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赞讲记第4节课

第四课

《缘起赞》当中,现在讲广说中的第四个科判。

庚四、若自性空性则因果合理并远离边执:

万法本体为空性,及由此因生此果,

二种决定彼此间,互不障碍成助伴。

何有较此更稀奇,何有较此更稀有,

若依此理赞扬您,赞美非她莫属矣。

这两个颂词主要讲:若诸法自性为空性,则因果不虚、前世后世等世俗万法皆可安立,如果一切万法的自性不空、真实存在,那生死轮回等世间道理就不合理;并从这个角度来赞扬释迦牟尼佛高深莫测的智慧。

为什么器情世界所有万事万物的法的本体都是空性的呢?因为,以中观理论——五大因来观察、抉择时,在这个世界上,不空的法微尘许或芝麻许都找不到。很多科学家虽然没有中观论师那样确凿的教证和理证,但他们凭借自己的智慧,以仪器等进行观察、分析时,最后也基本上通达了部分法的空性。因为,他们以现代量子物理学来进行衡量时,很多法都不存在,实在是找不到。所以,这样的境界很多科学工作者都能得到。总之,不管从哪方面讲,一切万法的本体都是空性的。

然后,从空性中一切万法皆可产生。为什么呢?因为空的原因,所以可以产生。也就是说,本体是空性的原因,灰色的种子产生绿色的苗芽之类的由此因生彼果的因果缘起是合理的。虽然这两种决定(万法本体为空性,及由此因生此果)在根本不了解的人面前有点相违,或像黑色的绳子和白色的绳子搓在一起一样,或显现空性时显现显不出来,显现显现时空性显不出来;但在真正通达一切万法为空性的智者面前,这两者却是相辅相成的。

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其他理论比这种空性和显现双运的道理更殊胜、更稀奇、更稀有了。所以,除了以这样的缘起空性或显空双运的道理来赞叹佛陀您之外,其他所有赞叹都多此一举、没有必要。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唯一我等大师释迦牟尼佛可以开创这样的显空双运之道,其他任何一个宗教祖师或现代任何一位科学家都没办法。所以大家皆应懂得这个宣说空性意义的非常甚深的法要,这非常重要!

这种缘起道理,只要一听到就能真正根除轮回,具有非常大的功德。所以,哪怕是一堂课,我觉得也有非常甚深的利益。汉地有一部《入大乘论》,是印度坚意论师(可能是安慧论师)在龙猛菩萨和佛护论师离开世间后,根据大乘佛教的教义,为了遣除当时人们对大乘教法的怀疑造下的,后在北凉时由道泰译师翻译成汉文。我记得里面有一个偈颂说:“生得值法难,听说亦复难,生死虽无际,听法故有边。”其意是说,得到这样的法很难、听说更难,生死轮回虽然无有边际,但只要听到这样的大乘佛法,轮回就有了边际,从此之后再也不用漂泊于轮回当中了。实际上,此颂所讲的法要就是大乘佛教里面所讲的缘起空性,或显空双运的妙道。

所谓显空双运,就像刚才前面所讲的一样——万法的本体虽然是空的,但有了此因就会显现此果,或者说,虽然显和空在我们说的时候是分开的,但实际上这两者就像火和火的热性一样是不离不合的。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里也讲:“是故显现与空性,尽管分开而认识,实际始终不可分,因而称之为双运。”意思是说,尽管在言说或认识时,显现和空性是分开的,实际上显即是空、空即是显,所以称之为双运。

当然,这样的境界在初学者面前确实难以显现,就像在一般的望远镜里根本显不出更远的景象一样,比如哈勃望远镜能发现的东西,孩童玩耍所用的望远镜里根本看不到。或者说,高清数码相机所显现的,傻瓜相机根本显不出来,现在我们的智慧完全与傻瓜相机的镜头一样,因为我们觉得万法空性与无欺因果或无欺显现,是相违或矛盾的。

《大宝积经》里讲:“说一切法,非有非无,令离边见,名狮子吼。”其意是说,说一切万法非有非无,令离一切边见,这就是如来的狮吼声。可是我们,非有的时候并不是非无,非无的时候并不是非有。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万法的本体就是如此,实际上就是我们的有境(指智慧和意识)有了差错,或者说有烦恼障和所知障的垢染。当垢染还没去除,或凡夫的素质还没提高之前,始终见不到万法的真相。这一点,以世间特别简单的仪器也能清楚说明。

