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的母爱

小白是邻村的同学送给女儿的一只兔子。每天放学后她总是蹲在小白的旁边看它香甜地吃着萝卜、白菜和玉米粒。更多的时候,我们将它从窝里抱出来,让它在院子里到处玩耍,或是一手提起它的耳朵,一手托着它的尾部,数一数它的胡须,看一看它吃任何东西都香甜的豁嘴,甚是好玩。 

在做了一次新娘子之后,小白的肚子越来越大,行动也变得越来越慢。一天下午我们发现小白的肚子瘪了许多,身上的毛也几乎全部掉光。做了母亲的小白只是静静地吃着给它的美食,任凭我们找来找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小兔子在什么地方。人们常说“狡兔三窟”,难道小白还有一个窝不成?这时,小白一蹦一跳地跑进了鸡窝里,我们小心地拆开了鸡窝的墙,在鸡窝的角落里我们终于看清了小白和它的孩子们。令我吃惊的不是那七个眼睛还未睁开的粉嘟嘟的小兔子,而是小白为它的孩子们布置的家:在几张柔软的玉米皮上先是铺了一层大小不一的碎布片,然后是一层厚厚的兔毛,那几只可爱的小生灵一边躺在妈妈的毛发上,一边吮吸着奶头。小白为了它的孩子们,几乎抓掉了身上所有的毛。

为了防止老鼠偷袭这些小兔子,我们将小兔子放在屋里养。小白总是在早上和傍晚时分准时地喂孩子们奶。每当喂奶的时候,小白总是一动不动地侧躺着,任凭它的孩子们在身上爬来爬去地玩耍。当小兔子们慢慢成长的时候,小白已不再满足在家中的生活,总是到家外的田野里去玩,但每天总是很定时地在傍晚时分回来喂她的孩子们吃奶。 

有一天傍晚,小白没有回来喂她的孩子们,我们找遍了附近的田野,还是没能找到小白。第二天的早上,天刚蒙蒙亮,一阵轻轻的撞门声惊醒了我。我打开房间的门,小白顶着满身的露水一下子跳了进来,蹦跳着奔向它的孩子们。从此,每天早上的撞门声成了我和小白的联系暗号。终于,有一天小白在出去后,再也没能回来。 

我从小白身上看到了母爱的伟大。 

文章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周士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