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81节课

第八十一节课

昨天讲了,利养就像做梦时享受快乐一样,无有任何实义,下面遮破有人觉得它有实质的妄念。

丑三、遮破有实质之妄念:

谓利能活命,净罪并修福,

然为利养嗔,福尽恶当生。

有人认为:“利养并非毫无可取之处,它能成就修行的顺缘,具足利养后可以长久存活,并能忏除罪障、积累资粮。比如依靠财富,可以解救贫困、上供下施,建寺院、造佛塔,为今生来世带来诸多利益。经论中也说,行持佛法的人若长期住世,善法的相续会不断增长[1]。因此,别人如果阻碍我,我就对他生嗔恨心。”

这种说法若详细观察也不合理,怎么不合理呢?如果你追求利养时,有人在中间造违缘,你就对他生嗔恨心,这样不仅没办法净除罪障、积累福德,反而依此断送福德而产生罪业。前面也讲过,对菩萨生一刹那的嗔恨心,能够摧毁千劫的福德,过患非常非常可怕。龙猛菩萨在《大智度论》第五卷中也说:“利养是断送解脱苗芽的冰雹,偷窃一切善法的盗贼。”假如为了利养而嗔恨造障碍者,自己的罪业会增长、福德会灭尽,不但没有任何利益,且对修行有极大障碍。

有些人总想到外面去化缘,跟很多人搞好关系,然后得一些财产上供下施,做很多功德。但在这个过程中,倘若你产生烦恼,对别人生嗔恨心、嫉妒心,那你所得的财产还没有做功德之前,善根已经被摧毁了。所以,阿底峡尊者说:“利养是缠缚修行人的最恶毒之法,能从利养中解脱出来者,是人中莲花。”

尤其对初学者来讲,获得利养不一定是修行的顺缘。刚开始的时候,你可能依靠财富积累了一些资粮,但人的贪欲在不断膨胀,逐渐逐渐,知足少欲的心就会消失殆尽,最后所得到的,也许只有满身的罪业。所以,初入佛门的人,应尽量住在寂静处,依止上师闻思修行,不要到处求利养。以前唐代的有些高僧,开悟后还跟着上师十几年;藏传佛教中的大圆满祖师,如西日桑哈、加纳思扎,本来就是利根者,依止上师开悟后,很长时间也与上师形影不离。可是,现在有些人剃完头后,马上跑到城市里去,还有些居士为了获得利养,搞各种各样的非法行。假如你要做非法之事,最好不要以三宝的名义来欺骗众生,这样的过失确实相当大。当然,一个人刚出家、刚当居士时,这方面还是比较注意,但时间长了,个别人的道心就退失了,行持非法也习以为常了。所以,修行人不要被名利所诱惑,应该过着清净的生活。

昨天是星期天,有些发心人员平时非常累,我就顺便打电话,问一个发心的道友:“你们每天工作这么长时间,累不累?”“还可以。”“要不要中午到县上去吃火锅?”“最好不要去!我们修行人不应该到城市里去,生活清淡一点好。再加上,对您的身体来讲,吃火锅可能不太好,里面有很多上瘾的刺激物,对整个内脏有影响……”这位道友对医学比较懂,他是刚刚出家,经常有教育别人的心,吃素火锅也觉得破戒了,这一点我不是特别赞同。但后来想了想:“不管怎么样,能做到一天清净,也是非常难得的。”所以他两个教言是对的,我以后应该值得注意。(今天这样一说,也许其他的发心人员恨他吧,本来有个很好的机会,结果他说错了。)

确实也是这样,现在的食物里面,好多东西容易让人上瘾,也有些成分对脾胃不好,在饮食上,我可能要注意一下。但修行上,自己经过了这么多年,某方面还是比较有把握。其实我以前也像他一样,自己刚来学院时,觉得所作所为全部要如理如法,见到别人有一点点违越,心里就犯嘀咕:“这个出家人怎么这样?”但时间久了以后,才发现完全做到这样也有点困难。不知道他再过二十年还有没有这种心态,如果还有的话,那我佩服得不得了。不过,即使无法二十年,几十天或几年中能保持这样,也非常难得。

若为尘俗活,复因彼退堕,

唯行罪恶事,苟活义安在?

如果为了追求名闻利养而不清净地活着,并因此而嗔恨对利养造违缘者,退失自己的安忍道心,唯以造罪业苟活尘世,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呢?

