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72节课

第七十二节课

昨天总说了嗔恨的对境主要有三个方面——我、我的亲友、我的怨敌,今天先讲遮破以“我”为对境而生嗔恨。这从三个角度进行分析,即忍受痛苦、忍受甚深法门、忍受怨恨的敌人。第一个又分四部分,首先讲“作意轮回之自性”,也就是说,我们应了解痛苦就是轮回的本性,不要脆弱,一定要坚强。

庚二(遮破嗔彼)分二:一、遮破于令遭不幸者生嗔;二、遮破于障碍所欲者生嗔。

辛一(遮破于令遭不幸者生嗔)分三:一、破嗔于我造四罪者;二、破嗔于亲友造四罪者;三、破嗔于怨敌作四善者。

壬一(破嗔于我造四罪者)分二:一、破嗔令我痛苦者;二、破嗔轻侮我等三者。

癸一(破嗔令我痛苦者)分三:一、忍受痛苦之安忍;二、定思正法之安忍;三、忍耐作害者之安忍。

子一(忍受痛苦之安忍)分四:一、作意轮回之自性;二、作意出离之因;三、以修习观察安忍;四、作意功德。

丑一、作意轮回之自性:

乐因何其微,苦因极繁多。

在这个轮回当中,不管是自己还是他人,造善业的力量可谓少之又少,而痛苦之因的不善业却多之又多。如是因、如是果,所以痛苦在轮回中必定多,而快乐在轮回中必定少。

古人曾说过:“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若将人生分成十份,不称心如意的事情,多占八九份。然而,很多人并没有通达轮回的本性,他们遇到不顺、不快乐时,就怪自己的命不好,没有勇气去面对,这是没有必要的。《地藏经》中云:“南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非是业,无非是罪。”我们大多数人造善业极少,起心动念都在制造苦因,痛苦又怎会不多呢?如果不信的话,不妨观察一下,平时一堂课需要一个多小时,自己从头到尾专心致志听的有几次?一天二十四小时中,嗔恨心、贪心、分别念生起了多少,行持善法的念头又有多少?这样一经观察,自然就明白轮回为什么都是痛苦。

佛陀在《正念经》中云:“轮回如针尖,永无少安乐。”弥勒菩萨也说:“不净粪中无香味,五道之中无安乐。”不管从哪位圣者的教言来看,整个六道轮回都非常痛苦,“三界无安,犹如火宅”,《妙法莲华经》也是这样讲的。因此,世间确实没有安乐可言,一旦遇到痛苦挫折,应清晰地认识到轮回的本性即是如此,若能懂得这个自然规律,遇到什么情况自己都会有所准备。

丑二、作意出离之因:

轮回中的痛苦并非不好,它可以转变成修行的顺缘。

无苦无出离,故心应坚忍。

我们遇到一些痛苦时,不要非常伤心,千方百计想把它遣除。如果没有这些痛苦,就不会对轮回生起强烈的厌离心,也不会向往从三界中获得解脱,希求无上正等正觉的果位。所以,遇到痛苦和麻烦时,应好好思维它是顺缘还是违缘,进而坚定不移地承受痛苦。

在座的出家人,有些是从小就对三宝有殊胜的因缘和俱生的出离心,不愿意接受在家的生活。但也有一部分人,如果没有遇到挫折,可能根本没有出家的机会。《毗奈耶经》中也有许多阿罗汉、阿罗汉女,曾像世间人一样生活,但后来遇到种种违缘,才生起了无伪的出离心,出家后获得正果。因此,假如没有感受痛苦,就不会生起对三有的厌离,若没有这种厌离心,不可能追求寂灭解脱,《四百论》中云:“谁不厌三有,彼岂敬寂灭?”

