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摄颂浅释第37节课

第三十七课

《般若摄颂》当中,今天讲以寂静自诩之魔。

卯三(以寂静自诩之魔)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辰一、略说:

听受般若的时候,大家特别要有恭敬心和欢喜心,因为在生死轮回中,遇到这样的空性法门极其难得,这在前面的课中也提到过。在短暂的人生中,虽然每个人认为需要做的有意义的事情相当多,但真正对今生来世有着重大利益的行为却非常少。所以每一位佛友,在听课之前、听课当中、听课以后,内心都要法喜充满。虽然在整个世界上,各个国家的人们都有自己的目标和理想,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所作的有价值、有意义,但真正从众生流转于生死轮回的长远历程来看,即生中在相续里种下这样一个断除轮回的般若空性种子,就相当有意义。

虽然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但不提醒、不观察的时候,也很容易丧失正念。如果不知自己最应该做什么,一切都理所当然,那就说明我们的心已经开始无对治地流浪着,但这并没有实在的意义。所以大家都要严格要求自己,在听受佛法时一定要有欢喜心,还要为利益众生发心,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一般来讲,上等者听到吹海螺的声音,中等者在发心的念诵开始,下等者在法师提醒大家发无上菩提心时,都会用正知正念来摄持:这是历代传承上师的口传教言,大家一定要记住。

下面讲颂词:

依于极静村落城,深山静林阿兰若,

自赞毁他之菩萨,当知着魔智浅薄。

可能大家也清楚,寂静分为外寂静和内寂静,即外境远离愦闹、内心远离种种寻思分别念。但很多菩萨或发心者,在得到所谓的寂静后就产生傲慢心,这很不好。所以下面一一分析,哪些寂静应该具足,哪些寂静具足也不一定有真实利益。

本颂讲:有些住于极其幽静的村落、大城市(其实有些大城市,尤其是个别西方国家的大城市非常寂静。前一段时间,华盛顿旁边来了一位佛友,在探讨的过程中我们共同认为:以前法王去西方时,华盛顿有一个道场很寂静,虽然它在城市里面)、深山、山洞、岩石窟、阿兰若[1] 、静地、森林、树林等处的菩萨,在心里这样想:我现在在人迹罕至的寂静地闭关静修,时常能安住于自己的空性境界当中,实际上这样的行为是大慈大悲的佛陀在《月灯三昧经》、《妙法莲华经》、《华严经》等经典中一直赞叹的。(寒山大师、无垢光尊者、华智仁波切等高僧大德对寂静处都有赞叹文,特别是寂天菩萨在《入菩萨行论》中作了广泛赞叹。)也就是说,他因外寂静在相续中生起了傲慢心。然后就开始自赞毁他:我现在正在远离一切散乱之处闭关实修,也能入于空性的定,而处在某大都市某某寺院的修行人,每天都很散乱,一点修行也没有。也即他看不起非寂静地的修行人,认为他们很散乱,烦恼分别念很重,修行不成功。如果这样诋毁他人,虽然自认为居住在寂静地方,有一定的修行境界,但实际上已经着魔了。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他已产生极大的分别念去执著。

其实,从严格来讲,有时候自认为很清净、很了不起,也不一定修行很好。就像《入中论》的讲义里所讲的一样:自认为戒律清净,是第一破戒。《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中说:“迦叶!有一比丘具足受持别解脱戒,善知禁律于微细罪深生怕怖,恒依学处、说戒清净,身口意业具足无犯、食离邪命。此有其过,所以者何?执自功能,成戒取故。迦叶!此是第一破戒,喻持戒影像。”所以,经常将自己跟别人比较,认为自己的修行境界胜过他人,就是智慧浅薄者。

有些人说:我们是实修道场,实修特别重要,你们闻思,着重学习、研究、探讨,这种做法不殊胜,应该放弃。当然,认为修道极其殊胜,从对自己所行持的佛法或境界有信心的角度来讲是对的,但若以此诋毁他人就不合理。当然,若真正达到无有任何执著的境界,就很了不起。佛陀在《般若二万五千颂》里也说:“修行般若,一切法不执,一切法不住。”如果我们真的到了这样的境界,那持戒也没有、犯戒也没有,修行也没有、散乱也没有,束缚也没有、解脱也没有。就像《佛说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里所说那样:“无犯亦无持,无缚亦无解。”若我们真实达到这样的境界,就非常好,但对很多人来讲,这也是不容易的。因此,在没有达到一定境界之前,对别人的善行还是要尽量随喜。