世间上的人,因不同的业力和因缘,生活目标与方式各不相同:有些人福报不错,活得非常清净;有些人却以造恶业为生,活得很不清净。古人常说:“宁可清贫,不守浊富。”作为修行人,我们宁可选择简单平凡的生活,也不要过对来世有害、跟造业有关的生活,否则还不如早点离开人间。

藏族有句谚语:“世间的屠夫和猎人,杀生的豺狼和猫,这几种众生,杀了也没有什么罪过。”当然,这只是一种民间说法,若以嗔恨心来杀他们,肯定是有过失的。但这也充分说明了,造恶业的人若住在世间,的确对自他没什么利益。尤其是罪业滔天的人,经常害人类、害众生,活着还不如死了好。

前两天萨达姆被判绞刑,这是全球爆炸性新闻,人们都在纷纷关注。当然,他们关注的角度,跟我们佛教徒完全不同。他们关注的是萨达姆的判刑公不公正,世界各国一直在评论。但这个问题跟我们无关,以佛教徒的眼光来看,一个人在一辈子造了无数罪业,杀害了很多人、爆发很多战争,与其释放让他继续杀人,还不如让他离开人间。当然,离开人间以后,他的下场也只有堕落,不可能有快乐可言,但这样的话,应该对自他都好一点。

不过从他生平来看,最初当上军事参谋长,继而是国家总统,最后被美军抓住判死刑,了解整个过程的话,也可了达盛衰荣辱、悲欢离合的无常本质,不管是地位也好、财产也好,一切都没有可信度。而且自作自受的因果报应,确实丝毫不爽,包括即生中也能现前。

此处作者的意思是,如果整天为了名闻利养而活,还是早点离开人间好。即使自己表面上过得不错,有财产、有地位,若不是为了利益众生,很多行为都是造恶业,那活在人间也没有什么意义。

我们在座的人,不管是出家人、在家人,在这里圆满学业之后,今后的人生道路上,肯定会遇到名闻利养的种种诱惑,对此理应如何对待呢?以前上师如意宝说:“若真正对众生和佛法有利,接受名声和利养是可以的,但若纯粹是为了个人,那拥有这些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不管怎么样,我今天跟学院所有的高僧大德一起发愿:今后若为了自己的事情,尽量控制名闻利养(这对凡夫来讲比较困难,但也要努力做到);如果察觉到对众生和佛法有利,有一些名声财富也未尝不可。”

所以,大家今后遇到名闻利养时,最好能以这种态度来面对。当然,凡夫人刚开始时,都会时刻提醒为佛法为众生,但慢慢地,行为就和原来的发心不一致了。那个时候,务必要以正知正念来摄持相续,否则有时候真的非常可怕。

我经常这样想:即生不开悟、不成就,倒不是特别要紧,但如果依靠恶知识或恶劣环境,自己产生一些邪见,则非常可怕。古人说:“宁可千年不悟,不可一日错路。”没有开悟不要紧,只要好好地相信因果、行持善法,临终之前也有开悟的机会,即使临终不能,中阴的时候还有希望。但假如自己业际颠倒、诽谤上师佛法,那就无药可救了。

所以,我希望在座的每一位道友,自己的道心应该善始善终。人生非常短暂,在如此短暂的人生中,大家最好不要有很多的身份,如果今天是佛教徒,明天是基督教徒,再过一段时间是唯物论者,那你就没有希望了。所以,大家一定要在上师三宝面前多发愿、多祈祷,若没有上师三宝的加持,凡夫的分别念很容易转变,一旦已经转变完了,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子三、不应嗔令他人不信者:

谓谤令他失,故我嗔谤者,

如是何不嗔,诽谤他人者?

对于上述驳斥,对方辩解道:“别人对我诽谤,会令众人对我失去信心,《华严经》说‘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法’,假如没有信心,岂不是毁坏了他们的善根?为了保护我的弟子和有缘众生的信心,我实在忍不了他人的诽谤。因此,我生嗔心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别人好!”(这个理由好像不错。不过有些人可能还没来得及想这些,就开始火冒三丈了。)

下面对他进行回答:既然你是为护持他人的信心,不希望他们生邪见而失坏善根,那你为何不嗔恨诽谤其他大德的人呢?有些大德在弘法利生的过程中,事业非常兴盛,有人就对他无因诽谤,令许多信徒产生邪见、毁坏善根,你为什么不生嗔恨心?《毗奈耶经》中记载,舍利子和目犍连曾受果嘎勒嘎比丘的诽谤[2],你怎么不为他们愤愤不平?甚至个别大德受诽谤时,你不但不生嗔,反而很高兴地跟别人一起谈论,那你的理由是不是不太充分?说别人过失,你非常快乐,说自己的过失就忍无可忍,这是什么原因?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生嗔心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吗?

