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净土法第15节课

第十五课

《藏传净土法》中,现在正在讲明观佛及眷属,在正式宣讲其中的第二个科判之前,我顺便讲一下净土法门与大圆满法的殊胜,也附带宣讲应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密法。

在末法时代,大圆满法和净土法门具有殊胜加持,对无数众生来讲,它们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法门。我相信,长期研习佛法且有多年闻思修行经验的人,都能认同这种观点。上师如意宝曾说:“我们应在一辈子当中不断修行,但修行一定要抓住重点:在显宗是净土法,在密宗是直接断除三有根本的大圆满,这两个法缺一不可,如果谁轻易舍弃,那他就是无有智慧者。”

首先讲大圆满法的殊胜。对末法时代的众生来讲,大圆满法非常应机。按照续部的观点,时劫可分四个阶段:圆满时、三分时、二分时、具诤时。在圆满时,任何众生都没有现行烦恼,此时以事部可以调化;到三分时,众生的现行烦恼稍有兴起,出现了淫、盗,此时可以行部调化;到二分时,众生的烦恼更加明显,此时可以瑜伽部调化;到了具诤时,五浊极为炽盛,此时唯有无上瑜伽方能调化。而《应成续》、《诸天会集续》等续部云:“唯大圆满法,堪可调化浊时众生。”莲花生大士也说:“五浊越炽盛,大圆满的加持越强烈。”如今这些授记皆已成为现实,因为很多人对大圆满法的信心都很大。

确实,大圆满法极为殊胜,因为很多显宗以隐蔽的方式宣说的道理,在大圆满中都有非常直接的说明,依靠它而修行,自然就像顺水乘舟那样一日千里,也即非常直捷快速。不必说获得圣果,就是在凡夫位时,依靠大圆满法的窍诀,也能对心的本来面目产生不共的定解。

但在修持大圆满时应注意两点,一方面自己要精进,另一方面应以信心不断祈祷莲花生大士。对精进很多人都会认同,但对为什么要祈祷莲师却茫然不知。其实这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可以证悟法性,莲花生大士曾说:“终生修上师,彼人命终时,融入我心间。”意谓:如果谁能终生修持上师莲花生,那此人在临命终时就会融入我的心、与法界无二无别。另一方面,祈祷莲师可以遣除道障。现在,邪魔外道非常猖狂,而祈祷寂静相的诸佛菩萨效果又不是很明显,如果祈祷莲师,则自己的修行决定不会被违缘转变。《赞戒论》云:“猛厉祈祷上师莲花生,决定不为违缘所转变。”上师如意宝也经常引用这个教证,劝诫大家一定要好好祈祷莲师,故无论修学任何宗派的人皆应好好祈祷莲师。若能虔诚祈祷,那除了决定要偿还的命债等外,其他暂时的违缘均可通过莲师的加持无余遣除,这就像当阳光出现时,一切黑暗均会被无余遣除一样。

但是,对于如此殊胜的密法,很多人动辄就说:“密宗不合理,修密宗的人是邪魔外道。”听到这些话,我深深觉得他们非常可怜,因为这些人竟敢在没有任何可靠理由的情况下随意诽谤佛法,这不但不能往生极乐世界,恐怕生生世世都将由此恶业而感受难忍的苦果。对我本人而言,于显宗密宗的经论虽然不敢说非常精通,但二十多年来自己一直在不断修学,因此非常清楚:这些人的言论完全暴露了他们对密法的无知。因为有关经续论典讲得非常清楚,莲花生大士就是阿弥陀佛的化身,而且密法也是释迦佛亲口宣说的纯正佛法。

本来密法就像如意宝一样,可是有些人因为无知,反而因它而造下谤法的弥天大罪,这不得不让人深感惋惜:得到暇满人身不容易,值遇佛法更不容易,此时不但不能弘扬佛法,反而还要毁谤佛法,这太不应该了!以前个别法师和居士曾对密宗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听说有些人已经作了忏悔,这非常好,否则谤法的苦果也不可能让其他人来代受。

其实,想评价任何一个宗派,都必须先通达它的教义。但是,很多诽谤密法的人都是孤陋寡闻者,他们连显宗的教义都未通达,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资格对更为甚深的密宗说三道四呢?密宗的续部浩如烟海,请问你看过几本,如果一本都没有看,那你怎能胡说八道?以前我遇到一位学净土宗的佛教徒,因受其他人的影响,他对密宗有一些看法。当时他问我:“你们密宗的续部到底有多少本?”我没有明确告诉他,只是以半开玩笑的方式说:“比净土三经要多一点。”

