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45节课

第四十五课

在汉传佛教界,净土法是广为大众接受的法门,许多人依靠它获得了成就,这个法门的殊胜性是毋庸置疑的。但我觉得,许多人需要注意的是:欲求往生极乐世界,除了要好好修持净土法,还必须学习佛法的教理,这才是最保险的。最近我们宣讲了许多杀生的过患,大家就很有必要掌握这些道理,如果连这些道理都不懂,一边天天念佛,一边天天杀害众生,要往生极乐世界肯定是很困难的。所以大家在精进修持净土法的同时,要尽量多闻思佛法的教理。

从本质上讲,藏传佛教的净土法门跟汉传佛教的净土法门是一味一体的,没有任何矛盾和相违之处。就像大地上所有的众生都要依赖太阳一样,汉地修净土的人都祈祷阿弥陀佛,藏地修净土的人也都祈祷阿弥陀佛,在这一点上是完全相同的。因此虽然现在我们传讲的是藏传净土法,但各地区、各民族的佛友们都可以放心地学习,这对自己只有利益,不会有任何危害。

现在有些孤陋寡闻的人,因为自己愚昧无知,不但不承认藏传佛教,反而在没有任何合理依据的情况下,以具染污的邪慧大肆诽谤藏传佛教,由此毁坏了许多众生的善根。这些人的后果非常可怕,会生生世世堕入恶趣的深渊。其实,如果站在公正、客观的角度,我们完全可以说,藏传佛教完整地保存了佛陀一代时教的精华,无数的修行人依之获得了成就,在当今这个迷茫、混乱的时代,藏传佛教是整个人类的精神宝库。

有些人由于无法理解密法的甚深见解和修行,始终觉得藏传佛教有问题。其实,密法的甚深行为,比如双运、降伏等,初学者肯定是很难理解的,但即使无法理解或者生不起信心,最低限度也不能毁谤。在任何一个了义的宗派中,当修行人到达最高境界时,都可能会有一些常人无法想象的行为。印度、藏地、汉地的许多大成就者都有这样的示现,像印度的萨2哈大师、龙树菩萨,藏地的米拉日巴尊者,汉地的济公活佛等。而且,双运、降伏等是密宗的最高行为,密宗并没有要求所有的人都这样做,也没有开许以自相的烦恼来行持这些行为。虽然藏地修持密法的人非常多,但大家可以看一看,到底有几个人在真正行持双运、降伏!

因此,希望汉地的佛友对藏传佛教及其祖师莲花生大士有清净的信心,千万不要轻易加以毁谤。莲花生大士是藏传佛法最开始、最主要的弘扬者,如果对莲花生大士和他的法脉有邪见,这样的人绝对不会有解脱的机会;如果对莲花生大士有诚挚的信心,经常恭敬祈祷,这个人的修行必定会善始善终。这以教理和历史上的许多公案都可以证成。

要祈祷莲花生大士,最好是念《金刚七句祈祷文》[1] 。莲师亲自承诺过:“七句祈祷深情之妙音,相随手鼓伴乐猛祈请,邬金我从妙拂吉祥山,如爱子泣慈母心不忍,予以加持立此坚誓言。”所以,就像一个孩子哭泣时,慈爱的母亲无法忍受,会立即来到孩子面前一样,任何人只要能念诵《金刚七句祈祷文》,莲花生大士及其眷属会立即从铜色吉祥山来到此人面前,并对他赐予加持。祈祷的关键是信心,只要有信心,就一定会得到加持,莲花生大士也承诺过:我恒时处于有信心者面前。如果在祈祷的过程中,自己的信心、智慧大增,或者身体颤抖、汗毛竖立,这说明已经得到了莲花生大士的加持。

最近我翻译了全知麦彭仁波切著的《金刚七句祈祷文释·白莲花》,这里面详细地宣说了祈祷莲花生大士的利益,以及观修、祈祷莲花生大士的方法。它的内容非常殊胜,通过外、内、密三个层次来诠释,内和密的修法是以密宗的不共窍诀来解说的,要听闻或者实修内、密的修法,首先要接受灌顶,但是外的修法要求不高,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修持。以前法王如意宝去印度南方南卓高级佛学院讲学时,曾经传授过这部法,我当时在场,所以我有清净的传承,以后因缘成熟的时候,我想为大家传讲。

