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75节课

第七十五节课

前面讲了作害者的身不由己,今天讲的是遮破自由自主的作害者。

寅二(遮破自主之作害者)分二:一、共破神我与主物;二、别破常我。

在相关论典中,我们也知道,胜论外道和数论外道是一切外道的代表,破除了他们的观点,其他外道的观点基本上无法立足。尽管有些讲义的讲法也有不同,但按无著菩萨的注释,这里主要是遮破胜论派、数论派认为诸法有常有的造作者。

昨天已经讲了,怨敌的作害是身不由己,也是因缘聚合的产物,故不应对其生嗔恨心。然有些外道认为,世间中的一切苦乐、贪嗔,及分别念、器世界等,均是造物主自主制造,嗔恨心的来源是造物主。通过以下分析,我们便会了知嗔恨心仍是因缘所生,若认为专门有个造作者,这种说法也不合理。

卯一、共破神我与主物:

纵许有主物,施设所谓我,

主我不故思,将生而生起,

不生故无果。     

数论外道认为一切所知为二十五谛法,其中主物是世间的造作者;胜论外道承认有一种常我,具有五种特点,它能制造一切万物。对这些观点,作者在此进行破斥:你们所许的主物或常我,不可能造作这个世间,为什么呢?因为你们承认它为常有,若是常有则不生,若连自己的本体都没有产生,那制造万物是根本不现实的,如同石女儿的本体都不成立,他要创造整个世间有没有可能呢?绝对不可能。因此,主物和常我不可能产生世间万物。或者,还有一种破斥方法:你们承认主物、常我是常有,既是常有之法,则恒时无有变动,又怎么会产生器情世间之种种呢?从两方面来理解都可以。

因此,嗔恨心的来源也不可能是主物或常我。按照《善说海》的观点,外道承许它们是常有自在的,若是常有的话,则无法产生任何事物,犹如石女的儿子。

在古印度,数论外道和胜论外道可以说是两大主派,他们均承认由常有的造作者创造万物。而现在其他的宗教也有类似说法,但我没有具体研究过,至于详细分类和某些观点,也不是特别清楚。

比如说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基本上都承认有一个造物者。道教以《道德经》为依,在四十二章中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当然,此“道”并非所谓的道义、人道,而是相当于佛教的空性,如四十章中云:“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这种无中生有的空性,具体怎么样承认也不好说,但从某些字句上来看,他们认为“道”是恒常稳固的,依靠言语无法表诠、不可言说。如果承许道为常有,必须要远离上述过患,否则我们若用这种道理来驳斥,对方也是难辞其咎。

伊斯兰教则以《古兰经》为圭臬,他们相信有一位真主,他制造了天地万物以及人类在内的一切现象,其教典中也再再强调:凡是穆斯林的教徒,必须要牢记这一点。然而,他们的真主到底是常有还是无常,这方面也需要值得观察。

而基督教,一般认为上帝化为神,神次第创造了整个世间的天体地轮,《圣经》中讲道:第一天,神创造了白昼黑夜;第二天,造出空气等一切现象;第三天,造出大地、海洋、植物等;第四天,造出日月星辰;第五天,造出鱼类飞禽;第六天,造出野兽以及人类的男女相。当然,他们各自解释《圣经》的观点也有所不同。

以上三大宗教,按照他们的说法,都承认众生的苦乐、感受、器情万法,均依靠上帝或真主或道来制造。现在分析的时候,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们承不承认这些是常有?如果承认常有,则无法避免刚才的过失;如果不是常有,那它们究竟是怎么造万物的?有些人在遇到这类问题时,往往搪塞道:“这是神的境界,不可言说,分别念不能随便去揣测……”但佛教中的胜义境界,的确无法用分别念来衡量,可是世间万法若真有一个造作者,不管是上帝也好、主物也好,谁来造的话,应该可以用语言来描述,否则,很多问题恐怕无法自圆其说。

