故乡的山山水水,恰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碧水悠悠”,总会将我带向悠远、缥缈、无法言传的世界。

对于修行人而言,这种情结恰恰是必须斩断的。无垢光尊者提醒后人:“故乡是最究竟的监狱,要断除对它的执著。”对故乡的贪执就是永处轮回的因,一切痛苦的源泉。“人生要识本来面,莫把他乡作故乡。”此生的故乡,只不过是寄居肉体的客栈,轮回长路的驿站。具有远见卓识的人,决不会被故乡的山水,挡住寻求解脱的双眼。

“月是故乡明”,但对修行人而言,这个“故乡”不是指地理版图上的故乡,而是究竟的故乡、家园——心的本来归宿,本来面目。

我们已找到回乡的路,何时才能回到真正的故乡呢?

壬午年七月二十日  

2002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