这样观察的时候,自己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别人一说你的过失,你就怒火中烧、忍无可忍,必须要把事情说个清楚;你的亲戚朋友被欺负,也不能轻易善罢甘休;而跟你毫不相干的人,不管受诽谤也好、讥毁也罢,你根本不当作一回事,从来不生嗔恨心,原因是什么?就是我执和我所执在作怪,并不是为了保护别人。所以,你生嗔恨心的理由不充足。

在本品中,作者通过方方面面摧毁我们的嗔恨心。有些道友以前嗔恨心比较严重,自认为这种习气谁也无法改变,但学了《安忍品》一半之后,通过其他途径听说,他的性格还是有一些变化,这就是学习佛法的目的。以前互相看到以后,就像毒蛇见到毒蛇一样,马上生起嗔恨心,实在无法容忍。现在学习了这部论典,平时看见任何众生,也不好意思发脾气。当然,我们还有许许多多的习气,就像富人家的仓库一样,在自相续中隐藏着,一旦苏醒过来,有时候也很难克制。但不管怎么样,大家还是尽量用殊胜的窍诀来对治。

现在许多国外的上师,有时间就把《入行论》全部传完,没有时间的话,只宣讲《安忍品》。我听说有一位上师,经常讲《入行论·安忍品》,美国人也特别喜欢听,他们觉得若只是讲《毗奈耶经》中怎么说、《百业经》中怎么说,有信仰的人承认,没有信仰的人不一定承认。而这一品并不是光引用教证,完全是通过思维道理来分析,这种理证无懈可击,任何一个人也不得不服。

不管是哪一个宗教、有没有信仰,大家很容易接受《入行论》,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每个人都不愿意生嗔心,有信仰的人是这样,没有信仰的人也是这样,除了极个别的恐怖分子把嗔恨看作一种成就外,大多数人都需要和平、需要和谐。可是烦恼生起来时,自己实在无能为力,而能控制的唯一妙药,就是寂天菩萨的殊胜窍诀。

谓此唯关他,是故吾堪忍,

如是何不忍,烦恼所生谤?

对于作者的责难,对方又找理由说:“别人诽谤其他人,取决于那个人本身有无功德。假如别人对他有信心,说明他的行为如理如法,如果产生嗔恨心或退失信心,则表明行为不如法,这跟他的功德和过失有关。所以,他们之间发生矛盾,肯定有一定的因缘,我能心平气和地忍受。”

这样一来,作者就抓住了他的把柄:既然你明白这个道理,知道嗔恨的产生依靠因缘,那别人对你的诽谤,难道就不是因缘所致吗?任何嗔恨心的产生都不是无缘无故,烦恼依靠因缘而生,因缘包括前世因缘和今生因缘,今生因缘有敌人的不良行为、自己行为不如法等。当烦恼因缘具足时,讥毁伤害也就必然出现,这与讥毁者无关。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安忍呢?

我们有时对某个对境看不惯,也是来源于种种因缘。要知道,世间上最庄严、最完美、没有任何过失的身体,就是释迦牟尼佛的金身,佛陀的相好金身,在外道本师饮光的眼里,非常憔悴,具足九种丑相,这也是他的一种因缘。有人觉得:“我从来没有害过他,为什么他总诽谤我?”虽然你这样认为,但在他的眼里,不一定是这样。正如因明所说,每个人的眼根中有很多前世的好习气和坏习气,如果自己跟某人有不好的业缘,他的所作所为,在你的眼识前就是不如法的,这也是习气成熟于外境所致。

佛陀的身相如是圆满,成千上万的众生看不到丝毫缺陷,但在外道饮光的眼中,现量能见到不美的状态,所以说,很多现象都是自己的业力现前。我们看见别人不如法,应该对自己有一种提醒:“对方不一定是坏人,肯定是我的眼识和意识出毛病了。”《释量论》和夏嘎瓦格西都说:“贪心嗔心随着功德和过失转,而功德和过失又与业力有密切关系。”因此,我们看到别人的过失时,尽量不要生嗔恨心,首先应反反复复地观察自己。假如你真的有智慧,将此教言用于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则能为自己的成就创造一种顺缘。

壬二(破嗔于亲友造四罪[3]者)分二:一、因于对境无害而止嗔;二、破嗔于受害者造罪之人。

癸一、因于对境无害而止嗔:(对摧毁三宝所依者,不要生嗔恨心。)

