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赞讲记第6节课

 

第六课

《缘起赞》当中,唯有佛陀对解脱者不欺惑分二,其中第二以此建立佛陀对解脱者不欺诳分四,现在讲第四个科判。

丁四、建立佛与佛法成为正量而摄义:

讲说之中缘起说,妙慧之中缘起慧,

犹如世间之君王,超胜绝伦唯您知。

这个颂词字面上的意思很简单。其意是说,世间有千千万万种讲说,在所有讲说中,如果有人能说缘起法门,这是最殊胜、最微妙的;世间当中妙慧也无量无边,在所有智慧中,如果生起了缘起性空的智慧,这也是最殊胜、最美妙的。这两个殊胜——讲说缘起和生起缘起的智慧,在世间中就像君王一样;大家都知道,国家中的所有人都把君王视为众人之尊,无数人都对他毕恭毕敬,就像胜幢的顶一样恭敬顶戴。总而言之,在所有智慧中,缘起智慧是最殊胜的;在所有讲说里,讲说缘起是最殊胜的。它们超胜绝伦,唯有世间导师佛陀您完全了知,其他世间人根本不知道其价值和意义。

虽然人们都认为自己创立的学说或理论是最无上的,但实际上绝不是这样。当然,如果你是医生,你会觉得讲医学最好;如果你是学物理的,你会觉得讲物理最好;如果你是学电子系统的,你会觉得讲这方面的知识最有意义。但实际上,对人类乃至一切众生真正有意义的,就是宣说缘起。所以我们以后给别人宣讲时,一定要宣说缘起。如果每一个人的相续中生起了缘起空性的智慧,这是最珍贵的。

虽然密宗当中讲密宗的境界,显宗里面讲显宗的境界,其实一切万法的真相就是缘起性空,谁能通达它谁就通达了缘起。所以,无论是说者还是听者,一定要知道缘起空性对整个世间的价值和意义。可能有些不明事理的佛教徒会说:今天说出离心很重要,明天说菩提心很重要,后天说缘起性空很重要,好像一个比一个重要,到底哪个重要?其实,这些从不同角度来讲都非常重要,但一切众生要获得解脱,缘起性空的道理没有证得就不可能。为什么宗喀巴大师在《三主要道论》里说[1] :菩提心和出离心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必须要通达无二慧,其原因也在于此。而要通达无二慧就要证悟缘起空性,所以这里说缘起空性在一切善说中最为第一。

讲《中论》时大家都非常熟悉,其开篇说:“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去。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大家一定要记住,能说这样的因缘法,就是诸说中第一。前一颂讲远离八边:不生不灭、不常不断、不一不异、不来不去,也就是说,世俗中一切诸法皆依因缘生,胜义中因缘生的法皆远离一切戏论。这样的道理是谁说的呢?是佛陀说的。为什么龙猛菩萨要恭敬顶礼佛陀呢?因为在世间中这是第一说,而且除佛陀外谁也不能宣说这样的缘起空性道理。因此我们一定要知道佛陀的伟大之处,否则大家口头上说:我信仰佛,佛陀很了不起,而心里没有认识他的不共之处的话,逐渐逐渐就会退失信心。

所以大家都要了知:要真正见到世间最深的法,一定要通达缘起;要给别人传讲最有意义、最有帮助的法,也要讲说缘起。当然,听受缘起空性的人当中,有些能接受,有些不能接受,这也是正常的。我以前讲过,有些人前世对空性法门有因缘,对大乘佛法有善根,听了之后就会数数地欢喜,所听受的道理也能一字不漏地接受;有些人以前不断流转恶趣,或者说诽谤过三宝,那听闻后不但不会起信心,反而会反感或产生不欢喜的心态。但不管怎么样,在佛陀的教义中,它最精华、最甚深。

