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品:词句受教传承

 

45.犀牛头师具义金刚

 

虽说是词句传承,实际上也是续部传承。大多数续部传承是那洛巴和梅志巴传下来的,有些是从龙树菩萨——胜天——罗睺罗——月称论师——光源论师——智称——仙得巴。

数量不菲的续部传承是由文殊友传给婆罗门智慧金刚和菩提金刚。

还有一种传承:吉祥智慧洲——寂友论师——吉祥部——芝乐巴——那巴洲(黑生)——曼巴侠(医师足)。这后四位传给文殊智——具义金刚——思得布拉——阿底峡尊者——尊瓦巴——大金刚座者。

另一个传承是:芝乐巴——拓嘎那——仙得巴——加纳西尔摩卡——阿底峡尊者——大金刚座者——中金刚座者。

还有一种传承:游舞金刚,他从邬金迎请了许多续部——勒勒班扎——文殊吉祥智慧。这位阿阇黎以带牛角的威猛坐式修持大威德瑜伽,流传有一位大日国王曾被他掀翻在地。

文殊吉祥智慧传给具义金刚——又称秀拔瓦或婆罗门华筝,获大手印果位。有一次,南方贝塔那有一位外道国王要将一位讲经说法的三藏比丘斩首示众,阿阇黎闻讯前往,请求外道国王手下留情。外道国王说:“既然你替他求情,我可以放他,但有一个条件,你要用自己的头来交换。”

阿阇黎当即砍下自己的头,把它送给国王。随后,他又在自己的头部安了一个犀牛的头,颈部的伤口完全愈合,看上去光滑无痕。因此,他也被称作阿阇黎犀牛头师。

 

46.文殊智与小狗

 

犀牛头师传法给阿日给。这位阿阇黎将自己的明妃变成猫,因此又称伯绕芝瓦。

阿日给传给文殊智。密续中的有些续部就是这位阿阇黎迎请到南赡部洲的。

文殊智降生在东方班嘎拉(巴基斯坦),是那烂陀寺一位著名的比丘和班智达。后来他远离尘嚣,隐遁在林木葱郁的群山之中,与日月星曜共住,成就了诸多共同悉地,获得了生圆次第广大微妙的境界。一天,他的山洞里出现了一只幼小可爱的母狗,几天里,他一直抚摩它,用自己的食物喂它。后来,光色殊妙的天人出现在他前方的虚空中,将他迎请到了三十三天。一天,他在天界忽然想起了那只小狗。

“我要回去了。”他告诉天人。

“为什么?”天人感到奇怪。

“我的山洞里还有一只小狗,”他说,“我不回去,它恐怕会饿死。”

天人惊讶地说:“你修了那么多年的禅定,仍然没有消除执著一只小狗的分别念啊!”

阿阇黎无言以对,认为天人言之有理。便又在天界住了十二年,回到人间时,发现那只小狗不但还在,而且与十二年前一样幼小和乖巧。它在山洞的地上,挖出一口小小的清冽水泉。当他把小狗抱在怀里时,它突然忽成了一个年轻殊妙的女子,全身佩戴着闪烁珍异光泽的圆满饰物。事实上,她便是金刚瑜伽母。他们行持密宗禁行,但在其他人面前,她又变成了一条小母狗。因此,阿阇黎被人们称为歌歌日巴。后来,他从空行刹土迎请了许多珍贵的续部。 

 

47.“浊世一切智者”——仙得巴

 

文殊智——班玛班扎——得洛巴——那洛巴——仙得巴。

仙得巴在印度摩羯国出生,身为婆罗门种姓的他从小就显出纯熟超人的睿智。他精通浩瀚如海的《吠陀》及其全部支分,还有八种观察等。有些学者认为他出生在贵族豪门,并非婆罗门种姓。仙得巴在乌旦布绕的一切有部教派中出家,并迅速通达了声闻乘三藏。他前往享有盛名的布扎马西拉寺,在瑟达日上师及众多的大师和大智者前聆听了所有经典和论典,成为一位声名鹊起、众人尊敬的大阿阇黎、大长老。他曾在索玛不日寺院任亲教师,并在很多年里担任寺中传戒师一职。后来,他又依止了仁钦扎巴、那伯•丹策多吉和拓加纳等上师。

