般若摄颂浅释第13节课

第十三课

下面继续讲《摄功德宝经》,即《般若摄颂》,今天讲第三个问题。

丑三(修学般若成为超越其余善根波罗蜜多之理)分二:一、宣说布施等一理;二、宣说其比喻。

寅一、宣说布施等一理:

布施前行即智慧,戒忍精进禅亦尔,

为善不损故摄持,此示诸法唯一理。

本颂主要讲般若波罗蜜多的殊胜性。

大家都知道,在行持行菩提心时,一切万行皆可归摄于六波罗蜜多当中,而前五波罗蜜多要成为出世善根,也必须依靠智慧波罗蜜多。所以这里说,在行持布施等善法时,其前行或根本就是智慧波罗蜜多。因为,如果没有以三轮体空的智慧波罗蜜多摄持,所谓的布施也只成为世间的布施,而摄持以后,布施波罗蜜多才能圆满。同样,布施波罗蜜多以外的戒度、忍度、精进度、禅定度,皆应以智慧度摄持,因为只有这样它们才能达于究竟。

《大智度论》云:“般若为导,五度为伴;若无般若,五度如盲。”意思是说,般若波罗蜜多就像众人共同行道时的引导者一样,而其他布施等五波罗蜜多只是助伴;如果行持前五度时没有般若,那么它们就像盲者一样不能行于真正的解脱道。寂天菩萨在《智慧品》中也说:“此等一切支,佛为智慧说。”意思是说,佛陀在有关经典中所宣说的布施等一切支,都是为实现般若波罗蜜多而宣说的。故般若波罗蜜多极为殊胜!

在汉传佛教中,古代大德对般若的道理讲得非常殊胜。比如宋朝的永明延寿禅师,他的很多教言既符合大乘佛教的教义,也非常相合藏地高僧大德们的窍诀。他在《宗镜录》中说:“一切万行,皆由般若成立;故五度如盲,般若如导。”在这个颂词后面,大师还详细宣讲了五波罗蜜多如盲的道理,即五波罗蜜多不以智慧摄持的过失。因为本经也有描述,所以我在这里只作简略宣说。大师说:如果布施没有以般若摄持,只能得一世的荣华富贵,后来还会感受其余祸殃而偿还宿债;如果持戒未以般若摄持,只能暂时转生欲界天中感受快乐,之后还会堕入恶趣当中;如果忍辱未以般若摄持,只能暂时获得相貌庄严,而不能证得寂灭的法忍;如果精进未以般若摄持,只是徒劳兴建生灭之功,而不能趣入真常之海;如果禅定未以般若摄持,只能暂时获得上界的安住境界,而不能获得金刚定。

因此大家在行持其余五度时,一定要以智慧度摄持,否则布施等善法就会被世间有缘执著染污,最终也会耗尽,而只成为三有的因,或者耽著空寂成为寂灭之因。若能以智慧度摄持,这样的智慧就能指示布施等万法于空性中平等一味的唯一真理。

因此,若我们能听闻、抄写、思维、修行此经,其余善根自然而然就会集聚,所以大家皆应选择宣说甚深教理的此经。在世间,很多家长在选择孩子上学的学校时,也会再三观察,比如在这所学校读书,学问是否能圆满,其他很多有用的道理是否能学得到……若条件很好,无论花多大代价,他也愿意把孩子送入这样的学校。同样的道理,我们要选择终生修学的科目,它也应该涵盖一切,或者能摄受一切善法,这至关重要。因此在闻思的过程中,大家皆应以恭敬心和欢喜心来听受这样的般若法,这非常有意义。

寅二、宣说其比喻:

