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义慧剑

 

全知麦彭仁波切 著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译

 

宗正尽断过,三义无怀疑,

妙慧智宝藏,文殊尊前礼。

深广难通晓,佛教之甘露,

何者欲品尝,赐彼智慧光。

诸佛所说法,真实依二谛,

世间世俗谛,超凡胜义谛。

二谛之自性,无谬解慧入,

修成净二量,胜妙之慧目。

显现此等法,皆依缘起生,

无所观待法,不现如空莲。

因缘齐全故,起生果作用,

诸具果性法,皆待各自因。

故知因与果,处及非处理,

行止诸作为,宗派工巧等,

皆源彼根本,是故彼者摄,

世间之学问,出世之学处。

缘起生诸法,皆具依自体,

住不共法相,坚硬湿热等,

名言此法尔,不可否认也。

一法由异法,建立遣余名,

安立无边义,以自体性住,

现量所取境。何者以反体,

假立似异法,分别识分析,

实体反体立,由此二方式,

亦了诸所知,彼广多安立。

因果体之法,真实中观察,

能生不可得,观待生亦无。

虽现各自体,体性本为空,

三解脱法界,胜义之法尔。

作用观待理,有实之法尔,

理终归法尔,缘由无所觅。

二谛之法尔,随同而衡量,

事势理成故,即是证成理。

现相与实相,自体现量显,

或依现量见,无欺比量他。

现量共有四,无误根现量,

以及意现量,自证及瑜伽,

现彼境自相,是故无分别。

设若无现量,无因无比量,

因生彼灭等,凡现皆不容。

若尔彼空等,依于何者知?