为什么我这么强调祈祷莲花生大士呢?因为我强烈地感觉到,末法时代的修行人,唯有祈祷莲花生大士,才能遣除一切邪魔外道的干扰,保证自己的修行圆满。以前赤松德赞国王和菩提萨埵堪布在藏地弘扬佛法时,许多邪魔外道特别猖狂,对佛法制造了种种违缘,当时以寂静的方式实在无法调伏这些非人。后来在菩提萨埵堪布的建议下,赤松德赞国王迎请了无与伦比的邬金莲花生大士来到藏地,依靠莲师的威力,次第调伏了永宁十二地母为主的藏地一切鬼神,这些鬼神在莲师面前立下誓言,承诺今后要保护佛教和内道的修行人。如今在青藏高原这块土地上,有许许多多的寺院和修行人,这是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相比的,这就是莲师的弘愿和殊胜加持力所致。

1987年,法王如意宝去五台山时曾说:“如果我们能在菩萨顶塑一尊庄严的莲花生大士像,同时在其他寺院也塑许多莲花生大士像,以后无上密法就会在汉地得到广弘,汉地的无量众生将得到解脱。”在塑像的过程中,最初由于一些宗派的排斥,稍微遇到了一些违缘,但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我们遣除了一切违缘,最终在五台山的五十多所寺院塑了莲花生大士像,尤其在菩萨顶塑造了一尊法王特别加持过的莲花生大士像。前一段时间我问五台山的一些道友:这尊莲花生大士像还在不在?他们说还完好无损地存在。正如法王授记的那样,自从在五台山塑莲花生大士像以后,依靠莲花生大士的加持,以宁玛巴为主的藏传佛法在汉地得到了广泛弘扬,如今汉地许多人对无上密法有强烈的信心。

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在考虑:现在汉地以菩提学会为主的许多佛友都在修加行,等这些人加行修圆满后,最好能给每个人发一尊莲花生大士像作为奖品。如果这些人将莲花生大士像供奉在自己家里或者寺院里,从个人来讲,一定会遣除相续中的烦恼,现前证悟的智慧;从总体来讲,佛法一定不会衰败,显密圆融的教法会如阳光普照般得以广弘。虽然我没有预测未来的神通,但依靠莲花生大士的愿力和传承上师的教言,我相信必定会有这样的加持。在座的诸位法师、居士今后回汉地时,也应该请一些莲花生大士像带回去。

我本人从小就对莲花生大士有不共的信心,内心深处一直坚信:莲花生大士就是一切诸佛的总集!平常在放牛、玩耍时,我也经常祈祷莲花生大士。我觉得自己前世肯定和莲花生大士有缘。当然,大的因缘是谈不上的,不然早就已经开悟了,但小的因缘应该是有的。自己经常有这样的想法:当年莲花生大士给莲明公主灌顶的时候,我是不是在场的一只蚂蚁啊?当然,这些想法都是自己的分别念,不一定非常可靠。

道友们一定要了知莲花生大士的功德和恩德。法界中有无量的诸佛菩萨,像普贤王如来、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等,这些佛菩萨的总集就是莲花生大士,许多经典和续部中都是这样说的。莲花生大士来到这个世间后,对南赡部洲的许多地方都作过加持,尤其对藏地作了不共的加持,可以说整个藏地的山山水水,连牛蹄许的地方都没有不加持的,据一些传记记载,他老人家也曾去过汉地五台山作加持。虽然一切诸佛的功德是平等的,但是由于往昔的夙愿及缘起,在当今的末法时代,莲花生大士比其他诸佛菩萨的加持更为猛厉。尤其在遣除修行佛法和弘扬佛法的违缘方面,莲花生大士的加持是无与伦比的。

从我自己的体会来看,多年以来一直和汉族佛友们交流佛法,这期间始终没有出现大的违缘,我想这肯定与莲花生大士的加持分不开,否则,在这样污浊黑暗的末法时代,仅仅凭我的修行力很难做到现在这样。每个修行人都想一生修行顺利,临死之前能够有所成就,出家人希望自己的戒律清净,在家居士希望修行不遭到任何违缘。要实现这样的愿望,一定要得到莲花生大士为主的三宝、三根本的加持。当然,要得到这种加持,平时一定要以信心精进祈祷,如果只是想获得诸佛菩萨加持,而没有付出任何努力,那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平时的精进祈祷非常重要。

