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义慧剑释第3节课

第三课

下面从空性胜义的角度宣讲胜义法尔。

壬二、从空性胜义角度而宣说:

因果体之法,真实中观察,

能生不可得,观待生亦无。

虽现各自体,体性本为空,

三解脱法界,胜义之法尔。

前面讲了名言中的三种理,作用理是依靠因的作用产生果,观待理是果观待因而产生,法尔理则指缘起生诸法皆具不共之法相。在名言中,因能生果,果观待因,一切诸法皆具依各自之本体分别安住的不共法相,这样的道理确实无误存在。而今天,我们要从胜义空性的角度,对因、果、本体三方面作全面观察。

首先观察因:前面讲依靠种子而产生果,即依靠因的作用产生果,以《入中论》所讲的金刚屑因对因进行观察:因生果是自生、他生还是共生、无因生?自生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产生自己会变成无穷无尽;他生的话,火焰当中也应产生黑暗……通过这四种方式反复观察,就能产生这样的定解:依靠因的作用产生果根本不成立,这样的道理连微尘许也得不到。

其次观察果:前面讲果是观待因而产生的,现在用《中论》破有无生因来观察:有则不生,有的缘故;无则不生,无的缘故;有无二者以外也不可能以其他方式存在,所以果观待因而产生的道理绝不可能成立。

最后观察本体:用《中观庄严论》所讲的离一多因来观察:一不成立的缘故,多不成立,多不成立的缘故,一不成立,故诸法的本体及所谓的名言法尔根本不成立。

既然因、果、本体皆为空性,那一切万法就不会存在,因为根本不会有不是因、果、本体所摄的法。故世俗中似乎实实在在存在的一切万法,在以胜义量进行观察时,则如虚空一样远离一切戏论,根本找不到它们的踪迹。

我经常这样想,如果能运用这三种推理来进行观察,自相续一定会生起万法都是空性的定解。其实空性就是一切诸法的本体,对此一定要生起稳固的定解。名言中虽然有各种各样的显现,但这些显现都经不起正理观察,而在不观察的时候,这些如梦幻泡影般本不实有的现象却又似乎真实存在,这就是凡夫人的悲哀。

虽然在名言中,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因、果、本体三者,并运用三种推理来进行推断,但真正依靠胜义理证来进行观察,就全部变成了空性。其实,因、果、本体不存在,就是所谓的三解脱:因不存在的缘故是因无相,果不存在则为果无愿,体不存在是体空性。三解脱乃一切诸法的本体,即胜义的法尔,也就是所谓的法界。就像名言法尔火是热性等不可遮破一样,胜义法尔三解脱也丝毫不可否认,因为这是圣者各别自证智慧了悟的行境,也即以现量无误成立的。

实在说,学习这部论典非常有必要。因为现在很多人连名言的真理都不懂,更不用说胜义的真理了。即使是佛教徒,也有很多人不知道胜义的真相,甚至一些寺院的大和尚,对胜义的道理也一窍不通。不懂胜义不足为怪,但不懂名言的真理就非常可怕了。因为名言中,人有前世后世,业因果真实不虚……这些在能取所取没有消于法界之前都真实存在;而一切诸法的本体胜义法尔,唯有圣者入根本慧定时才能亲证。当然,想证入圣者境界者,就必须懂得胜义空性。

虽然一切诸法皆是空性,但这种空性并不离开大光明,也就是说,一切诸法的本体唯是远离戏论的现空无二的双运法界。其实,这种本体就是万法的法性,它并非由分析或修行之后才重新产生。这方面的殊胜教言不但密宗有,显宗也有,《入中论》云:“若诸佛出世,若佛不出世,一切法空性,说名为他性。”意思是说,诸佛出世也好、诸佛不出世也好,一切诸法的本体就是空性,它就是一切诸法的法性,也就是胜义的法尔。虽然在迷乱者面前有各种各样的显现,但这些都如梦幻泡影般不真实,它们的本体唯是明空双运的法界实相。

