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47节课

第四十七课

下面我们继续学习藏传净土法。由于缺乏佛教的基础教育,现在很多人连最基本的佛法都不懂,在生活和修行中经常出现各种问题。因此,系统闻思佛法非常有必要。许多道友向我反映,通过这次学习藏传净土法,懂得了许多佛教的道理。我听后非常欣慰,人都是有头脑的,如果懂了佛法的道理,多多少少会把这些道理运用于实际,这对自己的修行肯定有利益。

大家要珍惜学习的机会,要想到:佛法是百千万劫难遭遇的,即便听一堂课也有无量的功德,我一定要好好听闻!如果是听世间的课,最多从老师那里得到一些知识,此外没有其他的利益;而听闻佛法完全不同,除了能学到佛法的道理,还会获得不可思议的功德,这以佛经论典以及传承上师的教言可以证成。现在我们无需费力,只要在短短的几十分钟里听一堂课,就能为今生来世带来巨大的利益,因此大家理应生起欢喜心。

在学习的过程中,大多数人都很认真,我对此感到非常欣慰,如果所有的人对听法兴趣不大,那我也没必要这么辛苦地传法。法王如意宝从十几岁到圆寂之间一直为众生传讲佛法,甚至在文革期间也没有停止,法王如此重视传讲佛法,作为他老人家的弟子,我也发愿在有生之年尽量传法。因此,虽然现在我有很多事可以做,但我把这一切都放下,把传法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我为传法付出了这么多,大家的良好学习态度也算是对我的一种鼓励。

各位佛友应该重视听闻佛法,不要觉得这是一个负担。实际上,为了听一堂课的佛法,付出多少精力和钱财都是值得的。最近我看了贝若扎纳大师的传记,传记中记载,贝若扎纳大师去印度求法时经历了千辛万苦,曾经遇到五十七次生命危险。请大家想一想:像他那样的大成就者,为了寻求佛法都要吃这么多苦,而我们为了世间法是何等勤奋,为寻求佛法又付出了多少呢?我们该不该为了佛法付出一些代价呢?

其实,只要自己有信心和意乐,像古代大德那样的苦行求法,每一个人都是可以做到的。人的身语是随心而转的,如果对一件事情有兴趣,信心非常大,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做;如果对一件事情没有兴趣,毫无信心,那即使这件事情意义再大,自己也不会去做。因此我们一定要对佛法有意乐和信心。无论学习般若、前行、净土等任何法门,前提都是要培养意乐和信心,这一点非常重要。

要对佛法有意乐和信心,首先要明白佛法的功德。法王如意宝传讲任何佛法时,都要广泛宣讲此法的功德。记得以前听法王传讲《中观庄严论》、《现观庄严论》、《般若摄颂》、《释迦牟尼佛广传》、《上师心滴》等法时,一听到上师讲这些法的功德,在很多天里自己都处于极大的欢喜中。现在想起来,那时的生活实在快乐!佛法的这些功德都是真实不虚的,世间的商人宣传自己的商品时经常是夸大其词,但宣讲佛法的这些功德一点都不算夸张。当然,那些不学佛的人很难想象佛法的巨大功德。

 

下面我们宣讲正论。现在正在讲十种不善业,前面已经讲完了杀生,今天开始讲不与取。

不与取就是偷盗,意思是别人没有给自己,但自己却私自取走他人的财物。在当今时代,人们没有任何善恶观念,为了一己私利无恶不作,把世界搞得一团糟,如果人们能有佛法的理念,不要说显密的甚深法理,即便有断除不与取的基本理念,社会也不至于乱到这个地步。希望道友们以后自己做到不偷盗,之后再为有缘的众生宣讲不偷盗的道理。

也许是因为前世的习气,也许是因为环境的影响,现在很多人偷东西都特别厉害。我问过一个道友:“你偷过东西没有?”他说:“偷过,小时候,我偷过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钱,还到农民的田里偷过水果。”很多人小时候都干过这样的事。包括我以前也偷过农民的萝卜,但上学以后我就再不偷东西了。我记得当时有些老师也偷东西,甚至还教学生怎样偷东西。话说回来,尽管现在偷盗已经成了一种风气,但我们绝不能跟随这种风气而转。