于佛塔像法,诽诋损毁者,

吾亦不应嗔,因佛远诸害。

对佛像、佛塔、佛法说非理诋毁之词并加以摧毁的人,我们理应生起悲心,知道他是业力现前、非常可怜,千万不要生嗔恨心。原因何在呢?因为三宝的所依,从究竟的名言实相来讲,诚如《宝性论》中所说,这些属于无为法,远离一切损害;从名言现相来讲,佛像、佛经、佛塔全部是无情法,摧毁一尊佛像,佛也不会觉得特别痛,因此没有必要特别伤心,更没有必要生嗔恨心。

有些人自己学佛,而家里人反对,到佛堂去把佛像砸了,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痛不欲生,一边大声哭着,一边生起无法抑制的嗔心:“你这个该死的,敢砸我的佛像?我今天非要跟你拼了!”和家人闹得天翻地覆、不可开交。其实,这种做法并非明智之举,为什么呢?此举一方面能使你的罪业增长,另一方面,也无法让别人对三宝生起信心。现在这样的家庭冲突经常上演,很多人为此大打出手,搅得四邻不安。但真正按照佛教的原则,修行人即使为了佛像佛塔佛法,也不应该造恶业。《亲友书》中说,哪怕为了供养处的比丘、婆罗门、父母上师等,也绝不能造罪业,否则自己感受地狱痛苦时,他人一丝一毫也不能分担[4]

而且,三宝本性空寂,并没有真实自性,《金刚经》中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究竟的三宝,不管是佛宝还是法宝,都是灭谛所摄的无为法,根本不会受到任何损害。既然没有损害,为此生嗔又有何必要呢?且若对他又吵又打,很可能以后无法摄受他。

所以大家平时遇到这种情况时,尽量不要让自他产生烦恼。他人损害三宝的恶业,自有因果来判定裁决。阿富汗灭佛,不久后就受到了严厉的报应,还有汉地“三武灭佛”、藏地朗达玛灭佛,这些帝王无所顾忌地摧毁佛像、烧坏佛经,后来果报统统成熟在自己身上。

《法苑珠林》中也有一则公案:唐朝有一妇人,家里很穷,儿子在寺院里出家。有一次,这个妇人没有小衣[5],就到儿子的寮房中,取用旧袈裟作小衣。刚穿在身上,和邻家妇女站在一起,突然觉得脚开始发热,渐上至腰。瞬间天上疾雷震空,该妇女被雷火烧焦,背上题有一行字:“用法衣不如法!”可见,不要说故意摧毁佛像、佛经,就算以轻毁心随便使用僧衣,也会当场感受报应。纵然今生没有受报,来世也会备尝痛苦,对境极严厉殊胜之故。所以,对这些人的愚痴之举,我们不但不能生嗔心,反而应生起大悲心。

然而,有些人可不是这样,自己出了家或者受了菩萨戒,看到家人诽谤三宝造恶业,就随顺他们——有些还俗了,有些再不学佛了,跟着他们同流合污。这种行为是不合理的!你应该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能随着外境而转。尽管很多人刚开始不接受,甚至诽谤佛法、摧毁佛经,但通过你的坚定发心,慢慢会感化他们的。

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境,自己的欢喜心不要搅乱,别人摧毁三宝所依时,不应该对他生嗔心。原来阿富汗的大佛被毁时,世界上许多佛教徒极为愤恨,准备采取行动进行报复。但这不是佛教徒的做法,大乘佛教的精神,跟世间行为和其他宗教完全不同。如果你有能力,可以用方便善巧阻止他,假如实在无能为力,也不要生气,而应对彼生悲悯心,多念金刚萨埵心咒回向给他。

听说有些居士遇到家人反对,经常被外境所转:“算了算了!你不要摧毁佛像,为了保护你,我今后不学佛了,也不看经书了!”这样的话,对方认为这是最好的一种手段,从此以后只要你看经书,他就马上把经书烧掉。其实,如果你对教理有所了解,更应精进学佛,家人反对得越厉害,自己应该越坚强,学佛的决心永远不能动摇——“你烧就烧吧!反正它是无情法,你烧一本,我再到寺院请一本,你烧多少也无所谓。”若是这样坚决,对方也无计可施。现在汉族人家里,烧经书、毁佛像的现象非常多,此时大家不要苦恼,也不要生嗔恨心,这就是作者给我们的教言!

 

颂云:“行法乃至长生存,期间极增善相续。”

《百业经》中也有此公案,详见《显密宝库3》。

四罪:让他痛苦、遭受轻毁、当面说恶语、背后说毁谤的鄙语。

颂云:“汝为沙门婆罗门,师客父母王妃眷,亦不应造诸罪业,地狱异熟他不分。”

小衣:衬裤,贴身穿的单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