所以,大家皆应观想一切万法是空性,或在空性方面一定要有决定或定解,这很重要!而且还应了知,万法虽然是空性,但名言如幻如梦的现象却无欺存在,这两者并不会互相成为障碍。对真正行持瑜伽的大德来讲,他们不但知道一切万法是空性的,还懂得在空性中所有世间万事万物的景象都无欺存在。

所以,对世间万事万物的景象,我们没有任何必要否认。佛陀也说:“我不与世间诤,世间与我诤……世间智者言有,我亦言有。”佛陀的教言讲得非常清楚,他说:世间(指具有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的众生)与我争论,我不与世间争论;不管是科学家、医学家,还是其他外道,他们所承认的东西,观待这些众生我也可以承认。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否认世间各种现象。

现在很多佛教徒根本不知道佛教广大无边的密义,自己却站在佛教的角度经常说佛教的观点不是这样的,或说佛教这也不承认、那也不承认。其实,佛教的智慧非常广大,它会随顺世间人。所以,就是世间有邪见的人认为因果不存在,也要暂时随顺。为什么文殊菩萨要暂时随顺外道?为什么佛要对外道说“我们所讲的如来藏也是常有、不变的”?这都是有目的的。

但大家一定要清楚,虽然佛陀针对某种众生的根机,在有些经典里说万法是常有的,有些经典里说万法是无常的,但实际上究竟的密意万法皆为空性;虽然是空性,世俗现象却无欺存在,而且并不矛盾。因此,在学习此论时,大家一定要了知佛陀这种见解。

其实,《缘起赞》主要以见解来赞叹佛陀,并非从行为、果位功德等方面来赞叹。也就是说,佛陀所抉择的缘起性空见解或真理,在此世间,过去、现在、未来,任何学说、任何智者,都绝不可能发现。所以作为佛教徒,在遇到这些教言时,应该感到自豪、荣幸。

这一点并不是我们自赞自夸,世间任何一位智者都可以直言不讳、开诚布公、直截了当地与我们作面对面的辩论。在辩论的过程中,相信你会了知:佛陀对万事万物都有非常巧妙的宣说,而且他所宣说的思想并不会随着时代变化,那就不要说随着时代变得陈旧、落伍,甚至被淘汰了。你看佛陀的精神,从2500多年前一直到现在,他所宣说的平等观、空性观、慈悲观以及所有的抉择,哪一个道理现在已经用不上了?有没有?

而其他思想并不是这样。我小时候经常听到必须要阶级斗争,到了现在谁谈阶级斗争?同样,现在所提倡的改革开放、三个代表等,也只能暂时轰动一时。人类历史就是这样,任何一位大人物或重要人物出世后,他绞尽脑汁发现的道理,暂时人们都会推广,但再过几十年、几百年,是不是人们还会这样呢?绝对不会。这一点,可以用历史来证明。所以,并不是我们以偏见或偏袒心来毁谤哪一个真理。

总之,大家一定要清楚,以缘起空性来赞叹佛陀是最适合的。而其他的赞叹,比如您能入定很长时间、您具有相好庄严、您能帮助许许多多众生等,虽然这些都是佛陀的功德,或者说这些功德佛陀全都具足,但是这里是从见解的角度来讲的,所以并不着重赞叹。总而言之,我们应该这样赞叹:佛陀您已证悟了缘起空性的殊胜真理,并将之告诉了世人,无数众生依靠它都脱离了轮回、得到了快乐,所以您是名副其实的导师。

我经常想:佛教并不仅仅是一种信仰,如果真正懂得佛教的空性观,痛苦就会逐渐减少,这毫无疑问。真的,不要说大彻大悟,如果你对中观的基本道理从实修实证上稍稍有一些感觉,比如执著身体、感情、财富等没有实在的意义,它们都是梦幻泡影那样的空性,那你的心态就已经放松下来了。狮子贤论师在一个般若的教言中也讲:有缘的菩萨在获得空性意义时,心就完全放松下来了。为什么现在大城市里的人那么紧张?为什么他们的生活节奏那么快?为什么他们每天都欻欻欻地拼命赶?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他们对人法有实有的执著,所以要为自己的利益而奔波。

