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重

 

可能因为是法会期间,今天在接待室等候的各地信众特别多,各种巨细事务也特别繁杂,我的大脑也开始呈现出昏沉状态。但人群中一位身穿蓝色羽绒服、三十岁左右的女士所说的一席话,却如同警钟被叩响之后消散不去的回音,在我耳边久久长鸣。使我惊醒,促我深思。

“我毕业于上海一所高等院校,并在新加坡取得了学位。学佛后,依止过汉藏两地的很多大德。

几年前,我认识了一位仁波切,并成为他十分器重的弟子。我竭尽全力八方周旋,帮助他建立了一所孤儿院,通过与他的交往,我学到了很多藏传佛教的教言,从而对佛法生起了不退转的坚定信心,我从心底里感激他,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我的现在。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一些行为也让我难以接受。每次出门,他都住在住宿费高达400多元一天的宾馆里;在餐厅用餐,他也喜欢讲排场,常常点了价格几十元一份的大菜,却几乎未动。看到剩下堆积如山的饭菜,我曾试图劝说他:作为上师,虽然应该吃好点、住好点,但100多元一天的房间,条件也不错了,点太多的菜也吃不完。孤儿院的孩子还张着饥饿的眼期待着我们,剩下的钱还可以去放生,救护更多的生命,这样浪费实在可惜。

每次听了我的话,他在显现上都不太高兴,认为这是他的福报,理所当然。我看过很多书,对密法有坚定不移的信心,坚信这是佛菩萨度化众生的方便,没有生邪见,但最终也不得不选择离开他。”

听了她的话,心里十分沉重。现在很多所谓上师,经常在外大吃大喝,肆无忌惮。要知道,出家人享用的信财、亡财,都是很严厉的对境,如果随意挥霍,后果不堪设想。除了佛菩萨度化众生的方便以外,一般的修行人,对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应慎重对待,千万不要让弟子生起邪见。

关于远离上师,高僧大德们都有不同看法。荣索班智达认为:如果上师性格不好,适当的远离也无妨。扎嘎仁波切却认为身体的远离也就是心里的舍弃:身体都不愿待在上师身边,心里观想就更不可能。所以,即使身体上的远离上师,作弟子的也应该谨慎抉择。

作为续佛慧炬的上师,更应护持弟子的信心,如果因为自己的行为,而令弟子破密乘戒,作上师的是不可能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卸掉的。

请上师们慎重考虑!

壬午年九月十九日  

2002年10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