古人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虽然他们也希求财富,但以合理的途径寻求财富,可是现代人根本没有什么顾忌,只要能把钱装进自己的腰包就可以了。为了获取钱财,人们采用各种方式偷盗,偷盗的行为已经遍及社会的方方面面。更可怕的是,为了赚钱,很多人不考虑职业道德,也不考虑来世的报应,大肆制造各种假冒伪劣产品,而且花钱买通质检部门,以至于很多贴着质检合格证的假货到处泛滥,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极大的危害。

以药品来说,本来药品是治疗疾病、保护健康的,可是现在假药泛滥成灾,直接威胁到人们的健康和生命。我看过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报告,报告中说,在全球销售的药品中,有10%是假药,在某些发展中国家,甚至60%的药品是假药,使用这些假药会延长治疗的时间,增加病人的痛苦,严重的还会导致死亡。甚至许多获取专利的新药也存在问题——这些药并非多年研究的成果,它们的专利证书是花钱买来的,可以想象,这样的专利药品对人有利还是有害。

除了药品,在交通工具中也存在严重的问题。据法国的一个打假机构说,在欧洲的汽车中,平均每十辆车就有一辆是假车。美国联邦航空局的资料显示,在每年全球安装的二千六百万个飞机部件中,有2%是假货。这样看来,坐汽车、乘飞机都没有安全保障了。事实也确实如此,今年以来,全球发生了多起空难事件:2009年6月1日,法国一架客机在大西洋上空失事,共有二百二十八人遇难;6月30日,也门一架客机坠入印度洋,飞机上一百五十三人中只有一人生还;7月16日,伊朗一架客机失事,飞机上一百六十八人全部丧生。对这些空难事件的原因,人们众说纷纭,但我认为很可能与飞机的质量有关。

有时候想想,现在的世界太可怕了,这个世界实在是太需要佛教的理念了。有些人认为佛教不允许杀生、偷盗、邪淫,约束太多了。其实他们的想法是错误的。试想一下:如果人人都不杀生,人们就不需要为人身安全而担心;如果人人都不偷盗,人们就不需要为钱财而担惊受怕。(现在只要得到一点钱,人们马上就藏起来。有一位法师得到了一笔钱,他当着我的面立即把钱揣进口袋,我问他:“我又不偷你的钱,你为什么这样?”他说:“虽然你不偷,可是别人不好说。”)总之,如果人人诚信因果,世界一定会变得和谐美好,正是因为人们缺乏因果的观念,这个世界才出现了种种麻烦。

下面我们从各个方面具体分析不与取。

不与取的等起是贪嗔痴三种烦恼。大多数不与取是以贪心引起的;也有些不与取是以嗔心引起的,比如两个人关系不好,一个人就以嗔心偷走对方的财物;还有些不与取是以痴心引起的,如有些外道的教义认为偷东西没有过失,他们的教徒常以痴心而偷盗。

按照罪业的严重性,不与取可分为三种——大不与取、中不与取和小不与取。

大不与取是指窃取三宝所依的物资、供养三宝的物品以及父母的财物。三宝和父母是严厉的对境,偷他们的财物过失非常大,果报也特别可怕。在座的有些道友小时候偷过父母的东西,这些人应该好好忏悔。

中不与取是指盗窃、掠夺、摧毁一般人的财物,或者在经商时以短斤少两等手段骗取他人的钱财。按现在的法律,暗地盗窃和公开掠夺有一定的区别,但从佛法的角度来看,二者同样是不与取,没有什么区别。

中不与取的情况非常普遍。有些农民在田地的界线上搞小动作,通过打乱田地分界的标记、破坏田地篱笆等手段来窃取田地,或者偷邻家的一把禾秸以上的东西。有些牧民偷盗绳子、牛奶等东西。记得小时候,藏地牧区很贫穷,有些妇女偷合作社的牛奶,领导抓到她们后,把奶桶扣在她们头上,然后狠狠打她们。