那这样一来,带来的是什么呢?本来人们认为,有财富肯定会快乐,所以拼命地寻找钱财,结果反而成了钱财的奴隶。以前我们经常说:成为钱财的奴隶不可能吧!人是钱财的主人。但现在并不是这样,比如我买一套分期付款的房子,如果在20年中要1万、1万地还,那20年我就给这所房子当奴隶了,所以并不是房子为我提供方便,而是我为房子打工。其他钱财、地位等也是这样。

但是,这些佛教真理很多人都没有精通,所以一直被永无止境的欲望束缚着。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虽然人们都为了寻找快乐而为钱财奔波,但最终都在没有满足的心态中离开了世间。

对这些道理,如果我们好好思维就会明白;如果没有思维,光在口头上或表面上说:佛陀是这么说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离苦得乐,那也得不到真实的利益。藏传佛教里有喜欢辩论、探讨的优点,这在每所寺院、每个学院当中都有,所以自己拥有的所有智慧都可以拿出来辩论,以遣除怀疑。现在汉地很多寺院没有这种传统,我觉得很可惜,因为很多人分别念和怀疑很重,又没有机会遣除;有些人还觉得说出怀疑不好意思,所以满腹都是怀疑。

因此,希望汉地各个寺院和居士团体中的知识分子能够互相探讨、辩论,或开一些研讨会,以将对佛陀的信心挖掘出来。这样就不会仅在口头上说:他们都说佛陀很伟大,应该很伟大吧!佛陀说轮回皆苦,轮回应该是痛苦的吧!所以大家都应详详细细地思维:佛陀到底是什么样的?他怎么成为量士夫?为什么他所说的真理到目前为止世人一个字都没有攻破?这样以后,我们对佛陀就能生起真正不退转的信心,而成为名副其实的智者。

戊二(驳斥如是不承许之理)分三:一、承许缘起自性成立即不合理;二、如是承许者无法令其引入如来欢喜之道;三、宣说如是承许自相矛盾之理。

己一、承许缘起自性成立即不合理:

有为愚痴所奴役,于您怀恨相敌视,

彼者于无自性音,心不纳受有何奇?

原本承认您教典,珍贵宝藏即缘起,

反不堪忍空性吼,于此我觉颇稀奇。

这两个颂词讲:如果承许缘起自性存在,则非常不合理。颂词说:有些愚痴的人被无始以来的愚痴折磨或俘虏,对释迦牟尼佛您的教法怀恨在心,看作敌人那样,对无自性的法理心里不能接受,这一点也没有什么稀有的,可以说理所当然。而原本承认释迦牟尼佛您的教典,但因实执所牵,对您教典里最珍贵、最甚深、最精华的缘起空性反而不承认,听到缘起空性心里就产生极大的恐怖心,这一点作者宗喀巴大师觉得非常稀有。

的确,有些外道受恶劣环境的影响:其传承上师从来没有传授过任何缘起空性的法门,周围的友伴及自己所学的法门全部都与缘起空性毫无关系,那他们不接受无有自性的空性法要,甚至产生邪见、排斥,都是情有可原的。我经常这样认为:现在世间很多人,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单位,从来没有受过任何佛教的殊胜教育,比如空性观和慈悲观等,那他们一下子要对大乘佛法产生信心也不可能。就像《经庄严论》里所讲的一样:他们周围全部都是根机特别低劣的人,而且都没受过这方面的甚深教导;这样的话,对空性法门有排斥、不理解,甚至有点害怕,也情有可原。

但是,明明承认自己是佛教徒的有实宗(包括有部、经部、随理唯识三宗)的行者,在任何经典都讲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的缘起道理的情况下,为什么还不能了知缘起之法绝对是空性的道理呢?

宗大师对外道比较理解,觉得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受低劣上师的影响,对空性法门没有定解、没有信心,这是正常的。但往往自称为是释迦牟尼佛的真正追随者的佛教徒却认为:虽然是缘起而生,但不可能是空性,应该是实有的。对这种说法宗大师就觉得非常稀有。

有些人则因不懂空性的意义,而不积累资粮,这也非常危险。《六十正理论》中讲:“不知寂灭义,但闻空性声,不修福德业,损害彼劣夫。”意思是说,不知道寂灭的意义,只听到空性的法音,就什么善业都不做,这种低劣的士夫一定会受到损害。现在有些学空性的人就是这样,他们认为:既然一切万法是空性,那作善事就没有意义,于是在名言中也不行持善法,这些人只会毁坏自己,非常可怕!