其实,不要说整个密宗续部的数量,单单宁玛派的续部也异常惊人。前译宁玛派有著名的《宁玛十万续》,这是由绕那朗巴、德达朗巴、罗青·丹玛西日等人搜集的,智悲光尊者为其编纂了一本名为《赡部洲庄严》的目录,后来由德格印经院刻版印行,此续共有二十五函。1970年,顶果钦哲仁波切在印度新德里又进行了重新刊印,共有三十三函。

宁玛派还有一部《前译教言》,它是经幻心三部等前译宁玛派九乘次第教言传承教法的总汇,此由敦珠法王搜集,共有五十八函;而后来的高僧大德又将其重新刻版印行,现在共有一百多函。我曾听受过《前译教言》的传承,但并未完整学习它的内容,只学了其中十几部。而我感觉学习其中的每一部都很吃力,比学《中论》、《入中论》要难得多,但学完后的收获却异常大,对无上密法的信心也增加了不少。

说实在的,我很希望那些批评密宗的人都能好好学习密宗的经续论典,至少学上三、五部,可能这也需要十几年。如果学完了这些,可能你对密宗就会有一定的认识,那时再来评论密宗也无妨,否则,在对密宗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却口口声声说密宗不合理,那就太过疯狂。

总之,密法百分之百合理,何人享用它,谁的法身慧命就能得到滋养。但是,学密法的人并不一定完全都如理如法。以前贝诺法王讲过这样一个故事:西方有一位大施主,她对形象上的东西很有兴趣,经常求灌顶、加持,也很喜欢火供。一次她对一位上师说:您能不能给我传授某个灌顶?我很想得到这个灌顶。那位上师说:这个法非常难得,按理来讲是不能轻易传的,但是你比较特殊,你的根机很不错,虽然我没有这个灌顶的传承,但我还是愿意给你灌顶。

这位上师很可笑,他自己都没传承,却要为别人传法。但是,我们千万不能因为个别人有过失,就说法有问题。拿净土法门来讲,本来它是非常清净的佛法,但是不是所有修学净土法门的人都非常如法呢?也不一定。那我们能不能说净土法门不好呢?不能。同样,我们也不能因为个别密宗行人的行为不如法,就说密宗不好。其实密法非常清净,只要有信心,任何人都能从中得到利益;如果没有信心,仅仅依靠自己的庸俗分别念,那想得到密法的利益也极为困难。

总之,希望佛友们对密法不要有邪见,如果大家对密法在某些方面不理解,就应向有智慧的人请教,这样就能得到圆满答复,从而解除相续中的疑惑。当然,有些人对密法有误解,这也与历史渊源有关。因为,以前藏汉两地交通很不方便,语言又不通,而历史文化背景也不相同,这样就导致藏汉之间的交流很困难;再加上密宗的教言也不允许公开,如果一个人没有得过灌顶,那他也不可能听闻无上密法,正是因为这样,才造成很多人对藏密不了解。但如今是信息时代,与精通密法的高僧大德交流的机会也比较多,如果大家能多交流、多沟通,那一定会遣除疑惑、生起正信。

其实,要理解甚深的密法也需要一个过程,这就像要理解净土法门一样。很多刚接触净土法门的人,对念佛的功德等也很难理解,但慢慢修学之后,也给予了深深认同;对于高深莫测的密法,可能很多人的分别念更难接受,但我们千万不能断然舍弃,而应慢慢对它产生信仰。很多道友刚来学院的时候,对密法也没有信心,但经过一阶段闻思密法之后,他们不但未找到密法不合理的根据,反而增上了对密法的信心,可以说现在已经彻底心悦诚服。对外面的道友来讲,只不过因为因缘不具足,没有系统闻思密法的机会,所以对密法有种种疑惑,如果有机会好好闻思密法,我相信他们一定会生起正信。所以不管是修净土法还是密法,大家皆应一边闻思一边修行,这也是无数前辈大德们的优良传统。

以上在讲大圆满的殊胜性时,也附带宣说了对待密法的正确态度,下面讲净土法门的殊胜。对末法时代的众生来讲,另一个殊胜的法门是净土法,许多智者都认为,在显宗里净土法门最殊胜。印光大师曾引用《大集经》的教证说:“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不仅如此,许多经论都异口同声地赞叹净土法门,当然这些道理我们将在下面广说,此不赘述。

总之,在末法时代的时候,众生的见解普遍污浊,该有的智慧和悲心一点也没有,而不该有的迷乱分别却充斥相续,再加上伦理道德日渐丧失,诱发烦恼的新事物不断出现,此时无数人自然也就眼花缭乱、无所适从。但在此时,诸佛菩萨的劝诫更为殷切:“现在已经到了应该速疾回归本性故园的时候了!”的确,如今我们已经值遇殊胜的正法,如果此时再没有好好修行,那以后也不一定有这样的机会。所以大家一定要对这两个法门产生信心,并再再修持,同时也应向有缘的众生推广,这非常重要。