刘宋天竺沙门僧伽跋摩翻译之《劝发诸王要偈》[2] 中说:“欲见第一义,佛说观缘起,应当勤修习,最胜无过是。”其意是说,要想见到第一义,佛陀说要观缘起法,所以应当精勤修习,因为在此世界再也没有胜过它的。但不知在座的各位观修过没有?在学《中观四百论》和《中观根本慧论》时,我也再三强调过缘起空性的重要性。

通过缘起空性可以了知佛陀的不共之处,从这个角度来讲,若我们对缘起空性没有生起定解,对佛陀也不一定能生起真正的信心。所以大家一定要从这个角度成立,在此世界唯一佛尊是真正的量士夫,或无与伦比者,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已经宣说了缘起空性的道理。

在清辨论师(另译为“分别明菩萨”)著、大唐中印度三藏波罗颇蜜多罗译的《般若灯论》(有说此论为青目论师造,但藏地大德一直认为:清辨论师是中观自续派三大论师之一,他为了驳斥佛护的论典造了《般若灯论》;后来月称论师为了解释佛护的观点,也为了驳斥清辨论师的观点,造了《入中论》和《明句论》)中,也有一个赞说缘起空性的偈颂:“不一亦不异,不断亦不常,是名诸世尊,最上甘露法。”意思是说,佛陀已经宣说了不一不异、不常不断的妙法,在此世间此甘露法唯有佛陀能宣说,它能息灭百病。所以,如果我们懂得缘起空性的教义,世间种种戏论、分别、执著全部可以灭掉。为什么前辈高僧大德如是洒脱、自在、快乐,而我们沉溺在三界苦海中的众生每天都如是痛苦,其原因就是我们没有懂得万法的真相,而这些大德已经懂得了。

所以我希望这次讲《缘起赞》后,法师们在弘扬佛法的过程中,能在寺院、佛学院、佛教徒以及其他学校中宣讲此法,一个礼拜左右的时间就可以讲完。讲此缘起法有两个优点:第一,能让人们对本师的空性法门或因缘法门产生不退转信;第二,能对本师释迦牟尼佛生起不退转信。如果对佛和佛的教法生起信心,我们就度化了众生,因为他们相续中有了正信后就会产生正见,有了正见后一定会去思维和修持,这样就会逐渐趋入解脱道。现在世间很多人都处于迷信状态,表面上看他有智慧,他有一些理论基础,但实际上只是自己认为自己的分别念对;尤其以前学过一些世间论典的人很难调整过来,他们始终根深蒂固地认为自己的学说是非常正确的。所以,弘扬缘起空性对人类非常有意义。

如果懂得了这样的道理,很多人都可以直接趋往解脱道。我们不需要为一些暂时的利益绞尽脑汁,因为让他们有吃、有穿,只是短暂今生的利益。当然,为了人们获得暂时的利益,我们做一些慈善也不可缺少,但是不能将它放在最重要的位置。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众生相续中的无明烦恼一定要根除。它没有根除之前,暂时再怎么快乐,实际上还是轮回的众生。因此,我们应把缘起空性的智慧逐渐逐渐弘扬到各个地方去,有这样的精神很重要!

所以我非常希望在座的人,如果自相续中生起了真正的空性慧,就要在有缘众生前宣说。宣说的过程中,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违缘、痛苦,都不应该耽著。从历史上看,以前有非常多的高僧大德为了佛法付出了自己的一切。比如玄奘法师,他去印度取经的精神对后学者来讲就是很大的鞭策和鼓励。还有阿底峡尊者,他不顾身寿减少20年,毅然来到藏地弘法。大家都清楚,当时藏地的条件比现在差得多,但他也没有回国。这为了什么呢?就是为了藏地的野蛮众生。

从阿底峡尊者的传记看,他首先坐船到金洲上师那里去求法,(这可比现在坐车困难得多。但我们这里个别道友说:从成都坐车到这里,路上修路,颠得累得很,全身很痛。其实这并不算什么苦行,应该想:这种全身性的按摩好舒服啊!)在金洲上师那里获得了菩提心的窍诀,后来来到藏地,在这样恶劣的气候、这样差的生活条件、这样野蛮的人当中,开始灌输菩提心的教法。阿底峡尊者在后弘期和前弘期之间来到藏地,大概公元一千年稍后,离现在已经九百多年,从那时到现在无数人都在接受他的教授,当然他确实有利益众生的菩提心。