如赡洲树千俱胝,不同种种多形色,

唯说树影之一名,影无种种无差别。

佛陀此五波罗蜜,亦得般若之名称,

为遍知果普回向,六度一味归菩提。

这两颂以比喻的方式说明,五度在智慧度中归为一体,也就是说,布施等五波罗蜜多在智慧度中一味一体,其原因可以通过这样一个浅显易懂的比喻来理解。

在赡部洲或世间上,有沉香树、檀香树、柏树、松树等许许多多树木,尽管它们在质地、味道等方面有种种不同的差别,枝叶花果等也有多种多样的形色和显色[1] ,可谓千差万别、千姿百态,但它们的树影完全是一样的。比如说,植物园中有各种各样的树木,而不同种类的树木在质地、形体等方面也完全不相同,但它们的树影都叫树影这一名称;而且树影并不存在种种差别,因为树影都是黑黝黝的,根本分不清楚谁是檀香树的树影,谁是沉香树的树影……也就是说,从影子的侧面来观察时,完全都归为或摄为一体,而没有任何迥然不同的现象。

在学习六度的过程中,首先是布施度,然后是持戒度,再次是安忍度……每一波罗蜜多的反体完全不相同。如果通达了一切万法空性的智慧度,那五度都将得到般若的名称,而归属于出世善根之列。比如,当布施波罗蜜多达到究竟时,它也有智度的功德。我们讲第一地菩萨施度圆满,其实这也是因为有了三轮体空的智慧度的原因。而其他度也完全一样。所以大家一定要了知,其余五度皆可归摄在智慧度中。不仅道位是一样的,在不同修法过程中,若能为遍知佛果普皆回向,那所有六度所摄的一切善根皆能一味一体同归菩提,也即在圆满菩提中无有分别。

在《大明度经》中,佛陀也说:天下的树虽有种种颜色、形状,花果也各不相同,但从影子的侧面来讲完全无有任何差异;同样的道理,五度皆从明度(指智慧度)生,在一切智中种种相并无差异。但很多人在学《十地经》或《入中论》时偏偏问:布施度的空性跟智慧度的空性是一体还是他体?由此也经常引发辩论。其实根本不用辩论,因为在尚未通达空性时,布施、持戒等完全不一样,而一旦通达三轮体空的智慧,就会像我们刚才所讲一样:虽然树木并不相同,但到了影子这一层面就完全一样;同样的道理,五度的境界到了最终也完全相同,即皆成为般若波罗蜜多。

壬二(为他讲说等功德)分二:一、如何讲说之方式;二、如是宣讲之功德。

癸一(如何讲说之方式)分二:一、传讲所断假般若之方式;二、宣讲所取真实般若之方式。

子一、传讲所断假般若之方式:

菩萨若本未尽知,宣说色想受行识,

无常行持假般若,智者永不坏诸法。

虽然宣讲、修学大乘般若的人可以用菩萨来称呼,但也不一定全都名副其实,可能有些只是名相上的菩萨。如果菩萨本来都不能完全了知甚深般若离戏空性的意义,(有些没有善知识的引导,有些自己不争气没有好好闻思,以种种原因导致不能通达甚深般若之理。)却在别人面前装模作样、滔滔不绝地讲述五蕴皆空,诸如: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等等。但他们所讲的空,也仅仅是小乘四法印的道理,或五蕴是无常、苦、单单的人无我和相似的空性。可是他们却说,这就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的究竟意趣。

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明白般若的真实义,也未对般若产生定解,所以其宣说的般若只能是假般若。正因如此,其实际行持也不可能是真正的般若,只能是相似、形象的般若。而这样不符法性的讲修,就唐捐了般若波罗蜜多究竟甚深的意趣,所以大家千万不能效仿他们。若自己对般若的理解或认知都没有,那就不要随便乱说。