我们遇到痛苦、病魔等时,一定要认识到它的本性。噶当派的高僧大德,经常把痛苦当作修行的顺缘,并且说:“如果自心特别苦恼,应立即观想三界轮回众生的痛苦,以自己现行的痛苦去代受他们所有的痛苦,以此而使自己的受苦变成功德。”因此遇到痛苦的时候,我们不要一蹶不振,应以坚毅的勇气去面对,把一切痛苦转为道用。

有些人遇到一点点痛苦,就“我好可怜啊,我好伤心啊”,没有勇气面对这种生活。其实,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坚强,有了这种坚强、内心获得自在的话,不管在什么环境中,都会有一定的前途。修行也是这样,倘若发生了不顺的事情,当以正确的态度来对待,不要从此就不敢学了,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众生的痛苦分为几种,一是前世所感的恶业之果,一是今生中遇到的违缘所致,还有一种,就是修法以后才有的痛苦。为什么修法会招致痛苦呢?因为你没有修法的话,来世可能在地狱或饿鬼中感受痛苦,但依靠佛法的加持力,即生中只是象征性地感受一些痛苦,来世就不用感受了。

这个问题,以前讲《俱舍论》时也详细地分析过,大家应该知道,在这个轮回当中,并不是有人想象得那样,一修法就发财长寿样样齐全,里面的因果还是很复杂的。但无论如何,行持善法只会获得乐果,不可能导致苦果。然而,凡夫人并没有出世间的眼光,看不到今天的痛苦来源于往昔的恶业,反而认为学佛法使自己痛苦,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行善的本体是乐果之因,不可能产生苦果,有人之所以行善反受苦果,这种因果道理,唯一是佛陀各别自证的智慧行境,不要说我们凡夫人,纵然声闻阿罗汉也因为有所知障而无法真实了达。有些人认为:“本来听说学佛让人顺利,但我学佛以后,好几件事情都不顺,生活总有坎坎坷坷,是不是学佛错了?”这就是对佛法不理解而导致的。

苦行伽那巴,无端忍烧割,

吾今求解脱,何故反畏怯?

下面用比喻来进一步说明此理。在这个世间中,很多人行持无意义的苦行,比如对大自在天及其王妃俄玛得瓦生信者(辞藻学和有些古书里有很广的历史故事,但在这里不说),为了获得他们的果位,于每年九月份绝食一天或三天,在这个过程中,外道徒割开身体、用火灼烧,或者把身体穿在兵器上,用种种办法自我摧残。还有印度南方的伽那巴,那里的人也喜欢苦行,为了获得“第一”的虚名,人与人之间经常搏斗,舍弃生命也在所不惜,比如为了在某村中当第一,跳河也可以,上战场被杀掉也可以。还有些外道,为了博得圣尊的欢喜,砍断自己的头,用火来燃烧身体,与现在某些极端宗教比较相似。我以前去印度、尼泊尔时,仍能看到这些外道白天晚上精进地苦行,尤其在酷热难挡的夏天,他们的苦行方法,让人看了以后,自然而然生起悲心。现在也有一些气功,劝人焚烧自己的身体,最近也发生了各种情况,这些都是无意义的苦行,对今生来世根本没有意义。

现在好多人特别喜欢一些无聊的事情,比如尝试一辈子跟老虎生活在一起,爬悬崖、攀登高峰,就是为了得到一种名称。这些都没有任何实义,若把这些精力、钱财和勇气全部用于佛法方面,今生来世的很多事情都已经解决了。

在城市里我还经常看到,一些老年人,不管冬天也好、夏天也好,每天一大早就爬起来,忍着狂风暴雨,在广场的空地上,放着非常嘈杂的音乐,手舞足蹈地开始锻炼身体。这些白发苍苍的老年人,为什么不把时间用来转佛像、绕佛塔、磕头,或者念一些阿弥陀佛心咒呢?为什么不为后世做一些准备呢?每天这么早就出来唱歌跳舞,肯定有不少辛苦,然而就是为了这些毫无实义的东西,他们也都能忍受。

相比之下,我们发了菩提心的人,为了度化自他一切众生,在修学过程中遇到一些痛苦,怎么会生起畏惧之心呢?《经庄严论》中说:“只要对众生有利益,菩萨转生于无间地狱也非常欢喜。”既然如此,我们在利益有情的时候,稍微遇到一点点挫折,不应该产生怯弱之心。

现在世间上有许多人,成天将钱财、精力、青春用于一些无聊的事上面,而我们发了菩提心的人,这一辈子就是要利益众生,为来世做好准备,哪怕自己一生能帮助一个众生,在他相续中种下解脱的善根,来到这个世间也没有白费。为了这个伟大目标,从现在开始,我们在行持大乘佛法的过程中,即使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要有退怯之心。

