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狗球球之死

编者按:球球至死都不忘它的主人,它甚至从来也没有怨恨过,尽管在生命中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它的主人遗弃了它。球球死了,死在对它的主人无尽的思念中,然而球球却是幸运的,它没有被狗肉贩子偷去贩运给餐馆饭店,它也没有死在屠刀之下,它没有被摆在某些无能冷血的地方政府举办的所谓狗肉节的餐桌上,总之,它没有葬身在人们的肚腹之中,它死在关爱它的人的怀中,球球用伤残的身躯和短暂的一生,向我们昭示了动物与人类无二无别的温情与纯真。亲爱的朋友,如果您觉得动物的情感不如人类丰富,如果您觉得它们的生命与存在只不过是人类的玩物甚至食物,那么请您仔细阅读这篇真实的故事,这是我们的人生中缺失掉的最重要一课,恳请您,请爱它们,请不要伤害它们,请不要遗弃它们,尤其,如果您还不能够素食,那请您也一定不要吃它们,它们与我们一样,也有生的渴望与爱的眷恋,更有伟大的生命与崇高的情怀。

 

小狗球球(图片来源:资料图)

球球是一只白色小京巴,聪明伶俐很讨主人疼爱。可惜不过三岁大小,下肢忽然瘫痪了,屙屎撒尿都有了困难,需要人来帮助。兽医告诉它的主人老陈,球球得的是京巴犬最常见的椎间盘突出症,如果坚持治疗并且配合每天的腿部按摩,也可能好转,不过要花费不少的钱财和精力。 

老陈是一位开汽车修理行的小老板,家里有几个钱,却也是苦心经营所得,来之不易。这些年来汽车修理行业竞争特别激烈,应接快速修复及时是争取客户的第一要义,于是时间就成了他最宝贵的东西。虽然这只小狗跟家三年多了,心里也很是喜欢,但它得的这个病,不是三两天能治得好的,要花多少钱说不准,得搭上多少时间更说不准。给球球治疗了一个星期之后,老陈思来想去决定一了百了。他找到兽医说,这狗我不要了,搁在你这儿,谁要谁抱走,要是一直没有人要,到晚上下班的时候,就给它安乐死吧。老陈留下了安乐死的费用,又给球球安排了一只新的小筐子,一个小罐头和一大瓶矿泉水,算是好好打发了它。 

张吕萍走进小动物医院的时候,有一大堆人围在那儿看球球,议论纷纷说它的主人真狠心呢。小狗一看就是从小在家庭里平安长大的,没见过生人也没见过世面,此刻趴在筐里,满脸惊恐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完全就是一个被爹妈遗弃的孩子。问清了是怎么回事,张吕萍想都没想就把它抱起来。她要带它回收容基地,并决心治好它的病。一路上,球球在张吕萍怀里总仰着头盯住她看,一直默默淌着眼泪。这让张吕萍更清晰地认识到,一只小狗其实具有远远超出人们估计的细腻和复杂的感情,这种感情深深打动了她。 

当时张吕萍的收容基地在门头沟,为了治好球球,她每天驱车几十公里带它去城里打针。仿佛要报答她的好心似的,没过几天时间,球球就重新站起来了。等它能在地上歪歪斜斜走动了,见着张吕萍会立马跑过来,热情地抬起小小的前爪跟她握手向她作揖,也不顾可能再一次闪着自己的小腰。

在医院的球球(图片来源:资料图) 

再说球球的主人老陈,自从扔了它心里并不踏实,加上回到家里,老婆孩子一听他把球球扔在动物医院了,都不依不饶非让他把小狗接回来。听说球球被人收养,老陈总上动物医院去打听它的下落,无奈兽医们都不肯告诉他。于是他就天天到医院来守候,有一天终于在张吕萍带球球来打针的时候找到了她。 

老陈上来就鞠了一躬,对张吕萍说,大姐,谢谢你救了我的狗,我想跟你商量商量,能不能把小狗还给我,我把所有的费用还给你。他边说边伸出手,想来抱球球。 

张吕萍闪开身子,把球球放进汽车里,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这件事你连门儿也没有,你不是要让它安乐死吗?只当它已经死了,还在这儿守个什么劲儿呀?! 

多年下来的动物救助,使张吕萍对随意抛弃小动物的人嫉恶如仇,对他们说起话来也难有好气。 

没想到老陈一个大男人,被她这一说,立马就哭了,也没有任何分辩。见张吕萍发动了汽车要走,还低声下气地拉着车门,追着她要电话号码,说要去基地看球球。张吕萍本想拒绝,却见蹲在座位上的球球突然扑到车窗边,冲着外边呜呜地哀嚎,好像要帮着主人求情似的。她当时心里一软,就把电话号码告诉了他。 

第二天,老陈开着私家小面,领着老婆和胖儿子,一家子浩浩荡荡全来了,还带来了火腿肠、肯德基、罐头什么的。他们刚刚走进基地的院子,远远的还没看着人,球球已经激动得浑身发颤,扒着窗台拼命往外探头。 

看护球球的饲养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劲叫张吕萍来看,说球球突然坐卧不安,可能是病情有变化了。张吕萍已经接受了老陈的预约,知道一定是他们一家子到了。看着球球那副前嫌尽弃的样子,心里好一阵感动,也好一阵难受。 

陈家人呢,一看见球球,儿子小胖首先扑过去把它抱在怀里,接着一家三口围着小狗哭成一团,一看就知道原先他们跟狗有多亲。 

张吕萍说,既然你们对它感情那么深,刚有个病呀痛的,怎么说扔就扔了呀?