现在世间,相当一部分学者或知识分子每天都研究般若空性,但他们对佛陀的甚深智慧并没有真实的信心。既然没有信心,那还研究什么?的确,世间的研究人员或学术界的人比较讨厌:虽然他们自认为已经通达空性,但所谓的通达只是口头上,诸如瓶子的本体不存在之类,而他们却敢为人宣讲、引导。确实非常可笑!要宣讲这样甚深的佛法,最起码自己要成为大乘佛教徒,同时对般若或中观的法理还要有很深的认识!当然完全要大彻大悟,作为凡夫来讲也很困难,而佛陀也没这样要求。因为,“凡是讲《般若经》的人,必须是一地以上证悟空性的圣者”,与“学密法必须是八地或一地以上的菩萨”的说法一样,在经中都找不到依据。如果有,那上师的法相中就会有这一条;若是这样,那上师的法相就很简单,根本不用分很多类别。所以凡夫人也可以讲,但一定要对般若法门产生定解,若没有定解就会像搞学术的人一样。其实这是在毁坏佛法,根本不是弘扬佛法。

以前,藏地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老师父有一个比较聪明的徒弟,师父每天到寺院里面念经时,徒弟就开始打扫师父的屋子。有一天他不小心把师父珍爱的碗打烂了,师父回来后他说:师父!你说万法是不是无常的?师父说:万法遍无常。徒弟说:你的碗已出现无常,打烂了!师父问他:一切有漏法是不是痛苦的?他说:是痛苦的。然后师父就搧了他一巴掌。可能大家也清楚,有漏皆苦与万法无常是否应该这样理解。同样,将无常等说成般若空性,可能也只是这种情况。

以前,一位在家人去朝拜某座寺院,当时有两位僧人正在寺院门口的阶梯上辩论,非常激烈!那个在家人就在旁边听。没过多久,两位出家人开始在“如来有没有智慧”的问题上进行辩论。一个人说有,一个人说没有。说来也巧,那位在家人的儿子叫“如来”,他娶了一位名为“智慧”的妻子,前一段时间他们俩感情不好离婚了,最近刚刚复婚。于是这个在家人开始劝他们:你们作为出家人,没有必要为我们家里的事争论。实话告诉你们,如来前一段时间和智慧离婚了,现在又复婚了。他这样劝了以后,两位出家人也很听话,随后就回到宿舍中去了。可能大家皆能体会,这则故事所蕴含的甚深意义。

作为智者,因为他完全通达般若空性的意义,所以永远也不会毁坏诸法本义——般若。对于一个比较诚实的人来讲,他若不懂就不会讲;如果真正了解法理,就会一五一十地传给有缘众生。所以真正的智者不但不会毁坏般若的法义,相反他会对其异常恭敬。

子二、宣讲所取真实般若之方式:

非色非受不缘想,不缘行识尽了知,

万法无生空性理,此即行持胜般若。

与刚才的道理相反,某位补特伽罗或行者,通过长期依止善知识闻思修行后,完全不耽著世间种种色法,也不耽著所谓的受,也不缘想、行、识,彻底通达差别基五蕴及差别法——无常、空性等一切万法皆为空性,并为他人如此宣说,这就是在真正行持最殊胜的般若波罗蜜多。

我们这里很多道友通过闻思已经明白五蕴皆空的道理,他们就会觉得般若非常珍贵,所以不但自己会精勤修学,还愿与更多有缘众生分享,因为这对每个众生的生生世世都非常有利。就像世间有一个好人,不但自己不愿意离开,还愿更多有缘众生都来亲近。的确,在看到世间众生对名相特别耽著,从而特别烦恼、痛苦时,我就会想:如果他们能被善知识摄受,真正通达空性法理该有多好!如今大家皆能听受这样的般若法门,实际上也在行持殊胜的般若,故功德不可思议。

话说回来,如果前世没有积累无量资粮,即生中也不可能遇到这样的般若法,甚至般若法的名号也听不到。月婆首那翻译的《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云:“若非无数百千亿劫修习众行种善根者,则不闻是般若波罗蜜名。”意思是说,如果我们没有在百千亿劫中修习众多善行,积累下殊胜善根,即生中连般若的名称也听不到。

