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

正值国庆放假期间,全国各地的旅游者纷纷来到学院,工作组也加强了这段时间的安全保卫工作。

一群来自北京的男女,在众多的来客中显得尤其活跃,他们中有国务院的翻译,有新闻单位的记者……也许是他们的行头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在工作组的安排陪同下,限定了一个小时与我见面的时间。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对佛教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其中一位据说在当地小有名气的女记者,就佛教中对女性歧视的问题提出了自己的不满:“在佛教的很多经书中,都提到了女人的过失。为什么佛陀要重男轻女呢?”

面对这位主张男女平等的现代青年,我平静地回答道:“这不仅仅是佛教要回答的问题,也是整个世间都面临的一种尴尬局面。女性不能处于主导地位,不是佛教所独有的。放眼看世界,在这么多国家当中,以女性作为最高统帅的国家,难道不是屈指可数吗?回头观过去,在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中,能成为一代枭雄的女人又有几何?在涌现出的无数豪杰中,你掐指算算,女性的分量又有多重?”听完我的话,大家不禁莞尔,女记者也低下了深思的头。

“的确,佛在众多经书中提到了女性的过患,比如女性嫉妒心强、贪心重等特点,这也是大多数女性不能回避的弱点。《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云:‘世间女人,短于智力,易溺于情,生男育女,认为天职。’因为这些,女性为感情所付出的精力、自杀的比例均高于男性,这就为她们施展自己的才能设置了重重障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正因为这些不容忽视的短处,而形成了女性福报浅薄的表象。

据说,最近国家有一个政策,在每四名县长中,必须有一名女性。但这一政策在具体实施时,就遇到了阻碍,有的地方实在找不出稍微合适的人选,这难道也是佛陀不慈悲吗?

不过,在密宗里女性是智慧的象征,没有男女不平等的见解。如果有一天你真正成为密乘的弟子,就会深刻地体会到高层次的男女平等。”对于我的话,他们表现出满意的神色。

此时,工作组宣布:“接待时间到了。”一行人只得不情愿地离开了接待室。

壬午年八月二十九日 

2002年10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