这位阿阇黎过目不忘,所听述的一百多部续部全都铭记于心、倒背如流。后来,他前往马拉巴,在不闻人声,唯有天籁之音的山中修行了七年。他在禅定的旷达境界中见到了文殊菩萨、度母、弥勒菩萨,享受了无比清凉的莲花妙法甘露。他们宣说的佛法精华和无著菩萨的观点甚相吻合,因此,阿阇黎的究竟观点就是无著菩萨的观点。一次。于光明梦境中,他得到度母的指示,让他前往圣嘎拉(斯里兰卡)。同一天,圣嘎拉国王在梦中得到授记:

“赡部洲有一位宝源寂上师(仙得巴),请你务必迎请他,他将在你的国度弘扬大乘佛法。”

阿阇黎到达班嘎拉时,圣嘎拉国王早已列队在那里热切迎候。他们将尊者及其所携的两百多部大乘经典迎请到国中。尊者在圣嘎拉的七年中,广弘大乘博大精深的法义,使圣嘎拉出现了五百名大乘僧人,大乘佛法极为兴盛。虽然以前也曾有大成就者到过圣嘎拉,但僧人可能都属于声闻乘。

七年后,仙得瓦离开圣嘎拉,穿越大海返回故土。途中,大海掀起巨浪,一伙凶恶的海盗持刀强行登上他们的船。在一片慌乱与惊叫声中,阿阇黎面不改色,安详而从容,他念诵真言,向海盗抛撒金色海沙,所有的海盗都被制伏。惊涛骇浪消失无踪,海面重又光滑如镜。

尊者回到印度南方,瞻拜金刚座后,准备前往汉地五台山修行。当晚,当地国王于梦中见到了真实的佛陀,一个神秘而又鲜明的影象。第二天早上,尊者恰好途经他的国都,国王以极高礼遇恭敬隆重地迎请尊者,再再祈祷阿阇黎留下。阿阇黎未能如愿实现梦寐已久的五台山之行,而是做了布扎马西拉寺的护东门班智达。有些历史书说这位国王就是马哈巴拉。有些说他是扎纳嘎,也即马哈巴拉国王的外孙。后一种说法比较合乎依据。

阿阇黎曾与二百多名外道班智达进行过精彩激烈的辩论,他口若悬河,智慧仿佛出自一个永不枯竭的无尽藏。最终获得了全胜的记录,声名如日中天。即便是在佛教的团体中,他深刻完整的智慧也无人与之比肩。他被国王尊为国师,赐封他“浊世一切智者”的称号。天界的阿罗汉纷然而下,在其前恭听佛法。尊者日以继夜浸润在妙法的甘露中。后来,那洛巴获得成就,尊者前去那洛巴面前谦逊地求授教言。

当尊者将近100寿诞时,已不能讲经说法。他断除了世间粗大的饮食,到寂静的僻地隐居。这时,他昔日的一位农夫弟子获得成就,因不能忘怀师恩,特地前来叩谢。他用隐身术在空中向上师顶礼,而后,他出现在在上师面前,示现其身,说:“顶礼至尊上师。”

尊者问:“你是谁?”

弟子回答说:“我是农夫多贼。”

上师说:“我已经忘了这人。你把你的隐身教言赐给我吧。”

多贼将教言奉献给上师,尊者也非常专注地修持,终于感召金刚瑜伽母现身,赐予特殊的加持,使尊者获得了隐身成就。他的身体重又强健而完美无瑕。他回到弟子身边,更为清晰有力、滔滔不绝地重新为他们开示佛法奥义。

一天,他正坐在法座上,坐垫忽然被四个女人抬起,她们御风飘然而行,把他迎请到了邬金刹土。他在那里住了许多时日,在勇士勇母的众会中做会供,他唱了很多金刚歌,它们出自一个真正的喜悦源泉。空行主尊金刚亥母赞叹他是解释显密经典密义最殊胜的大智者。