大家都应该清楚,当时藏地对阿底峡尊者有各种说法,如皈依上师、发心上师,其实这些都是侮辱之词。包括阿底峡尊者的上师也在藏地放牦牛,没有怎么度化众生就离开了世间。其实,他们并不是为了钱和名声来到藏地,而是考虑到当时和未来的野蛮众生,在菩提心的驱使下来到藏地的。

在座很多道友在藏地求法后,我相信自相续肯定会有或多或少缘起空性的证悟,而我们身边还有很多人死执不悟,特别可怜、痛苦,所以在有生之年,哪怕利益一个众生,也应把如来这样的甚深教法弘扬开来。当然,弘扬的地方也不一定要条件非常好。现在极个别人(我并不是针对哪一个人而说)一直想选择一个各方面条件比较好的地方去弘扬佛法,而有邪知邪见、没有佛法的名声等不太好的城市和农村却不愿意去。其实不应该这样,在佛教没有遍及的最黑暗、最痛苦的地方,更应大量弘扬大乘的缘起法和利益众生的菩提心方面的法要。本颂也讲了,佛陀最殊胜、最超胜的地方就是说缘起和证悟缘起。

乙三(唯有佛教成为解脱者的津梁)分三:一、如来的一切经教皆为得涅槃之方便法;二、因而应当接受如来的一切教法;三、作者因三种特法而对此生起欢喜心。

丙一、如来的一切经教皆为得涅槃之方便法:

您之所有诸教言,皆由缘起而悟入,

此亦为令趣涅槃,非成寂灭您非有。

这个教言字面上的意思是:释迦牟尼佛您所有的八万四千法门,或胜义和世俗所包括的教言,全部由缘起空性法或缘起法而悟入,这也是为了让所有众生遣除痛苦、获得解脱、趋入涅槃,所以在您所说的教言中,不成为息灭众生相续中烦恼和痛苦的寂灭法的,一个也找不到,也就是说全部为了证悟缘起空性。

我们前面也讲过,佛陀所说的八万四千法蕴全部可以包括在世俗法和胜义法当中;其实这些全部是讲缘起。从世俗法来讲,无因就无果,全部是因缘生。这可分为内缘起和外缘起,内缘起是依靠无明产生十二缘起后面的支,外缘起指外界的草木植物等全部依靠因缘而生。总之,从世俗谛来讲,一切如幻如梦的显现没有一个不是因缘生。从胜义角度来讲,一切显现的法都远离四边八戏,全部是空性。可见,佛陀宣说的二谛法全部是让众生息灭痛苦、心地清净的。

对人类来讲,这样的佛法非常重要,因为没有这样的法门,众生的苦就很难斩断。《父子合集经》里也说:“诸佛出现于世间,演说寂静解脱法,智者了达无有疑,永出轮回生死海。”其意是说,佛陀出现于世间,给大家演说了寂静解脱的法门,作为智者,对此了达无余、没有任何怀疑,就会永远出离生死轮回的苦海。即使不能懂得,也要想:佛陀所宣说的法没有一个不寂静。什么叫不寂静呢?就是伤害众生。总之,在佛陀的法语里,伤害众生的根本找不到。

前两天我也讲了,虽然一些科学家在一段时间中轰动于世,很多人都认为他们非常了不起;但实际上,他们研制出来的任何一个东西,对人类直接间接都是有害的。比如汽车、手机,各种电器、仪器、食品等。拿现在我们用的手机来说,在上个世纪40年代摩托罗拉公司就研制出了报话机和对讲机,在80年代才真正研制出特别重的“大哥大”,有钱的人才买得起。90年代以后到现在,手机在全世界就普及了。但是,手机对人的耳根、整个身体直接间接都有损害,而且损害性还非常大。可以这样说,现在很多人的疾病都来自于这些发明。