然而,有些人并非如此,为了自己的事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跳河也可以,爬雪山也可以,但一听说是为了众生,就躲到一百公尺以外,非常简单的事也不愿意干。比如为一些道友分发法本,中间若耽误一两个小时,他就皱着眉头使劲摇头:“不行不行,我不空!”但如果是为了自己的事情,出去几个月也没问题。其实我们应该反过来,真正对众生有利的事情,自己理当责无旁贷,付出再多也心甘情愿,但若是为个人的事情,尤其是吃喝玩乐方面,最好是越少越好。当然,长期熏习大乘佛法的人,与世间人的心态不一定完全相同,但按照大乘佛义,凡是利益众生的事情,最好不要怕苦、怕冷、怕热、怕别人说什么,这个时候一定要坚强。如果为了自私自利,或是产生贪嗔痴的事情,有一些怯弱之心也值得,这方面大家应该反复深思!

丑三(以修习观察安忍)分三:一、略说;二、广说;三、摄义。

寅一、略说:

久习不成易,此事定非有,

渐习小害故,大难亦能忍。

做任何一件事情,只要长久地串习,就会变得非常容易,不能成办的绝对没有。同样的道理,若逐渐修习忍受小小的损害,一旦大的危害临头,也就能够安忍了。

世间中的许多事情,只要去串习,慢慢地就会变得容易适应,自然无有任何困难。比如读经文时,刚开始结结巴巴,要花很长时间,但念熟了以后,如行云流水般,一点困难都没有。做事情也是同样,还没有熟练之前,怎么样做都漏洞百出,但是到了一定时候,完全可以驾轻就熟。因此萨迦班智达说:“无论一切任何事,若人习惯无微难,如同学习工巧明,修学佛法亦不难。”有些人觉得佛法很深奥,学佛相当困难,其实不管学大乘佛法、小乘佛法、密宗佛法,只要去行持,习惯后就不会有丝毫困难了,犹如学习世间的技艺一样,不管你学机械、电脑,还是公司的操作设计,刚开始都可能比较陌生,但久而久之,就轻而易举、非常容易了。

以前我们学过一篇文章叫《卖油翁》,里面有一个将军射箭特别准,射中靶心十拿九稳,很多人都非常赞叹。但有个卖油翁见到后,并不太在意,只是稍微点点头。将军有点想不通,问他为何反应如此平淡。卖油翁于是取一油葫芦,上覆一铜钱,中有小孔。打油之时,油从小孔中注入,而钱上未沾一滴,观者无不为此叫绝,卖油翁却淡然说:“这没有什么稀奇的,只不过熟能生巧罢了。”我以前去云南时,有人用一柄长长的壶来倒茶,这种功夫也很稀有,但对长期串习的人来说,并不觉得非常困难。

同样,我们最初修安忍时,别人当面或背后说坏话,自己肯定忍不了,如果以前没有训练过,别人打你骂你时,一定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然而,如果像那个卖油翁和将军一样通过长期的串习,在佛教的环境中经常修安忍,将一些小的违缘逐渐转为道用,那么到了一定的时候,即使别人用兵器来砍你,你也能忍得了。也许很多人都这样想:“把身上的肉一块块地割下来,怎么还不生气?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当然,对于从来没有修过安忍的人来讲,这是相当困难的,如同射箭没有串习过,不可能有百步穿杨的技巧,但对经久串习的人来说,安忍根本不在话下。

有些人认为:“我脾气特别不好,变成非常调柔的人是根本不可能的,我是永远的英雄!”当然,你如果永远没有修行,那就另当别论了,但若以佛法的道理来调伏自己,每个人的身上都可以发生奇迹。有些人刚来的时候、刚出家的时候、刚当居士的时候,性格脾气等非常可怕,但修行一段时间以后,整个人就完全变了。以前噶当派和禅宗的一些高僧大德,在家时是什么样的,后来接近成就时又是什么样的,大家应该非常清楚。因此,龙猛菩萨说:“众生的功德与过患,皆依串习而成,而串习也依赖于自己,故当励力串习善法功德。”