对于《解义慧剑》,大家一定要好好背诵,背完了之后还要再再思维。对很多没有闻思时间的人来说,我觉得即使只把《解义慧剑》搞明白,也能对佛教产生不退转的正信。当然,这一方面是麦彭仁波切的加持,另一方面,麦彭仁波切所讲的这些教言的确非常殊胜。因此大家一定要好好学习。

庚三、随同三理而摄义:

作用观待理,有实之法尔,

理终归法尔,缘由无所觅。

前面已经讲了,因有产生果的作用叫作用理,果依靠因而产生叫观待理,实际上观待理和作用理就是所有有实法的本性。名言中因有产生果的作用,果依靠因而产生,这两者都是自然规律,也就是名言的法尔。因此,前面所讲的两种理——作用理和观待理都可以归在法尔理当中。只要了达了法尔理,就再没有要寻觅的道理了,也没有必要再去寻求。比如有人问:“青稞的种子产生青稞的苗芽,青稞的苗芽从青稞种子中产生,这是为什么?”你是不是没有事情做?没有什么可问的,法尔如是!

有些愚者经常这样问:“为什么造善业产生快乐、造恶业产生痛苦?我不相信。”不相信你就造恶业吧,到时候你会相信的。世间有很多这样的愚者,他们都不懂法尔理。如果懂得法尔理,当有人问“火的本性为什么是热性”时,就可以这样回答:“这谁也答不出来。”不要说一般的普通人,就是很多人非常崇拜的爱因斯坦和牛顿也没办法。你说:“爱因斯坦,你好!为什么火是热性?”他也只会说,这是自然本性,除此之外,根本不会去研究原因。如果去研究,最后他也会糊涂,因为根本得不出一个满意的结论。

现在很多世间人,该研究的地方不研究,不该研究的世间法尔理却经常研究:为什么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为什么青稞的种子产生青稞的苗芽?为什么人产生人,不产生牦牛?……现在西方有些人好像没有事情做,一辈子当中一直在森林里观察:这棵树到底有多少树叶?有多少树枝?有些人拿着一个照相机到处拍一些动物,终生都以这样的方式混过。其实这没有必要,值得观察的唯有真正的正理,正理方面应该去观察,但归入法尔理后谁也没办法,所以没必要再去寻觅它的缘由。

前面讲的是作用理、观待理和法尔理,这三个理已经讲完了,现在讲第四个理——证成理。

己二(说证成理)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庚一、略说:

二谛之法尔,随同而衡量,

事势理成故,即是证成理。

前面讲了胜义和世俗的法尔:胜义的法尔,就是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世俗的法尔,就是诸如火的本体是热性的、水的本体是潮湿的、风的本体是动摇的等名言本性。虽然现在有很多智者都在各自领域拼命研究、探索,但得出来的结论,最多的是名言法尔。不可否认很多学者在这方面的确做出了一些贡献,但胜义的法尔他们根本没办法通达。而且名言也有两种法尔,一是圣者智慧前净见量所显现的法尔,一是凡夫根识前观现世量所显现的法尔,虽然他们能通达凡夫观现世量前的部分法尔,比如牛顿在物理学方面所作出的伟大贡献,但是这些法尔在圣者的智慧眼里是什么样,他们一点也不清楚,那圣者入根本慧定前的法尔,他们就更不可能了知了。所以我们要对佛法的殊胜性生起信心,因为这并不是没有理由的空口赞叹。

上述世俗和胜义的法尔,如果依靠切合实相的正理来观察,就能无误通达,也就是说,它们以事势理成立。什么是事势理呢?就是完全符合实际的道理,即真正的正理——观察名言量与观察胜义量。在事势理面前,任何人根本说不出与之相反的道理,这叫做“以事势理成立”。比如,用五种抉择胜义的理证进行观察的时候,一切万法的本体完全成立为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这是谁也没办法否认、推翻的事实,即以事势理成立。这样的事势理,也就是证成理。