好几年前,我在汉地时,去过一位比较著名的汉地和尚的阿兰若。他的阿兰若很寂静,门口上写着几个大大的字——阿兰若,旁边有泉水,还有鲜花、树林,真是鸟语花香,极其殊胜。他对我特别好,一直泡功夫茶,在佛法方面我们聊得很开心。但他经常赞叹自己:我住于寂静的地方,时常安住在空性当中;对其他个别居士或道场却持否定态度,经常说他们不太合理。当然,真正有一定境界的修行者,在有密意、有必要时,也会说别人的过失,这也是有功德的。但若因为自己住于寂静地方,就经常赞叹自己、看不起别人,那就不太好。

其实,若因自己能做到的有些修行别人做不到,就看不起别人,甚至经常在讲课等时自赞毁他,那就犯了菩萨戒。如果故意诋毁他人,果报也非常严重。对真正的修行人来讲,平时都要观清净心,这特别重要。若观清净心,只有利益、没有危害。所以,若我们有机会、有因缘住在寺院里天天闻思修行佛法,同时了知许多人修行不精进、懈怠散乱、烦恼深重,最好观想为不可思议的诸佛菩萨的化身,最起码也要生起悲心。确实,很有可能这些众生在我们面前示现,他们真正在行持一些超越的禁行。所以千万不要说他们的过失,也不要诋毁他们。虽然从我们的分别念来看,其行为的确不如法,但也要守住自己的口,不出过患之言,这对自他都有利益。

可是,我们很多人因为修行不好,经常爱说别人的过失。有些虽然在听课时,会产生以后再怎么样也不说人过失的决心,但这种心念只能坚持几天,过一段时间就忘得一干二净,完全恢复到原来爱说过患、爱看过失的状态。若能经常翻阅大乘经论,我们就会发现,如果没有特殊必要,比如没有说别人的过失,别人的烦恼就会越来越增长,一说过失,对他决定有意义,那就不要说别人的过失。如果我们内心当中有这样的誓言、发愿,修行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辰二(广说)分二:一、宣说内寂静;二、讲解不知内寂静之过患。

巳一、宣说内寂静:

常居村落都城邑,成熟有情勤菩提,

不求罗汉独觉地,此谓佛子之寂静。

通过刚才的学习,大家都应该知道,所谓外寂静就是指住于寂静之地,没有其他任何外缘的干扰。这里讲真正的寂静——内寂静:有些人始终居住在村落(如同现在的乡村)、城邑(如以前印度的瞻巴嘎、鹿野苑、菩提迦耶等城市)、都市(如现在汉地的北京、天津、上海等大都市),内心时时刻刻具足帮助或利益众生的菩提心,行为上也一直在利益众生,根本没有贪执自己的利益,永远不希求声闻阿罗汉及独觉的自私自利寂灭境界,而精勤于大菩提之道。

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像凡夫人一样,始终为自己服务。确实,住在大城市里的凡夫人,百分之九十以上都为自己的利益而奔波。当我们站在大都市的十字路口,目睹川流不息的人群时,这种感觉就异常明显。当然,这里面肯定有文殊菩萨、普贤菩萨、除盖障菩萨等圣者的化现。但大菩萨或佛子完全不相同,他们无论住在什么样的环境,始终都会利益众生。即使表面上看来,他们好像不寂静,但实际上已经获得真正的寂静——诸佛菩萨的内寂静。的确,虽然他们的身体没有安住在寂静的地方,已经处于繁华的城市当中,但心里已经远离自私自利和希求寂灭果位的杂染与散乱。也就是说,他们的心始终安住于最殊胜、最高尚的境界当中,而这就是真正的寂静。

有些人经常说:我看见人就烦,所以不愿意发心,不愿意做任何事情,很想长期住在寂静处。虽然有些教言也说:对初学者来讲,或在禅修的时候,应该远离散乱、远离人群,身体要住在寂静的地方。但真正的大乘菩萨,根本不在于外寂静,而在于内寂静。那内寂静是什么样呢?就是心里除了利益众生以外,为自己奋斗的心念根本没有,甚至执著善法的念头也全部断除。