 

(图片来源:资料图)

那女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道,是我们不对,现在我们想改过,还是把它带回去。邻居们谁都喜欢球球,天天问它上哪儿去了。我们都没脸说把它扔了,只是说放在朋友那儿给它治病呢。你救了球球的命,我们全家谢谢你,要多少钱都行。她丈夫也跟着求。 

在人们说话的时候,小胖子怀里的球球,一边跟小主人亲热,一边担心地瞧着他们交涉,两只眼睛泪汪汪的。张吕萍完全可以意会到,它的心思是希望跟主人回去。 

事隔几年之后,张吕萍忆起这只有情有义的小狗,仍止不住一声又一声叹息:那时候我毕竟年轻气盛,容不得这种办事没谱的人,就狠了狠心直截了当说,这小狗你们拿不回去了。它病的时候,你们经不起考验,现在它好了,你们又要抱回去,万一回去再瘫了,你们还好意思再把它送回来?谁知道你们又要怎么处理它。 

老陈被她冲得一愣愣的,自知理亏,又见她主意已定,只好退了一步,要求每个星期来看它一次。张吕萍同意了。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这种方式对一只重感情的狗,实在是一种摧残。 

那天球球跟主人告别的情景,张吕萍到今天还历历在目。把球球从小胖子手上接过来,目送老陈一家离去,小狗在她怀里发出一声长嚎,拼命扭动身子,用泪眼看看她,又看看它的主人,分明是一种骨肉分离的惨境。 

这次探访之后,球球得了忧郁症,一个星期都没吃饭,张吕萍给那家人打电话叫他们别再来了,等小狗适应了再说。结果他们不听,又来了。两次三番之后,小狗根本就连流食都不能吃了,吃了就拉稀,大便也没有了,整天没精打采泪眼迷蒙的。 

张吕萍当时也没经验,不知道犬类的忧郁症足以要了它们的命。后来看着不对,紧急送往小动物医院,兽医一瞧就诊断出是忧郁症引起的肠套叠,要做手术。结果,开膛一看,球球肚子里肠子全黑了,坏死了,只能截除。面对这个结果,张吕萍非常后悔,早知这只小狗跟它的主人感情深到了以命相许的程度,当初不如让他们把它带回去。

 

(图片来源:资料图) 

手术没有挽回球球的生命,当天晚上它就死了,尽管张吕萍是那么想救活它。 

第二天埋葬球球的时候,老陈一家三口都来了,想最后看看它,还带来了它早先的几件小玩具。张吕萍把球球用簇新的毛巾裹起来埋到树下边,哭得连头都抬不起来。老陈见了,忍着自己的悲伤过来安慰她说,大姐,这件事全是我的错,你已经尽了力了,还是别太伤心吧。 

张吕萍说,那一瞬间,我觉得这家人也不像原先想得那么无情无义了,也许是球球的死唤醒了他心里被俗事掩埋的温情?人有多复杂,我过去的理解太简单了。更没想到的是,狗也跟人一样性情各异,有它自己的主张和行事逻辑,只不过我们人类,很少会从它们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有时候还会把对于它们来说并不称心的善意,一厢情愿地施舍给它们,反而弄巧成拙。为了表示我的愤怒、我的正义,不做任何考虑就安排了球球的命运。我也不知道是我残忍,还是他们残忍,反正这只可怜可惜的小狗被我们人弄成了这个样子。 

球球死了没多久,动物救助基地搬离了门头沟,张吕萍也一直没再去过。前不久,因为中央电视台要拍节目,她领着摄制组回去了一趟。走进那个已经荒草没人的院子,张吕萍一下子就想起了可爱的小狗球球。它的坟早就看不出来了,坟边的树已长得又粗又大。张吕萍站在树底下回想着这只被执著的善心毁灭的小狗,心情特别沉重。一阵风吹过来,满树的叶子都在沙沙作响,太阳照着它们,反射出一种温暖的光影,怎么看都像她记忆中的球球温情的目光。

【附:张吕萍】

张吕萍,北京“人与动物环保科普中心”投资人。一直致力于救助小动物,治疗教育工作。还经常去高校做动物环保知识讲座。她还将她自己的经验和学者们分享,征集各界意见。其突出成绩得到肯定,多次被全国各大电视台争相报道。国际学者也关注支持她。她是中国“弱势动物保护第一人”。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