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仇

回到罗科马乡,听到一件令人伤感的事。

我曾在“噩耗”中提到的桑及让波的弟弟,为了报杀兄之仇,已连续一个多月流浪在外,寻找凶手。他放下家中的一切事务,带着随时可能燃烧的仇恨,风餐露宿、披星戴月、翻山越岭,日复一日的失望已让他丧失理智。嗔恨的火焰加速度地上升,最后一点忍耐的水分已经被蒸发。如果此时能找到仇敌,蓄积已久的仇恨一定会迫使他将对方撕成碎片。

为了化解他心中的结,我决定与他谈谈。当我看到站在我面前的他眼中难以熄灭的怒火,原有的信心已消去了一半。但一种责任感驱赶着我,使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告诉他:“人死不能复生,如同覆水难收,破镜难圆。世间的一切皆由因缘注定。这也是他们之间的孽缘,如果你杀了他,只会增加你的罪业,对你哥哥没有丝毫价值。希望你能豁达大度一点,将你们之间的冤仇一笔勾销。”

听了我的话,他毅然决然地回答我:“于我而言,哥哥是我最亲的人。即使一百万也抵不上我哥哥的一根小指头,更不要说他的性命。此仇不报,我在乡邻当中也抬不起头。即使我倾家荡产、囊空如洗,也一定要雪耻!”看来,所谓的因果、所谓的前后世,在他心中已化为灰烬。想让他现在幡然醒悟,简直是痴心妄想。只有让时间的浪花,去冲刷磨砺掉他心中的仇恨,重还他应有的理智。

草原上,一个茕寂的身影终日在晃动。不知何时,他能抬头望一望头顶蔚蓝的天空,让自己的心胸也变得同样宽广起来。

也许在一些人看来,他的这种做法是一种英勇行为,为了亲人,情愿舍弃自己的一切。其实,这正是世人愚昧之所在。世间因缘,瞬息万变,为了今世的亲人,不惜造作恶业,谁能保证自己来世是以什么样的因缘与亲人和仇敌再会呢?“啖父身肉打其母,怀抱杀己之怨敌,妻子啃食丈夫骨,轮回之法诚稀有。”在智者的眼里,世人上演了多少愚痴的荒唐闹剧啊!

壬午年八月初九

2002年9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