所以广大发了心的菩萨,通过这样的教言一定要认识到利益众生是最寂静的行为,千万不要认为帮助众生很麻烦。以前有一位道友这样说过:“弘法部接触的人太杂了,要经常跟各种各样的人说话,作为修行人,我希望住在寂静处,所有散乱的因都要抛开。”后来他就跑到一个人比较少的寂静寺院里去了,但呆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再后来不要说心得到寂静,身体也到最繁华的都市中去了。所以要想寂静,获得内在的寂静非常重要。有些人身处众人之中,表面上看起来很散乱,但若内心一直帮助他人,这就是大乘菩萨的寂静处。

麦彭仁波切在《摄功德宝经释》里,略讲了《圣宝箧经》中有关文殊菩萨的公案。这个经典汉地也有,全名为《大方广宝箧经》,乃刘宋求那跋陀罗译。蕅益大师在《阅藏知津》里,也对此经作了简略介绍。有时间的话,希望道友们都能好好看一看这个公案,因为时间有限,我只能做大概介绍。

在方便的时候,有些了知的经论我也给大家说一下,相信很多人都会看。对大城市里的人来讲,看《大藏经》很容易,只要请一张小小的光盘,天天都可用电脑来阅读,通过网络或其他方式来阅读也很容易。若是以前,请或读《大藏经》一辈子都不一定现实,一方面经济上有困难,另一方面印书也不那么容易,以前藏地德格印经院印《大藏经》就需要很长时间。作为佛教徒,《大藏经》里到底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就很惭愧,所以在短暂的人生中,还是要尽可能地阅读。

《圣宝箧经》中记载:当时佛陀在祇园精舍说法,周围有须菩提尊者、阿难尊者、迦叶尊者等声闻眷属和菩萨众围绕。文殊菩萨后面才来,拿现在的话说,当时已经迟到了。到后他就与须菩提酬唱,令尊者默然。于是舍利弗、目犍连、阿难陀、大迦叶、富楼那,各述文殊智慧、辩才、神力之事。

其中,迦叶尊者这样赞叹文殊菩萨的功德:有一年在一寂静处安居三个月,当时我(指迦叶尊者)是管家(即执事),所以不管是僧众吃饭,还是诵戒、念经,我都会到僧众团体中去观察。刚开始文殊菩萨已经立誓安居,(安过居的人都知道,在安居的第一天,大家要共同发愿在三个月中不外出。关于安居的时间,汉地和印度都是三个月,藏地因为情况特殊,在时间上稍微有点差别。)但后来文殊菩萨就不见了,在三个月中一直没有见到他。在解夏的最后一天——自恣日,文殊菩萨才出现。

我有点不高兴,作为管家提出问题理所当然,于是问:你在三个月中跑到哪里去了?文殊菩萨直言不讳地说:我第一个月在波斯匿王的后宫里跟嫔妃们在一起,第二个月住在童子学堂,第三个月住在妓院。于是我开始击楗槌,通知所有僧众集中。那个时候,佛陀问文殊菩萨(虽然知道,但有必要,所以要问):为什么迦叶尊者现在召集僧众?文殊菩萨说:他要摈除我。佛陀说:文殊师利!你现在应该示现大神通,千万不要让声闻众生起不清净的心,应让他们对你生起清净心。

那个时候,文殊菩萨就入于现一切佛土三摩地。此时我面前开始呈现出无量无边的世界,在每一个世界中,都有释迦牟尼佛、文殊菩萨和我,而我一直敲楗槌。于是佛陀问我:这么多世界都有文殊菩萨,你准备开除哪一个?我说:实在太惭愧,不知文殊菩萨成就如此不可思议功德。接着我问佛陀:那我怎么办?文殊菩萨在三个月中到底在哪里干了什么事情?佛陀告诉我:文殊菩萨在三个月中,让王宫里的五百女人获得不退转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五百童子和五百妓女获得不退转无上正道,百千众生以声闻法获得道心或解脱,无量众生获得人天的果位,等等。

当时,我特别惊讶地问:佛陀!您可不可以告诉我,文殊菩萨到底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度化这么多众生?佛陀说:你最好亲自去问文殊菩萨。于是我在文殊菩萨前忏悔后提出问题。文殊菩萨说:我不仅用说法的方式,还用贪求以及庄严、威猛的身相来度化众生,有时候也变成帝释天等形象……总之,我以种种方式救度他们。最后我还就其他问题向文殊菩萨提问,他也一一给予回答。其中,在说菩萨大庄严时,有一万二千天子发了无上正觉之心。