 

下面我们继续宣讲杀生果报的公案。

从前,一位叫萨嘎玛的居士有三十个儿子,他们谋杀了胜光王的一位大臣之子。那位大臣设法使胜光王与那三十个人产生仇恨,最后胜光王砍下三十个人的头,并装在箱子里寄给萨嘎玛。这些人前世的因缘是什么呢?很久以前,曾经有三十个盗贼偷了一头母牛,他们在一个老妇人家里杀牛,也给了那位老妇人一些肉。旁生虽然不会说话,但心里很清楚,那头母牛临死时发了恶愿,它就是后来的胜光王。老妇人就是萨嘎玛,三十个盗贼就是萨嘎玛的三十个儿子。因为这样的罪业,他们需要于多生累世中偿还业债[2]

造下杀生的恶业后,有些人经过很久才会感受果报,有些人在现世就会感受果报,这些情况是不定的。世间也有这样的情况:有些人偷东西后马上就被抓住了,而有些人偷东西后经过很久才被抓住;有些人今天杀人,今天就被逮捕了,有些人杀了人,过了很久才落入法网。我家乡就有一个人,他十五年前杀了一个人,最近才被公安局逮捕。所以业力何时成熟是不定的。下面我们看几则杀生现报的公案。

前一段时间,发生了这样一件奇闻:在广东某屠宰厂,有一个人在杀猪时,被猪一脚踢进了滚热的烫猪池中。当时,屠宰台附近的其他工人都未能救援,这个人自己从烫猪池中爬出后,全身多处被烫伤,尽管他随即被送往医院救治,但因全身多处感染,最终不治身亡。死者的家人将屠宰厂告到当地法院,认为该厂对死者的生命安全未能履行保障义务,要求给予赔偿,经法院调解,后来该屠宰厂赔了三十万元。很多人说当时的场面特别奇怪,那头猪一脚就把那个人踢到池中了。所以,杀生的果报降临时,既奇特又可怕。

以前在江苏扬州城外有个农民叫四六,他喜好种植花木、整理园圃。有一天他在挖土时发现一个蚁穴,里面有无数只蚂蚁,因为他性情残忍好杀,就将一盆沸水直接倒入蚁穴,把这些蚂蚁全部烫死了。那年八月的一天,他在梦中看见无数的蚂蚁爬遍自己全身,醒来时发现身上有无数红色斑点,次日小斑点都化为红疱,每一个红疱里长出一只蚂蚁,并且狠狠地咬他的肉。四六痛苦难忍,怎么治疗也没用,数日之后就在哀号中死去了。

还有些人的遭遇更稀奇、更可怕,以前我在《悲惨世界》中引用过一个可怕的公案:1997年某地一个工程师研制了一台杀猪机器,若将活猪送入机器,几分钟后,猪的皮毛、肉、内脏、血、骨头等就会从不同的出口输出。机器安装成功后,准备试运行的时候,他的衣服被机器挂住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将他卷入机器。仅仅几分钟的时间,这台机器就将他的头发、血、肉、骨头、内脏等从不同的出口输出。同事们目瞪口呆,家属们哭声震天,谁也没想到他自己会成为第一个实验品。

看了这些公案后,有些人可能会觉得非常恐惧,其实学习因果的道理后,就应该对恶业产生畏惧之心,这才说明闻思起到了效果。前两天我们讲《般若摄颂》的时候,讲到随喜他人善法的功德、听闻般若的功德、传播《般若摄颂》法本的功德时,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微笑,大家都觉得自己有解脱的希望。现在我们讲到杀生的过患,听了这些可怕的果报,再想到自己从前杀了那么多众生,每个人都有一种非常恐惧的感觉,觉得没有解脱的希望了。其实因果律就是这样,如果我们做好事,会有极大倍数的功德回馈,如果我们做坏事,也会有极大倍数的痛苦报应。懂得这些道理之后,我们要努力断恶行善,这才能避凶趋吉、离苦得乐。

