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之旅(往蓝毗尼园)

 

郭惠珍医师(道证法师)述

录音日记与旅途随笔(一九八四年十一月)

育莲乡敬记

(图:印北、烛光下的夜市)

据说,车子是往北开,天气似乎愈来愈冷,愈来愈干燥,现在才知道,印度人包着头巾是有道理的,是必要的,这种干燥的飞沙,令人嘴唇裂开,甚至流鼻血,全团的人几乎都咳嗽,这是很难治的干咳嗽,后来去印度店买当地人用的药才见效,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变成印度的装束打扮,绑头巾、围披风。我们目的地是蓝毗尼园,这是在尼泊尔境内,佛陀的诞生地,有人矫正我说,这不是佛陀的诞生地而是悉达多太子的诞生地,佛陀的诞生地是在菩提伽雅的金刚塔边金刚座,在那儿,悉达多太子成正觉才名为佛诞生。法师说:“如果由加德满都坐车过来,风景更美,也不用再签证,由印度入尼泊尔边境,要过五关。”我们是好命的旅客,坐在车内看风景,一切繁杂的手续由华侨菩萨承担下来,颠颠簸簸、一关一关,由清晨四点出发,到圣地已经是中午了,望望小坡、望望菩提树下的平台、望望池水、望望四野,这儿当时有百花齐放、众鸟齐鸣庆贺悉达多太子的降生,然而今日太子沐浴的水池,已是青苔弥罩,或许天人看它还是琉璃般的美好,然而末法的众生,只能由青绿的水来体会它的甘美,拾起一朵白色的菊花,沾沾池水洒在头上,和阿清在池边缅怀,有时候一念之间,在心中会闪现所有的美好。

(图:当年佛陀(悉达多太子)沐浴的水池)

(图:当时佛母摩耶夫人,于返娘家生产时,途经此蓝毗尼园, 在此园中生下悉达多太子,其时宇宙充满光明,天奏妙乐,花纷纷降。太子即时周行四方,各行七步,步步举足出大莲华,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唱言:“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图:蓝毗尼的中华寺)

蓝毗尼的午餐,依然是席地而坐的野餐,我们来到印度,已经爱上这种最豪华广阔的餐厅了。自由自在,草尘为毯、蓝天为屋宇,仅仅是清汤几许,就令人觉得十分富足,如果这是两千多年前,正逢悉达多太子诞生,那就太好、太好了!吃过了饭,看见七十六岁的老法师弯着腰,捡着地上一张张的小碎纸垃圾,心里很感动,随后跟着他捡,扫地、扫地、扫心地啊!老法师很可敬,七十六岁高龄勇往朝圣,途中每天都是日中一食,无有怨言,和颜悦色,虽然患有不易痊愈的咳嗽,然而他未曾有皱眉叹苦之音,总是笑咪咪地感谢人家的关心,那种不忍心有一丝秽物沾污圣地的恭敬心,那种不遣他人躬身而做的举止,就是对后学最好的教化。

由尼泊尔的蓝毗尼又回到了印度北方,拜访舍卫国,给孤独长者昔日的住所。可崩毁的是坚硬的墙垣砖瓦,不可崩毁绵远流传的却是长者那柔软的悲悯,对孤苦无养者的体恤。日出日落,多少称霸于世的王已被遗忘,给孤独长者心地的芬芳却随着佛经的流布,仍沁入我们心中。

可崩毁的,

是坚硬的墙垣砖瓦;

不可崩毁、绵远流长的,

是给孤独长者柔软的悲悯。

(注:给孤独长者,即须达多,因乐善好施,常救助孤独受难者,故有此尊称。)

(图:慈悯又可爱的给孤独长者,曾住这里)

来源:般若文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