这样的道理非常重要。我们在座的道友,以后在弘扬佛法的过程中,如果没有宣讲《量理宝藏论》这种论典的机会,自己讲不来,别人也听不懂,就应该以《解义慧剑》来开示别人,尤其对比较聪明的人,以因明或中观来引导非常有必要。

我有时候有这种感觉:很多道友特别傲慢,当然这不仅指学院的个别道友,还包括外面网上的很多道友,他们认为自己是博士生,觉得很了不起。而现在遇到因明,所有的傲慢竟荡然无存,不要说辩论,就连因明所讲的基本道理也搞不明白。有人认为:“我已经学佛很多年了,对佛法没什么不精通的,而且像我这样以前在学校得过多少奖的人,学佛应该很容易。”在座个别大学生也说:“我是什么什么学院毕业的,在学校的成绩数一数二……”那很好,既然你学得那么好,那就应好好学一下因明,过段时间跟其他道友比一比,看笔试怎么样、背诵怎么样、探讨怎么样?那个时候不要说超出所有人,可能连因明到底讲了什么,也不一定懂,虽然看了好几遍、想了很长时间,但最后只有责备自己:“我认为自己智慧不错,原来并不是这样啊!”

现相与实相,自体现量显,

或依现量见,无欺比量他。

“现相”指名言中火的本性是热性等显现,而“现相的实相”就是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它们两者的自体,以两种途径可以了知:一是现量,一是比量。也就是说,现相和实相依靠现量来了知的也有,依靠比量来了知的也有。

名言中眼睛看见红色的柱子,这就是现量见到;名言中也有比量来了知的,如以现量见的烟为因,推出山上有火,或者以现量见的所作为因,推出柱子是无常,等等。可见,在名言中由根识亲自见到的现量也能得出结论,有些虽然根识见不到,但是通过比量的推理也可得出结论,有这两种情况。胜义的法尔或法性也要通过现量和比量来成立。通过现量怎么成立呢?圣者入于根本慧定的时候,一切万法的本体如理如实地现见,这种远离一切戏论、无有任何执著的本体就是以现量成立。通过比量来推知胜义谛,就像《入中论》和《中观根本慧论》所讲的那样,中观宗用共同和不共同的因来进行推断的时候,完全知道一切万法都是空性。由此可知,现相和实相通过现量和比量完全可以了悟。

麦彭仁波切所讲的这些道理,从文字上看特别略,但实际上,我们很多人依靠这样的窍诀,以前不太清楚的很多道理,现在完全能通达,所以大家要好好领会。对我们来讲,闻思也好、修行也好,懂得这样的道理很重要。否则,闻思多年连基本的要义还没有通达,口头上说什么也不起作用。如果你真正懂得这样甚深的道理,永远也不会退失正见,不仅今生不退失,凭借阿赖耶上种下的非常稳固的习气,生生世世对大乘佛法的信解也不会退转。

庚二(广说)分二:一、现量证成理;二、比量证成理。

辛一(现量证成理)分三:一、总说;二、别说;三、摄义。

壬一、总说:

现量共有四,无误根现量,

以及意现量,自证及瑜伽,

现彼境自相,是故无分别。

关于现量,在讲《量理宝藏论·现量品》时作了详细分析,故这里不广说。概而言之,现量有四种(如果观待所见二谛,能见之现量则有名言现量和胜义现量两种):第一种叫根现量,即不被眼翳或因坐车船等产生的眩晕之类的迷乱因所染,根识直接缘取外境的自相,比如正常的眼睛看见柱子。也就是说,根识不被任何错乱因所染,真实见到了外境自相,这就是根现量。第二种叫意现量,即相续没有疯狂的因,意识明明清清缘取所见的对境。第三种叫自证现量,即不依靠其他因,心完全能领受到自己的本体。第四种叫瑜伽现量,即修行人通过修行(包括修禅定、念咒语等),起现超越凡夫根识能力的、能知道万法真相的境界,瑜伽现量有很多层次。