我觉得向大众推广佛法,让更多的人懂得因果的道理非常重要。现在的人们由于普遍缺乏因果的观念,造的恶业实在是可怕。暂且不说其他的恶业,仅以吃一顿饭来讲,许多人就已经造下了无量的罪业:现在每天有多少人在饭店里点杀!每天在饭桌上发生了多少场惨剧——吃猴脑的、吃活鱼的、吃活虾的……。遭杀的众生固然可怜,但杀生的人更为可怜!为了挽救这些造恶业的人,我们要发大心来传播佛法,使更多的人明白因果的道理。

此外,不仅杀生有严重的过患,甚至与杀生之人接触,也会沾染严重的罪业。有些人可能不懂这些道理,也可能是没有正知正念,经常接触猎人、屠夫和渔夫。其实我们在这方面应该注意,不要毫无顾忌地与这些恶人交往。有些经论中说,猎人、屠夫的父母、妻子、子孙都要堕一次地狱,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家庭里有从事杀生之人,全家人都会受到牵连而堕落[3] 。如果一个山沟里有太多猎人,当地会遭受天龙八部的诅咒,时常出现种种不悦意之事。若与杀生之人同饮一个山沟的水,即使今生没有受害,后世也会受牵连而感受痛苦。不要说与这些杀生之人长期相处,甚至一刹那攀谈也会染上罪障[4] 。因为杀生之人的染污非常大,所以藏地对猎人、屠夫都很忌讳,很害怕和这些人交往,一般根本不和他们一起吃饭、喝水。这些恶人的身边常有损耗鬼跟随,如果他们来到自己家里,则损耗鬼会跟随其后,带来诸多不吉祥,如夜眠恶梦、罹患疾病、诸事不顺等。如果他们手摸加持品,也会使加持品的加持力丧失。所以大家在这方面一定要注意。

古人在这方面非常注意,如果家里来了造恶业的人,这些人走后都要做驱除秽气的仪式。昨天我家里来了一些人,据说他们经常在社会上杀生、打架,这些人刚离开我的屋子,我身边的一个喇嘛说应该除秽,马上就点上香、打开窗户。我觉得对生活在世俗缘起网中的人来说,适当地取舍吉凶是很有必要的。可是现代人根本没有这些观念,什么顾忌都没有,是头还是脚都无所谓,有功德还是有罪业也无所谓,这些一概都不承认,就像浑浑噩噩的畜生一样。我认识一位藏族领导,他的言行有古人之风,他也看不惯现代人这一点,认为这是丧失传统文化的前兆。

不仅世间人如此,甚至现在的有些佛教徒也不注意这些问题,也许是他们的境界太高了,口中经常说:“什么都不要耽著”、“一切都是清净的”、“一切都是光明的”。其实这样和稀泥是不对的。在胜义谛中,固然一切都是清净平等的,没必要去执著;但在世俗谛中,吉凶、祸福、染净都是存在的,谁也不能否认这些缘起。《时轮金刚》中也说:在胜义谛中,一切都是空性的,但在世俗谛中,诸如出门选吉日、看风水选地、打卦看吉凶等观察缘起的行为还是需要的。

当然,凡事要有个度,如果在这方面过于执著也没有必要。有些人的忌讳特别多——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整天生活在分别念的网中,连走路时都害怕前面有鬼,这样过分执著也会给自己带来许多麻烦。我们学院有些人对自己的加持品特别执著,连金刚道友摸一下都不行:“完了完了,加持力消失了,我要重新去开光!”这样得罪很多金刚道友是没有必要的。

以上讲了与杀生之人接触会染上过患的道理,直接来讲是提醒大家今后要远离这些恶人,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利的影响,间接来讲还是在显示杀生的严重过患。

大家应当清楚,推动杀生的意乐有三种,即贪心、嗔心和痴心,下面我们看以痴心杀生而感受等流果的公案。

从前,有一位阿罗汉坐在一家人的门口,对面有个人带来一头要杀的牲畜,那个牲畜边走边哀嚎着。阿罗汉不但听懂了那个旁生的言语,而且知道它的宿业,于是便说:“哎哟,怎么会这样悲哀凄惨呢?”那个人问:“您说什么?”阿罗汉说:“不能对无有信心者讲述这个旁生的历史,但可以悄悄地说给你听。”接着阿罗汉说道:“这个旁生往昔曾是一位富商,当时为了造佛像、建佛塔,杀害了很多旁生举行供养法会,他们家的人世代承袭杀生举办法会的恶规。那个商人死后转生为自家的牲畜,屡屡遭到宰杀,现在已经是第六次了。”阿罗汉悲悯地对那个旁生说:“昔日造佛像、建佛塔的人是你,以杀生供施的人也是你,现在你感受自己的果报,哭叫哀嚎又有什么用呢?”