在《胜天王般若波罗蜜经》中,还讲了很多般若的功德,比如:“如见东方赤,则知日出不久;若闻般若波罗蜜,当知去佛不远。”意思是说,如果我们见到东方出现红光,则可推知太阳不久就会出来;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听闻到般若波罗蜜多法门,则可了知证得佛果并不是很遥远。在该经中,诸如此类的比喻还有很多,所以大家皆应生起欢喜心。如果你对佛陀的金刚语一点都不信任,那就没办法;如果你真正信任佛法,这样的金刚语就应牢牢记在心间。

在曼陀罗仙翻译的《文殊师利所说摩诃般若波罗蜜经》中也说:“佛告文殊师利: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欲得不堕恶趣,当学般若波罗蜜一四句偈,受持读诵、为他解说、随顺实相。如是善男子、善女人,当知决定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则住佛国。”所以,如果有人担心,怕因以前所造的恶业堕入三恶趣,那就要好好修学般若波罗蜜多一个偈颂以上的法理,这样就能获得解脱。当然,我们见到这些宣说般若功德的金刚语,也算在行持般若波罗蜜多。

另外,大家对传讲般若波罗蜜多的法师应作佛陀想,有般若波罗蜜多法本存在的地方应作宫殿想。的确,有般若波罗蜜多法本存在的地方,世间的天魔、邪魔等皆不能损害,所有天神和白法方面的护法神也会经常护佑,且能遣除种种邪见,有许许多多功德。所以大家皆应尽心尽力供养般若法宝,这非常重要。当然,若能首先生起视般若法门为如意宝的信心,之后再不断修学,且以之与有缘众生结缘,那自他众生皆能获得无量善法。

癸二(如是宣讲之功德)分二:一、宣说真般若之功德;二、彼之原因。

子一、宣说真般若之功德:

有化恒河沙数刹,众生皆证罗汉果,

书此般若经函赠,最上有情福更胜。

有些人以种种方式对恒河沙数世界的所有众生宣讲佛法,他们通过修行之后最终都获得了阿罗汉果,当然这个功德不可思议。大家都知道,若有上师通过传讲,相当一部分弟子证得小乘圣者果位,其功德也很大,因为这对人类社会和佛教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甚至世间高等院校培养出几千几万个大学生,人们也会觉得非常了不起。既然如此,那这样的功德就更不可思议了。但若有人对般若法门生起极大信心后缮写,并将经函赠送给能通达且能传讲甚深般若波罗蜜多的最上有情(指福分很好的大乘根机的众生,他们对般若法门不会生邪见,也不会不屑一顾地放弃,而且还有能力了解和弘扬),那此福德就超过前者。所以,若我们能将本经法本印出来送给别人,其功德就非常大。

当然,这也是我要求大家共同发心印《般若摄颂》与有缘众生结缘的原因。的确,我从内心深处对般若法门生起了极大的信心,也希望世间很多人都有这么好的机缘,所以才以空性法门与大家结缘。在唐朝的时候有一位比丘尼,其俗名叫任伍娘。她在家时经常杀生,造了许多业。出家以后在寺院中仍然经常吃肉,戒律极不清净。死后家人把她的名字写在灵牌上,后来灵牌发出声音说:我是伍娘,已堕入恶趣,等等。后来她要求家人为她抄写《般若三百颂》(即《金刚经》)七部,家人按她的要求缮写,七遍完成后她从灵牌传出声音说:我已离开恶趣的痛苦,转生到了善趣。可见,缮写《般若经》的功德确实很大。

以前有一位牧童,他很想抄写《金刚经》,但因条件特别差,没有买纸的钱。于是他想:若将经文写在地上,别人踩在上面会有过失,所以只好将《金刚经》写在空中。写完后他用妙香作供养并发愿:“若经中所言真实不虚,则以此谛实力,愿为我呈现瑞相……”话音刚落,粗糙的地面就变得平坦如掌,花雨也纷飞而下。此后,该地不论昼夜均未出现过冰雪、暴雨、干旱等灾害。因此,大家在有能力、有因缘时,这样的善法(指缮写)一定不要放弃。

前一段时间我去康定、道孚那一带,在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观音心咒,因为他们在整个山体上写“嗡玛呢巴美吽”,字特别大。的确这些人的福报很大,因为所有过路的人都能看见。我小时候也经常把观音心咒刻在石头上,有时也刻在路边的岩石上,以这种方式让自他众生通过文字种下善根,这确实很好!