除了盗取人的财物,盗取旁生和非人的财物也属于不与取,这也有很大过失,我们也不能盗取它们的财物。

在藏地,人参果是一种高档的食物,它的来源有两种:一种是牧民在草地上挖的,还有一种是挖鼢鼠[1] 洞,盗取鼢鼠储藏的人参果。有些上师说,当人们挖走鼢鼠的人参果时,鼢鼠特别伤心,甚至心脏都会裂开。在汉地,燕窝和蜂蜜是很好的滋补品,有很多人采集燕窝和蜂蜜。其实,人参果、燕窝、蜂蜜虽然是旁生的财物,但也是旁生辛勤积累的,而且它们将其执为我所,如果盗取也有过失。

我们也不能盗取非人的财物,如果要使用非人的财物,首先要得到它们的开许。比如,在修建寺院之前,首先要请土地神赐予土地,然后方能动工兴建。现在有些人建寺院时什么经都不念,只是做一个奠基仪式,其实奠基仪式并不重要,关键是要得到土地神的开许。藏地在修建寺院时,都要念特定的仪轨,向土地神要到土地后才动工。不过这是修建大型建筑的做法,如果自己修房子用不着这样做。

1990年秋天,法王如意宝从印度回国后,准备在学院建大经堂。我记得当时法王先念了护法神和土地神仪轨,然后对土地神说:“我们打算建一座大经堂,为僧众提供闻思修行的场所,希望您能将这块土地供养僧众。”法王说完之后,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奇异的彩虹,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那道彩虹。法王高兴地说:“今天的缘起非常好,这样的彩虹非常罕见,我到印度鹿野苑时曾经出现过一次。以后这个经堂里会聚集上万数的僧众。”后来大经堂确实建得很成功,法王圆寂多年以后,还有很多僧众在经堂里闻思修行。我觉得这就是土地神欢喜赐予土地的缘故,如果土地神没有欢喜赐予,肯定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此外,以买通关系而获取财物也属偷盗。比如有些人向官员行贿,官员便批给他一大块土地的使用权。藏地也有“以狐皮换马匹”的说法,意思是以一块狐皮那样的少许财物作为礼品,最后获得一匹马的大回报。如今以此类手段聚敛钱财的现象非常普遍,媒体上也常有曝光。还有些官员利用职权贪污,这也属于偷盗,我看过一段视频:某国的总统为了掩饰贪污的丑行,把非法聚敛的钱用车转移到亲戚家,可亲戚也不敢收,最后车不得不开回去。

为什么人们如此不择手段地捞钱呢?一方面是有些人前世当过盗贼,所以即生仍然喜欢捞取不义之财,另一方面是现在人缺乏佛教的见解和行为。翻开现在学校的课本,尽是些“大熊猫是什么样”、“柏树爷爷是什么样”的肤浅文字,不要说对来世有意义的道理,甚至对今生有意义的道理都很少。如果学生的课本里有一些佛法的道理,孩子们从小树立佛法的见解,长大后肯定不至于贪得无厌。如今的世人普遍也没有戒律的约束。如果这些人能守持戒律,暂且不谈出家戒律,即便能守持居士五戒,也能断除很多不如法的行为,这个世界也会变得非常清净。

这里要特别提醒大家,从事经商不仅容易造下不与取的罪业,而且就像《大圆满前行》中所讲的那样,在十不善业中,除了邪见、邪淫偶尔发生以外,其余的罪业基本上都具足了。尤其是作为一个出家人,如果从事经商,如开商店、酒店等,即便获得一钱银子也会犯他胜罪,会从根本上破戒[2] 。一般来讲,出家人不会去经商,但现在也不完全排除这种情况,有些人虽然出了家,但相续中没有清净的戒律,经常做一些不如法的事,不仅没有对佛法带来好的影响,反而使许多人对佛法产生邪见。

此外,还有一种特殊的不与取,即不具戒律、无有闻思修行之人,以谄曲奉承、装腔作势等狡诈行为获利。有些人既没有清净的戒律,也不闻思修行佛法,却在别人面前装模作样、诈现威仪,甚至还自吹自擂:我有如何如何的功德。这暂时能蒙骗一些人,也能得到不少供养,可是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的功德,一段时间后就会露出马脚,最后的下场肯定不会好。出家人一定要注意,以此类手段骗取钱财实际上就是不与取,这样造恶业非常不值得。