从这个公案也可看出,虽然文殊菩萨没有住在寂静的地方,他一直住在王宫等热闹之处,甚至从表面上看有些行为还很难接受,但实际上他有度化众生的真正寂静。因为,虽然他的身体处在人员集中的城市等处,但心始终不会被种种世间杂念、烦恼所染。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大菩萨还有很多。因此,我们因为一个人外在的形象不如法,就马上判断他犯戒了,也不一定有意义。通过这个公案的学习,大家以后应尽量观清净心,这非常重要!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样,虽然按照声闻乘的要求来讲有过失,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分析也不一定有过失。以前,藏地的大成就者绰珠让珠这样说:按照知足少欲的比丘或出家人的行为标准来看,财物是一切过患之源;但在一些大成就者的眼里,财物并不是一切过失之源,它是一切成就的根源。

他简单举了一个例子:以前,有一位出家人特别贫穷,寺院里的人天天都讥毁、欺负他,后来他到汉地去了,通过种种方法发了财,得到了很多银子,还有绸缎等。回来后,寺院里的人对他特别好,给他安排了一个很高的法座,还供养了许多美味佳肴。后来他把一块大大的银子放在头顶上说:金钱哪!您的加持不可思议,您的能力太大了,我永远皈依您,希望您永远摄受我。

可见,任何事物都可从不同角度来理解,有时候财物也不一定危害自己,这一点很多人应该清楚。大城市里的人更了解,因为若没有钱,亲朋好友就会远离;一旦拥有地位和钱财,在你身边朋友就会越来越多,这就是钱财的加持。所以应将人民币放在头上说:我永远皈依您,您生生世世都不要舍弃我!(众笑)

巳二(讲解不知内寂静之过患)分二:一、宣说无内寂静之过患;二、宣说轻视内寂静之过患。

午一、宣说无内寂静之过患:

通过前面的学习,我们都清楚:利益众生、没有自私自利的心,就是所谓的内寂静。所以大家尤其是发心部门的人一定要了解:在利益众生的时候,才有内寂静的机会。如果把内寂静放弃,然后寻找一个外寂静,也不一定成功。下面是佛陀给这些人的教言:

五百由旬之深山,布满蛇处住多年,

不知寂静之菩萨,得增上慢杂而居。

在五百由旬以内没有任何人来往的寂静深山,具足外寂静的真实特征,那里有毒蛇、猛兽,泉水、白雪……处处鸟语花香,特别寂静。在这样的地方,有些人已经不止一年两年,而是几十年如一日地安住着。尤其是在人寿八万或无量岁时,有些修行人一呆就是几百年、几千年。可是,若他们不知或不具足内寂静,在相续中生起增上慢——我住在深山多少多少年,与世间自私自利的心混杂在一起,即执著自我的心,希求小乘寂灭果位的心,不愿意利益、帮助、度化众生的心一直缠缚着,那也没有实在的意义。这一点,作为大乘佛子或大乘佛教徒的在座各位都知道,也即最可怕的就是自私自利。所以,一直为了自己的解脱、生存、生活而努力,就是最大的过患。

我是这样想的:在听受这样的佛法后,相续一定要有改变。若没有改变,佛法是佛法、人是人,或佛法与人之间有一百由旬,那就是纸上谈兵,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以,我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遣除内在的散乱,而具足内寂静。若具足,即使外寂静不具足也可以。

以前,华智仁波切云游四方时,在一个特别寂静的山洞里遇到了一位修行人。华智仁波切到洞口时,那位修行人问:你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你生在哪里?名字叫什么?华智仁波切一一回答:我从后面来,往前面去,生在人间,名字叫无作瑜伽士。然后华智仁波切问:你居住在这里多少年了?你修的是什么法?那位老修行人特别傲慢地说:我现在已经闭关20年了,修的法是安忍波罗蜜多。华智仁波切故意说:听说你没有修安忍,是个大骗子,骗了不少信徒。那个人马上大发雷霆地批评:你是不是专门到这里来干扰我?我在这里闭关修行,你特意来找麻烦,你到底想干什么?那个时候,华智仁波切哈哈大笑地说:可以、可以,你修安忍波罗蜜多20年,结果还是很不错啊!然后华智仁波切就一边笑着一边离开了。