不管是哪一种现量,它的对境完全是自相,不像分别念的对境是总相,所以它必须离分别。分别念有三种:第一种是本性分别念,它包括所有的心和心所,从这个角度来讲,世间无分别都包括在本性分别念中,但这并非所离的分别。还有一种是寻伺分别念,这在《俱舍论》中有广说,即对粗法有寻思、对细法有伺察,比如了知瓶子是寻思,了知瓶子的裂缝以及瓶子上细微的花纹是伺察,这样的分别念也不包括在所远离的分别念中。第三种是名言和意义混合为一体的分别念,这种分别念就是要远离的分别,现量绝对不会将自相和共相混为一体而取境。因此,远离分别且如理如实照见自己对境的识就是现量。

下面讲没有四种现量的过失:

设若无现量,无因无比量,

因生彼灭等,凡现皆不容。

这里是说,上面所讲的四种现量非常重要。如果照见事物自相的现量不存在,烟等因就不可能存在,由此而产生的果——火等比量也就成了子虚乌有。《释量论》也讲比量的根本是现量,即:如果显现的东西不存在,那与它相关的隐蔽之法就根本没办法推出来。也就是说,没有看见山上有烟,就没办法推出山上有火;不了知柱子是所作,它的无常就没办法成立……所以,比量的推演一定要依靠现量。如果现量的部分没有,那隐蔽的部分就没办法推出,由此也就没有所谓的比量,故现量非常关键。但很多人都不明白现量的概念,所以他们得出来的比量结论也就很难圆满。

再者,如果现量不存在,因生果灭等一切显现也就不可能容有;显现见不到,那以因知果、依果推因等逻辑关系也就不复存在。所以,一切显现及其内在的逻辑,都要建立在现量的基础上,故现量极其重要。

若尔彼空等,依于何者知?

不依名言谛,不得证胜义。

综上所知,现量必须成立,如果现量不成立,那柱子的显现等名言现相,以及万法无常等名言实相就无法立足。进一步讲,现量若不成立,万法的胜义空性则没办法了知,因为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实际上就是一切显现法的共同实相。

我们是这样抉择万法为空性的:柱子、瓶子等显现法(有法),是毫无实质的空性(立宗),因为远离一体多体之故(因),就如幻化的象马一样(比喻)。通过这样三相推理,就能了知柱子等一切显现法皆是远离一切戏论的空性。如果现量见到的世俗显现法没有,那抉择空性也成了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现空双运之故。既然所见所闻的对境全部都不存在,那谁是空性呢?可见,不依靠世间显现这一名言谛的方便,就不可能证悟方便生的空性胜义。

比如,天空当中有一轮明月,但我们既没有用语言来表达、也没有用手指来指示,那可不可能让人了知呢?不可能。或者说,我要为一个人指示天空中的月轮,但我手也没有、口也没有,那有没有办法指示呢?绝对没办法。如果有口有手,那我就可以为他指示:你看,天空中有一轮明月。所以现量非常重要,如果没有现量,那依靠表示来指示空性就根本没办法。萨迦班智达讲,用手指来指月亮的时候,有些人不看天空中的月亮而只看手指,这是非常愚笨的行为。