在引导众生方面也是同样,有些讲义中讲:比如一个人没有双目,他却带着另一位盲人,最后都坠入了悬崖,对这样的事我们都很理解,因为都没有眼睛;但是,如果有眼睛的人带着一位盲人,最后都坠入了悬崖,那就很可惜,因为是明眼人在带路。

现在佛教当中,有些法师经常在网上或著作里说:我是学大乘佛法的,但我不承认缘起法;大乘佛法非为佛说……看或听到这些话,我也觉得非常稀有!听说现在有些上师对禁止杀生方面不太赞叹,与宗喀巴大师所讲的一样,我觉得非常稀有!

外道毁坏佛法、不承认缘起空性等,我们都很理解。比如有时候遇到一些不信佛教的大学生、农民等,不管他们是愚者还是智者,他们对佛不理解、对法不理解,包括对僧众诽谤,这些我们都理解。只是觉得他们很可怜,好像跟旁生没有什么差别,因为除了为吃住以外什么都不管了。但是,明明享用释迦牟尼佛福报的出家人,观点特别奇怪的话,那我们都会觉得不可理解。

有些人因为对佛教的传统教理一点都不懂,特别喜欢提与时俱进,特别喜欢说科学家如何如何,就相信科学不相信佛理。对这些人我们也很忧伤。虽然现在交通的便利、通信的迅捷,以及千家万户都可以听受我们传法等,都与科学有很大的关系,但科学家及其发明与佛陀及其理论思想比较起来,却有天壤之别。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是佛教徒,所以要赞叹佛陀。通过历史上非常著名的科学家的发明与佛陀的思想进行对比,相信你会赞许我们的观点。

刚才也讲了,2500多年以来,佛教思想一直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但人们始终没有找到佛教某个思想阻碍了人类心理、物质等方面的发展,或者说它不符合人类的自然法则。而科学家,不要说几百年以后,在自己活着时,很多都为自己的发明哀伤。

比如爱因斯坦,在他的建议下,美国最先制造出了原子弹。后来很多科学家都不想使用,但杜鲁门认为:美国要成为世界强国,一定要展示出它的威力。后来他下令在日本广岛和长崎两个城市投下了两个原子弹,瞬间就杀害了10万人,其它虫类等众生不计其数。得知这个消息后,爱因斯坦特别伤心,以此原因,他在悔恨和苦恼中离开世间。

大家都知道,世界人们无所不知的诺贝尔发明了炸药。与爱因斯坦等人建议发明原子弹后只是美国一方使用的情况不同,诺贝尔发明的炸药很多国家都在使用。有些历史书里说:如果当时诺贝尔没有发明炸药,就不会发生第一次世界大战。但我想,世界大战可能会发生,但不会死那么多人。据统计,第一次世界大战让一千多万人失去生命。他生前就感到非常悔恨,觉得在整个人类历史上,自己成了一个特别罪恶的人。为了忏悔,以及给世界做一点贡献,他把自己开钢铁厂等赚来的钱全部留下来作为诺贝尔基金。到目前为止,一百多年以来,每年大概有五个人左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诺贝尔和平奖等。

那科学对人类到底是有利还是有害呢?其实,科学就像古代的两刃金刚宝剑一样——如果用好了,它可以把敌人的头砍断;如果用不好,稍微动一动就会把自己的头砍断,非常危险。但佛教是不是这样呢?大家都应该知道。而且,每一位科学家的心态是什么样,大家都清楚。

对利用科学的人来讲,如果没有佛教思想,全部是自私自利,不要说给人类带来利益,最终必定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痛苦。希特勒想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想霸占所有国家,就发动二战。最后他不得不让自己的妻子埃娃服毒自杀,并用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啪”的一声他罪恶的一生就结束了。为了避免“将来某一天被当作蜡烛点着示众”,他还要求一定要焚毁他的尸体。所以,一个人若是自私自利的心,那他再怎么样强大,再怎么样有势力,对自己今生来世都没有利益,那就不要说对整个世界带来利益了。