从这个修行人的公案也看得出来:虽然有外寂静,能在很多年中闭关,这很了不起;但因没有内寂静,一直未能调伏贪心、嗔心,尤其没有遣除大乘佛教所不允许的自私自利心,那住在寂静的地方也没有什么用。大家也清楚,山上很多野兽也是一直跟谁都不来往地居住着。有些道友特别喜欢闭关,不愿意跟人交往,但是以自卑、孤僻的心态驱使,那自认为修行很不错也没有意义。

我始终这样认为:不管是闭关也好,不闭关也好,或者说无论居住在寂静的地方,还是人群当中,内心一定要有不加改造的利他心。当然,利他的成分根据修行境界的不同有多有少,但只要有利他的心,自然而然自己的行为就能做出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在那个时候,包括人天在内的一切众生,都会向你顶礼膜拜。

以前,汉地一个和尚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在一个地方有一位老和尚,通过修行获得了阿罗汉果。他有一个侍者小和尚,这个小和尚是凡夫人。一次他们出去行脚,阿罗汉认为弟子背着东西跟着理所当然,所以小和尚一直背着很大的行李跟着老和尚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走。后来小和尚心里想:世间上有很多可怜众生,我得到成就时一定要先度化他们,不能希求寂灭的境界。当他生起这样的善念时,老和尚马上停下来说:不行、不行,现在我背东西,你在前面走。小和尚说:为什么?老和尚说:因为你产生了利益众生的心,这很难得。然后老和尚就背着东西跟着小和尚走。

真的,即使是凡夫人,哪怕在心里生起一刹那的利他心,阿罗汉也值得承事,那就不要说其他人了。所以,具有利他心的人,不管居住在什么地方,都是众生的如意宝。如果没有利他心,表面上有什么样的名称、地位、财富,也没有意义。比如,几千几万人恒时恭敬者,天天都想着自己的名闻利养,那也不值得供养恭敬。如果有利他心,哪怕是十字路口的乞丐,一切人天众生皆应恭敬顶礼。所以大家一定要懂得关键的问题。很多人在学习大乘佛法后,一定会懂得其利害关系,若真正懂得,自己的行为多多少少都会有改变,因为我们毕竟是知言解义的高等众生。

午二(宣说轻视内寂静之过患)分二:一、真实宣说;二、宣说是故难以揣度他众。

未一、真实宣说:

菩萨勤利众生得,禅力解脱根等持。

轻思此非行寂静,佛说彼住魔行境。

有些菩萨在日日夜夜精勤利益众生的过程中,获得了四禅、四无色定等世间功德,还有加行道中的五力、五根,以及三解脱门等持。这样他们就可以不定的方式,经常到村落、城镇、城市等地去利益众生,或以周游世界的方式——今天到上海、明天到天津、后天到美国、再后去挪威、巴西、塞维利亚等国家和城市利益众生。以前我看到很多国外的修行人,因为他们有国际护照,或者说在很多地方都有中心、弟子,所以经常很开心地到处都去。有位大德说:“我先去日本住两天,然后再去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有时间再去泰国住几天,然后再去中国、美国、加拿大、德国、法国、英国、荷兰。”总之,因为他们具足三解脱等功德,就可以自在显示种种事业。但在这样的时候,有些人因为不理解他们的密意或密行,就开始讥毁:他原来住在寂静的地方,现在已经失去原来的行为,经常到各个城市里面去……其实,这种背后诽谤的人完全住于魔的行境。就像《佛说诸法无生经》里所讲净行和行慧的故事一样。

当然,有些人一点境界也没有,纯粹是凡夫人,但他却漫无目的地到处乱跑,那别人后面说他,可能也没有过失。但真正想利益众生的菩萨,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示现种种形象时,如果我们背后非议,过失就非常大。

的确,有些高僧大德的行为很难揣测,自古以来这样的示现相当多。像月称菩萨,因为僧众不能接受他,月护只好让他到后山放牛,他却从牛的画像中挤出牛奶,并做成奶制品来供养僧众。还有寂天菩萨,他在僧众的行列里示现想吃、想睡、想走的三想者形象,除此之外什么活都不干,很多人都想开除他。但在一次诵经的法会上,他腾到虚空中开始念《入行论》,从此该论在人间得以广泛流传。从汉地的历史来看,以前二祖把衣钵交给三祖后,在显现上他的行为也疯疯癫癫:有时到妓院里面去,有时到屠宰场帮助屠夫,有时示现其他行为。后来人们纷纷诽谤他,但他却说:“我自调心,非关汝事。”意思是说,我自己调心利益众生,你们没有必要管我。也就是说,他的行为有种种密意。所以我们应该知道,别人各种各样的行为都值得接受。

