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感

虽然明知道盛夏已经过去,柔弱的花朵们正承受着风刀霜剑的袭击,草原上已不复有欣欣向荣的景象。但骨子里对夏日的眷恋,再一次将我驱赶到了县城附近的金马草原,希望能以我的诚心感动上苍,借我一根缰绳,羁住夏日逃逸的脚步。

和我做着同样美梦的还有齐美仁增和诺尔巴。上天很善待我们,天格外地清澄,发出蓝宝石般的光芒,没有一丝瑕疵。难怪古印度的大德,会以秋季的天空形容清净的心性。天地广袤无际,极目远眺,怎么也找不到天地接壤处,令人发出“秋野共长天一色”的长吟。

旁边的一堆玛尼石,让我驰骋的心又回到了每日在石头上凿刻观音心咒的少年时代。有一块石头上的心咒刻得特别深,凿刻的人一定花了不少功夫。他的手是否也像我当年一样起泡了?龟裂了?冻僵了?

草原上一种顽强得令人动容的小花,在已泛出些许金黄的大地上,铺天盖地地挺立着,吸引着色彩斑斓的蝴蝶穿梭其间,慰藉着我们 因无常而伤感的心。水中不知情的鱼儿漫无目的地游荡着,令我生起一种冲动,想以我的体温捂暖这日渐趋寒的溪水,让这些生灵不用感受冬日的严寒。大自然提醒我,生命只是荷叶上的一颗露珠,短暂的繁荣终将过去,面对这无常的大教室,我情不自禁地发出感叹:

盛夏红橙黄绿紫,秋成槁木终飘逝,蜜蜂蝴蝶舞翩跹,怎敌三日风霜剑?如今少壮空蹉跎,转瞬惆怅韶光失,万法本性皆无常,惜取寸金汝莫迟。

壬午年七月二十五日 

2002年9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