故我觉得,遇到佛教就应该有成就感,因为这种教育不仅能对人类带来利益,对世间所有众生都是有利的。所以,弘扬佛教的目的并不仅是为了文化发展,也不是以我们的学说来压伏别人,让所有人都当我们的俘虏、奴仆,而是想以佛教的精神为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众生服务。哪怕我们能让一个人知道佛教的精神,在他的家庭乃至他所涉及的范围内就会发出光芒,对大家都会带来慈祥和吉利。所以我们都要懂得,不管是在什么时代,不管是对什么众生,佛教的思想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1993年,法王如意宝在加拿大一个特别大的宴会厅里,宣讲了释迦牟尼佛无与伦比的智慧和不可比拟的悲心。当时我看到很多美国和加拿大的人,(因为美国和加拿大非常近,中间也不需要办很多手续,就像尼泊尔和印度一样,过界很方便。)都对释迦牟尼佛的伟大之处生起了真实的定解,这从他们的表情可以了知。当然,这与上师老人家自身的修养有很大关系。当时老人家说:我从小到现在对佛陀有不共的信心,这种信心并不是迷信而是正信,然后就以自己的体会和教理相结合,给他们解说了一些佛教的不共之处。

所以我想,我们以后应该直接讲出佛陀的不共之处。现在一个小小的产品都要走向世界、走向未来,喊的口号特别好听,作为佛教徒,也不应该总想着自己。很多佛教徒经常问:我很烦恼、我很痛苦、我很伤心,怎么办哪?虽然我们都是众生,不得不想自己的事情,但作为大乘佛教徒,着重要想佛教这么好的甘露妙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让世界上无数心理不健康的众生接受?

当然,这并非做生意。很多做生意的人为了把自己的产品卖出去,都欺骗他人,在赚到钱或发财后,心里就特别快乐。现在很多商业界的人就是这样,因为自己很想快乐,就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和失败上。但佛教并不是这样,比如我在佛教中确实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生活也有了新的快乐,那我就不能一个人独自吞受,因为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人需要这种治疗。在世间,到大医院去的时候,相信你会发现成群结队的病人,这些大多数都是身体上的病。据统计,心理疾病比身体疾病要多好几倍。对这么多心里痛苦、困惑、焦虑的人,如果我们能让他们分享佛教的无死甘露,哪怕仅能获得一点一滴,对人类来讲,这也是一大贡献,我是这样认为的。

己二、如是承许者无法令其引入如来欢喜之道:

导向无有自性门,首屈一指为缘起,

若以彼名执自性,有何绝妙之方便,

引此众生而迈入,一切圣贤必经行,

无可比拟之津梁,踏上您喜之妙道?

导向无有自性门(指佛教的空性或无二法门),首屈一指是佛教的最究竟教义缘起。实际上,缘起和空性是不离不合的。如果有些人在听说缘起这个词后,把缘起执著为实有,也就是说,他们认为空性是另一种法,缘起法是有自性的,那在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一种绝妙的方便方法,让这些众生迈入诸佛菩萨或无数大圣者们的必经之道——无可比拟的解脱津梁如来欢喜之道呢?也就是说,因为他们把缘起执著为实有,就没法将之引入这样的妙道。

其实,缘起法只是假说或假立。《华严经》里也讲:“若实若不实,若妄若非妄,世间出世间,但有假言说。”其意是说,实有的法、非实有的法,虚妄的法、非虚妄的法,世间法、出世间法,这些只是言说的假立。也就是说,在名言中可以承许,在胜义中一切都是没有的。可见,有实宗的行人心量都太狭窄了,因为他们只知道一部分,并没了知一切万法的本体皆为空性的道理。

所以,若执著缘起实有不空,就没办法获得解脱,或者说,就不能踏入如来欢喜之道——让一切众生证悟人法二无我的空性而获得真正的解脱。若很多有缘人通达空性、利益众生,真正的大乘上师、所有佛菩萨都会欢喜。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以钱财、地位等世间人欢喜之事来欢喜。所以,作为大乘佛弟子,唯有以证悟空性、利益众生才能让佛菩萨和真正具有法相的传承上师生起欢喜心。正如《华严经》中所说:“善男子!诸供养中,法供养最。所谓:如说修行供养、利益众生供养、摄受众生供养、代众生苦供养、勤修善根供养、不舍菩萨业供养、不离菩提心供养。”故大家皆应以大悲菩提心让众生踏入缘起空性的妙道。