前段时间,有一则新闻报道说:现在西方人专门组织了一批学者,准备采访各大宗教最核心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但这些人到底能问多少也很难说。作为佛教徒,我觉得即使你再聪明,最起码也要学一段时间佛教,对基本的知识有所领悟,不然可能连问题都提不出来。只有利用很长的时间,先把佛教思想弄明白,才有权力提出问题。至少对佛教来讲,我是这样认为的,其他的宗教也不太清楚。

作为佛教徒,我们应了解一些外道观点和世间学问。当然,你一辈子住在寂静的地方闭目实修,什么都不管,不了解这些也可以,但如果你要弘法利生、面对很多世间人,不知道这些恐怕有一点困难。在了解的过程中,一定要坚定佛教的见解,否则你逐渐逐渐身陷其中、无法自拔,那我觉得非常可惜。要知道,获得人身不学宗教非常可惜,学了宗教以后,不学佛教更是可惜。这一点,我是通过教证理证及多年的闻思修行后深信不疑的,绝不是贪执自宗、嗔恨他宗而信口开河。

当然,我也非常羡慕其他宗教的一些方式,比如基督教为了宣传自己的教义,对整个社会的贡献有目共睹,他们很多人跟藏传佛教个别上师的做法截然不同。藏传佛教虽然不是大多数,但有相当一部分人每天都是宣扬自己、吹嘘自己,或以贫穷的方式、或以富裕的方式来搞世间法,依靠各种手段进行自我宣传。而基督教的很多人,把个人得失抛之脑后,千方百计将宗教的精神深入人心、相应社会,通过救护苦难众生等途径,令成千上万的人拜倒在它的脚下,恭敬膜拜。所以他们的有些行为,的的确确我非常赞叹。

既然赞叹他们的行为,那我会不会加入他们的宗教呢?有生之年,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我对佛教深信不疑,哪怕我今天粉身碎骨,这种信心半点也不会变,这是肯定的。但在某些行为方面,说实话,佛教徒和其他教徒相比,确实非常汗颜。有些享有名望的高僧大德,甚至不如其他宗教的一个普通教徒,他们的利他之心是什么样的?他们对社会的吸引、对自己宗教的维护,做到什么样的程度?许多事实摆在面前,不用我在这里班门弄斧。总之,大家需要了解一些其他宗教,但在了解的过程中,自己最好不要陷进去。

辰一、破享用者:

常我欲享果,于境则恒散,

彼执亦不息。     

数论外道认为:神我依靠主物能享用指定的对境。按照他们的观点,除了神我、主物是常有以外,其余二十三种现象皆依主物而生,神我虽非作者,但能享用色声香味等一切外境。

这种说法也不对。如果神我是常有,则它对外境的执著应成永远不会消失。比如它看见怨恨的敌人,产生强烈的嗔恨心,那嗔恨心的本体,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息灭。假如今天生嗔恨心,明天不生,则说明神我随外境而有变化,就像外境消失、眼识也从此中断一样,神我需要依靠因缘而成,如此便成为无常之法,这是你们也不承认的。所以,神我在享受外境时,听到的声音要永远听到,看到的色法要永远看到;或者它刚开始没有看到、没有听到,那永远也看不到、听不到。通过这种推理来观察,外道的观点根本不堪一击。

辰二、破能生果:

彼我若是常,无作如虚空。

前面主破数论外道,此处则破胜论外道。跟前面不同的是,胜论外道承许的常我是无情法,具有遍于一切、常有、唯一、能享受万法等五种特点。这些道理,我们以前学《澄清宝珠论》及其他论典时讲过,尤其在全知无垢光尊者的《如意宝藏论》、《宗派宝藏论》中,对这些观点分析得很广,以后有机会再讲,这里不广说。

