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路工与狗的故事

 

养狗的乐趣

道班工人养狗,最早是上世纪50年代初。他们居住在深山老林,前不挨村后不靠店,缺电、少水、文化生活枯燥。每到夜晚,工人们有的躺在床上睡大觉,有的在昏暗的油灯下玩扑克、下象棋消磨时光。更令人苦恼的是有时遭遇土匪抢劫,半夜三更无人搭救。在这种特定的艰苦环境下,道班工人首先想到养狗。说来也怪,自从养了狗,土匪强盗不敢来道班骚扰,而且狗给工人们的日常工作生活带来无穷乐趣。工人们每天上班狗们在院内欢送,工人走后狗忠于职守看家护院,一有风吹草动群起而攻之,令盗贼闻风丧胆。 

六七十年代,由于生产力低下,每个道班养护10公里公路,养路工人周而复始,在路上辛勤劳作。上班之前,狗们整齐地坐在院内,听从主人分工,如:大黄、小花留下守家护院,大黑、小白上工地执勤。工人上班之前,狗们都要列队欢送;工人下班归来,狗们摇头摆尾跑出大门,用爪子扑打工人身上的灰尘,用舌头舔遍主人的手心手背。那股亲热劲,令劳累了一天的工人顿觉轻松了许多。

有的狗还牵挂主人的安全,恋恋不舍尾随上工地。当主人铺路时,它们就在公路两头巡逻,一旦发现异常情况就会“汪汪”吼叫发出信号,提醒主人注意安全。主人坐下休息时想抽烟提神,但香烟、火柴还放在路坎上的衣袋里懒得去拿,每遇这种时候,狗就会察言观色,飞快地跑过去把主人的衣服衔过来,坐在旁边陪着主人休息。 

说来也许令人难以置信。狗们善解人意,爱憎分明。每当工人们在院内开展文娱活动,它们也会摇头摆尾哼着小曲,让主人手握双足直立身子,随着欢快的乐曲跳起优美的舞蹈。那幽默、滑稽的动作令人捧腹大笑。更有意思的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县宣传队、电影队下乡放电影,狗们也坐在道班工人身旁,共同分享。当它们看见舞台上、屏幕上唱歌跳舞的欢乐场面,高兴地摇头摆尾跳起来。反之,看见日本鬼子、国民党反动派屠杀中国人民的惨景,就会对着舞台、屏幕大叫。要不是主人强行拉住,它们还真“奋不顾身”冲向前去,把那些残杀中国人民的坏蛋统统咬死。

百里返家

俗话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道班工人养的狗,哪怕穷死饿死也不离开道班。越是这样,道班附近村子的一些人就更喜欢道班工人养的狗,他们设下各种圈套,想把道班的狗带走。一次,蒙山道班附近村子有几个捣蛋鬼,他们带着煮熟的鸡和炒得香喷喷的肉,潜伏在道班围墙外伺机行事。没过多久,道班那条大狗跑了出来。几个捣蛋鬼急忙把带来的美食放在地上,满以为大黑狗会饱餐一顿,谁知大黑狗闻也没闻一下,反而“汪汪”大叫起来。几个捣蛋鬼害怕道班工人追赶,吓得扔下食物就跑。 

在富源的沙湾道班,工人们饲养了一条浑身无杂毛的大黄狗。说起这条“大黄”,曾多次协助公安机关成功破获抢劫大案而远近闻名。有一个在昆明经商的浙江李老板得知消息,几次出高价想买这条大黄狗守家护院当保镖,工人们说啥也不卖。李老板于是想了一个办法,出重金买通道班一个好吃懒做的小青年,让他把大黄狗骗上李老板驾驶的宝马车运走了。 

工人们下班后不见大黄狗四处寻找,这个出卖大黄狗的小青年一直守口如瓶。工人们找不见大黄狗,整天像丢失宝贝似的无精打采。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五天之后,大黄狗突然跑了回来,像久别重逢的亲人,摇头摆尾扑进工人们的怀里,用舌头舔舔这个的脸,舔舔那个的手。当看到出卖它的那个小青年,大黄冲上前去又叫又咬,吓得小青年躲在老班长身后,承认了出卖大黄的事情。 

