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观庄严论颂

 

静命菩萨  著

索达吉堪布 恭译

 

梵语:玛叠玛嘎阿朗嘎绕嘎热嘎

藏语:哦莫坚戒策累哦雪巴

汉语:中观庄严颂

顶礼文殊童子!

 

自他所说法,此等真实中,

离一及多故,无性如影像。

果实渐生故,常皆非一性,

若许各果异,失坏彼等常。

说修所生识,所知无为法,

彼宗亦非一,与次识系故。

前识所了知,自性若随后,

前识亦变后,后亦成前者。

前后之诸位,彼体若不现,

当知彼无为,如识刹那生。

设若依前前,刹那威力生,

此不成无为,如心与心所。

若许诸刹那,此等自在生,

不观待他故,应成恒有无。

非具功用力,许彼立何用?

论黄门俊丑,欲者观何益?

除非刹那性,无法说人有,

是故明确知,离一多自性。

异方相联故,诸遍岂成一?

障未障实等,故粗皆非一。

许粘或环绕,无间住亦尔。

倘若有者言:位中之微尘,

朝一尘自性,向余尘亦然。

若尔地水等,岂不得扩张?

若许朝余尘,面另居他处,

极微如何成,无分唯一性?

微尘成无性,故眼实体等,

自他说多种,显然无自性。

彼性彼组合,彼德彼作用,

彼总别亦尔,彼等与彼聚。

遣除无情性,识方得以生,

凡非无情性,此乃自身识。

一无分自性,三性非理故,

彼之自证知,非为所能事,

故此为识性,自证方合理,

境自性他法,彼将如何知?

彼性他无有,何故知己彼?

能知所知事,许为异体故。

识有相派许,彼二实异体,

彼如影像故,假立可领受。

不许以境相,转变之识宗,

彼觉外境相,此者亦非有。

一识非异故,行相不成多,

是故依彼力,境则无法知。

未离诸相故,识不成唯一。

非尔如何说,此二为一体?

于白等诸色,彼识次第现,

速生故愚者,误解为顿时。

藤条词等心,更是极速生,

同时起之心,此刻何不生?

唯一意分别,亦非次第知,

非为长久住,诸心同速生。

是故诸对境,不得次第取,

犹如异体相,顿时取而现。

火烬亦同时,起现轮妄相,

了然明现故,现见非结合。

如是结诸际,由忆念为之,

非取过去境,故非依现见。

成彼对境者,已灭故非明,

为此显现轮,不应成明现。

倘若如是许:现见画面时,

尽其多种识,同一方式生。

若尔虽认清,白等一分相,

上中边异故,能缘成种种。

微尘性白等,唯一性无分,

呈现何识前,自绝无领受。

五根识诸界,乃缘积聚相,

心心所能缘,立为第六识。

外宗论亦许,识不现唯一,

以具功德等,实等所缘故。

如猫眼珠性,诸事视谓一,

取彼心亦尔,不应现一体。

于许地等合,立为诸境根,

彼派所立宗,不合一法入。

力等性声等,许具一境相,

识亦不合理,三性境现故。

若许事体三,识现唯一相,

与彼不同现,岂许彼取彼?

诸外境虽无,现异种为常,

同时或次第,生识极难立。

虚空等何识,唯名诸显现,

现多文字故,明现为种种。

有者若承许:识非现种种。

然不应真立,见害具相故。

故现各种识,何时何地中,

如彼处异体,一性不合理。

无始之相续,习气成熟故,

虽现幻化相,错谬如幻性。

彼宗虽善妙,然许此等法,

真性或未察,似喜请慎思!

设若真实中,识将成多种,

或彼等成一,违故定各自。

相若非异体,动与静止等,

以一皆动等,此过难答复。

承许外境事,依旧不离相,

一切入一法,无以回遮也。

倘若承许识,等同相数量,

尔时如微尘,难免此分析。

若异相为一,岂非裸体派?

种种非一性,犹如异宝等。

各种若一性,现为异本体,

遮障未障等,岂成此差别?

若识本性中,无彼此等相,

真实中无相,识前错显现。

设若相无有,明明受彼等。

与其事异体,如是识非有。

如是何无实,彼知彼非有,

如苦为乐等,诸白亦非白。

于此行相者,真知不应理,

离识本性故,如空中花等。

无无能力故,假立亦非理,

如马角无有,非能生现识。

有彼定感受,与识何相联?

本无同体属,亦非彼生属。

无因何以故,成此偶尔生?

具因何以故,摆脱依他起?

设若彼相无,彼识成无相,

如水晶球识,终究无感受。

若谓迷知此,无论依迷乱,

或由彼力生,彼皆随他转。

分析何实法,彼法无一性,

何法一非有,彼亦无多体。

除一及多外,具有他行相,

实法不容有,此二互绝故。

故此等实法,持唯世俗相,

若许此体有,我能奈彼何?

未察一似喜,生灭之有法,

一切具功用,自性知为俗。

未观察似喜,依自前前因,

如是而出生,后后之果也。

故谓俗无因,非理亦不然,

设若此近取,真实请说彼。

万法之自性,随从理证道,

能遣余所许,故辩方无机。

谓有无二俱,何者皆不许,

纵彼具精勤,何过无法致。

故于真实中,何法皆不成,

故诸善逝说,万法皆无生。

切合胜义故,此称为胜义。

真实中彼离,一切戏论聚。

生等无有故,无生等亦无,

彼体已遮故,彼词不容有。

既无所破境,则无正破因。

若依分别念,成俗非真实。

若尔已了时,彼性现量故,

诸愚何不证,万法此本性?

非尔无始心,严重增益法,

故非诸有情,皆能现量证。

以能断增益,能知之能立,

比量能了知,瑜伽王明见。

抛论所安立,分别有法已,

智女愚者间,共称之诸法,

所能立此法,无余真实成。

非尔事不成,此等如何答?

我于显现性,实法未遮破,

如此能所立,安立无错乱。

故无始有续,执实无实等,

同类之种子,以比量推断。

此非以法力,以彼无有故。

万法之自性,详细尽遮破。

渐生故非客,非恒现非常。

串习如意故,初由自类生。

故诸常断见,此论悉远离,

灭尽及随生,如种芽茎等。

通法无我者,串习无自性,

颠倒所生惑,无勤而断除。

因果有实法,世俗中不遮,

染污清净等,安立无错乱。

如是而安立,因果此法故,

福资无垢智,此宗皆合理。

清净之因中,所生诸果净,

如正见所生,戒支等清净。

如是因不净,所生果非净,

如由邪见力,所生邪淫等。

有量妨害故,于事有缘者,

如阳焰等识,尽颠倒分别。

是故彼力生,修持施度等,

如倒我我所,所生力微弱。

于事无缘中,所生广大果,

增因所生故,如良种芽等。

作为因果法,皆必是唯识,

由自成立法,彼即住为识。

依于唯心已,当知外无实,

依于此理已,知彼亦无我。

乘二理妙车,紧握理辔索,

彼等名符实,大乘之行者。

遍入自在等,未享无量因,

世间首位者,亦未尽品尝。

此真纯甘露,除悲清净者,

如来善逝外,非成他受用。

是故于耽著,倒说宗派者,

随佛诸智士,悲悯油然生。

具智财者见,他宗无实义,

如是于佛陀,更起恭敬心。

 

中观庄严论颂,是由抵至自他宗派之大海彼岸、顶戴圣者语自在文殊菩萨无垢足莲花蕊的静命阿阇黎撰著圆满。

印度堪布色燃札哦德即天王菩提与大译师智慧军由梵语译成藏语,复对句义进行校勘,终以讲闻方式而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