当然,危害更严重的就是现代武器。前一段时间讲过原子弹,现在讲一下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生物武器是用细菌、病毒来杀伤人。1940年,日本在宁波等地使用了很多生物武器,不久就出现了鼠疫,死了许多人。据说在这之前,欧洲也因使用生物武器死亡了两千多人。化学武器用气体等有毒化学物来伤害人体。1900年,八国联军打北京义和团时就使用过,后来在一次大战、二次战争期间都使用过。现在各个国家表面上都说要制止这些武器,实际上每个国家,尤其是强大的国家,把三大武器准备得好好的。如果领导人的心不对而动用,整个地球都可以毁坏。

但人们仍对科学充满信心,经常说科学如何如何好。其实,大家更应知道科学背后隐藏着的阴谋,和它对人类的危害性。虽然很多创造者最后特别后悔,要求人们不要使用,但也没办法,制完了以后就不得不使用。所以,我们应该从不同层面了解,看看世界上无数聪明人留下来的学说到底对人类是有利还是有害;也应看一看,佛陀给我们留下来的教言中,有没有直接或间接伤害人们身体和心灵的。

虽然对一般人来讲,趋入涅槃、获得佛果、获得菩萨果还很遥远,但佛教的空性观和利他观大多数人都可以接受。我遇到的很多知识分子都这样讲过:我没有学佛之前完全是一个疯子。这是他们的心里话,并非表面上的敷衍,可能在座的很多人也是这样认为的。的确,在我们不懂因果乃至佛教的空性观时,对感情、地位、他人是什么样的态度,想必大家都清楚。所以我有时候想:如果佛教的妙法能弘扬于各个国家,让平民乃至国家总统之间的人都能接受该有多好!

其实,佛陀在经典中也宣讲了怎样利用方便方法来护持国家。麦彭仁波切在《君规教言论》里面,就引用了《金光明经》、《宣说方便幻化经》、《正法念处经》三个经典的内容,以偈颂的方式作了宣说。所以,对国家乃至人类来讲,佛教世俗的大悲观和胜义的空性观,都是非常有用的。当然,见道时需要断除哪些种子和烦恼,修道时需要断除哪些所知障,这些对一般世间人来讲也不一定需要懂,有些也懂不了。前段时间我与一位北京大学的人私下沟通,他问我什么叫所知障?我花了很长时间给他讲了所知障的定义、作用等,虽然他是一个很聪明的大学生,但还是反应不过来。后来他还说他什么问题不懂,要我给他讲,我只好说:“不懂就是所知障。”

丙二、因而应当接受如来的一切教法:

奇哉您之此圣教,一经传至谁耳畔,

彼等普趋寂灭故,谁不敬受您正法?

非常稀有啊!本师释迦牟尼佛您的圣教,不管是哪方面的教义,只要一经传至任何一个众生的耳畔,他就种下了善根、断除了邪见,逐渐逐渐就可以趋入寂灭涅槃的果位。所以,谁不恭敬接受您的正法呢?

众生都需要快乐,但快乐始终得不到,而您有决定得到快乐的方法,那谁不愿意接受呢?的确,众生从来到这个世界到入灭之间,每天都忙忙碌碌为快乐而奔波,而通达佛教的教义就一定能得到快乐,那谁不生欢喜心呢?《一百五十赞佛颂》中也说:“创闻佛所说,心喜已开明,从此善思惟,消除诸垢染。”此论藏文当中也有,章嘉国师经常引用。汉文是义净法师翻译的,我希望大家在方便时看一下,它有148个颂词,里面主要讲佛陀的功德,非常好!所以,对罕见的佛法,刚开始读就会产生欢喜心,不断闻思后相续中的烦恼就会灭除,然后就会获得很多快乐,就是出世间的证悟——无可言说的快乐也能获得,在很多大成就者的道歌里这称为大乐。

的确,在世间当中,如果对事物的执著减少了,自相续的烦恼本体已经认识了,这个时候心自然而然就有一种放松感,就像监狱里的人已经出来了一样。对从监狱出来的人来讲,虽然他没有很好的待遇,但总的来讲,他很自由、很放松,有的还很开心。就像这样,我们在得到空性法门和利益众生的法门后,心态就平静下来了。比如,以前没有听闻大乘佛法时,觉得所有众生都是怨恨的敌人,而听了大乘佛法后,即使所有众生都害你,也能变成修行助缘的话,那哪里还有不快乐的呢?