这以上讲的是中不与取。通过上述分析,大家要知道不与取的情况非常复杂。《律藏》中也说:有些人依靠权力偷盗,有些人以狡诈的手段偷盗,有些人通过搞关系偷盗,有些人借东西后不还,等等。很多人以前不懂这些道理,明明已经犯了偷盗,还觉得自己很清净。懂得了这些道理后,今后大家要避免一切形式的偷盗。

小不与取是为他人利益而偷盗。如果看见有些人很贫穷,为了帮助他们而从富人那里偷一些财物,再布施给这些穷人,这就是小不与取,这个罪过不是很大。

总而言之,如果别人开许了,自己拿对方的钱财就不算偷盗,如果别人没有开许或者受到欺骗而开许,在这些情况下占有别人的财物都属于偷盗。

此外,自己偷盗或唆使他人偷盗,所犯的罪业完全相同。有些人对别人说:“我是居士,不能偷东西,你可不可以替我偷一些东西?”如果对方真的去偷了,则唆使者实际上也造下了偷盗的罪业。

《大智度论》云:“不与取者,知他物,生盗心,取物去,离本处,物属我,是名盗。”这里讲到了不与取的五个条件:一、知道是别人的财物;二、产生了偷盗的念头;三、把财物取出来;四、使财物离开原来的地方;五、心中生起“这个财物已经属于我”的念头。凡具足这五点的行为都属偷盗。举一个例子,比如知道别人的银行卡里有钱,自己对此产生了贪心,想把这笔钱据为己有,之后通过一些手段将别人卡里的钱取出,然后存入自己的卡中,最后心里生起“这笔钱已经归我了”的念头,这时候就犯了偷盗。

什么样的人容易犯不与取呢?具大吝啬、所需甚多、贪得无厌、恬不知耻、催税所逼、惩罚所迫之人容易犯。

当今时代,人们对物质的需求日益膨胀,这也需要、那也需要,没钱就到银行贷款,最后为了还款不得不去偷盗。藏地有些没头脑的人就是这样,为了买高档消费品,也不考虑自己的能力就到银行贷款,还信誓旦旦地说“半年后绝对还款”,并且找很多人担保,结果不要说还本金,连利息都还不上,最后实在没办法时就去偷盗。

另外,现在社会与古代社会不同,这也导致有些人迫于经济压力去偷盗。按某些学者的观点,由于计划生育和社会老龄化的影响,现在是30%的人养活70%的人,比如一对年轻夫妻,上有四个老人,下有一两个子女,两个人要养活这么多人,经济压力确实相当大,很多人在巨大的压力下不得不去偷盗。

相比之下,出家人因为所需不多,生活比较简单,一般都不会去偷盗。尤其是修行好的出家人,因为内心知足少欲,所以不需要很多钱财,即使有一些钱财也都用在弘扬佛法和利益众生上,这样的修行人根本不会为了钱财去偷盗。不过有的出家人不是这样,他们的所需还是比较多的——汉地有些出家人要买手机、电脑,藏地有些出家人要买摩托车,这些出家人也不得不寻找很多钱财,可是除了信众供养的信财和亡财之外,出家人也没有其他收入,所以这些出家人搞不好也会去偷盗。

下面宣说不与取的果报。不与取的异熟果是堕入三恶趣。具体而言,根据动机大小不同,不与取者将分别转生于地狱、饿鬼、旁生:以上品烦恼偷盗会转生于地狱,以中品烦恼偷盗会转生于饿鬼,以下品烦恼偷盗会转生于旁生。

不与取的感受等流果是:即便得到人身也将转生为乞丐、佣工等贫穷之人;虽然拥有微量财物,也遭到强者抢夺、弱者盗窃,最终遗失亏损、毁尽无余;或者自己的钱财不得不与天人鬼共享而无有自主权。

有些人前世造了不与取业,即生中钱财经常被人偷盗、掠夺,甚至非人鬼神也会损耗他的钱财。有的道友到色达县办事,回来后怎么也算不清账:我出去时带了三百块钱,好像没买什么东西,怎么只剩五十块钱了?我到底是怎么花的?其实,这很可能是非人把钱偷走了,当然你算不清楚了。