对汉传佛教来讲,缮写般若有很好的因缘。三国时期有一位叫朱士行的僧人,在汉传佛教历史上,他是第一位如法出家受戒的沙门。出家受戒后,他就在洛阳钻研、讲解《道行般若经》[2] ,通过很长时间研读,他深感该经文句简略、义理艰涩,令人难以理解大乘之旨,于是发愿西行寻找原本。后来听说西域有完备的《放光般若经》,更闻有高僧能将佛祖密意对照《放光般若经》作根本解读,于是他历经众多艰难困苦、千里迢迢前往西域寻找梵本和能圆满解经的上师。到了于阗(今新疆和田一带)以后,他如愿以偿,终于在这位修学密宗的上师前圆满听受了《放光般若经》。

学习以后,他深感《放光般若经》无比殊胜,心想汉地有这样的经典该有多好,于是发心抄写。当90章、60多万字的《放光般若经》全部抄写完后,他便派弟子弗如檀(法饶)等送回洛阳。由于当时新疆有一部分小乘人视大乘为婆罗门教,于是他们上报国王,要求国王不能让他们把这个法本带到汉地,否则对佛法有很大损害。后来国王也下命令不准带到汉地。那个时候朱士行法师对国王说:如果我抄写的《放光般若经》是婆罗门教的典籍,那就愿火把它烧坏;如果它不是假的佛法,那就愿它不要毁坏。这样说谛实语后,便在众人前堆木柴燃起火来,他把所抄经文全部放在火中,火当即就熄灭了,而经文却毫发无损。后来国王等生起极大的信心,开许这部般若经流往汉地。到洛阳后又过了九年才进行翻译,现收集于《大藏经》中。

虽然与鸠摩罗什所译的《大品般若经》比较起来,这个译本有所缺漏,但其影响也非常大。有些历史中说:中山的支和上使人到仓垣断绢誊写,取回中山时,中山王和僧众具备幢幡,出城四十里迎接,可谓盛况空前。而一时学者,像帛法祚、支孝龙、竺法蕴等,或加以注疏,或从事讲说,皆借《放光般若经》来弘扬般若。后来朱士行法师在新疆圆寂,火化后尸犹能全,有很多瑞相。

更稀有、更精彩的是,在经过多年修学后,他深刻领会到《放光般若经》中蕴藏着究竟了义的密乘虹化圣义。正如《佛梵持明》中所载《教下宗前圣祖朱士行》一文中所说那样:《放光般若经》是《虹化经》的简本,《虹化经》是《放光般若经》的足本。的确是这样,当我们看了无垢光尊者的《七宝藏》等密宗续论后,《般若经》中的内容就很容易明白。

从历史来看,新疆与虹身成就有很殊胜的因缘。最近我翻译的敦珠法王所著的《藏密佛教史》中,也讲述了布玛莫札和嘉纳思扎依止西日桑哈的史实。西日桑哈是一位修行大圆满法的汉人上师,布玛莫扎先到汉地清凉尸陀林依止西日桑哈听受密法;后来嘉纳思扎也从印度来到西日桑哈那里听法,所有法藏他都全部听完并圆满修行。后来新疆有一个国王迎请他,到了那里刚好七天,上师便在空中出现。他知道上师要圆寂,于是马上祈祷,结果西日桑哈将《七钉要诀》赐给了嘉纳思扎。所以新疆与虹身成就的教理有很殊胜的因缘。