当时,魔羯国的众多弟子不知上师去向何方,他们认为上师已隐身前往刹土,决定为上师做供养佛事。众人正忙碌准备,却见上师端坐在宝座上,正在微笑。尊者对众弟子讲述了云游刹土的经历,大部分弟子生起极大欢喜,感到不可思议,可也有人半信半疑。后来,来自邬金地区的人到金刚座供佛、经商,魔羯国的人向他们打听此事。他们说,阿阇黎前不久刚到过邬金布玛茶,在那里住了很久,他为四众阐演佛法精妙之理,他们三生有幸,曾亲耳聆听。自此,对此事的疑虑和争论才烟消云散。

阿阇黎从不间断地讲经说法,直到108岁圆寂。众弟子在清凉尸陀林准备荼毗大典,当第一缕火苗生起时,阿阇黎的遗体忽然消失不见,令弟子们无比震撼、伤心和叹息。尊者以自力造了许多续部的注释,后来他准备造《轮戒续》的注释时,金刚亥母未予开许。他到邬金刹土做会供时,曾和来自其他各地的大成就者共53人聚集一堂,对佛法进行了深刻而细致入微的研讨。

 

48.晋美炯内——三次拒绝金刚瑜伽母

 

中恩扎布德国王传法给格格燃扎。格格燃扎白天为一千只狗宣讲佛法,晚上行持密宗禁行。他把法传给了莲花生大士。这样的续部传承很多,但现在除言词传承外,基本没有留下。阿底峡尊者因为众所周知,故在此没有撰写。以《时轮金刚》为主的众多续部是由阿阇黎玻芝巴(花园者)迎请的。金刚手曾授记玻芝巴:“彼将依靠神变前往香巴拉刹土迎请诸多续部。”

尊者在燃那歌日对弟子们宣讲这些续部,他获得隐身成就,有六大弟子,三位获得金刚身和隐身成就。他们是:阿巴德德巴比丘、博得谢日、那洛巴。他们继续弘扬他的教法。阿巴德德巴把法传给索索日巴(中金刚座者)。玻芝巴是国王马哈巴拉时期出世的,也从阿阇黎布巴嘎嘎上师那里得到过传承。以上都是以这个传承而言的。

这些由各自不同的传承上师传下的法,最后全部汇流到有“浊世如来”美誉的晋美炯内(无畏密源)这里。

晋美炯内在东方屋支伯下附近的扎日卡扎出生。父亲是国王种姓,母亲是婆罗门。从小,他就流露出聪慧和高贵的禀赋,具有微妙和精准的理解和把握能力,极其沉迷于《吠陀》、神秘学和因明学。长大后,他非常轻松而投入地了达了外道续部的所有论典。一天,他坐在花园的热带树林下念咒。熏风袭人,绿荫摇曵,他沉浸在深度的观想中。忽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位光彩夺目、令人心仪的女子,仿佛自天而降一般。

“我是卑贱种姓的女人,”姑娘说,“我愿意和你一起生活。”

“这样不合理,”他说,“我是高贵种姓,如果和你一起,会带来很多谣言。你赶快离开,不要待在这里。”

姑娘怅然离去,年轻的晋美迥内百思不解。忽然,他跳起来,一一检查他家所有的门,它们全都是插着的,没有打开过。她究竟来自何方?是天女还是夜叉?他暗自思虑,怀疑一直萦怀脑际。他拜访了一位友人,友人是一位修证高深的佛教瑜伽士。听了他的描述,瑜伽士一笑。

“她是金刚瑜伽母,”他说,“这次你没有向她求取悉地,很是遗憾。你与佛教有很深的因缘,事实上,你是佛教种姓。你应该前往东方,在那里,你将获得成就。”

年轻的晋美炯内于是前往东方班嘎拉(巴基斯坦),开始畅游于显密佛法无边无际的海洋之中。他在革日阿阇黎前听受灌顶与教言,迅速成为一名光芒耀眼的大比丘,引人注目的三藏法师,所有持戒比丘的大阿阇黎。一天,他住在殿堂里时,一位美丽动人的姑娘忽然出现在他面前,令他微微吃惊。她把手里血淋淋的牛肉递给他,清澈明亮的眼眸充满期望和渴求。

“我是卑贱种姓的女人,”她说:“这头牦牛是专门为你宰杀的,希望你能享用它。”

一抹似曾相识的感觉在他心中闪过,但他还是无暇思虑,便说:“我是清净种姓的比丘,怎么能享用贱女带来的牛肉呢?”