实在说,只要是因缘而生就绝对是空性,即空性跟缘起不离不合,这种道理还是比较深。所以,很多道友刚开始听中观没有感觉也是正常的。昨天我看到一些香港的佛友特别欢喜学《定解宝灯论》,他们在书中画了很多杠,学得还是很精进。但他们总觉得刚开始学缘起空性或空性法门没有感觉,看怎么办?当然,学空性并非读小学课本或看动画片,一看就一目了然。尤其前世与空性法门没有结上一定善缘,即生中听到空性就会觉得艰涩难懂。但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对缘起跟空性不离不合生起定解。

虽然刚开始不一定能产生这样的定解,但通过学习《缘起赞》,尤其在慢慢学习《中观四百论》、《入中论》、《中观根本慧论》(这几部中观论典都有汉文,也有讲解)后,逐渐就会对空性法门产生定解。那时你会知道:“啊!真的是,除了空性以外,再也没有更殊胜的道了。正如月称论师所说:‘出离龙猛论师道,更无寂灭正方便。’”

若我们对龙猛菩萨的空性道生起定解,了知真正的解脱道唯一是空性,这个时候自然而然就会认真学习中观。不用老师或中观法师天天督促:你要看书,你要背书。有时间还会安住在空性的境界中。读小学、中学时,很多人都不听话,所以父母和老师非要强迫让你写作业、看书不可,而到自己有责任感或成就感时,就非常愿意学习。就像这样,若对空性法门生起定解,你会觉得对你来讲一切世俗法都没有意义,唯一修学缘起空性法门才是最好的享受。

己三、宣说如是承许自相矛盾之理:

自性无改无观待,缘起观待亦有改,

此二如何于一事,互不相违而并存?

自性不随因缘改变且不观待任何法,缘起观待他法且随因缘改变,这两者一个是不观待、一个是要观待,一个是无改、一个是有改,一个是无自性、一个是有自性,那它们在瓶子、柱子等任何一个事物上,怎么能互不相违地并存呢?很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实宗为主的很多人认为:缘起法的显现是不空的,显现以外有一种空性。这样的说法绝对不可能成立,因为瓶子等任何一法都是观待、有改之法,所以绝对是空性。如果不懂这样的缘起性空之理,就没有懂得中观论典,也不可能有真实的修学之心。但他们面对中观论典时,往往像马鸣菩萨在《大宗地玄文本论》中所说的一样:“虽得甚深论,其愚痴极故,不觉出世宝,无有学习心。”

正因为不学习,有些有实宗和外道宗就自相矛盾地认为:显现绝对不空,空性绝对不是显现。其实并不是这样,因为一切万法不可能不观待因缘。《弥勒菩萨所问经论》里也讲:“诸法因缘生,彼法无实体。”其意是说,诸法都是因缘生,所以不会有实体。《华严经》里也有相似的教证:“法性本无生,示现而有生。”意思是,诸法的法性本来没有产生,但却示现有产生。可见,示现产生和无生并不矛盾。但很多凡夫人都认为生和无生自相矛盾,其实这只是自己的错误观念所致。

所以,凡夫人千万不要对自己太有信心了。以前讲过,我们的所见所闻全是迷乱、错误的,并不是真实的实相。我们认为这是很干净的东西,其实是不干净的;我们认为我和我所存在,其实并不存在。我们认为:去年的河和今年的河是一条河,所以它是常有的;今年这个人比去年还年轻,因为他比去年好看得多……这些都是错误的观念。还有人认为:因果也不存在,前世后世也不存在,在虚妄中这些是更严重的错误。所以凡夫人的思想并不可靠。

戊三(以此建立空性断除增损之见)分二:一、佛说缘起如幻之理;二、佛说缘起则无机可乘。

己一、佛说缘起如幻之理:

