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二十颂

 

龙树菩萨   造颂

索达吉堪布 译释

  

梵音:玛哈雅那波协噶

汉译:大乘二十颂

  

顶礼文殊童子!

《大乘二十颂浅释》,译者在开篇之初,便按照藏地经论翻译的常规,首先恭敬顶礼智慧本尊文殊童子。

 

证达无贪佛,非能所说境,

恭礼力超思,大悲所现佛。

 

顶礼偈:证达对万法无有贪执的佛陀,绝非能所之语与所说之义的境界。在大悲心所化现的、力量超越思维意识的佛陀前,作者龙树菩萨毕恭毕敬地顶礼!

 

胜义无生故,亦无有解脱,

如来若虚空,众生一体相。

 

在胜义当中,没有产生,所以也没有众生与轮回;没有解脱,故而也没有从轮回中解脱的佛陀。如来就像虚空一般清净本空,众生也与其一味一体、无二无别,但在名言当中,众生与佛陀都真实存在,不可混淆。(下文也应如是理解。)

 

此彼岸无生,无涅槃自性,

有为法皆空,遍知佛行境。

 

无论从自生、他生、共生、无因生等各个角度来观察,此岸所象征的轮回,与彼岸所象征的涅槃,都是无生的,所以没有自性存在的涅槃。同样,一切可见、可思、可言、可生、可灭的有为法都是空性,这不是普通凡夫所能了知的范畴,而是智慧不可思议之遍知佛的行境。

 

通晓万法性,有如影像故,

真如性平等,清净寂无二。

 

通晓一切万法在世俗谛中,如同镜中之影像一般如梦如幻、自性本空;于胜义谛中,则为清净、寂灭,与世俗谛一体无二之平等真如法性。

 

我无我皆空,凡夫心假立,

苦乐相观待,惑解亦如是。

 

在真实义中,我与无我都是空性无实,都不存在,但凡夫俗子却以分别之心而将其假立为有或者无。快乐与痛苦也是互相依存、互相观待的,一者不存在,另一者也不可能存在,如同长与短、父与子、大与小等等一样。同样,流转轮回的烦恼与解脱的智慧也是如此。

 

流转六道众,各于自境中,

感受善趣乐,地狱大痛苦。

 

在没有证悟万法实相之前,流转于六道轮回的众生,只能在自己业力所感的环境中,感受有漏的人间、天界、阿修罗等三善趣之安乐,与难以堪忍、无量无边之地狱、饿鬼、旁生等三恶趣之痛苦,别无选择。

 

不善生极苦,喜乐瞬时灭,

善业必定生,胜妙之安乐。

 

众生流转轮回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而不是无因无缘的偶然。因不善之业的大小程度,而产生相应之细微与剧烈之苦,即使是欢喜快乐,也会瞬间化为乌有,而变为痛苦。而善业又必定会产生胜妙之安乐。如同毒和药的种子分别产生各自之果一般,这都是谁也无法转移的自然规律。

 

众生妄分别,烦恼火炽燃,

现地狱等象,苦如火烧林。

 

众生因虚妄分别念的驱使,引起烦恼之火熊熊炽燃,以烦恼而造业,以致显现地狱等六趣之现象,并承受极度猛烈之痛苦煎熬,犹如野火焚烧森林一般势不可挡。

 

众生所取境,如同幻化相,

有情本幻性,皆为缘起生。

 

众生执著、贪恋、缘取、行持的对境,都如同幻师以幻术幻化出的景象一般虚无不实;有情众生本身,也是犹如梦幻的本性。若以智慧观察,无论内在与外在,宇宙与生命,一切的一切,都是现而无实有,因为都是各种因缘缘起而生。

 

如画师自画,夜叉像自怖,

无智者流转,亦为同等理。

 

就像画师画出栩栩如生的夜叉像后,却被自己所画的像吓得惊魂不定,其实这都是自己吓自己。同样,没有通达万法真相的愚者,也是因为自己的虚幻之心幻化出虚无缥缈的轮回现象,从而流转轮回、漂泊不定,感受轮回中的种种恐怖与痛苦,其实都是自己把自己约束于六道之中而不得解脱。

 

如自作泥潭,愚童沉其中,

陷分别泥中,众生难自拔。

 

犹如愚昧的顽童在玩耍时,自己挖一个泥潭,最后沉入其中而难以自拔一样,众生因愚痴分别妄念的驱使,将无常执为常有,不净的执为净,无我执为有我,空性执为实有,从而作茧自缚,陷入轮回泥沼中,长时受苦、永无出期。

