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品:生圆次第及其事业受教传承

 

 

39.坛城前舍弃上师的吉祥佛智

 

印度中部卡屋地区有一个城市叫朵炯结,该城一位天赋过人的婆罗门上师对佛教的信心日益增长,直到有一天,出家修道已成了他此生的唯一所想。他最终如愿以偿,在那烂陀寺大众部教中剃度,取名为布达西尔加纳(吉祥佛智)。

有些智者认为他出生汉族,是一位天才讽诵者。他在阿阇黎狮子贤面前学习并通达了大小乘的所有法门。后来,应一位名叫歌纳么扎的尊者祈请,他造了《般若摄颂注释》等诸多论典。歌纳么扎是藏传般若法门的传承上师之一,但《言教论释》中却说这是一位比丘尼。后来,吉祥佛智前往邬金地区,在阿阇黎嘎比多吉、瑜伽母歌内日前听闻了内外密法,并获得了善妙的等持。邬金北方有一个屠夫种姓的女人叫扎灯扎喇,她和花木明妃是同一个相续的人。他依止她八个月,获得黄财神修法的传承,并成就其密咒。他曾在扎南达日的一位名叫巴乐巴挞的阿阇黎前听过《智慧续》。据说,这位阿阇黎是扎南达日巴的化身,在他的智慧相续中,已经获得了如同河流一般源源不断的等持。

他前往南方果哥那上师巴勒塔巴(护足)修行的林中。那里景色极其优美,树木从空中伸出,抛撒烂漫的花雨,恰似人间仙境。十八位具有神变的男女瑜伽士是这个既真实又如梦如幻之景色的一部分,他们所有的资具由财禄佛母提供。吉祥佛智在那里听述了《密集金刚》,依止护足上师九年,密续部听述了十八次,但他一直未能证悟。他请教上师:“为什么我至今尚未证悟呢?”

上师说:“我也没有证悟。”

九年后,他带着明妃玛拉姆,将续部戴在脖子上,到印度金刚座背后一个叫嘎瓦的花园里修持了十八个月,行持密咒行为六个月,终于获得授记:他将在文殊菩萨前解除怀疑。

他心想:文殊菩萨在汉地五台山,看来我必须去五台山。他于是动身向北,走了十由旬时,中午来到一个白色的农屋前。他看见一个在家僧人把裙子撩起,束在腰间,法衣缠在头上,和一个丑女在田里一起耕耘。显然,他们是小屋的主人。他心中略生邪见,这个僧人所做的一切都不如法。有一条毛色肮脏的白色母狗睡在他们附近,也是睡相丑陋,四脚朝天。

是吃午饭的时候了,蓝色的天穹烈日炎炎。他只有上前向这家人化缘。丑女从水沟里捞出一条活鱼,甩给母狗,母狗咀嚼后吐出嚼烂的鱼,她随即把它供养给他。她的行为令他不可置信,所以拒绝吃那条剩鱼。在家僧人对他的丑女说:“这些人的分别念很重,还是供给他们好的食物吧。”说完,他就离开了。

女人供给他米饭和浓纯的酸奶,吃完后,他正要离开,女人说:“你今天到不了城里,还是在这里住一宿,明天再走。”

他不得已只有留下,并拿出《密集金刚续》开始诵读,每每念到心存怀疑之处,丑女便一脸不悦。他这才察觉她有他心通。他心生惭愧,立即不耻求教,请她解除他的怀疑。

“我不能解除你的怀疑,”她说:“刚才那个僧人精通《密集金刚续》。”

到了下午,在家僧人喝得醉醺醺地回来了。此时,他已断除了邪见,并且知道这个僧人是在行持密宗的特殊行为。他在他足下顶礼,请求他解除他的疑惑。

“可以,”在家僧人说,“不过,我先要给你灌顶。”

吉祥佛智说:“我以前已经得过很多灌顶。”

僧人说:“要给你说法就必须先得我的灌顶。”

说完,他进入坛城房。日暮之后,他叫吉祥佛智进去。吉祥佛智进入房中,赫然看见庄严的文殊坛城前,文殊金刚的十九尊金光灿烂的本尊在坛城内真实降临,焕发着美妙庄严的光辉。他如临圣境,毛发悉竖,双目瞬间也不愿离开。

丑女和母狗也站在坛城前。

僧人问:“你是要在谁面前得灌顶?是在文殊本尊面前还是在我面前?”