这位阿罗汉说得非常对,当往昔的恶业现前而感受痛苦时,再怎么哭叫也没有用。即使佛陀的妙手也无法阻挡业力的成熟。有些高僧大德见到可怜的众生,除了给它们念经加持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公案中的富商以杀生举办供养法会,这种现象在末法时代随处可见、十分猖獗。有些地方的寺庙、僧人、富户和官员,为了欢度节日等而以血肉供施,这样的行为完全是助长外道做法的苗头。以前藏地许多地方都有血肉供施的恶规,后来在华智仁波切的大力教化下,这种情况才有所改变。法王如意宝在世时,也特别遮止这种事情。当然,现在藏传佛教界并没有大量杀害众生,但据说青海的个别寺院还有血肉供养的做法。其实,为了塑佛像、建佛塔、供养上师和僧众而杀害众生,这是非常不如法的行为,从因果上讲过失相当大,也会影响许多人对藏传佛教的看法,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

在前面的几堂课上,我反复强调了佛教徒要尽量食素,如果大家能共同发愿食素,对佛教确实是一个大的贡献。许多人由于从小吃肉,在这方面的习气很重,但是想一想众生的生命,再想一想佛教的未来,就应该尽量克制自己的贪欲。如今,依靠法王如意宝和许多高僧大德的加持,藏传佛教在许多地方得到了广泛的弘扬,我希望在这个时候,有些人不要因为自己的行为,令许多人对藏传佛教产生邪见或者退失信心。

实际上,杀生作血肉供养根本不是佛教的行为,用有些地区的话来说,这就是苯波教的行为。密宗续部中所说的“密宗吟为苯教时”指的也是这一点,意思是若以密法为借口作血肉供养,这实际上是苯波教的行为,因为苯波教有杀生作血肉供养的传统。因此,如果是注重业因果、关心佛教的人,务必要对此小心谨慎。

提到苯波教,我觉得有些问题需要向大家说明。现在有些人认为苯波教就是佛教,其实这种想法是错误的。苯波教与佛教是完全不同的,无论在见解还是行为上,两者都有极大的差别。苯波教是藏地的民间宗教,早在佛教传入藏地之前就已经存在了,虽然随着历史的发展,有些地方的苯波教吸收了佛教的内容,与佛教有一些相似之处,但我们绝不能简单地将二者划等号。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区别佛教和外道的标准就是看是否皈依三宝,皈依三宝的就是佛教,不皈依三宝的就是外道。所以,请看看苯波教到底皈不皈依三宝?如果皈依三宝则可以说是佛教,如果不皈依三宝就不是佛教,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非常清楚的。

有些苯波教徒说,释迦牟尼佛是苯波教教主的化身,所以佛教也属于苯波教。这种说法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许多外道都声称释迦牟尼佛是他们教主的化身,如印度的伺察派外道也声称,他们的主尊遍入天变成释迦牟尼佛来度化众生。所以这只是外道徒一厢情愿的说法,并没有真实的依据。

当然,我们严格地区分内道和外道,不是为了贬低、排斥外道。虽然在历史上,苯波教和佛教之间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就像汉地的道教和佛教之间一样,但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今后双方没有必要再互相攻击。我们也没有说一切外道都不好,有些外道也行持善法,佛教也赞叹他们的行为。以苯波教而言,它也有《大藏经》[5] ,从历史上看,苯波教也有许多人修持佛法获得了成就。

关于藏传佛教和苯波教之间的关系,有些人对此争论比较大,所以我们在这里略加分析。下面我们回到杀生这个主题。

在一切罪业中,最重的就是杀害众生,如颂云:“无有重于杀生罪。”事实上,杀生的罪过重不重,不需要更多的教证理证,只要想想佛说的“自身为范例,切莫害他众”就会清楚。每个众生都和我们一样具有生命,自己在遭到杀害时会不会害怕?自己的头、手被砍断时有什么感觉?想到这一点,我们还忍心去杀害众生吗?人们经常说,世上最宝贵的就是生命,的确是这样,看看我们是何等珍爱自己的生命——在遇到生命危险时,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我们宁愿放弃财产、眷属,甚至身上扎入一根小小的刺也难以忍受。实际上,一切众生都和我们一样珍爱自己的生命。寂天菩萨说:“自与他双方,恶苦既相同,自他何差殊?何故唯自护?”在不愿意感受痛苦、希望感受快乐方面,大至狮子、小至蚂蚁都是相同的,为什么我们只保护自己,而肆无忌惮地杀害其他众生呢?