 

外境与心识,分别念所缚,

无实执实有,感受诸痛苦。

 

没有证悟境界的凡夫,会因色声香味触法等六种外境,与眼耳鼻舌身意六种根识之因缘,而产生有毒之分别妄念,从而将无实之法执为实有,并因实有之执著而产生烦恼,继而造作恶业,之后饱尝各种痛苦之果,始终束缚于轮回之中,长时不得解脱。

 

当证无实性,生起智悲心,

为利众生故,置彼于佛地。

 

我们应当洞彻一切万法原本无实之本性,从而生起超然之智慧与大悲菩提心,为了利益天边无际的众生而精勤修持,力争早日度尽一切众生,将他们安置于佛的无上安乐之地。

 

世俗中积资,获无上觉果,

超离分别缚,此佛乃世亲。

 

在世俗中广泛积累福德与智慧资粮,并以此等善根获得无上菩提妙果,从而超越脱离分别妄念之网的缠缚。这样的佛陀,犹如日轮般既可带来温暖,又能指明前程,的确堪称世间众生之至亲。

 

佛证缘起性,真实之本意,

洞彻众生空,远离初中后。

 

唯有断证圆满的佛陀,能够彻底照见一切万法无欺缘起而生的真实之意,并洞彻三界六道之轮回与其间之众生原本为空,远离初中后等一切时空概念,不可言表、超离思维。

 

通达诸轮回,涅槃皆非有,

无有烦恼相,亦无初中后。

 

若能通达万法的自性,不清净的轮回与清净的涅槃,在究竟实相中均不存在。包括我们所产生的贪、嗔、痴等烦恼,也全部了不可得,根本没有最初的产生、中间的安住、最后的消失。

 

如感梦寐境,智分辨则无,

愚痴梦若醒,轮回不可得。

 

犹如梦境中所感受的一切痛苦与快乐、安然与惊恐、富贵与贫穷等等,若以智慧观察、辨别,或从梦中醒来,都了不可得一样。若能从无明愚痴所制造的大梦中苏醒,则所有轮回间的一切功名利禄、穷苦窘迫、至爱亲朋、怨敌仇人,乃至生老病死、上升下堕等等,都将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如见诸幻师,幻化诸聚集,

彼时纤毫无,此乃诸法性。

 

如同在见到魔术师幻化出的各种幻变景象时,一切集聚都是虚无缥缈的幻象,哪怕其中的一丝一毫,都并不存在一样。在见到大千世界所集聚之森罗万象的当下,一切也都只是幻象而已,这是一切万法的本质。

 

此等皆为心,如幻而安存,

以善不善业,衍生贤劣果。

 

所有我们能够感知的一切现象与感受,都仅仅是心的造作而已。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都只能以如梦如幻的方式而安存于世。在这个梦幻泡影似的世界中,众生将以杀盗淫妄等不善业,感召三恶道等恶劣果报;同时以布施、持戒、安忍等善业,感召人天福德等善果。

 

若除心根本,诸法皆灭尽,

法性本无我,亦为清净界。

 

若能从根本上断除一切分别妄心,则芸芸众生与山河大地等一切,都将土崩瓦解、不复留存。本来法性实相远离言思戏论,无有任何人我与法我,是清净、空性、光明之法界。

 

若于物本性,恒存安乐想,

无明愚痴障,凡愚漂轮回。

 

如果不能通达万法之实质,对一切事物及其本性,一直存有恒常、安乐、有我、清净之颠倒妄想,则因为这些无明愚痴的障碍,凡夫有情只能在生死轮回的茫茫大海中,时上时下、漂泊不定、终难出头。

 

轮回大苦海,溢满分别流,

不登大乘筏,谁能达彼岸?

 

在无边无际的轮回六道大苦海中,充溢着大大小小的贪嗔痴分别妄念瀑流,波涛滚滚、流淌不尽。如果没有登上大乘妙法之殊胜宝舟,又有谁能抵达解脱之光明彼岸呢?

 

无明缘所生,世间解方知,

彼等分别念,皆从何处生。

 

唯有堪称世间解的佛陀,才能通晓由无明之因缘所产生的一切内外世界的因果关系及其本质,也知道众生的喜怒哀乐等分别妄念,都是从何处而生。更重要的是,知道在这些表面现象的背后,世界是怎样一副模样,以及最终彻见这一万法本相的途径。

  

龙树菩萨撰著之《大乘二十颂》圆满译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