如今很多人为贫困所迫,这都是在承受不与取的感受等流果报。有些牧民虽然有很多牦牛,但却不产牛奶、乳酪和酥油,他们的饮食也不具有营养。有些农民的庄稼遭受锈病、霜雹或者被虫害所毁。还有些人在学校读书时就很穷,长大后到社会上还是很穷,乃至临死之前从来没有富裕过。总之,如果往昔做过不与取,即生再怎么努力都摆脱不了贫穷。

因此,为了来世的安乐,我们千万不要去偷盗。可惜的是,现在很多人对偷盗根本不在乎,甚至有些佛教徒也是如此。我接触过一些居士,从言谈举止就能感觉到他根本不懂佛法,造的业非常可怕,可他还大言不惭地炫耀:“我偷东西如何厉害”、“我如何用公款装修自己的房子”……甚至还自以为证悟了大圆满。大圆满的证悟者怎么会偷东西呢?

不与取的同行等流果是生生世世喜欢行窃、诈骗,若转生为旁生也会变成爱偷盗的老鼠、狗等。人们有一种说法:一个人喜不喜欢偷东西,只要看他的眼睛就知道,如果他的眼睛像老鼠那样骨碌碌乱转,就一定要对他小心防备了。大家看老鼠,它只要一出洞就东张西望,眼睛跟其它动物完全不同。所以,从一个人的眼睛也能看出他的习气。我见过有些小孩就是这样,一看他的眼神就感觉不对头,好像天生就有偷盗的习气。以后大家见到这样的人一定要小心。

不与取的增上果是转生于土地贫瘠、饥荒频发的地区。

这以上讲了偷盗的种种果报。相比之下,在一切偷盗之中,最可怕的就是偷盗三宝物,不要说盗取大量的三宝物,甚至仅仅盗取微乎其微的供品或塑佛像、造佛塔、印经书的财物,也将堕入寒地狱或饿鬼中,即便享用针尖许的上师、三宝的财物也将堕入无间地狱。正因为盗三宝物的过失特别大,所以佛在《宝梁经》中说:“宁啖身肉,终不得用三宝物。”下面看一则公案。

从前,哲·白莲大师来到卫藏,一天晚上他梦见自己与眷属口中燃起熊熊大火。第二天他集中所有的僧人说:“一定是造了恶业,你们究竟干了什么?”眷属们说:“我们没做什么呀!”大师再三观察,结果发现弟子们将食用的旧酥油换成了新酥油。大师问这些新酥油是做什么用的,结果知道是做酥油灯的原料。大师告诉弟子们:“因为我们享用了供灯的酥油,所以要供许多倍的酥油灯。”

如果有人以前享用过三宝的财物,就要像哲·白莲大师那样多倍作赔偿。比如偷了一斤供灯的酥油,为了清净这个罪业,就要用两斤或者三斤酥油来供灯。《正法念处经》中也说,如果盗用了三宝的财物,以后必须翻倍作供养,这样才能清净自己的罪业。

从这则公案可以看出,盗用三宝财物的果报确实非常可怕。以前法王在讲《百业经》时,曾经再三强调过这个问题。今后大家在为三宝做事时要特别谨慎,凡是三宝的财物一定要用在三宝上面,绝对不能私自享用。

现在有些人不懂因果,经常将三宝的钱财混用,或者把塑佛像、印经书、造佛塔的钱挪用做其他善事,或者分给僧众使用,这样做的后果非常可怕。我去过很多寺院,有些寺院因为没有讲经说法,出家人不懂因果和戒律,经常造下错乱因果的罪业,这些出家人下面的在家人更不懂因果,也跟着造了许多错乱因果的罪业。很多道友以后会成为寺院的方丈或者住持,希望那时千万不要错用、盗用三宝的钱财,不仅自己不能这样做,还要向人们宣讲这方面的道理。

在盗用三宝财物中,尤其以盗用僧众财物的罪业最为可怕。如果一位比丘或者沙弥在僧众共有的钱财中盗取一钱银子,也将获得所有僧众数量的他胜罪。佛陀在《大集经》中说:“盗僧物者,罪同五逆。然盗通三宝,僧物最重。随损一毫,则望十方凡圣一一结罪。”意思是说,盗僧物的罪过和五无间罪没有区别,即使只盗取一点点僧众的财物,就对十方的圣者和凡夫僧造了罪。