虽然吉祥佛智知道他们是同一个本体,无二无别,但从显现上来看,他对坛城本尊更有信心。他毫不犹豫地说:“我要在文殊本尊前得授灌顶。”

僧人说:“那你就在他们面前听吧。”

说完,僧人、丑女和狗离开了坛城房。这时,本尊们自行隐没,只留下了他一个人。在曾经被光芒笼罩而今黯然的小屋里,吉祥佛智伤心绝望地哭泣。第二天黎明,他在泪水的残痕中醒来,开始用“汝乃一切众生之佛父”等颂词猛烈祈祷僧人。此时,僧人出现,又幻化金光四射的坛城,为他灌顶,并为他传授了珍贵的文殊言教。

如同一束神秘有力的光柱射入屋内,尘埃在其中舞蹈一般,他终于彻见了万法本义——心之本性。因为他最初未吃母狗吐出的鱼,对上师略生邪见,并在坛城前舍弃上师,所以即身未能成就虹身,而是在中阴时获得了超凡脱俗的成就。

他把自己生圆次第的证悟传到远方,有一座称为法药的神山,那里聚集了众多希求解脱之人,也是适宜禅修的风水宝地,是古德们依止的静处。黄财神做大施主,尊者在堪为法器的弟子和来自四面八方的聚集在他足下的智者前广宣文殊言教的密意。他的美名四方流传,如高山之巅的飞幡。他造了复活圣教的十四部论典,阿阇黎巴勒巴塔在听授文殊言教之后获得了无碍成就。

一次,尊者住在金刚座附近的茅棚里,一位叫达马巴拉的国王来金刚座供养,所有佛教的阿阇黎都参加了供养法会,除了吉祥佛智。国王忿忿难平,一心想着要怎么惩罚他。他前往阿阇黎的茅棚兴师问罪,可茅棚是空的,只有一尊文殊菩萨的像。国王出来问阿阇黎的眷属,他们坚持说上师就在里面。国王再次入内时,尊者端坐在茅棚里。

“你为什么不来参加我的供养法会?!”国王对尊者怒目而视。

“我在这里供佛。”阿阇黎平静坦然地说。

“这里怎么供佛?”

尊者双目低垂,入于定中,安详而从容,这时,在不可见的神圣柔和的光明中,金刚座的所有佛像都亲自来到尊者面前,好像是他所邀请的客人一般。茅棚宛如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阿阇黎面前出现了摄天地精华的各色奇珍异宝,无量无边,人间罕见。阿阇黎对佛像做了极为广大的供养。见此景象,国王生起了无与伦比的信心,当下请求尊者灌顶。他没有带任何供品,他向尊者承诺,自己和王妃是尊者永远的仆人。第二天,国王从王宫带来和自己身相等量的黄金,表示对阿阇黎的虔敬。

在印度享有盛名的布扎马西拉寺、乌丹扎不日寺、那烂陀寺和索玛不日寺这四座寺院之间,各自相距遥远,有的之间需要很多天的行程。有一次,却非常凑巧地遇到布扎马西拉寺重建,索玛不日寺维修,与另两个寺院由国王出资的整固修葺都在同一个时段完工,每个寺院都祈请尊者为新殿开光,尊者也分别应允。届时,他化作四位吉祥佛智上师,在同一时间前往四座寺院,举行了盛大的开光典礼。

在布扎马西拉寺举行开光典礼时,两位外道瑜伽母以一主一仆的身份姗姗而来。一些恶性沙弥认出了她俩,便开始殴打她们。仆女再再请求其主:“你一定要向他们显示神变。”

外道瑜伽母继而开始念诵恶咒,顿时,开光坛城下喷出大股泉水。阿阇黎立即将坛城置放到空中。外道瑜伽母又降下瓢泼大雨,彩粉坛城旋即被阿阇黎用树团团围绕,茂密的树荫把它遮盖得密不透风,开光典礼最终得以顺利完成。自此以后,每年的那一天,布扎马西拉寺都会出现一个外道所制造的违缘,但都不能造成损害。