尤其是通过一些手段大量杀害众生,这样的罪业更为严重。有些人在江河大海中下网,一起网就捕获无数的众生。还有些人用火弩、火枪打猎,在杀死一个众生时,令有形、无形的许多众生魂飞丧胆。诸如此类一次性杀害许多众生的罪业非常严重。以前,目犍连尊者到地狱去时,看到一个像黑木炭一样的人,他被具许多头的众生用各种兵器打杀着,身体被碎尸万段,并有许多恐怖的恶狗啃食着他。尊者说这就是往昔杀害众多人与野兽的异熟果报。

想到这些过患,那些曾经大量杀生的人一定要好好忏悔。前一段时间,有个道友对我说:“以前我在饭店里干了好几年,天天都杀鸡宰鱼,已经说不清到底杀了多少众生。”他一边说一边哭。我对他说:“一定要好好忏悔,如果没有好好忏悔,将来肯定会感受无量的痛苦,虽然你是为了生活不得不这样做,但这在因果面前是说不过去的。”

如果能认真作忏悔,这些严重的罪业也有清净的机会。《百业经》中记载,广严城有一个叫王布果的人,他曾经杀了五千人,后来他皈依佛陀,清净罪业后获得了阿罗汉果位。按照密宗的观点,进入喜金刚、时轮金刚的坛城中获得灌顶时,许多严重的罪业当下会被净除。此外,如果观修金刚萨埵,即使毁犯密宗根本誓言的罪业也会得以清净。

可是有些造了恶业的人,不但不发露忏悔,反而说:“谁也不知道来世是什么样,现在忏悔干什么?”这是非常愚痴的说法,如果因为不知道来世是什么样就不用忏悔,那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样,难道就不需要为明天的生活作准备了吗?所以,这些不考虑来世的人实在是愚痴!

对佛教徒来讲,一定要断除杀生恶行,如果一边学佛,一边继续杀生,这根本不是真正的佛教徒。有些人已经学佛十几年了,可是对杀生一点都不顾忌。以前我在四川雅安遇到一个老居士,有一天他对我说:“今天早上我宰了一只鸡。”从说话的语气看,他根本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我想,对他来讲,学佛不是断恶行善,更谈不上追求解脱,最多只是求发财、保平安的手段而已。如今这样的佛教徒为数不少。

由于缺乏佛法的教育,现在很多佛教徒根本不懂佛法的真义,导致在见解和行为上存在许多问题,所以我觉得让人们明白因果取舍非常重要。有些人认为,每个月有几千块钱的收入是很大的收获,但我认为,通过学习佛法,使自己的见解和行为有一个大的转变,以后再也不杀生造恶业,这才是最有价值的收获。如果一个人从小没有受过教育,成天在社会上流浪,前途肯定是非常黑暗的,如果从小能接受良好的教育,以后才会有光明的前途。佛法的学习也是这样的,这也是关系到生生世世是黑暗还是光明的大问题,所以在座的各位道友要发大心,有因缘时一定要用佛法来帮助众生。

学习佛法的意义在于明了因果取舍,不一定非要开天眼、得神通,也不一定非要马上开悟。有些人连最基本的断恶行善都做不到,却一直奢谈“我要开悟”、“我要成就”。有个人说:“我学佛这么多年,怎么还没有开悟啊?”我不知道他所谓的开悟到底是什么?其实,对“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生起定解就是一种开悟,从此以后精进断恶行善,为来世开创良好的开端,这就是一种殊胜的成就。

