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誓愿

选自《克珠杰传记》

索达吉堪布 译

那莫革日玛匝够卡雅!

以最大的恭敬心顶礼皈依一切上师、佛菩萨,及具大悲力、大愿力、无碍慧眼者!

以清净意乐虔诚祈祷本尊,加持一切所为无有魔障善始善终!

谁以大慈大悲力,自乐些微不关注,

为他难测之行境,无数难忍辛不厌。

发心究竟众生亲,善妙根本恩师尊,

如来佛子足下礼,彼等前曾真受戒,

除三律仪佛制界,此外有何可承诺?

然我跟随烦恼转,放逸行习强有力,

屡屡倾向颠倒方,于此深生正知念,

复请佛菩萨护法,作证以强希求心,

沙门我立此十愿,从今起至有生年,

纵遇命难亦不舍,设若违越所立誓,

佛佛子视如畜生,护法掏我放逸心。

如是祈请垂念后表白十大誓愿:

一、无论何时,务必护持他众的心,除非在讲述精彩奇妙之佛理的特殊情况以外,任何时候,有关军事、盗匪、国王的话题等散乱之语丝毫也不参与,这是我的第一誓愿。

二、除非好心好意为清除佛法的染污(指邪见等)以外,无论是以沾染过患的等起抑或无记状态未经观察之心的驱使,绝不称名道姓谈论与自己不同相续之人三门的点滴过失,这是我的第二誓愿。

三、除非自相续一心不乱,完全是以方便确定无疑对他众有利之时以外,以有别于自己相续的有情及非有情作为对境,不说一字一句的粗言秽语,这是我的第三誓愿。

四、除非是以正知正念决定需要观察之处以外,任何时候,丝毫也不杂烦恼心而思量亲朋好友、名闻利养、散乱喧嚣、贪恋嗔恨等处,这是我的第四誓愿。

五、除非由于患病、行途等疲劳过度之际以外,在行善期间,对于昏沉睡眠、身体倚靠、有说有笑、饮食过量等,明明发现无有任何修行必要,徒生懈怠,当下中止,毫不迁就,这是我的第五誓愿。

六、凡我所拥有的财物,当布施他人时,除非成为失毁善行之缘、增上善根之障,或者于对方必定有害抑或有其他佛事必要、已回向另外对境以外,无论任何人索求任何优劣用品,杜绝吝啬不施之心,立即满怀喜悦的心情奉送,随即回向圆满菩提,这是我的第六誓愿。

七、任何时候,无论是谁,不管对我还是我的朋友、受用、眷属及随从,进行怎样的损害、口出怎样的刺耳之语、揭露怎样的过失,乃至残忍杀害之间的所作所为,包括首先心烦意乱、随之怀恨在心所致的身语细微反常状态在内必定努力加以制止,绝不以牙还牙进行报复,尽心尽力以直接间接的方式生起饶益之心并发愿,这是我的第七誓愿。

八、我本人在传授灌顶、教言、窍诀、讲解经续等,及作七七佛事,举行开光、火施所得的供养,除非用于佛法方面以及最近预备缝纫、裁剪的法衣、已烹饪完毕的食物、当时正在准备的饮食此等暂时必需的衣食受用以外,大大小小的资具绝不自私自利据为己有、执为我所,唯一用于积累福德上,包括四句在内的法施无不以菩提心摄持而为,这是我的第八誓愿。

九、除非以绝对为佛法着想之心防止他人于有关经义起颠倒分别以外,对其他任何善知识,绝对不说不敬不赞之语,尽力宣扬功德,无论是上下各层人士,当耳闻目睹他们大小非凡的事迹、合法的功德时,不生丝毫不快之心,立即充满欢喜之情,这是我的第九誓愿。

十、除非在重疾缠绕、突逢盗匪等身不由己实在无法修行的危急时刻以外,乃至有生之年,每日内十法行[1]绝不间断,六时中受愿行心简略仪轨,尤其上午自受愿心菩萨戒广仪轨,二菩提心修法认真修四座,一切威仪均以此摄持,绝不悠闲放荡,精勤依止正知正念而适量修胜伏轮回心念之对治——小、中士道的主要修法四座,如前依止正知正念,无上密宗坛城能依所依圆满修四座,这是我的第十誓愿。

如是我之十大愿,非不情愿他委托,

未假思索信口言,精进无法得实现。

是故自经详审视,如若努力能成办,

若成可见大必要,于诸佛子稀有行,

诚心恭敬起信我,请佛菩萨护法众,

为吾作证立誓愿,纵然遭遇生命难,

永不放弃誓言担,复于佛子远胜此,

无数广大之所为,更增希求奉行心。

此理为主三世善,总集合生生世世,

愿胜上师摄受我,永不舍二菩提心,

修持广大佛子行,不怯勇猛至有际,

受持如来微妙法,得文殊尊慈摄受!

 

二○○四年二月二十五

译于喇荣五明佛学院




[1]十法行:缮写、供养、施赠、听闻、受持、披读、开演、讽诵、思维与修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