如果你们(胜论外道)所谓的“我”是恒常,这样的常我显然不可能产生任何果,也无法享受任何外境。原因何在呢?因为常有之故,如同虚空。

倘若常我要产生嗔恨心,由于它是常有的,要么嗔恨永远不会产生,要么产生后永远不会退。但是,对常我所造的人类而言,嗔恨心偶尔产生、偶尔不产生,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所以他们的观点并不合理。

下面是说,对方若狡辩:常我本体上虽没有任何变化,但有时候产生、有时候不产生,这是观待俱生缘具不具足。譬如种子的相续本来就存在,地水火风的俱生缘具足时,才可以长出苗芽,但如果俱生缘不具足,它就无法生长。

对方将相续与常有混为一体,这是非常大的错误。没有学过宗派的世间人,认为昨天的柱子是今天的柱子、昨天的河流是今天的河流,把相续不断误认为常有,这是一种错误的观念。而对方也说:“我”的本体是常有,可是依靠俱生缘的缘故,有时候产生、有时候不产生。这种说法不合理,怎么不合理呢?

纵遇他缘时,不动无变异。

既然常我的自性无有迁变,就算遇到多少俱生缘,本体也应跟前面一模一样,又怎么会有前所未有的改变呢?因为它的本体就像金刚一样,始终都是无前无后、如如不动,若依靠俱生缘改变了它的原来状态,显然就成无常法了。

或者说,假如它的本体是常有,那么接触俱生缘以后,其本体跟原来是一体还是他体?如果是他体,则常有的“我”现在变成无常了;如果是一体,那没有接触俱生缘的本体,也应变成接触俱生缘的本体,或者接触俱生缘的本体,也应变成没有接触俱生缘的本体等等,有无量无边的过失。所以这无法自圆其说。

作时亦如前,则作有何用?

如果说,怨敌、不乐识等俱生缘具足时,常我的本体仍一如既往未曾改变,跟从前完全一样,那这种俱生缘对常我又有什么作用呢?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谓作用即此,我作何相干?

如果说常我的本体不可思议,作用对常我的关系就是这样,那也不合理。你们所谓的作用与常我,到底是什么关系呢?作用是一种无常法,而与之结上因缘的常我是一种常法,常和无常怎么会有关系呢?

《量理宝藏论·相属品》中也讲过,所谓的关系(相属),不外乎同性相属、彼生相属两种。若是同性相属,常和无常不可能在一本体上同时存在,常有的时候绝不是无常,无常的时候绝不是常有;若是彼生相属,常有中不可能产生无常,无常中更不可能产生常有。因此,二者的关系不成立。

当然,在我们佛教中,不管是承认如来藏也好、空性也好,都不会有这些过失。这个问题,前面一而再、再而三地讲过,学习《中观庄严论释》时,也给大家一一剖析过。但如果外道认为万物的造作者是常有,这些尖锐的理证的确会落到他们头上,让对方不知该怎么回辩。

有些人可能想:“我又没有外道的遍计我执和邪知邪见,为什么花时间学这些呢?”尽管你现在没有这些邪见,但无始以来可能当过外道,相续中许多不好的习气一直以随眠的方式潜伏着,将来一旦因缘成熟,依靠邪知识和恶劣环境的影响,原来的习气很有可能马上成熟,对佛陀的合理正见也产生邪念。

所以大家在闻思的时候,一方面要祈祷传承上师和文殊菩萨为主的智慧本尊,同时千万不能认为:“这是外道的说法,跟我没有关系,我又不是学外道的。”其实,与这些外道相似的观点,现在也是有很多,退一步说,即使没有的话,我们相续中若产生这样的遍计分别念,应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对治,这一点自己也要有把握。

以前上师如意宝非常重视破斥外道的观点,无垢光尊者和麦彭仁波切在自己的论典中,也对外道进行了详细破析。然而现在有些人,包括藏传佛教的某些知识分子认为,这些外道只是在古印度时存在,现在早已销声匿迹了,何必浪费笔墨去遮破?对此,诚如麦彭仁波切所言,我们相续中很可能有这些遍计习气,所以每次破外道时理应反观自己。