不依名言谛,不得证胜义。

五根所生识,明了受自境,

根现量彼无,如盲不觉境。

意根所生者,明断内外境,

意现量彼无,共知法识无。

依教善修行,终明受自境,

瑜伽现量无,不见超凡境。

现量领受色,如实除增益,

自心若有彼,知彼他无穷。

故以明知体,犹如知对境,

无待而自明,此即称自证。

依他现量受,能定现量者,

唯自证彼无,依他皆不成。

比量本现量,现量自证定,

归不误心受,而无余能立。

故依离分别,不错现量已,

于现前诸法,能除诸增益。

取境义共相,混合名能知,

是有分别识,圆行异名言。

不谙名言士,心现义共相,

依可混名念,于境行取舍。

若无分别识,破立名言无,

故比量学处,谁亦无法示。

分别衡量证,寻后等隐事,

分别比量无,皆成如婴儿。

依何能知何,即因彼宗法,

同品异品遍,三相全无误。

现量所抉择,因中能推测,

个别隐蔽分,依系证所立,

果因自性因,不得相违得,

破所破不得,如是归三因。

真实诸显现,本来等性故,

心净见清净,住净自性中。

有实依缘生,无实依假立,

是故实无实,自之体性空。

实相义空基,空性无异故,

现空离说一,各别自证知。

所有诸建立,归集证有是,

所有诸遮破,无遮非遮摄。

依量破立理,如理确定已,

他前亦合理,能说破与立。

破者即运用,三相自续因,

依于他承许,以应成语破。

名言亦有二,实现[1]符不符,

依于清净见,不净观现世,

二种名言量,如天及人眼。

彼二之差异,体因果用分,

似义无欺心,如理取境生,

观现世对境,遣除诸增益,

尽持分位义。广大之智慧,

缘如法性生,不可思议境,

遣除诸增益,具尽所智果。

胜义有二种,相似真实理,

能量观胜义,彼量亦成二。

依前而入后,犹如患目愈,

正量明目净,现见净等义。

无分别分别,二月梦绳蛇,

有错未错分,故成量非量。

若无量非量,误妄无误真,

永不可分故,宗派不容有。

真性中析已,现量及比量,

非量如何立,如是之戏论,

皆成体性空,故离诸戏论,

如火之热性,住名言戏论。

是故现与空,无离住万法,

方便方便生,遮一另不证。

不析量非量,唯依世人见,

趣入胜义谛,此说虽不遮,

见此生彼果,世间之现量,

依之比量故,未称不舍义。

无二名言量,净见成虚妄,

不净见海螺,白黄真假非。

无二胜义量,不知二谛融,

胜义堕戏边,自我毁灭矣。

所量世俗无,能量心自证,

析无如水月,终无别一谛,

涅槃真实际,诸法究竟故,

识境无别身,智相离中边。

如此深与广,慧眼睁开已,

定见佛佛子,诸具大慧者,

由经之妙道,显密乘法理,

难得谁已获,莫令空无果。

具此四种理,具备妙慧光,

不随他转智,定生四法依。

不具如此慧,如盲依盲人,

为名句易了,四依成颠倒。

是故不依人,而当依正法,

由说理成道,解脱说者非。

何者若善说,说者纵如何,

如佛为化众,幻现屠夫等。

违大乘义说,说者纵现似,

贤善亦无益,如魔化佛陀。

闻法而思维,依义不依句,

通达所诠义,何说皆无违。

为了义欲说,命名而知彼,

复勤戏论句,如得象寻迹。

耽著词句繁,妄念增无尽,

由此背离义,凡愚徒劳因。

用树之一词,境等外无止,

仅此亦知彼,名言必要已。

手指示明月,愚童视手指,

唯耽句愚者[2],想知亦难知。

悟入意义时,知了不了义,

不依不了义,而当依了义。

佛陀遍知已,随众界根意,

犹如阶之梯,宣说乘次第。

念及何用意,秘密意趣八,

依词以量害,必要说亦有。

是故四派至,究竟金刚乘,

下未证悟分,上者明抉择,

依教理更成,见而持了义,

天鹅水析乳[3],智者游教海。

甚深金刚乘,六边四理印,

传承窍诀伴,无垢理抉择。

诸法本清净,大等性双融,

依凭二正量,抉择之真义。

显宗及生起,圆满大圆理,

词总隐究竟,无违入此要。

深得解了义,胜慧诸佛子,

持无尽法藏,教法证法幢。

实修了义时,不依随词语,

分别二取心,而依无二智。

有缘之本性,二取自性心,

彼缘彼虚妄,不证法性义。

缘有实无实,缘二缘非二,

如何缘亦缘,缘取是魔境,

此乃经中说。依凭何破立,

无法坏所缘,见无破立解。

离诸所能取,自然智自明,

遮诸四边戏,此说殊胜智。

如盲前日色,凡夫前未见,

如何思不知,凡愚皆生惧。

然依真圣教,破诸边之理,

上师窍诀力,如得目自见。

尔时得品尝,佛法甘露味,

百倍信喜眼,专注佛智身。

于此诸正法,究竟归等性,

得无说确信,说无尽法藏。

精通二谛理,见二谛融义,

如为精除皮,知勤诸方便。

故佛巧方便,方便称正道,

于师彼圣教,起不退转信。

得胜不住智,自解有寂边,

无勤大悲心,遍及时空际。

依择二谛理,四理而深思,

作用四法依,无垢胜因中,

甚深智慧果,普照遍一切,

印持觉性界,八种辩才开。

先前闻思义,不忘正念藏;

彼彼深广义,尽辨智慧藏;

所有经续义,通达了悟藏;

无余所闻义,不忘总持藏;

善说令众生,满足辩才藏;

妙法大宝库,普护正法藏;

三宝之种族,不断觉心藏;

无生等法性,得忍修行藏。

自在富不离,无尽八大藏,

佛菩萨赞叹,成三界怙主。

量因佛陀语,依量成立故,

量道生定解,见量语谛果。

所见极清净,大悲臻究竟,

善逝示道言,我得甘露味,

愿依四道理,四依得品尝。

分享此甘露,然于此浊世,

由反其道致,难尝法妙味,

见此以净意,最敬教心著。

愿此思所生,无垢慧生理,

略说之善根,众成文殊果。

蒙文殊语日,心莲以信启,

溢此善说蜜,愿善缘蜂喜。

此《解义慧剑》,我本有书写之意,近日承蒙智者净意幢(拉色丹毕嘉村)劝请,而于护地年三月二十九一日内,文殊欢喜(麦彭仁波切)撰写,愿吉祥!共有一百零四颂,善哉!




[1]实现:实是指实相,现是指现相。

[2]原文是唯耽句不取义之愚者,限于字数仅能省略而译。

[3]天鹅水析乳:原文本是像水中析乳的天鹅之义,但限于字数只能以此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