以前,国外一位大德讲了一个故事,他说:一位老太太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卖面条(也有说是布鞋或扇子)的,一个是卖雨伞的。但她天天都在哭,为什么呢?因为,下雨的时候她担心面条卖不出去,怕烂了;天气好的时候担心雨伞卖不出去,怕货停销。所以她天天都哭,人们也称她为哭婆。后来一位法师跟她说:你应该换个角度思考,这样你天天都会笑。怎么思考呢?下雨的时候你要想,我小女儿今天卖雨伞,生意肯定很好;天气好的时候你要想,我大女儿在卖面条,生意一定很不错。她觉得很对,就换了一个角度,从此以后她天天都很开心,天天都笑。之后人们就称她为笑婆。

对我们来讲,以前没学大乘时,所有人全部是敌人,周围的人全部是坏人,特别恨,而且所见所闻的法全部是修行的违缘;而学了大乘佛法,尤其学了空性法门后,自己生病、受别人侮辱、欺负等,全部成了修行的顺缘。这是什么原因呢?就是我们的心稍微有一点开放,所以什么都可以接受。如果心没有开放,什么都变成痛苦的因。其实,《经庄严论》里讲众生和佛之间只有觉和不觉的差别,原因也在这里。

因此,佛陀您的教言谁在耳边听到就成了解脱之因。《正法念处经》里也讲:“听法功德,出生死中,最为第一。”其意是说,听闻佛法是出离生死轮回最好的方法。我有这种感觉(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哪怕一天只听一堂课,其他什么都没有做,也觉得今天有意义;或者说,今天我只讲一堂课,其他什么都没有做,也觉得今天有价值。因为已经种下了善根,所以认为很不错。如果今天既没有听法,也没有讲课,什么都没有做,心里就会觉得空空荡荡,因为没有做真正有意义的事。

《华严经》中说:“如来众贤圣,出现于世间,为开净慧眼,令得永安乐。”如来出现于世间是为什么呢?就是为了让无明众生开启慧眼。因为众生开启慧眼后,就能获得永久的快乐。其实,一天两天的快乐并不是真正的快乐。拿吃好东西来讲,吃多了也不行,吃少了也不行,因为吃多了不消化,吃少了饿得慌。有些人非常开心,花了很多钱请客,想让别人好好吃一顿,结果别人不但不快乐,还好几天生病。所以,诸如此类的事都不一定快乐。那真正的快乐是什么呢?就是让我们的智慧打开、让我们的慧眼开启。因为,在见到事物的真相后,什么都不是烦恼、痛苦的因。所以,我们一定要懂得此世间最殊胜的佛陀寂灭法。当然,首先我们要求取这种唯一给众生带来欢喜、快乐的正法,否则就是愚痴者。

丙三、作者因三种特法而对此生起欢喜心:

折服一切攻击者,上下前后无相违,

能赐有情之二利,此教令我增欢喜。

其实,作者宗喀巴大师对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圣教或教法生起极大欢喜心和恭敬心的原因有三。第一,佛陀的真理能折服世间所有外道。即使胜论外道、数论外道、顺世外道等所有外道,都与您和您的追随者进行辩论,也不可能获胜,全部以理服人。您的真理一宣说,就像在狮子吼声前其它群兽皆自然而然恐慌逃走一样,任何攻击者都没办法遮破您的观点。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还是这样。所以作者生起欢喜心。可见,作者生喜并非无缘无故。但有些人欢喜是无缘无故,问他:你为什么对他那么喜欢、高兴?他说: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对他很生信心和欢喜心。宗喀巴大师不是这样,他是有原因的。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佛陀的经教没有上下、前后相违的现象,即没有前后矛盾与上下矛盾,也没有错乱。佛陀说法四十九年,在不同众生前宣说了八万四千法门,虽然有了义、不了义之分,但根本不会在多少年后某句话完全被淘汰。第一转法轮讲四法印,第三转法轮讲如来藏,最后讲无上续部,在这么多的法语当中,根本没有因时间过长已经过期或根本不需要的。

第三个原因:虽然法要很有智慧,但若对众生没有利益,也不值得接受。但是,佛陀的法要让所有众生暂时、究竟都能得到利益,或者说对世出世间都有好处。只要自他众生有信心、有缘分去接受,就不可能不得利益。正因为这样,宗大师才对佛陀的教法生起了极大的欢喜心。

虽然我们现在没有发现者的智慧,但宗喀巴大师这样说了以后,我们也要坚信佛陀的智慧谁也没办法替代。《杂阿含经》第二十三卷里也讲:“如大海之水,牛迹所不容;如是佛智海,余人不能持。”其意是说,就像大海里的水在牛脚印里不可能容纳一样,一般的人也不可能受持如大海般的佛陀智慧,甚至一点一滴也不能衡量。的确,世间人对佛陀广大无边的智慧根本无法衡量,而且他对众生有大悲心,这一点,智慧比较不错的科学家等世间智者也望尘莫及。《华严经》里讲:“度脱诸群生,随顺其心智,宣畅无穷尽,唯是佛境界。”其意是说,度脱无量无边的群生,随顺他们的心智宣扬无穷无尽的法门,这唯是佛的境界,其他众生都没办法。

真的,我在看了外道和现在智者的一些学说后,对佛陀越来越起信心。《殊胜赞》里有一个偈颂,大概意思是:我对外道的论典越来越去分析、思维,对怙主本师您越来越产生信心。我相信,我们很多人在深入研究量子物理、天文地理等各种各样的世间学说后,一定会知道:在世间当中,佛陀最了不起!《殊胜赞》里还有一个偈颂法王经常引用,其意是说:我远离其他导师,皈依佛陀您,为什么呢?因为您远离过患、具足一切功德。所以,我希望很多人都应以欢喜心来皈依佛陀。(以后我们也应该讲一讲《殊胜赞》,里面很多偈颂都很好。虽然说了几次,但也许讲不成都不知道。)

乙四(随念如来之深恩)分二:一、作者随念如来之理;二、劝诫众生应当随念如来。

丙一(作者随念如来之理)分三:一、随念佛陀在因地为法而苦行;二、随念此法若佛前亲自得受多么荣幸;三、随念已说甚深缘起义而生欢喜。

丁一、随念佛陀在因地为法而苦行:

佛尊您为证此法,曾经无数无量劫,

屡屡舍身及性命,忠爱亲人诸受用。

这一颂是作者随念佛陀在因地为了证得缘起空性法门而舍弃自己的一切:佛尊您为了证得甚深的缘起空性,在无数年乃至无量劫中,不是一次两次,而是无数次将自己最宝贵的身体、寿命,最忠爱的亲人、眷属,以及金银财宝等一切的一切,施舍给众生。可见,得到这么甚深的真理并不是无缘无故。《华严经》里也讲:“为重法故,不惜身命,何况王位、城邑、聚落、宫殿、园林一切所有,及余种种难行、苦行。”其意是说,为了证得佛法的境界,佛陀无数次舍弃过自己的身命、王位、城宅、眷属等,还行持了其他种种难行、苦行。

