惭愧

早上八点是我例行的接待时间,在每天的半个钟头里,我都难以控制自己易感的心,常常随着来访者的喜怒哀乐而变换。

今天发生的一件事,就让我生起极大的惭愧心。

在来访的人流中,有一位新近出家的知识分子。她祈求其他的人,希望能给她一会儿与我单独交谈的机会。当其他的人回避后,她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并告诉我说:“我刚出家,不懂规矩,怕别人笑话,我有一个祈求,希望您能答应。”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她继续说道:“我昨天看了您的《放生功德文》,使我终于明白:在世间,生命是最珍贵的。为了其它动物的生命,减少自己暂时的衣食需求,是大乘佛子的本分。我本来钱不多,这三千块钱本预备用来买一间房,现在我准备放弃买房的计划,将这笔钱用于放生。如果您方便的话,能否帮我借一个小小的安身之处,只要能遮挡风雨就行。”

“你一定要慎重考虑清楚,现在我恐怕暂时借不到房子。拿出这笔钱,你将来的生活是否会有困难?”

“房子的事,我可以再去想其他的办法。每月五十元的生活费,已经能满足我生活方面的需求,我不会后悔,希望您能成全我。”

看到她意志已坚,我收下了这笔涉及生命的、沉甸甸的现金,想到严酷的隆冬即将来临,她却没有抵挡风寒的衣服和房子,我的心也水淋淋地往下沉。我用力提起笔,在信封上重重地写下“放生款”三个字。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一种惭愧之情在心中蔓延滋生。我每天在课堂上、在书本上,多么动听地给别人宣讲:为了众生的利益,要无私地奉献。可是我是否真正做到了为众生而舍弃自己的一切呢?我的这些行为与鹦鹉学舌又有何异呢?古人云:“闻善不慕,与聋聩同;见善不敬,与昏瞽同;知善不言,与嚣暗同。”作为五根俱全的人,对如此善行,怎能让我不慕、不敬、不言、不惭呢?我每天给别人上课,今天却被别人上了一堂课。

壬午年八月初七

2002年9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