总之,证悟胜义谛必须要依靠名言谛,不依名言谛绝不可能得到超离分别思维的胜义境界。龙猛菩萨也说:“若不依俗谛,不得第一义,不得第一义,则不得涅槃。”因此,没有通达世俗谛,第一义的胜义谛就不可能得到。月称论师在《入中论》中也这样说:“由名言谛为方便,胜义谛是方便生,不知分别此二谛,由邪分别入歧途。”所以,我们一定要依世俗谛的方便来证悟胜义谛的方便生。如果对显现和空性的关系一无所知,也就是不知道二谛,那就非常危险,因为这完全有可能以邪分别而入邪道。因此懂得二谛很重要,尤其现量和比量的关系必须要了解,否则通达空性的本义就有一定的困难。当然,如果是密宗,上师就会通过各种表示方法来让你认识心的本性,如:你现量所见到的东西是如何如何……依靠这样的方便就能让弟子的相续产生胜义谛的智慧。

壬二(别说)分四:一、根现量;二、意现量;三、瑜伽现量;四、自证现量。

癸一、根现量:

五根所生识,明了受自境,

根现量彼无,如盲不觉境。

五根所产生的五种识,是依靠眼根产生的眼识、依靠耳根产生的耳识、依靠鼻根产生的鼻识、依靠舌根产生的舌识、依靠身根产生的身识,这五种识明明了了领受自己的对境:依靠眼睛,色法上的白色、红色等完完全全在眼识前显现……这就叫做根现量。当然,这样的根识(根现量)一定要有,如果没有这样的根识,那世间人全部都会像盲人、聋子、哑巴等一样,根本不可能了知名言万法。

没有眼根就是盲人,正因为盲人没有眼根,他就见不到色法;而聋子没有耳根,所以他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有些人的身体没有知觉,现在有些病人下身瘫痪、上身瘫痪,什么知觉都没有,这就是身根已经毁坏;还有舌根毁坏的、鼻根毁坏的,什么味都闻不出来、也不能品尝。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还比较多,这给他人和自己带来了诸多不便,很多人还不太理解,其实这就是他们的根已经坏了,我们应多多给予帮助。

其实,根现量在名言中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它并非依语言假立或通过理证的渠道重新形成。如果在本质上根现量根本不存在,那聋哑等就不应该存在;如果是语言假立,那就会像所取的名称一样;如果是通过正理剖析后重新形成的,那就不是实相。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它就像仓库里面本来放着的东西,点亮灯后才发现一样。以前,很多没有学过因明的人对根现量、意现量等都不了知,现在通过学习才知道名言中有根现量,依靠根现量,色法也好、声音也好……它们就能被亲自领受。依靠诸佛菩萨的加持,现在很多人终于有缘了知这样殊胜的正理了!

虽然大多数人现在只能通过凡夫现量和比量来了知,但若真正精进实修,不可言说的胜义谛就一定可以享用,这一点大家要深信不疑。我相信,闻思时间长的道友都有这样的信心,只要依照大慈大悲佛陀的教言如理如法修持,证悟空性胜义谛就没有任何问题。

癸二、意现量:

意根所生者,明断内外境,

意现量彼无,共知法识无。

所谓意现量,就是依靠意根而产生、对内外法明断的意识。“断”在藏文中有知的意思,也可理解为判断或断定。它明明断定内法和外法,色法等外法,境相完全能明白,意识方面的内法,像梦中之境,这些也完全能了知。对外也了知、对内也了知,这样的现量就叫意现量。如果没有意现量,那就不可能有共同了知内外一切法的识,这也就是意现量存在的必要。

对任何一个众生来讲,意现量的存在都有其重要意义。就像一位家庭主人,如果他对自己的家庭状况比较清楚,对外面的世界——社会、国家的情况也比较了解,那他对里里外外的事情都能弄得明明白白。而根识只能了知各自之外境,所以必须要有了知内外一切法的意现量。现在有些企业专门有一些项目经理,做这个项目就用这个经理来管,做那个项目就用那个经理来管,很多集团的管理方式都是这样。我们的眼识、鼻识等五识,就像执行不同工作的“项目经理”一样,它们只能在特定的范围内适用,比如说眼识,虽然对色法完全都能了解,但是对声音却一点都不知道。内外全部都要知道的话,那就一定要依靠意识的“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