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85节课

第八十五节课

癸三(破嗔成办怨敌利养者)分二:一、不应以得利养等之因而嗔他;二、理当以未得之因而嗔己。

子一(不应以得利养等之因而嗔他)分二:一、因实现自之愿望故不应生嗔;二、因不加害我故不应生嗔。

丑一、因实现自之愿望故不应生嗔:

愿一切众生获得利益安乐,这是大乘行人的究竟愿望。只要他们快乐,我们就应当欢喜,岂能生起嗔恨心?

初欲令有情,成佛受他供,

今见人获利,何故生嫉恼?

当初在十方三世诸佛菩萨面前承诺:“从今天乃至菩提果之间,我要度化天边无际的一切众生,让他们暂时获得人天快乐,究竟得到如来正等觉的果位,成为三界众生的应供之处。”所以凡是有生命的众生,大至梵天帝释以下,小至蚂蚁蚯蚓以上,让他们全部获得快乐,这是每个修行人的愿望。《释尊广传》也经常提到,佛陀在因地时布施身体,别人问他:“你如此苦行,到底希求什么?”他回答说:“只为能获无上圆满菩提,度化陷于轮回中之众生。”尽管暂时为众生提供饮食、生活、工作,也算是一种帮助,但无法让他们永离苦海。因此,凡是发过大乘菩提心的人,应该有这样一种愿望:愿一切众生获得佛果。

既然如此,现在他们只是拥有微薄的名声地位、利养恭敬,你为什么要生嫉妒心呢?作为大乘修行人,你的怨敌发财了、当官了,如果这时候非常随喜,则说明你的境界比较不错;但若心里一直有种说不出来的刺痛,说明你的菩提心还没有得以净化、成熟。

很多人认为自己已有了愿菩提心,但这需要详细观察。没有遇到怨敌时,好像很容易想到“我要度化一切众生”,但这种心态是不是遇到什么对境都存在呢?如果是,你相续中至少也有愿菩提心。但对大多数人而言,自己快乐时、遇到好朋友时、没有出现违缘时,还是想得起度化众生,然而一旦遇到仇怨,譬如有人抢了你的财产、破坏你的家庭,在他们的面前,你还能保持利他的菩提心吗?能的话,那可以算是生起了愿菩提心。

《阿毗达磨》中云:“为贪名利,不忍耐他人之圆满,属嗔之不乐法即嫉妒。”嫉妒心是菩提心的违品,衡量一个人有没有菩提心,可以看他有没有嫉妒心。如果嫉妒心特别强,看到个别众生快乐圆满,自己就无法忍受,这与菩提心完全背道而驰。嫉妒心的作用,能让自己今生不快乐,来世堕入恶趣中受苦,《俱舍论》等有关论典中,对此皆有详细的阐述。所以,对他人的福德利养,我们应尽量随喜,莫生嫉恨。《地藏十轮经》中说:“有些众生对他人所得的利养、恭敬、世人称誉深生嫉妒,而追求自己的利养、恭敬、世人称誉,曾无厌倦。”这种行为就是菩提心的违品,作为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人,面对任何对境时,都应从心坎深处去随喜别人。

当然,嫉妒跟人的心态也有一定的关系,有些人看见别人有财富,实在忍不了;有些人见到别人有名声,实在气不过;有些人对自己执著的感情,实在没办法让步。但既然我们发了大乘菩提心,就该对一切修安忍,纵然是最执著、最喜欢的对境,为了众生也要心甘情愿地舍弃,这才是菩萨因地的一种行为。

大家都知道,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时,无数次布施头目脑髓、妻子儿女,而对一般人来讲,不要说布施,即使别人看一眼或说一句话,心里也会非常嗔恨。有个居士曾讲过:“别人有财富,我能忍受,有地位我也能忍受,但是谁要破坏我的家庭,以各种手段来引诱我丈夫,那我绝对不客气!”这种心态算不算菩提心?肯定不算。因为她对执著的对境耽执不放,一旦别人拥有了,随喜心一定发不起来。

所以说,凡夫人还是有非常多的毛病,自己不能过早说大话,说“我已经开悟了,通达了光明空性无二的境界”。有些人某天比较快乐,天气也比较好,在那种情况下,觉得相续中好像没有任何痛苦,自己的修证非常不错,但是一碰到违缘时,原来的境界就一扫而光了。以前有个修行人,自认为已证悟了明空无二的境界,他对别人这样说,自己也这样想,后来遇到一个小小的违缘,他就痛不欲生、怨天尤人,那时若真有光明无二的境界,那该多么好啊!所以我们作为凡夫人,要经常检验自己、观察自己,现在有些人对闻思修行不太重视,整天都是宣扬神通神变、明心见性等超胜境界,这样对自己、对他人会不会有利?大家应该值得观察,不能随随便便上别人的当!