那么,大黄狗又是怎样跑回来的呢?原来,大黄狗被骗上车后,一路狂叫不止。弄得李老板实在没办法,每走一段路停车休息一会儿,大黄狗就趁机在路边撒尿为记。到省城后,大黄狗终日流泪不吃不喝不睡想主人。李老板还以为它是因失去自由而哀伤,急忙把套狗的铁链打开,大黄狗还真痛快大吃大喝起来。李老板高兴得不得了,当晚美美睡了一觉。谁知第二天一觉醒来,大黄狗早已越窗而逃,闻尿味沿原路返回找自己的主人。直到此时,李老板终于从中悟出:“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那句话的至深道理。那个小青年深受教育,从此更加爱护大黄狗。大黄狗百里之外返回道班寻找主人,一时被道班附近各族群众传为佳话。 

狗救主人

在一些深山养路道班,职工们生病要去很远的乡卫生所治疗。有时半夜三更突发急病,由于缺少交通工具,病人惟有在痛苦中挣扎。每遇这种紧急情况,狗就会翻山越岭跑乡卫生所求援,并用嘴巴咬住医生的白大褂,哼叫着朝外拖。卫生所的医生一看道班养的狗来了,就知道有人身患急病连夜前往医治。由于抢救及时,有的职工从死亡线上活了过来。每遇冬季气候寒冷,有的职工脚后跟长冻疮引起溃烂。狗们见主人疼痛难忍,伸出舌头去舔溃烂患处。这样每天坚持舔几次,冻疮居然好了,难怪道班工人幽默地把这些狗称为道班“土医生”。

记得孩提时,曾学过一篇《象救主人》的课文。其大意是说:有一个人赶着一头大象外出砍柴,回家的路上经过一处阴森的树林边,大象突然停了下来,任凭主人用鞭子抽打就是不走。突然,林中蹿出一只老虎直扑过来,主人顿时吓昏过去。大象见老虎那凶猛的样子,一声吼叫用鼻子把老虎卷起抛向空中,落在地上用粗大的脚踏成肉饼。当主人醒来看见眼前的一切,感动得把身边所带的干粮全给大象吃了。这个故事不管是真是假,动物确实与人有着天然和谐的灵性。

在养路道班,狗不但担起守家护院的重任,而且在危险时刻能挺身而出甚至献出自己的生命。一次,位于金沙江畔的平子道班工人全部外出养路,只留下一条忠实的大黑狗守家。工人们走后,大黑警惕地在院内来回巡逻。突然,它发现一条眼镜蛇爬到水池边,正准备饮水。不好,如果让这家伙将毒液吐在水池内,工人饮用后就会中毒身亡。大黑一个猛虎下山扑过去,一口咬住眼镜蛇的七寸。谁知那蛇反咬一口,并将整条蛇身缠住大黑的脖子。大黑中毒后仍死咬蛇七寸不放,那蛇挣扎了一会儿,终于松开身子断了气,大黑也因中毒较深倒地身亡。 

工人们下班归来不见大黑十分着急,于是分头在院内寻找,终于在水池旁找到了被眼镜蛇毒死的大黑。从现场情况分析,不用问就知大黑是英勇搏斗而献身。工人们眼含热泪为大黑召开了一个追悼会,并将它的遗体葬在院内,永久怀念这位斗蛇“勇士”。 

在乌蒙山中的大海梁子,有一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妹子叫李琼花。两年前,小李高考几分之差落榜当了养路工人,被安排在食堂煮饭,打扫院内卫生。每当工人们外出养路,道班就只剩下她和那条名叫“冬冬”的大白狗守家。一天上午,李姑娘正在厨房洗菜煮饭,突然附近村子的一个小流氓闯了进去,见四处无人就要对李姑娘施暴。 

在万分危急之际,大白狗听见厨房有打斗声,“汪汪”几声狂叫破门而入,一口咬在那小流氓的屁股上,连皮带肉撕下一块。小流氓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得魂不附体,丢下李姑娘慌忙夺路而逃。大白狗追了出去,又是一口咬在小流氓大腿上,这家伙顿时鲜血直流遍地打滚。李姑娘听见惨叫声怕闹出人命,急忙喝住大白狗,那小流氓才得以脱身落荒而逃。大白狗凯旋而归,摇头摆尾表功。感激之余,李姑娘把大白狗紧紧地搂在怀中,止不住流下感激的泪水。 

文章来源:《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