下面正式宣讲第二个科判的内容。

己二、明观其意功德:

慈悲慧眼遥视我。

再观想:阿弥陀佛一定正以大慈大悲的慧眼从遥远的极乐世界注视着我。如律藏中说:“遥远所住佛,慧眼即清净,何具此治力,顶礼胜医王。”意思是说,不像世人的肉眼,佛陀的慧眼极为清净,虽然安住在远方,他也能无碍照见一切众生的思想和行为,自然佛陀也就具足治疗众生疾病的能力,在这样的大医王面前,我们应该恭恭敬敬地顶礼。因此只要有信心,一切人都能生活在佛陀的智慧大海中,也能沐浴在佛陀的慈悲光芒下。故大家千万不要这样想:阿弥陀佛远在极乐世界,而我们住在娑婆世界,所以阿弥陀佛肯定不知道我们的所作所为,我们也不可能感受到他的加持。实际上只要有信心,无论是远是近,都能得到佛陀智慧和大悲的观照。

举一个例子,虽然太阳位于高高的天空中,但它的光芒却遍照各方,无论是中国喇荣沟,还是美国檀香山,世界各处都能得到它的光芒。与此相同,只要你对阿弥陀佛有信心,那他就始终安住在你面前,他的加持一刹那也不会离开你。《宝积经》云:“何人作意佛,能仁住彼前,恒时赐加持,解脱一切罪。”可见,只要我们能观想、祈祷佛陀,那恒时就能得到佛陀的加持,也自然解脱一切罪业。相反,如果没有观想、祈祷佛陀,即使佛像摆在面前,也不可能有如是效果。《三摩地王经》亦云:“散步安坐站立卧,何人忆念能仁尊,本师恒时住彼前,彼者将获广大果。”当然,这种果报并非升官发财等有漏的人天小果。《华严经》云:“何人忆念佛,乃佛诸功德,此人定远离,恶趣痛苦怖。”所以大家皆应好好祈祷佛陀。

但是,对佛陀的祈祷并非短期的行为,不能一两天当中做点佛事,或偶尔到寺院里拜拜佛,过了之后什么都不做了,这绝对不可取;真正的修行人应把对佛陀的祈祷融入生活,白天晚上、行住坐卧都要忆念、祈祷佛陀。藏地很多人都是这样,不管到哪里,也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他们都不忘祈祷佛陀,可以说佛法已经融入藏人的生活。有些人因为身为共产党员,表面上肯定不好说自己信佛,但私下里也在行持佛法。有一位藏族领导,他星期天在家里摇转经轮,可能门没有关好,两个同事撞了进来,当时他有点尴尬,说:“我想锻炼一下手,所以用一下转经轮。”就像这样,我们应将佛法的信仰落实在生活中,这非常重要。

本来,圆满正等觉恒时具足大悲心,无论自己祈祷与否,佛的大悲观照始终周遍各方。然而,如果没有以信心祈祷开启大悲之门,则无法见到加持的光明。例如,虽然室外太阳时常升起,可是假设没有门窗,则阳光不可能射入室内。既然大家都想得到遍布一切时空的佛智和大悲的加持,那就应开启信心的窗户与门扉,如此这般,那佛陀加持的阳光自然而然就会进入信心的房舍。因此,关键是看有没有信心,如果有信心,轻而易举就可获得佛陀的加持;如果没有信心,则不可能得到任何加持。

另外,所化众生要得遇佛陀的大悲加持,必须要积资净障,如果没有以积资净障来净化自相续,则无法亲见佛陀,如同明镜未经擦拭便不能显现影像一样。所以,大家皆应以各种方便使自相续得以清净,否则无始所造的众多罪业始终储存在心田当中,心性的镜面一直污浊不堪,那它怎么可能呈现佛陀的尊容呢?故欲往生净土及想成就一切功德者,皆应积累资粮、遣除罪障,否则自相续不可能得以清净,也无由成就一切功德。

己三、明观主要眷属:

右侧观世音菩萨,身白左手持白莲,

左侧大势至菩萨,身蓝左持金刚莲。

右手施依印向吾,三大主尊如山王,

巍然朗然坦然住。

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共同认为,在西方三圣中,阿弥陀佛是居于中间的主尊,两大菩萨是位于两侧的辅弼,但在手印和标帜等方面却存在着差异。即使在藏传佛教内部,不同论典对西方三圣的描述也不尽相同,比如《极乐愿文》和《大圆满前行》,其中的西方三圣像并不相同;当然这种现象在汉传佛教中也有,但存在差异并非矛盾。而在具体修行时,我们修哪一个仪轨,则应根据那个仪轨来观想。