总之,别人获得快乐,你接受不了、心里痛苦,说明你的菩提心还没有圆满。本来,你已在诸佛菩萨面前发愿要度化一切众生,赐予他们暂时与究竟的快乐,那么众生的快乐,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像父母有责任把孩子抚养成人、让他读书成家一样,我们作为发了菩提心的人,大大小小众生的快乐,我们同样有责任。这一点要从道理上明白,没有明白的话,大乘的究竟宗义你还没有搞清楚,也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所以我们看到众生时,应像父亲看见儿子在外面流浪,或母亲看见独子在街头漂泊一样,非常不忍心,想尽办法希望他快乐。如果不但没有这种想法,反而想害他杀他,见他快乐就非常嫉恨,那说明我们的发心有问题。

下面用比喻来说明此理:

所应恩亲养,当由汝供给,

彼今已自立,不喜岂反嗔?

比如,你的亲人本该由你来抚养,按理来说,给予他食物、照顾他生活,完全是你的责任。但如今不需要你提供任何财物,有人主动帮你无微不至地照顾他,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你为什么不高兴反而嗔怒呢?

从广义来讲,三界有情都做过自己的父母,我们有责任帮助他们,在受菩萨戒时也曾反复地承诺“以前诸佛菩萨怎么做,现在我也怎么做,尽量以六度万行来利益一切众生”。(为什么我们每天都要念菩萨戒的仪轨?因为每天都要在诸佛菩萨面前承诺。我本来考虑晚上念了菩萨戒仪轨,上午上课时还要不要念?但后来想:“按照大乘教义,一天应念三次或六次,所以念两遍不会多,上午也要念。”我希望学习《入行论》的道友,如果有时间,每天尽量念一遍菩萨戒仪轨。听说有些居士一个礼拜集中一次,念一遍就觉得好厉害。有时候穷人遇到一点点钱财,就特别得意,其实一个礼拜念一遍仪轨,没什么可骄傲的,按理来讲,你们每天都应该念,每天还不够,一天应该三次或六次。)既然口口声声这样念,现在众生获得了一点微薄的利养、微薄的快乐,如果都不能接受,那算不算是大乘的佛教徒?这一点不用问别人,自己可以看看自己。若连显宗的大乘都算不上,还谈论什么高深境界?或者连小乘的出离心也没有,大乘境界更不用说了,因为后者完全建立在前者的基础上。

我们作为佛教徒,一方面要自己精进修行,另一方面也应该发愿度化众生。有些人认为:“度众生很麻烦,接触人也很痛苦,我可没有这个能力,等我得一地菩萨以后再说吧,现在自己修一点就可以。”那你什么时候得一地啊?现在听了这么殊胜的教言,有了这么好的人身,不用佛法来饶益众生,你更待何时?

如今的汉传佛教中,佛教徒弘扬佛法、利益众生的责任感不够,很多居士学佛只求自己快乐、家庭美满,真正对众生有利的事情,几乎没人愿意去做。即使偶尔有人发心,周围的人马上泼冷水:“你太积极了!现在是末法时代,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有什么用啊?还是呆在家里好好念佛吧,现在的众生野蛮得很,利益他们也没用……”这样断人善根是不对的。哪怕在一个众生的相续中种下解脱种子,也不是特别容易的事情。往昔释尊为了利益一个众生,宁愿忍受千百万劫的苦行,现在别人发心利益众生,你去制造违缘障碍,使众生失去了受益的机会,果报将会多生累劫堕入恶趣,不可能解脱出来。

现在个别法师的责任感很令人赞叹,但大多数的出家人,只是自己住在寺院里,早晚念一点经,除此之外,从来不想通过什么方法来帮助众生。其实人如果有了意乐,愿望一定会实现的,不能实现的原因,关键在于意乐不齐全,倘若有了清净的意乐,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不同的能力。

在弘法利生方面,大家一定要有责任感。世间人对家庭有责任感,而我们大乘佛教徒,应该对众生有责任感。已经发了菩提心,加入了大乘团体,如果对众生不闻不问、不管不顾,这样是不合理的。现在很多寺院附近的在家人不懂佛理,而住持寺院的出家人,从来不给他们开示,如果他自己也不懂,给别人讲确实没办法,但有些老和尚可能有不同的心态。

现在到了21世纪,是新的时代,佛教由年轻人来继承时,一些老观念需要改革。怎么改革呢?并不是佛像佛典全部要换,而是度化众生的大乘理念在汉传佛教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大家理应值得深思。如果作用不是特别显著,每个在家人和出家人在不同的位置上,一定要弘扬这种精神,假如大家同心协力共同发愿,肯定在不同程度上会有所改变。

现在不仅是东方人依靠大乘理念来调节人心,西方人也将大乘的慈悲观称之为“心理疗法”,一些科学家和医学家认为,众生的很多心病,依靠爱心和无我智慧就可以断除,千千万万的西方知识分子对佛法如是希求,原因也在这里。