凡是依缘所生法,自性本来无行相,

然而显现为彼者,故说此等皆如幻。

凡是众生面前显现的,或依靠因缘产生的,这样的法绝对不会有自性,或者说其行相并不存在;然而在众生前它却无欺显现,实际上这就是如幻如梦,很多经论里面都这样比喻过。

《佛说如幻三昧经》里讲:……有五百位修行人通过修行获得了宿命通,他们知道自己前世造过杀父、杀母等极重罪业,心里特别执著,认为自己造的业太严重了,就没获得法忍。这个时候,文殊菩萨拿着一把宝剑准备杀佛,他们特别害怕地想:我们特别悔恨自己以前造的罪业,现在文殊菩萨又开始造这么严重的罪业了。这时佛陀说:文殊不要这样。当时众菩萨说:你也不存在,我也不存在,众比丘也不存在,罪业的本体也如幻、如梦、如阳焰一样不成立,一切诸法皆无有自性。这五百位修行人当即就通达了无有自性的法忍,很多比丘都远尘离垢,获得法眼净。

《中观四百论》里也讲:“诸法如火轮,变化梦幻事,水月彗星响,阳焰及浮云。”其意是说,一切因缘生的法,全部与梦、幻、阳焰、彗星等一样显而无自性。《金刚经》中亦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对佛陀所讲的断除一切分别网的幻化道理,如果我们真正去想就会明白:因缘所生的法全部都是幻化,没有一个真实。但不知道友们想过没有?我希望很多佛友不要仅仅是听听课,或一边打瞌睡一边迷迷糊糊地听,下课后就高高兴兴地回去了,应该每一堂课都要对佛陀所说的甚深缘起道理生起定解。比如诸法如幻,自己要去观察到底是不是如幻。至少也要坚信,佛陀已经以特别殊胜的智慧作了抉择,里面肯定有甚深的意义。

实在说,佛陀的智慧并不是我们现在的人所能了知的。大家都清楚,印度的法称论师和陈那论师等是怎么赞叹佛陀的。我是这样想的: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佛陀以外,最伟大的就是二胜六庄严,他们的智慧无比崇高,如果他们还在,任何一位智者和科学家都没办法与他们辩论,但他们都要礼赞佛陀,所以我们一定要对佛陀生起信心。

法称论师在《释量论》的顶礼句中,把佛陀所有威德和功德集聚起来作了赞颂,他说:“敬礼于具足,除灭分别网,甚深广大身,遍放普贤光。”这个对释迦牟尼佛赞叹、顶礼的偈颂,讲了佛陀三个方面的特点:能遣除一切众生分别迷乱的网,具足甚深广大的报化身,遍放普贤光,对整个世界的众生发出大悲。也就是说,佛陀既有智慧又有悲心,还有能力度化无量无边的众生。20年前,上师如意宝也经常引用这个教证来赞颂佛陀。所以,大家皆应对大慈大悲的佛陀产生无比的信心。

当然,这种信心并不是好奇心。现在有些人经常说:我好喜欢您啊!我很欢喜这部论典

 

哪!一问为什么,就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前生的因缘吧!如果我们被佛陀最广大的智慧、最甚深的教言所吸引或震撼,就会产生无法言说的成就感和欢喜心——在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一位无与伦比的大智者,我能遇到他的教法,确实很荣幸!若能如此,在佛教的行列中永远也不会退转,可以称为不退转菩萨。

现在有些上师稍微给弟子讲一点窍诀就授记说:你已成为不退转菩萨。不知有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我们通过闻思生起定解,在有生之年乃至生生世世当中,都不会从佛教的教理里面退转。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宣说真理者就是佛陀,他的真理能让我们今生来世都获得快乐。

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心态:不但我希求快乐,所有人类乃至包括旁生界在内的众生都愿意离苦得乐,所以佛教的精神对整个世界来讲特别珍贵;那就可以将佛法向全世界推广或弘扬。否则把自己束缚在一个特别小的圈子里:我是学藏传佛教的、我是学净土宗的、我是学禅宗的,我谁都不排斥,但我也不学其他宗派;甚至还劝其他人:不要学,不要学。没有必要这样,应该具有特别开放的心态。因为,佛陀无比的智慧和悲心谁都可以接受,只不过上师们的传承和教言的方便法不同而已,而且所有宗派都是圆融无违的,所以应该融会贯通,没有必要取此舍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