接着观想:阿弥陀佛身体的右侧是圣者观世音菩萨,他身色洁白,这表示住于轮回却未沾染轮回的过患;观世音菩萨一面二臂,他以各种报身圆满服饰严饰,左手以三宝印执持六瓣白莲花茎于胸前,这表示以如白莲花般纯洁的大悲心慈悯众生,白莲在耳边绽放,表示相续中谙熟所闻之法义并且增长智悲力。

在佛经论典中,对观世音菩萨的赞叹数不胜数,据《悲华经》记载,在宝藏佛前,转轮王第一太子获得了“观世音”的名号;《楞严经》记载,观音古佛对观音菩萨作了种种赞叹;在《观无量寿经》中,也广泛描述了观世音菩萨的相好庄严;在《观世音菩萨传记》中,麦彭仁波切也引用各种教证来赞叹观世音菩萨。总之,在对众生的大悲心方面,诸佛菩萨没有超过观世音菩萨的。

阿弥陀佛身体的左侧是大势至菩萨,大势至是寂静相,他显现为忿怒相就是金刚手菩萨;他身色碧蓝,这表示法性不变;大势至菩萨一面二臂,他具足报身装束,左手以三宝印执持金刚所严饰的莲花于胸前,这表示其获得诸佛身语意三秘密的能力灌顶。

据《大宝积经》记载:无量劫前,有一位勇郡转轮王,他有一千多位太子,太子们都发了无上菩提心。国王想知道这些太子中谁先成佛,于是他将所有太子的名字写好后放在七宝瓶中,并在七日七夜当中供养祈祷,七天后一个一个选出来。到了一千个太子时,其他太子都笑他:我们已经把所有众生度化完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可做?这位太子发愿说:愿我成佛时,事业、寿命、所化众生的数量是你们的总和!他就是未来的胜解佛。所以在贤劫千佛中,事业最广大的就是胜解佛。此时还有法念、法意两位太子,法念太子发愿,这一千位太子成佛后,他都要供养法轮、请转法轮,这就是后来的梵天;法意太子发愿,贤劫千佛在转法轮的过程中,他要遣除一切邪魔外道的违缘,这就是金刚手菩萨。所以在遣除违缘方面,祈祷金刚手菩萨超胜其他圣尊。另外,金刚手菩萨的金刚杵非常重,阿阇世王、帝释天、目犍连等具大力者皆无法撼动。

二位大菩萨右手都是以施依印指向自己,这表示任何众生若向他们祈祷,则不必畏惧三界轮回之苦,也即无畏施的标帜。这里的施依印,也即平常所说的救护手印,为右手从身体的髋骨处伸开,作摸顶式。三宝印是左手在胸前以拇指、食指的指尖执持莲花茎,其余三指向上伸直。二位菩萨皆以站立式安住,这表示利益众生刹那也不懈怠,并且趋入大乘道。

以上阿弥陀佛与二大菩萨眷属即三大主尊,犹如须弥山王一般胜过他众,巍然赫立,身体妙相随好的功德极其明显。也就是说,阿弥陀佛身色宛如阳光照射在红莲宝山上一般红亮,观世音菩萨身色如同阳光射在雪山上一般洁白,大势至菩萨身色好似阳光普照在蓝宝石山上一般碧蓝,他们身体所发出的光芒照亮了所有刹土;语言是六十种梵音之自性,清晰明朗,悦耳的妙音传遍整个刹土;意是慈悲智慧大光明之自性,恒时坦然安住。概而言之,西方三圣身语意的功德分别为巍然、朗然、坦然而安住。

总而言之,我们在行住坐卧之时,心里面都要这样观想:这三位无比庄严的圣尊,乃一切诸佛菩萨智悲力的代表,他们时时刻刻都以慈悲的慧眼注视着一切众生,愿他们能加被我、护持我、保佑我,更愿他们身口意的功德悉皆融入我的相续,若能经常以这样一种信心来祈祷的话,这也是明观佛及主要眷属的一种修法。当然,在明观福田中,这样的信心绝对不可缺少。

其实,藏传佛教所提倡的往生四因与汉传佛教所提倡的信愿行,两者不但不矛盾,反而可以融会贯通。麦彭仁波切也讲:在四种因中,明观福田与发清净愿最为重要,而积资净障与发菩提心起辅助作用,所以只要我们能在信愿的基础上忆念阿弥陀佛,就绝对能往生,由此可见藏汉大德的密意是一致的。故在明观福田的时候,一定要有强烈的信心,在此基础上,还要有往生的强烈愿望,这样才能往生。否则,如果信心也没有、愿也不发,就像小孩看动画片一样,随便看看西方三圣的相片或唐卡,那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另外,以前在印《极乐愿文大疏》时,里面放有藏汉佛教有关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和西方三圣的部分照片,大家可以之辅助观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