外道认为万物依靠造物主来产生,在他们的眼里,这些道理天经地义。好比格鲁派的某些观点,我们按自宗的论点进行驳斥时,觉得他们的确不对,很容易遮破。但如果一开始就学格鲁派,接触的都是那些观点,可能也会觉得言之有理。同样,有些外道经历了几千年的历史演变,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所以大家在学习的过程中,应当学会举一反三,将这些知识结合起来运用。

寅三、摄义:

是故一切法,依他非自主,

知已不应嗔,如幻如化事。

总而言之,世间万物均是依靠缘起力而生,堪布根霍在《入行论注疏》中说:“生嗔恨心需要具足众多因缘,如怨恨的敌人、非理作意、前世的业障,并不是依靠一个人或一种事物就能自主产生,而必须要依靠他力。”凡学过中观的人都清楚,依靠金刚屑因等胜义量来观察时,世间中的万物并非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既然不是这四生,那是什么所产生的呢?仁达瓦尊者(宗喀巴大师的上师)在《入中论讲义》中说:“世俗中不能承认四生,应当承认第五生——缘起生。而在胜义谛面前,这种生也无法成立。”《入中论注疏》中,麦彭仁波切的观点与此基本一致。(1989年法王去拉萨时,我在学院讲《入中论》,当时记得有这么一句。)因此,所谓的产生,在胜义中绝不存在,但在世俗当中,没有经过观察时,在因缘聚合的前提下,如幻如梦的境界是可以现前的。

所以,世间上自主的任何事不可能有,敌人的加害犹如幻化一样,完全是不由自主,依靠因缘而产生。认识到这一点以后,我们对任何一个事物,包括火星等无情法以上,都不应该产生嗔恨心,去嗔怒无实中显现如幻化般的一切事物。

既然诸法现而无自性,那嗔恨者、被嗔恨者以及嗔恨的本体,跟阳焰、乾闼婆城没有任何差别。了达此理之后,就像禅宗三祖所说的“一种平怀,泯然自尽”,苦乐喜忧等皆融入无执的状态中,灭尽相续中的烦恼,进而很容易达到《入行论·智慧品》所描述的无喜无忧的境界。弥勒菩萨在《经庄严论》中也说,了达诸法如幻的人,即使在六道中流转投生,也像入于花园一样快乐,纵遇兴盛衰败,也不会被烦恼染污[1]

当然,我们一下子要达到这种境界,确实有一定的困难,但只要遵照大乘论典来修行,对盛衰、喜忧、得失等没有强烈执著,久而久之一定会水到渠成的。现在很多人整天对名利事业、世间八法执著得特别可怕,这样没有任何实义,做事情应该对自己真正有一点利益,这才是最关键的。

大家得到这些法以后,应当摧毁自己的嗔恨心、贪心,尤其是傲慢心。我在修学的过程中,不管对自己也好、他人也好,总觉得特别傲慢的人,即使他能飞到空中,这个功德也不一定用得上。有些稍有闻思的修行人,懂一点点知识就傲气冲天,谁都不放在眼里,但这种傲慢,不要说在诸佛菩萨面前,就算在我们普通人面前,让他讲一遍《大圆满前行》,也不一定讲得来。所以,相续中若有傲慢心,功德是不可能增上的。即使你有学问、有名声、有钱财,这些也像幻化师变出来的幻相一样,根本没有实质可言。轮回中的万法犹如幻化,通达这一点就不会特别执著。平时大家若依靠无垢光尊者的教言来对治相续中的烦恼,以后即使遇到各种对境,也能够泰然面对,这样修行肯定会有进步的!

 

 

[1] 颂云:“观法如知幻,观生如入苑,若成若不成,惑苦皆无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