未二、宣说是故难以揣度他众:

于住村落或静处,离二乘心定大觉,

利生寂静之菩萨,妄念揣度坏自己。

任何菩萨,不管他居住在村落中也好,寂静的山洞里也好,或者说寺院当中,如果他内在远离了声闻缘觉的心,和凡夫人维护自己的自私自利心,始终怀有让众生获得解脱的利益、帮助之心,就像《华严经》所讲的一样,“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那他就是真正利益众生的菩萨。

在这种对大菩提之道有定解的菩萨示现种种事业时,其他菩萨千万不要故意说他的过失,否则过患相当大。佛陀在经中说:除了我和如我者可以推测别人之外,其他人都不允许。所以,用凡夫的眼光来衡量他人就很危险,因为真正度化众生的人,很有可能显现为普通凡夫人的形象。

五台山有个贫女变成文殊菩萨的故事:元魏时,五台山大孚灵鹫寺每年三月都设无遮斋,(现在五台山每年夏天都供斋,供斋时有很多人,包括乞丐也经常剃着光头到供斋处等着应供。)无论道俗、贫富、男女、老少皆可接受。有一位贫女也前来寺院应供,她带着两个小孩,还带着一只狗。因为很穷,没有什么供养的,她只好剪下头发供养。在供斋的时间还没到时,她说:我有特别的事情,你们可不可以先给我斋饭?法师也同意了,给三个人供了三份。她说:还有一只狗,可不可以给狗食品?给狗食品后她又说:我肚子里有个小孩,再给我一份。这个和尚就生气了,说:孩子还没有生下来,怎么能给他一份?你太贪得无厌了!

她即说偈:“苦瓜连根苦,甜瓜彻蒂甜,三界无著处,致使阿师嫌。”随后腾身虚空变成文殊菩萨,狗变成狮子,两个小孩变成侍者,安住在缥缈的云光中。那个时候,所有人特别伤心,都开始忏悔,因为没有想到是文殊菩萨。后来文殊菩萨在空中赐教说偈:“众生学平等,心随万境波,百骸俱舍尽,其如憎爱何。”最后所有人悲泣大圣赐予平等法门,于是空中传出偈云:“持心如大地,亦如水火风,无二无分别,究竟如虚空。”(密法中也有这样的教言,如:“心乃佛本性,心如大虚空。”)

后来人们特别后悔,遂建塔供养文殊菩萨留下的头发,该塔即现在塔院寺中的文殊发塔。前段时间我去五台山时,也朝拜了此塔。与以前相比现在更庄严了,因为外面重新做了装修,旁边还有很多藏传佛教的经旗,有很多经文也刻在上面。对有信心的人来讲,大家一定要朝拜,一定要求加持。

就像不知贫女是文殊菩萨一样,很多平凡人或没有地位的人的相续中也有利益众生的心,但我们根本不能了知。所以经常说别人的过失,诸如脾气大、人难看、行为不如法等,就根本没有必要。当然,在有特殊必要时,比如为上师三宝发心、做管理工作,也可一边念金刚萨埵心咒——嗡班札尔萨埵吽,一边实事求是反映问题。在开会时,有些人首先说不能说别人过失,但一会儿就说:上师老人家!一定要观察他,这个人肯定是坏人。

当然,真正揣度别人很困难,因为诸佛菩萨的化现随时随地都有。尤其对利益众生的法师,一定不要说过失,因为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再加上度化众生的方式多种多样,有些虽然没有直接度化众生,但间接也救度了无量众生,所以对世间任何一个人都要观清净心。下了课以后,希望道友们经常用本经所讲的道理反观,看自己以前是什么样,以后是否愿意进步或改进,如果愿意,说明学法能获得成功。

 

 

[1] 《翻译名义集》云:“阿兰若,或名阿练若,大论翻远离处,萨婆多论翻闲静处。天台云:不作众事,名之为闲;无愦闹故,名之为静。或翻无诤,谓所居不与世诤,即离聚落五里处也。肇云:忿竞生乎众聚,无诤出乎空闲。故佛赞住于阿兰若。应师翻空寂。苑师分三类:一达磨阿兰若,即华严之初,谓说诸法本来湛寂,无起作义;二名摩登伽阿兰若,谓冢间处,要去村落一俱卢舍,大牛吼声所不及处;三名檀陀迦阿兰若,谓沙碛(迁历切)之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