当然,我们作为凡夫人,起心动念、言行举止全部像大成就者那样,一点恶法都没有,恐怕也有一定的困难,但如果尽量把恶心去掉,在善心中反复串习,很多事情都可以成功。现在我们在座的人拿念珠,肯定没有任何问题,手上没有念珠的人,一个也没有。而有些城市里的佛教徒不是这样,拿念珠的寥寥无几。然后转经轮的话,我们现在基本上不会忘,去年开始要求时,包括我自己在内,好像也是今天忘、明天忘,但现在都习惯成自然了,几百个人当中,不拿转经轮的几乎看不到。同时,你们上其他法师的课时,希望也拿着转经轮,因为这是上师如意宝接近圆寂时留下的非常好的教言,平时这样用的话,功德是非常非常大的。有些人刚用转经轮时,各种各样的动作都有,有些人用右手可以,但左手不会,这些都需要一个熟练的过程,只要慢慢串习下来,好多事情自然易如反掌。

今天主要讲的是要修安忍,有些人脾气特别不好,别人稍微碰一下——“你为什么碰我,为什么踩我的脚啊?”“这是我的衣服,为什么这样?”刚开始的时候,这种人根本不敢到人群中去,只有在家里呆着,害怕一出去就跟人发生矛盾。这说明他没有修安忍!如果修了安忍的话,不要说几十个人,几百个人中天天去,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外面有些学习《入行论》的人也是这样,本来一个礼拜要集中一次,刚开始很多人都没有勇气,不敢接触任何人,担心会跟人打架、吵架,后来我跟他们说了:“老虎与老虎接触在一起,有时候也不打架,你们是学习《入行论》的,应该不会这么糟糕吧!尤其是学了第六品以后,我想没有任何问题。”

大家若不断串习安忍,由安忍小小的损害,到大的灾难也能泰然接受,最终必能获得《父子相会经》中所说的“诸法安乐等持”[1]。那时候即使大象踩着你的身体,别人把你的肉一块块割下来,相续中的念头也都是快乐的,所有的损害侵扰,全部都成为快乐之因,一地菩萨到佛陀之间的境界完全能现前。

所以,大家应对佛陀的教言生起信心,不要始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都不敢接触。有时候为了锻炼自己,看自己的安忍程度如何,应该到人群当中去,多听别人说自己的过失,好好观察那时的心态是怎么样的。

寅二、广说:

在广说当中,首先讲这个世间充满痛苦,没有意义之苦,我们也经历过很多次。

蛇及蚊虻噬,饥渴等苦受,

乃至疥疮等,岂非见惯耶?

在漫长的轮回生涯中,我们受过许多痛苦,比如被毒蛇咬、蚊子叮,饥饿、干渴等苦受,乃至生疥疮等各种病痛,这些都已经司空见惯。既然这些无义的痛苦都能忍受(在忍受时没有以发心摄持,也没有修安忍心),具有意义的痛苦——为了自他的解脱,为什么不能安忍呢?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感受一些痛苦,刚开始的时候不习惯,但时间长了以后,自然就无所谓,不觉得那是痛苦了。以前法王如意宝去印度,我们先到尼泊尔,那里的蚊子特别厉害,全身上下被咬得都是包,自己都觉得特别害怕。但住了十来天以后,就好像没有什么了,看见蚊子也不太怕,认为生活就是这样。还有些人刚来藏地,感觉这里特别冷,很难受;有些藏人到酷热的地方去,也觉得非常受不了,但一两个月后也就习惯了,这就是一个串习的过程。

不仅生活中有这种串习,我们的实执也是这样形成的。无垢光尊者曾引用《莲花游舞经》的公案说:“印度有位火施婆罗门(另有说法是一位妇女),他在短短时间内观想自己是老虎,最后也真的变成了老虎,城里的人见后非常害怕。既然短时间就可以这样,那我们无始以来串习实执,为什么不能显现这些器情万法呢?”反过来说,假如经常串修空性、菩提心或安忍,肯定也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因此,大家在修行过程中,最好经常串习去接受自己忍不了的东西,这还是有一定的价值。