以前,噶举派有位叫竹巴格朗的大德讲过这么一个教证:“最初您和我相同,中间您已积二资,最后您已成佛果,如今我向您顶礼。”这位竹巴格朗是竹巴噶举派非常了不起的成就者,据说在拉萨觉沃佛像前,他一边顶礼一边这样说。他的意思是:最开始佛陀您和我是一样的,中间您因为精进积累了二资粮,最后您已经成佛了,现在我只有向您顶礼。前一段时间,有一个同学也基本上对我这样说:“以前我们是同学,现在您已经出家了,我今天供养您十块钱。”

佛陀在无数劫当中,为我们众生舍弃了包括生命在内的一切,现在我们就应恭敬、供养。为什么呢?因为,他已有这么大的功德,已经开启了这样殊胜的缘起法门,而且他没有任何过失,具足一切功德。当然,我们皈依、顶礼、祈祷佛陀就能获得利益。比如两位同学,虽然刚开始他们是平等的,但后来一个已经发财了,那另一位在财富方面就可以求他。同样,求佛法、名声等也是如此。世间当中经常有这样的情况,比如一位同学已经成了省委书记,那很多同学都会找他。所以,在佛陀获得如此境界时,我们从真理上供养、皈依也是有必要的。

《一百五十赞佛颂》里讲:“于无量亿劫,勇猛趣菩提,于彼生生中,丧身求妙法。”意思是,您在无量无边的劫当中,为了趣入菩提勇猛精进,在这个过程中,为了求得妙法,您生生世世都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身体和生命。所以,我们为了正法苦行非常有必要,哪怕是听一堂课,再怎么辛苦也值得。

我有时候这样想:佛法一堂课的价值,大学里很多堂课都没办法比,所以对希求解脱者

 

来讲,一定要好好学习佛法。世间有很多出名的大学,如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剑桥大学、清华大学等,但是这些大学真正给人带来什么呢?当然,我并不是从世间法方面讲。在世间,像美国耶鲁大学,很多总统都从那里培养出来,所以非常不错。前一段时间,我去了家乡一个小小的中学,建校15周年以来,已经培养了740多位毕业生(1995年建校时只有42人),大多数人都找到了工作。所以,从世间角度来讲,一个学校也培养了不少人才。但是,从解脱生死或息灭众生的烦恼和痛苦的角度来讲,学生在学校所学的内容到底有什么价值呢?而在大学里听4年课要交多少学费,想必大家都清楚。当然,我并不是说价钱怎么样,而是说佛教缘起空性等佛法的价值在世间大学根本找不到。所以,我们为了佛法苦行还是值得、需要的。

大家都清楚,佛陀在因地为了证得这样的妙法是怎样苦行的。所以,为了我们相续中真正得到这样的佛法,就不要害怕一点点的痛苦。也不要人与人之间稍微有点矛盾就说:不行,我听课的因缘没有了,我要马上收拾行李走了。我觉得,以一个小小的事情舍弃大的解脱没有必要,应该寻求重大的利益。而懂得缘起空性的真理,这是任何学问都没法比的,所以大家一定要认真学习。(我是这样认为的,但每个人的价值观不一定相同,也许你们有其他观点。)正因为世间上再也没有超过缘起空性的学问,求法的人就应知道:佛陀在因地时是怎么苦行的,高僧大德是通过什么样的苦行来得到自己的境界的,我们应以什么样的方法来得到自己想获得的空性境界。

在得到以后,一方面自己要祈祷上师三宝,这种境界在相续中永远不退失;另一方面,我们身边有非常多的众生连佛号都没有听闻过,为了直接间接度化、帮助他们,作为大乘佛子,也要让他们与空性法门结上善缘。就像莲花生大师所说那样:生起空性见解的同时,对众生自然而然就会产生悲心。所以,在有了空性见解时,要尽量传授给有缘的众生,多多益善。

 

 

[1] 《三主要道论》云:“不具证悟实相慧,纵修出离菩提心,亦不能断三有根,故当勤证缘起法。”

[2] 本论之异译本有:刘宋求那跋摩翻译之《龙树菩萨为禅陀迦王说法要偈》、唐代义净翻译之《龙树菩萨劝诫王颂》、索达吉堪布翻译之《亲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