的确,不管是《大品般若经》,还是《小品般若经》,或者是《般若摄颂》和其他般若经,大家皆应尽心尽力地弘扬,因为凡是与之结缘的人都能得到无穷利益。我看到汉地很多幼儿园的小朋友,或一些喜欢书法的学生经常写《心经》,这非常好!对每个人来讲,从小的教育都很重要,不管是般若法门还是其他佛法,从小就要产生信心,这非常重要!在座的道友,大家都有责任将般若法门弘扬到各个地方,所以我们也应让很多众生从小都对般若法门产生深厚的信愿。

前一段时间学院开金刚萨埵法会时,刚好是“六一”儿童节,当时我要求菩提学会为主的佛友,一定要让自己的孩子过一个佛教的儿童节。后来北京等地的佛友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到寺院里去听法师开示,有些去放生,有些去念经。看到他们通过网络传输过来的照片等时,我非常高兴,因为若能从小与佛法结上善缘,长大之后就不会诽谤佛法,甚至还会深深影响他的一生。为什么藏族人对佛教没有邪见?其原因就是他们从小都随父母念佛、行善,长大之后也自然成了习惯,而且这种生活习惯对他一生的思想和行为都会产生深远影响。所以我非常希望听受此法门的在家人,皆应让自己的孩子或下一代接受佛法的熏陶,否则长大之后想扭转过来也很困难。可能大家也清楚,有些孩子在接受了高等教育之后,自己不但不学佛,还要说很多非常不公正的话。

作为出家人,在这方面发心很重要。现在有些出家人完全有这个能力,我看到有些寺院的住持,他们很有实力,有钱、有智慧,但全部都用在建筑上。虽然经堂等硬件设施也为弘扬佛法之必须,但每天都搞建设我也不是特别赞同。我认识一位老尼师,当地的信众对她很有信心。很早前遇到她时,她说:我在修大雄宝殿。再过几年以后,她说:我正在修祖师殿。再过一段时间后,她说:我正在修祖师塔。但对附近人们的佛教教育和学校教育一点都不关心。其实,真正的佛法应从众生心上安立。什么时候般若空性的境界于在家人或出家人的相续中生起来,这就是教法和证法的真实体性。而建筑辉煌与否并不能代表佛法是否兴盛,因为它们只是水泥等材料做成的工程。所以建筑只能是弘扬佛法的所依,并不是佛法。

有些人拿着一个大大的法轮供养上师说:上师,请常转法轮!可能他们认为:像车轮一样滚动就是转法轮。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谁都可以转法轮。讲《现观庄严论》时,大家就会清楚法轮的意义,其实释迦牟尼佛的智慧在众生相续中不断存在就叫转法轮。如果认为佛法在外面的石头或钢筋混凝土上,且终生忙于修建,可能就不是转法轮。所以,我非常希望广大学者或研究人员,能在这些方面多写一些文章,以把这个问题阐述清楚。

其实,即使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在他们的相续中也可不同程度地转法轮。比如,让他们对佛陀的故事生起信心,这也是一种转法轮。前一段时间我跟一些老师讲:表面上看来你们只是世间普通学校中的老师,但讲课时也可以引用一些佛教的故事,也可宣讲慈悲心、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等道理;若能如此,那就成了了不起的大法师。其中有位老师不好意思,她说:您怎么说我是大法师,我才不是法师呢!很明显她对法师的概念不懂,其实就是这样。所以,每个人尽管所处的环境不相同,但都可以成为法师。若我们能在有缘的家人或亲朋好友前适时宣讲佛法,那我们就是大转法轮者。

 

 

[1] 形色:形色即形状,《俱舍论》讲有八种形色,即:长、短、方、圆、高、下、正、歪。

显色:显色即颜色,《俱舍论》讲有十二种显色,即:青、黄、赤、白、云、烟、尘、雾、影、光、明、暗。

[2] 乃《小品般若波罗蜜多经》的异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