故于寒暑风,病缚捶打等,

不宜太娇弱,若娇反增苦。

此颂跟前颂连在一起讲。前面既然说了,跟解脱毫无关联的无义之苦,我们都能习惯安忍,那现在为了自他众生的解脱,在修行或求法的过程中遭受一些苦难,也应该值得接受。对于严寒酷暑、狂风暴雨,及重病缠身、遭受束缚、被人殴打等各种痛苦,我们不要过于娇柔怯弱,如果自己的心太娇弱,反而会更增加痛苦。

在学习佛法的时候,大家一定要坚强,太娇弱的话,什么样的外境都接受不了。有些人太阳稍微强一点,“不行,太热了”;天气稍微冷一点,“不行,太冷了”;稍微吃少一点,“不行,太饿了”;吃多一点,“不行,太饱了”;人家赞叹他,“不要赞叹”;别人说他的过失,“不能说我”……怎么样都不行,始终找不到一个平衡点,跟他打交道也特别困难。这种人可以说太娇弱,真正的修行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境,都应该能够坦然面对。

比如说,今天我们藏地的天气,可能有零下20度,在如此寒冷的天气中,又停电,水也冻了,这里的修行人跟外面城市里的修行人比起来,确实特别苦,但从中也能发现,有些人是很坚强的。念及以往的高僧大德,如一代祖师无垢光尊者,当初他老人家在桑耶求法时,显现上也是什么都没有,睡的只有一个口袋,相比之下,我们的生活算是不错了,心里不应该非常脆弱。

我们这里的有些人,每天都来我这边上课,看起来非常整齐,这种态度我觉得很满意,从某个角度来讲,这里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对佛法的精进心、学习的勤奋心,应该说非常不错。但也有个别娇弱者,遇到一点痛苦就马上倒下去,站不起来了,今天也病了、明天也病了,上课、做事情都不行。而坚强的人,不要说是一点点小病,即使病得十分严重,修法永远也不会耽误。由此也能分得出来,哪些人很勇敢,哪些人是懦夫。宣化上人曾说:“冻死不攀缘,饿死不化缘,穷死不求缘。”他初到美国时,住在无有窗户潮湿的地窑中,俨然如坟墓,故自号为“墓中僧”。以这种精神,他一生对佛法做出了怎样的贡献,大家应该非常清楚。

现在的修行人有两大违缘:一是散乱,另一个就是娇弱。你太娇弱的话,过门槛害怕绊倒,喝开水害怕烫到嘴,做什么事情都瞻前顾后、犹豫不定。外面有些人也是这样,精进的人每次学习都到场,从来也不缺席,而脆弱散乱的人,经常给自己找一些理由。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每个人都能找到理由不上课,包括我自己也是,今天身体不好、明天心脏不好,今天有这个事情,明天有那个事情,这么多的论典怎么讲下来?要知道,学习佛法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鉴于此,我们将近二十年来,在座的道友也是精进地听,而我本人,毕生的心血都用在了这上面,自己再怎么样也不能停课,倘若以身体不好为由而停课,那我不是人!若有这样一种坚强的意志,很多违缘也会自然消失的。

以前法王如意宝去美国时,有一段时间我的心脏病犯得非常厉害。当时我就想:“上师在外面弘法利生,如果我因为生病而没有帮成上师,那我是非常失败的!在没有倒下去之前,只要有一口气,我一定要坚强!!”于是在好多行为方面,自己对自己有一种鼓励。后来法王回到学院,有一次在课堂上也提过这个事情。

人的意志坚强是很关键的,如果自己太娇弱,藏地也有种说法是:“娇弱的人,将遭受无量苦海。”这种人每天都有说不完的痛苦,哪怕出门坐车吃饭,也觉得举步维艰。我们这里有些道友,倘若觉得提水都困难,那闻思修行就更困难了。因此,大家应学习以前的高僧大德,要坚强,不坚强的话,在修行中恐怕不一定站得起来!

《父子相会经》云:“世尊有三摩地,名于诸法安乐行。若谁证得彼三摩地,彼菩萨缘一切法唯受乐受,不受苦受……若以有情地狱之苦逼恼于彼,亦能随时正住安乐之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