阿阇黎曾在那烂陀寺和布扎马西拉寺担任过住持。当时,住在乌筝巴日的圣达瓦声闻和分别念粗重、心绪散乱的比丘们对尊者恶意诋毁。尤其是在他任那烂陀寺住持时,一些比丘群起诽谤,诬陷他不具足智慧与戒律,没有资格为僧众讲经说法。他们在一起聚会密议,多次向尊者发动进攻。他们尤其轻视密宗,对密宗深怀邪见,并随意毁谤。后来,发生了金刚座的圣达瓦和圣嘎拉巴僧人盗取银质黑鲁嘎佛像的事件,他们将佛像化作纯银,肆意享用。当地的国王为此杀了许多金刚座的圣嘎拉巴僧人。正当国王准备对圣达瓦僧人进行严厉惩罚时,阿阇黎对他们生起难忍的悲心,他利用自身的强大威望,从国王手里救出了他们。

为断除圣达瓦声闻的邪见,尊者显示各种神奇幻变,他入于地下,地下的非人们闻讯蜂拥而至,对尊者广行供养。阿阇黎造了许多有关密行的殊胜论典,通过各方教理建立了密乘与声闻乘相互圆融互不相违的观点。如果他对在家僧人——文殊化身所示现的阿瓦达底人的行为未生一丝邪见,他即身便可成就金刚虹身。但因他当时的不恭之念,以致在80多岁舍弃异熟身以后,才获得双运果位。

他有四位大弟子即生获得涅槃,获得一生补处地,差一生成就的和中阴成佛的有十八位,至于大智者班智达和瑜伽士歌萨勒巴(修行者)更是不可计数。一个叫巴哲多吉的论师认为,既是这位阿阇黎的金刚道友又是他弟子的有两位:他们分别是贡嘎那的秋吉炯内和日布萨哈的珠多多吉(顶髻金刚)。他的四大殊胜弟子是:仁登贤、寂友、大乐莲花事业和王族罗睺罗。

大阿阇黎的亲传弟子和再传弟子都修成了黄财神,黄财神提供他们所有资具,财禄佛母也供给他们一切所需。当尊者按照续部中的仪轨,将自己的智慧源源不断地注入到弟子心间时,书画坛城、彩粉坛城瞬间变成了真实坛城。据说,只要他说一些谛实语,所需的彩粉就会信手拈来。后来有一位叫马哈巴拉的国王下令:持比丘僧相者不能直接行持密宗禁行。自此以后,阿阇黎及其眷属就没有再公开行持禁行。

 

40.境界超胜上师的燃灯贤

 

燃灯贤在印度西方降生,由于禀赋过人,正当青春年少之时,便无碍通达了所有学问。他在大众部教中出家,成为那烂陀寺诸多智者恭敬的、前途不可估量的一名比丘上师。有一天,大阿阇黎吉祥佛智在他的生命中出现,从此,他趋入瑜伽及瑜伽母续坛城,听授了无量续部密典。然而,真正的窍诀却非常稀有难得。

燃灯贤怀着惆怅和希望,暂时前往南方。两三年中,他依密续所说的行为利益众生。因昔世的福德因缘于此时成熟,他的眷属和财产如泉喷涌、汩汩不断,他决定把他(它)们全部供养上师。

他回到上师身边,带回六十户皈依佛门的家庭、一千两金子、三百条名贵的天然珍珠项链。所有的眷属和财物,他都悉数供养。他在上师足下发愿:愿生生世世做上师的侍者、仆人。他住在上师座下三年,包括去城里置办会供用的酒肉誓言物等等,事无巨细贤劣,他都无所不做。经过努力,上师终于把所有的至深窍诀都传给了他。

他前往唯有皎月的静处,修持上师的窍诀,相续中升起了繁星般寂寥恢弘的证悟。他再次回到上师身边,上师为他灌顶,当下,此生和过去无数世以来的所有准备都在这一刻花开蒂落,他获得了大手印的果位。据说,燃灯贤的证悟境界已超越了他的上师吉祥佛智。

另外,尊者以诛业降伏外道的故事,也是脍炙人口,非常之多:

有一个时期,他住在印度边地恩达,当地的国王极端仇视和侵损佛教,经常迫害上师的弟子。一天,国王的车队在路上遇见尊者,见到尊者以超然之态而被众多眷属恭敬簇拥的情景,国王如见仇敌,分外眼红。他把短矛用力掷向尊者,短矛没能伤到尊者的身体,而是掉在了尊者的路前。阿阇黎以契克印指向虚空,国王的车队立即起火,熊熊大火在顷刻间便将国王及其所有财物化为乌有。崇敬国王和信仰外道的人感到末日即将降临,他们坐卧不宁,深深讶异:光头沙门竟有如此大的功夫!经过几天几夜激烈地讨论,他们怀着深深的敬畏,来到尊者面前。他们承诺,从此以后,生生世世不再毁坏佛堂,侵害佛教。

有些史书的观点稍有不同:他们认为,阿阇黎当年在其国时,恩达地区得日嘉的国王布卡那恰好不在本国中部。当时,持邪见者猖獗,通称外道,因此,当地出现了外道国王。这位国王当是外道国王而非布卡那。

西方玛拉巴一位外道国王修持遍入天本尊,他肆无忌惮摧毁佛堂,把比丘驱逐至印度中部,对在家居士动辄安置罪名,百般折磨。不久,阿阇黎前往玛拉巴,住入至尊上师吉祥佛智曾加持过的一座殿堂中。国王对尊者恨之入骨,处处刁难、步步设阻。第二天,阿阇黎端坐殿内,入于定中,无限威严与从容。待其缓缓起身,王宫已乱作一团,国王和王妃均得急症而卧床不起。

一天,一位曾多次拜见过尊者的大臣不约而来。

“这次你伤害了国王,”信仰外道的大臣说,“我们决不放过你,一定会对你严惩不贷。”

阿阇黎从腋窝下掏出画着国王像的画布。

“这个坏人还没死吗?”尊者边说边在惊骇万端的大臣前一条一条地撕碎了那张画布,零碎的画布飘飘然地落到地上。此时,王宫里的国王因心绞痛急性发作,而当下身亡。尊者轻松自如地对张口结舌的大臣念诵真言之后,拂袖离去,大臣的身体立刻僵直在那里。

有一位外道阿阇黎名叫沙嘎仁那,他修成了数量不菲的魔女恶咒,并经常以此残害佛教徒。一天,他与尊者狭路相逢,双方互不相让。沙嘎仁那发出恶誓:

“明天早上如果你还没死的话,就算我们宗派是假的,我们誓不为人。”他一边用恶咒诅咒尊者,一边忿忿离去。

当晚,上师住地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哭嚎和尖啸声,张牙舞爪的骷髅和恐怖的厉鬼手举各种利器向上师扑来。上师纹丝不动,安住于深沉宁静的三摩地中,他意念所至,其力如旋风如海啸,势不可挡。只一刹那,外道的殿堂和茅棚便统统崩塌,外道密咒士的领袖沙嘎仁那及其眷属全部死亡。

  

41.六月成就曼巴侠

 

阿阇黎燃灯贤把法传给了曼巴侠。

曼巴侠降生在边地,为婆罗门种姓。自幼便沉迷于一切神秘之事,任何外道法门他都兴味无穷地钻研修持。等他长成一个英气逼人的青年时,已对外道法门全部了然于胸,有如熟悉他家的后院一般。虽然他的功夫莫测高深,可外道教义却未能使他的那颗心平静。

后来,他遇到了生命中必将相逢的佛法。它无限宽广的爱心与智慧倾泻而下,使他获得了特殊的勇气和超强的力量。

他在印度中部那烂陀寺出家,并在燃灯贤和吉祥佛智两位上师前,从《般若经》开始,将内外密续部的精深奥义全部听授并一一修学。他们为他灌顶,传授给他以至高无上的窍诀。尤其是在《黑鲁嘎续》的坛城中为他灌顶时,观察缘起的花落到了吽嘎绕本尊的坛城里。从此,他长年精勤专修吽嘎绕本尊,相续中生起了生圆次第的特殊等持。他心中明白,再修六个月,他就会获得一切悉地。可是,他需要一位郊戍旺洛种姓(印度的卑贱种姓,如猎人,渔夫,铁匠,盗匪,织工之类)的女人作为所依(必要条件)。她的身色是青莲花,隶属五部佛中金刚部种姓,具足一切法相。

