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论究竟之事宜

甲三(造论究竟之事宜)分三:一、造论之方式;二、此善回向佛果;三、宣说作者尊名而对论典起诚信。

乙一(造论之方式)分五:一、宣说作者智慧超群;二、宣说依何而造;三、宣说造论之真实必要;四、宣说是故当依智者;五、以此理由而决定。

丙一、宣说作者智慧超群:

以往生世反复依,精通智者潜研习,

今生略闻一二次,根嘎嘉村遍知论。

在以往的生生世世中,勤勤恳恳、反反复复依止过精通论典的诸位智者,而且在这些并不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了不起的诸位大智者面前,曾经潜心研学过善说及注释的所有法理,这间接已经说明在今生今世里,只是略听一二就能无一遗漏、轻而易举地了达所有论典的句义,具有如此智慧者就是根嘎嘉村吉祥贤,实际上与至尊文殊菩萨无二无别。

丙二、宣说依何而造:

全胜陈那法称师,集量释量彼诸释,

通达了知因明理,造此正理胜理藏。

作者对于克胜一切敌论者、具德陈那论师与法称论师的大论典《集量论》及《释量论》等因明七论连同此等的其他注释通达无碍,由此对因明理证道的无误密要的道理了如指掌以后,才撰著了这部照亮殊胜正理之道的《量理宝藏论》。

丙三、宣说造论之真实必要:

为摧淡黄足目师,裸体派师鸱枭子,

受持现世美论士,声闻雪域诸论师,

彼等恶劣邪寻思,方造此部大论著。

受持淡黄仙人之观点的数论派承许二十五谛,秉持足目论典的吠陀派、鸱枭子观点胜论派承许六句义,名为著虚空衣的裸体派承许九句义,现世美受持顺世外道的论典,声闻有部、居于雪域一带夏、桑、丹等论师承许反体在外境中存在等等自我杜撰的论典各式各样,正是为了摧毁这些学说的恶寻思,才造了这部大论典。

丙四、宣说是故当依智者:

虽具些微智力未得善说髓,

日夜勤奋论典略知未究竟,

时刻精进禅修背离佛喜道,

浊世满足之士慎思依智者。

尽管拥有少许的智力,然而并没有得到善说的精华或者本义;虽然日日夜夜勤奋努力,可是对论典只是一知半解而并没有穷究到底或者探索究竟;即使时时刻刻修禅打坐,也只是稍稍压制了分别妄念而完全背离了佛陀欢喜的正道,误入歧途,目睹以上情形,作者不禁感慨道:悲哉!浊世的人士仅仅一知半解就满足了,这些人一定要认真思索取舍功过的道理,再度依止宣讲真实要诀的智者。

丙五、以此理由而决定:

弃说七论正理即如此,老生常谈我说此法理,

知理智者纵然欢喜此,多次听闻亦非愚行境。

我萨迦班智达阐述这番法理,完全抛弃了说什么“因明七论中所说的无误正量真如就是如此如此”之类老生常谈的陈规。想必凭借具有俱生与修行智力而精通正理要点的那些智者一定会认可此论并满心欢喜,然而由于本论的含义殊胜深奥,因此即使多次听闻,也恐怕不会成为愚者的行境。

乙二、此善回向佛果:

依凭善说启开慧眼已,如实善示所知真如义,

以此善愿得见万法智,而成一切有情之依处。

作者这样发愿:依靠善说打开具有缘分的诸位补特伽罗的慧眼,进而以如理如实认认真真地阐释甚深微妙所知真如的这一善根,愿获得现量彻见一切深广含义的智慧,最终成为无偏一切有情的究竟殊妙依处。也作了这样的发愿。

乙三、宣说作者尊名而对论典起诚信:

此《量理宝藏论》,乃出生于印度北方雪域,于声明、因明、声律学、诗学、修饰词、辞藻学名言之一切学问无所不知、具有讲辩著才华、无误通达《集量论》与因明七论、于教理窍诀获得智慧光芒的释迦比丘根嘎嘉村吉祥贤,舍弃措辞语调,浅显易懂而诠释,于萨迦寺撰著。

这部《量理宝藏论》,是出生于印度金刚座经过百由旬的北方雪域地带,对于断定词句相违相属的声明学、断定意义之相违相属的因明学、声律学、拥有吸引智者优美词句的诗学、辨别其功过的修饰词、明晓真名假名道理的辞藻学以及工巧学等所有学问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从而在讲辩著方面才华横溢,尤其是有关因明《集量论》、因明七论的密意无误通晓,并对如来的所有教典的教证、决定了义的理证以及轻易通达要义的窍诀获得了智慧光明,释迦比丘名为根嘎嘉村吉祥贤,舍弃精心酝酿的措辞语调,而是浅显易懂地诠释了要义,于众多功德宝之源——萨迦寺谨撰。

注释之后复言:

依三观察窍诀金刚剑,尽斩不悟邪悟怀疑网,

尔后获得坚定之诚信,即是引向解脱道妙车。

唯以俱生慧见难了论,衡量才华微薄依众多,

大善知识窍诀之明灯,悬挂心间稍见秘要点。

应成论式机器长旋转,虽能大大有助理解义,

然为初学轻易而悟入,扫除自身遗忘之忧书。

此之无余探究阿秋尊,善说名为赐语吉祥论,

开显应成论式若涉足,惠赐不被他夺之定解。

诸友今生切莫茫茫然,自慧若未研习诸所知,

遍知遥遥犹如虚空际,此说金刚教义铭记心。

愿依勤此善月之光芒,教法证法睡莲笑开颜,

驱散众生一切之意暗,获得寂静清凉胜休养。

愿我亦于世世得暇满,承蒙诸善知识所摄受,

依断违属锐利金刚语,折服邪说摄受具缘者。

此《量理宝藏论释·开显因明七论灯》,大堪布全知香巴根嘎丹毕嘉村、圆满正觉至尊上师蒋扬钦则旺波为主的众多殊胜导师足下恭敬顶戴者蒋扬洛德旺波撰著,本人幼年在法相院[1]期间于佛教尊胜寺的大堪布麦彭桑给绕吉与通达五明的大智者阿巴雅西日芒座下无误聆听过因类学,尤其在石渠的玛哈班智达麦彭秀雷南嘉莲足下长期依止而完整得受了《释量论》与《量理宝藏论》的讲解,期间将凡是记在心中的撰写成文,后来也触及自宗确凿可靠的书籍而浅显易懂撰写,以此善根祈愿教法证法如意宝繁荣兴盛、长久住世。萨瓦达嘎拉雅囊巴瓦德!

 

20051211日译毕




[1]法相院:佛教徒辩论显教佛学的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