《百业经》中有一则“一只大虫”的公案:久远以前,有一个管理僧众财产的三藏法师,他贪污了供养僧众三个月结夏安居的财物,以此恶业,他生生世世堕入恶趣感受痛苦。当年释迦牟尼佛也没办法救度他,世尊授记说,只有等贤劫五百尊佛出世后,那个众生才能从恶趣得到解脱。这个公案非常惊心动魄。今后大家面对僧众一定要注意,否则,若挪用或者盗用了属于僧众的财物,这个罪业是很难清净的。

在《方等经》中,华聚菩萨说:“五逆四重,我亦能救,盗僧物者,我不能救。”意思是说,造了五逆四重这样的重罪,我也有办法救度,但如果偷了僧众的财物,我就没办法救度了。僧众是非常严厉的对境,对僧众做微小之事也有极大的果报:若供养僧众一个食团,会有无量的功德,若盗取僧众的微少财物,会有无量的过患。

在盗用僧众财物中,尤其以盗用僧众食物的罪业最为深重。如果没有经过僧众开许,在家人仅仅吃一碗僧众的饭,或者喝一碗僧众的茶,这也有很大的罪过,将来会堕入地狱或者转生为病龙。我们学院有一个传统,在四大法会期间,开许居士享用僧众的斋饭。这是法王如意宝经过再三观察,并且学院的全体僧众一致同意之后才开许的[3] 。可是有些寺院不是这样的,根本没有经过僧众的同意,住持和知客就把僧众的财物送给在家人,这种做法的后果是很可怕的。《日藏经》中说:“宁可以利刃,砍割己肢体,切莫将僧物,予与在家人。”即便以锋利的刀砍割自己的身体,也千万不要把僧众的财物送给在家人。《大集经》中说:“宁以大火若须弥,以手捉持而自食,其有在家诸俗人,不应辄食施僧食。”在家人宁可手持像须弥山那样的大火来吞食,也不应随意享用供养僧众的食物。看看这些严厉的教证,大家千万要警惕僧众的财物!

现在有些人对僧众的财物不注意,或者挪用到其他地方,或者随便让在家人享用,这都是很不合理的。为了让大家重视这个问题,我在此作了详细分析,今后大家在这方面要特别注意。

学习因果的道理后,有时会产生欢喜心,有时会产生恐怖心,这是正法入心的好现象,如果什么感觉都没有,那说明佛法还没有融入自心。以前法王传讲《释迦牟尼佛广传》时,我经常生起欢喜心,传讲《百业经》时,我经常产生恐怖心,甚至害怕得晚上睡不着觉。因为这些道理融入相续了,对自己的修行起到很大的作用,有时候看见某些人的行为,自己也明白是不如法的,也非常替他们担心。

总而言之,通过这次学习藏传净土法,希望佛友们能明白一些基本的佛法,尤其是要对业因果产生坚定不移的信心。如果大家能在这方面打下很好的基础,然后再精进修持净土法,就有很大的把握往生极乐世界。如果连最基本的佛法都不懂,连不杀生、不偷盗这些最起码的行为都做不到,要往生极乐世界就只是一句空话了。所以大家一定要认真闻思,并在生活和修行中努力实践学到的佛法。

 

 

[1] 鼢鼠:哺乳动物,尾短眼小,在地下打洞居住,吃植物的根、地下茎和嫩芽。藏地的鼢鼠经常收集人参果储藏在洞中。

[2] 经商有正当和不正当两种方式,所谓经商有诸多过失是就不正当的方式而言的,如果以正当的方式经商,佛陀对在家人也是开许的。而且,如果是为了供养僧众,佛陀也开许出家人经商获利,这在律藏中有明确的宣说。

[3] 一方面,佛陀在戒律中说,僧众有权处理僧众的事务,因此,若经过僧众开许,在家人可以享用僧众的财食。另一方面,根据《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的教证:“凡夫小僧为沙弥、沙弥尼及居士,是众生之福田故。”因此居士也是众生供养的对境。根据这两点,学院的僧众商议之后开许居士享用法会的斋饭。但特别提醒的是:在家人不能以《大圆满心性休息大车疏》的这个教证就自行享用僧众的饮食,必须首先经过僧众的开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