他四处察访,终于得见。他找到她家,直截了当地向她父母索要他们的女儿。她的父母说:“婆罗门上师,你是不是发了疯?我们是低劣种姓,如果我们把女儿给你,我们双方都会受到惩罚的。”

尊者说:“我需要修行的所依,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毁坏种姓的惩罚决不会降临。”

“既然如此,”她的父母说,“你必须用与我女儿身相相等的金银来交换。”

仅仅一刹那,阿阇黎已从地下取出与他们女儿身量相等的宝藏,姑娘的父母看得眼花缭乱,诧异万分。此时,尊者带着明妃翩然离去,远离尘世,去到一个山崖的天然岩洞里,修持了整整六个月。到了第七个月初八的黎明,虚空中传来“轰轰”的巨大声响,振聋发聩,惊心动魄。黑鲁嘎本尊及一切坛城的本尊威光赫赫地出现在他们前方。这一刻,他集诸佛的加持于一身,当下获得了大手印的果位。

从那以后,尊者以《密集金刚》为主的法门饶益了无量众生。他造了诸多论典。有一天,他不舍肉身,象大鹏鸟一样飞向蔚蓝清澈的天空,没入茫茫太虚,飞往不动佛的刹土。

这位阿阇黎就是宁玛巴教派公认的轰嘎日大师,如果是的话,那他就是在尼泊尔降生的。是国王色纳弥(赤松德赞)的幼子,《红史》中说他是第四子,《西藏王臣集》说他叫贡都赞普,是藏地第四十个王朝的国王。(他曾迎请印度的莲花结等论师和阿阇黎布玛莫扎来藏地,翻译了众多经续,对佛教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在这位国王的时代,阿阇黎曼巴侠曾到过藏地。

曼巴侠尊者把法传给了他足下的布达论师,布达论师将法传于绕那阿嘎绕仙得巴,他传给大金刚座者,大金刚座传给歌萨乐巴。

主要的受教传承如下:

曼巴侠——邬金阿阇黎吉祥佛寂——萨索日巴(大金刚座者)——中金刚座者(绕那阿嘎纳歌巴)。

另一个传承是:吉祥佛智传法于大阿阇黎莲花生,他也叫后莲花金刚或小莲花生。这位阿阇黎有单独的广传,非常值得一阅。

所谓大小莲花生是按照时间先后而安立的。

 

42.枯枝开花嘎雅萨思

 

阿阇黎曼巴侠将教法传给西方玛日的阿瓦达底瑜伽士冉那西勒,他把法传给了嘎雅萨思(老书家)。

嘎雅萨思以前是国王塔马巴勒的秘书,在他80岁的那年,正是生命中夕阳西下,晚天渐黑渐深之际。他于那烂陀寺剃发出家后,才开始学三藏,此情被附近地区的马哈巴拉国王看在眼里。虽说国王见多识广,可没有比眼前的这位老翁更令他匪夷所思。他在那烂陀寺找到一根干枯的树枝,拿到老僧面前。

“你看见这根枯枝了吗?”他说,“哪天你通晓了三藏,这根枯枝也会发芽开花。”

面对这位衣著华贵、气宇轩昂的国王,嘎雅萨思暗暗咽下一口气。他默默发愿:“我一定要精进修学。”

他在嘎玛日的阿瓦达底瑜伽士前,在《密集文殊金刚》坛城中获得灌顶,并遵循上师冉那西勒的教言,一丝不苟地修行。他已经走过了生命的各个层面,现在均一一放下,如深海的海底,思想和情绪之潮对它无有丝毫动摇。就这样修持了三年,生起次第道的每一个微细的运作和它的验相全部圆满。他来到一个海风和阳光永恒的海岛,对十方诸佛和他的大恩上师供曼茶罗,他将全身心与温暖而带有湿咸气味的海潮之音融合在一起。修至第七天黎明曙光乍现之际,他现量见到了笼罩在完美光辉里身骑一尾蓝色孔雀的文殊菩萨,一柱白色明光从文殊菩萨的眉心射入他心间,这一刹那,他看见了心的不死本性,一切万法全部通达,他终于获得了悉地。