姑娘望着他坚决沉静的脸,欲言又止,失望地回转身,下了殿堂的石阶,刚走到下面,她就像一缕云烟般杳无痕迹。事实上,她就是金刚瑜伽母,为了赐予他悉地,她第二次出现在他面前,可是他又一次拒绝了。

虽然他已是三藏法师,可他一直对自己所拥有的窍诀心存缺憾。所以又在人们公认的窍诀上师前听受了各种珍贵窍诀,又浪迹四方,寻师访道。最后,他在那烂陀寺住了很久。他重习小乘的根本四部:一切有部、大众部、上座部和正量部。四根本部的戒律和其他声闻藏,大乘唯识和中观,各个不同的论典他均谙熟于心。对佛教因明学等深似大海的各种学问都全部通达,尤其是对密续部的内涵,也有了透彻而完整的认识,并获得所有窍诀。后来他回到索索日巴(中金刚座者)大师前,听取了大师具传承的所有密法。索索日巴是他的至尊根本上师,也是他出家时的亲教师。他在上师幽深古朴的寺院住下,修持上师传授的至深窍诀。

一个初八的黄昏,一位为索索日巴上师提水的仆女来到他的暗室。她是一个在家佛教信徒,她的手里提着一个小小的器皿,里面装着会供的食品。

“你上师派我来,要我和你一起做会供。”她的目光宛若要望穿他的双眸。

“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会供。”他说。

“你以前没有做过,但现在我要和你一起做。”

他一下子生起了分别念,便拒绝道:“不!”

“你虽说通达了三百多部续部,也获得了究竟的窍诀,但你对密宗行为不应生分别念。”上师的仆女拿起会供品,怅然离去。

这时,他忽然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通向室外有三道坚固的门,他出去一看,三道门全都从里面锁着,没有开过。已经三次了,他无法判断自己是否做了正确的抉择。他一夜转辗难眠,感觉自己正在失去什么。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去上师那里,问上师是否派他的仆女给他送过会供品。

“你的分别念很重,”上师说:“我没有派她给你送过东西,你见到什么了?”

他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上师,上师说:“是金刚瑜伽母赐你悉地,可是你没有接受。”

晋美炯内回到的暗室,内心被绝望、自责和伤心席卷一空。他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金刚瑜伽母,祈祷她能再次出现,给予他最后一次机会,赐予他悉地。他错失了此生孜孜以求的成就,怀着一死的决心,在七日中滴水不尽,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把他的罪业洗涤一净,金刚瑜伽母才可能现身其前。到了第七天晚上,一位老妇出现在他梦中,他立刻就知道她是金刚亥母(金刚瑜伽母),他潸然泪下,向她忏悔和祈祷。老妇一变而成光辉夺目,庄严殊妙的金刚亥母。

“你在很多世念诵我的名号并供养我,”她说:“这世,我三次赐你悉地,可你没有接受。因此,你即生不能获得很多成就。从现在起,希望你能造出诸多论著,并广演妙法,你将在中阴身获得成就。”

晋美炯内万念惧无,从内心舍下了一切,日以继夜地隐匿禅修,别人只能偶尔在各尸陀林看见的身影。有一个国王叫绕马巴拉,他的一个王妃建造了厄扎不日殿堂,她把它供养给上师,他就在那里一直修等持。后来,他能够安住于深度宁静的禅定中,一座便入定六个月之久。一次,他住在清凉尸陀林,有一家人送来他们特别宠爱的儿子尸体,亡者的父母痛不欲生,几度昏厥。上师不忍心看到他人伤心的情景,便将亡者的神识从中阴勾召而归,他们的儿子旋即起死回生。从此,上师在人们心中成为威猛无敌的大力菩萨。

尊者被金刚座寺迎请担任亲教师,在来自五湖四海的弟子前广说甘露法语。他通过天文历算观察得知,一个穷婆罗门的灶下埋有丰富的宝藏,他取出宝藏,广行布施。他还成就了御盗、息毒、摧毁敌军等续部中宣说的各种事业。有一个叫善达嘎绕的城市曾遭遇大火,尊者只说了句谛实语,大火即告熄灭。历史悠久的那烂陀寺和布扎马西拉寺迎请他做亲教师,当地国王尊他为国师。金刚亥母再次翩然入梦,劝他造论,他说:

“我这样的人造论对众生无益。”

“你造论时,我将融入你的身体。”金刚瑜伽母说。

以不同的弟子的祈请,尊者造了各个不同的论典。他撰写《般若八千颂释》时,十方诸佛乘祥云而来,在他上方的虚空中以美妙音声称颂吉祥句;著《三宝鬘论》中的《坛城仪规金刚宝鬘论》时,天空降下五色缤纷的花雨;造《窍诀穗论》的初、中、后三阶段中,《胜乐金刚》、《喜金刚》和《时轮金刚》的本尊都亲临其前,赞诵吉祥文。尊者的美名十方流布、四海称誉。

阿阇黎所造的其他重要的论著有:针对《现观庄严论》,尊者造了《能仁密意庄严疏》;在《俱舍论》方面,他造了《世间略论》;在戒律方面,则有《比丘有表释》、《戒律显密论》;中观方面有《中观穗论》;他在瑜伽续部方面也著有注疏及著名的四大修法等等。

另外,他还造了《佛顶续释》、《母续辩答》、《无畏道次第论》、《教言概述》、《总说论》、《无次第释》、《趋入历算》、《时轮辩答》和《明示时轮》,另有零散的论典和修法,以及各修法的汇集编录等。

阿阇黎在印度西方修建殿堂时,他把空钵搁置空中,钵里顿现玉露琼浆。他需要的一切,均由财神提供所有顺缘。在楚蒙这个地方,他令十万人获得解脱,获得了清凉的大安乐。他的弟子中,分布于印度与藏地的成就者和智者无量无边。后来,在印度出现的群星闪耀的大乘论师中,这位阿阇黎是最为人们所公认和景仰的。

 

49.死而复活的称天

 

阿阇黎把教言传给香巴噶哥巴,后者把教言传给了称天。

称天是班嘎拉著名的班智达。尊者自风华卓绝的青年时代起就一直以在家之身住在人才辈出的那烂陀寺。在那里,他潜心体悟佛法之藏,经历了持续的学习和心灵全然开放的净化之旅。上师的教言融入他心中,使他如同身处澄澈无垠的天空之下一般。直到有一天,离开那烂陀寺的时辰似乎已经到来。他向他的根本上师道别,他的根本上师要他剃发出家。可是,因为他世间贪欲未泯,便拒绝了上师的要求。后来,他娶了一位妻子,并有了三个孩子。

有一天,他梦中见到了观世音菩萨。“你违背了上师的教言,”观世音菩萨说,“再过三年,你会得瘟疫死去,死后将堕入地狱。”

称天从梦中醒来,他知道观世音菩萨从来所言不虚,一种死到临头的感觉令他不寒而栗。他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猛厉修行。三年过去了,观世音菩萨的授记如期而至。在一场四方蔓延的瘟疫中,他染病身亡。

恍然中,他的眼前由模糊至清晰。他感觉自己似乎身系铁链,被身形恐怖的阎罗狱卒带到很远的灰暗贫瘠之地。忽然,五尊观世音菩萨在前方降临,如梦幻般透明闪耀、完美无瑕。马头金刚奋力驱打牵着他的阎罗狱卒,见到他悲惨可怜的中阴景象,观音菩萨的眼泪簌簌而流。她让他拉住她的衣衫一角,她的眷属们送他回到了人间。他的神识重又回到了原来的肉体,他睁开了眼睛。

自此,称天常常见到大恩至尊的观世音菩萨,在观世音菩萨的慈光遍照下,他广大无边的心性中衍生出惊人的威力。他获得了大成就,出现了种种善妙的证悟境界,声名传遍了十方。

他把法给了克什米尔班智达释迦西尔巴扎,此法依次由释迦西尔巴扎——布达西日巴扎——绕那绕吉达——门尼西尔巴扎——歌日那西尔巴扎——释迦绕吉达——绕达瓦麻——戈巴拉班智达——布玛甘瓦(解脱天)——匝纳戈巴——萨得歌巴,萨得歌巴则传给了如今大地上无与伦比的阿阇黎寂密。

 

宝源语第七品词句受教传承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