《念处经》中说:“罪恶深重者,异熟亦炽盛,遭受大损害,故当断罪业。”罪业深重者将感受炽盛的异熟果报,如罹患严重的疾病、一贫如洗等等,想到造罪业的这些可怕果报,身处业力之地南赡部洲时,我们一定要断除一切恶业,精进行持善法。当然,许多人毕竟是凡夫,有时候难免会生起贪嗔之心,也难免会造一些恶业。我们没有要求一刹那都不生烦恼,也没有要求一点恶业都不造,但大家要尽量断恶行善,如果偶尔产生烦恼或者造了恶业,要立即进行忏悔,能做到这样就是很好的佛教徒。

道理虽然如此,可是因为没有立即现见造恶业的果报,所以许多人经常高高兴兴地造罪业,但这些人必将哭哭啼啼地感受苦果。如《因缘品》云:“为己得安乐,笑着造罪业,罪业之异熟,将哭泣感受。”现在到处都是高高兴兴造恶业的人,前一段时间,某地有一家人举办婚礼,他们摆了一百多桌酒席,每一张桌上都摆满了鸡鸭鱼肉,所有的人都痛快地喝酒吃肉,大家都特别开心。可是在这欢乐的背后,有无数的众生遭到杀害,从因果的角度来看,这场婚礼已经摧毁了这些人的安乐,将来他们肯定会哭哭啼啼地感受果报。如果这些人懂得佛法,以另一种方式庆祝新婚,比如把办宴会的钱用来放生,这对他们的生生世世肯定是有利的,可惜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该这样做。

当今时代不同于往昔(佛世时),因果难以在即生圆满现前,但它是绝对不会空耗的,这就像虽然看不到高空中鸟儿的影子,但鸟儿落地时必然会出现影子一样。在造了善恶业之后,虽然现在看不到、摸不着它们,但这些业并不是不存在。比如说,如果我们转了一圈转经轮,或者念了一遍《普贤行愿品》,虽然暂时看不见这个业,但它绝对是存在的,会一直跟随自己,并给自己带来快乐的果报。如果我们杀了一个旁生,这个业也会一直跟着自己,直到忏悔清净或者亲身感受果报后,这个业才会消失。律藏中也说:“犹如影子随人后,身坐影坐行彼动,善恶如影亦复然,此乃佛说无上语。”一个人不论到哪里去,他的影子都会跟在身后,当他坐下来时影子也会坐下来,当他移动时影子也会随之移动,善恶之业就像影子一样,会紧紧地跟随造业者,不可能无因无缘失坏。

总而言之,不管是伞盖下的大法师,还是十字街头的乞丐,高低贵贱在内的所有人都要诚信因果,这一点至关重要。通过这次学习藏传净土法,希望道友们能对业因果产生定解,今后在因果取舍方面有所进步。有些人当下会有很大的转变,从此以后再也不造恶业,日日夜夜勤行善法;有些人慢慢有所进步,以前对造恶业一点都不害怕,现在说话做事都有所顾忌。无论如何,只要有好的转变,就说明学习佛法起到了作用。

 

 

[1] 《金刚七句祈祷文》:吽!欧坚耶洁呢向灿,巴玛给萨东波拉,雅灿却格哦哲尼,巴玛炯内义色扎,括德卡拙芒布果,切洁吉色达哲杰,新吉落谢夏色所,格热巴玛色德吽。意为:吽!邬金刹土西北隅,莲茎花胚之座上,稀有殊胜成就者,世称名号莲花生,空行眷属众围绕,我随汝尊而修持,为赐加持祈降临,格热巴玛色德吽。

[2] 《贤愚经》中有此公案,萨嘎玛在此经中叫毗舍离,此经中说毗舍离有三十二个孩子,其余情节大致相同。

[3] 反过来说,如果一个家庭里有学佛或者出家的人,这对全家的利益也很大。如唐朝福州玄沙院宗一禅师,他父亲以捕鱼为生,后不幸落水淹死,宗一禅师因此出家,以报答父亲养育的恩德。一天他在外参访时,脚被擦伤而流出血,他因此而豁然大悟。后来有一天晚上,他梦见父亲来相谢说:“因你出家、明心见性功德的拔荐,我已得生天界,特意来通报这个好消息。”

[4] 除了杀生之人,其他的恶人,像破戒、诽谤上师三宝、无视因果之人,这些人的染污也特别重,没有必要时也尽量不要与他们接触。

[5] 内容几乎与佛教《大藏经》完全相同,这是苯波教徒篡改佛教经典,把佛教的经典改头换面,作为苯波教的经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