嘎雅萨思径直找到马哈巴拉国王。

“我已经精通了三藏,”他说:“希望你能给我那根枯枝上开出的花朵。”
  马哈巴拉国王遇到了他一生中最稀有的事。面对这位仙骨道风,飘然出尘的老翁,他诧异、叹息,无限景仰并幡然改变。他再三礼请嘎雅萨思在他国中住下,并尊他为国师。嘎雅萨思修建了大量密宗殿堂,广泛弘扬生起次第及其修法,并造了《喜金刚续释——吻与无垢疏》。

前译派琼布瑜伽士曾得过此部大疏的传承。一个叫兰•达玛露珠所译的此书在后文中说:“嘎雅萨思老人造。”另一个译本是雄•罗顿(安慧)所译,他在书的后文中说是芒顿嘎雅著,我认为这只不过是这位阿阇黎的不同名字而已。但是,这本注释是不是由阿阇黎所宣讲,他的弟子做的记录呢?

据说,阿阇黎与阿巴干达阿阇黎是同一人,他把教言传给哈绕哈日,哈绕哈日传给大金刚座者,大金刚座者又传给了中金刚座者。

 

43.大金刚座者萨索日巴

 

大金刚座者降生在马拉瓦,为婆罗门种姓。在那烂陀寺出家后,很快便对经律论三藏的一切学问,宛如对那烂陀寺的每一个长廊和台阶一般详熟。他通达内外密法,拥有最殊胜丰富的教言,它们如海中宝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他的相续中具有真实无伪的菩提心,这颗无限宽广温柔的大悲之心,其深度没有一物可以测量。他在马哈嘎巴的弘法事业极其广大,当地因他而呈现祯吉祥瑞的气象。阿底峡尊者住世时,金刚座寺聘他为亲教师,后来,他也在布扎马西拉寺做过亲教师。他的弟子主要有中金刚座者(冉那阿嘎绕嘎巴)。

 

44.中金刚座者索索日巴

 

中金刚座者降生在果日,为婆罗门种姓。从小,他就轻而易举地通达了显密诸法,仿佛它们都是从他的自性中源源流出一般。他成就了为数众多的本尊心咒,成为一名具格金刚上师,可是他没有出家,他的身份是居士。

在他周围,常有许多举步如踏棉花,纤尘不染的比丘环绕,他郑重地为他们讲经说法。一次,他前往印度中部一个国家,一位对他具足信心的大臣见此情景劝谕说:“你还是应该出家为僧,否则,有那么多三藏比丘向你一个居士顶礼,会有损佛教形象的。”

阿阇黎说:“我要赡养老母,不能做比丘。”

大臣供养上师60两金子以赡养老母,上师于是得以在印度第二大寺布扎马西拉寺出家。当年,在其前求取教言的班智达和瑜伽士络绎不绝。大金刚座者的所有灌顶、续部传承、教言和窍诀全部汇集在他的智慧中。他在金刚座寺做了多年的亲教师,而后前往南方。当时,有三十位弟子跟随他一起到了索索日巴。当天晚上,在索索日巴国王的梦中,有一位金刚座的大菩萨降临。虽然只有短暂的一瞬间,但大菩萨的话国王记忆犹新。

他说,“我的佛法不要让它前往南方。”

第二天早上,阿阇黎和眷属从索索日巴动身,准备南行。他们启禀官方,因为他们有很多经书和佛像需要当地政府的牲畜和人力来载运。此时,国王方知其梦之意,便与大臣亲自前去迎接尊者,并隆重款待,以种种盛情难却的理由阻止他们启程。国王一再劝请尊者留下,阿阇黎终于在那里住了下来。后来,连阿阇黎的名字也变成了索索日巴。

上师已究竟圆满了生起次第,曾亲见无数本尊。如同他的大恩上师大金刚座者一般,在印度,他是一代典范,有着特别丰富的教言。

尊者的法脉如下:

中金刚座者——晋美炯内(无畏密源)——秀拔嘎拉各巴——达夏巴拉——瑜伽士班扎西日——浊世全知秋炯火(发愿吉祥)——桑吉扎巴——仁钦扎巴——绕得各巴。

后面的这些上师的广传我的上师未予宣说。

 

宝源语第六品生圆次第及其事业受教传承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