如今大家有了这么好的如意宝,不能让它白白浪费,周围有很多“贫穷”的可怜众生,我们若独自占有而不愿跟他们共享,那可能不像一个大乘修行人。所以自己获得大乘佛理时,哪怕旁边只有一位老太太,也可以给她转法轮:“这位老太太,你过来吧,我给你讲个《入行论》,你要好好谛听啊!”(众笑)我想每个人的身边,一个人应该找得到,若让他的发心改变、懂得如何回向,这样做善事很重要。否则,你天天早上四点就起来念佛,虽然佛号的功德不可思议,但如果没有出离心和菩提心,光靠一句佛号来断轮回的爱执萨迦耶见,大小乘的经论中也说得很清楚,那还是很困难的。因此,大家应该发愿度化众生,作为一个大乘佛教徒,弘法利生的责任感,每个人都不能忘!

不愿人获利,岂愿彼证觉?

妒憎富贵者,岂有菩提心?

如果不愿别人获得暂时的一些小利益,怎么可能希望他证得正等觉的果位呢?整个世间的快乐财富全部积累起来,也无法与正等觉的果位相比,获得无上佛果之后,三千大千世界的众生都要向其恭敬顶戴。假如不能容忍别人的小安乐,看到他有点财富名声就不乐意,那不可能希望他得到无上的大安乐。就像你看见别人赚了十元钱,便嫉妒得要命,但却愿意他获得一百万,这可能吗?所以假如嫉妒别人有富贵、有名声,自己不可能有菩提心。马鸣论师也说:“一个人若贪执财物,相续中不会有菩提心。因为菩提心不是过失的心态,过失存在的地方,菩提心是没有的,犹如尸体与大海不会共存一样。”可见,贪财贪人极为强烈者,很难发起真正的菩提心。

很多人听了《入行论》之后,在信里、感应书里经常说,自己已经有了愿行菩提心。这一点我也认可,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好像有了愿菩提心,但真正遇到外境时,菩提心还存不存在呢?假如菩提心以不退转的方式存在,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境,丈夫也好、妻子也好、家里的财产也好,全部可以拱手让人,那说明你确实存在菩提心。但这样做的时候,你心里舒不舒服?把所有的存款单送给别人,你是什么感觉?按理来讲,发了菩提心的人,这样做应该心甘情愿,因为众生依靠这些获得快乐,只要众生快乐,你就该无条件地随喜,毕竟自己已在诸佛菩萨面前发过愿。然而真正将此落实到行动中时,你又会怎么样?

所以佛陀在《狮吼经》中再三强调:“从此之后,我应安忍他人之圆满,不起嫉妒之心。”当然,作为凡夫人,尤其是刚生起菩提心时,一点也不生嗔恨心和嫉妒心,恐怕现在还做不到,但通过这种教言的熏习,逐渐调节心相续,每个人应该可以达到这种境界。如果心胸特别狭窄,连别人的一点小安乐都不能容忍,自相续就像瓦瓶一样,是不可能容纳大乘狮子乳的。要知道,菩提心的苗芽非常珍贵,若被嫉妒之火烧毁无余,想得解脱也相当困难。因此,只要别人快乐,不管是财富上还是名声上,我们都要学会随喜,这才是真正的菩提心。

在实际当中,有些人认为济人之难、施以援手,到医院、孤儿院、乞丐聚居处看见有些众生非常可怜,尽心尽力地帮助他们,这就是菩提心。其实这不能称为菩提心,因为没有发过心的世间善人或外道慈善人士,在他们的相续中也有,这只能算是一种怜悯心,怜悯心的对境只是个别众生,而菩提心则是缘天边无际的一切有情。

当然,菩提心缘天边无际的众生,这好像很容易修,因为所谓的“天边无际”,按因明的说法是一种总相,对你来讲无利无害,闭着眼睛、声嘶力竭地念“愿所有的众生离苦得乐”,这样谁都做得到。但遇到关系不好的人,对你的身体、财产、感情、生活等制造违缘时,你还能不能做到呢?有些人平时修得还可以,遇到这种对境时,五分钟就被烦恼打败了,事后又后悔得不得了,但是也没办法,毕竟无始以来的习气非常猛厉,现在讲《入菩萨行论》将近八个月,八个月中培养出来的菩提苗芽很微薄,遇到敌人的故意挖苦,刚开始还有点正知正念,过一会儿就控制不住了,揭竿而起开始反抗,直至发泄完了以后,自己才醒悟过来:“完了!我不是发了菩提心吗?今天怎么会这样?”眼泪第二次流了下来。所以,对这些自相烦恼,我们要时时都有交战的准备,没有准备的话,怨敌突然出现在面前,恐怕你会措手不及,无法立即对治。

丑二、因不加害我故不应生嗔:

若已从他得,或利在施家,

二俱非汝有,施否何相干?

怨敌从施主那里获得受用,或者他没有得到,财物仍旧留在施主家,这二者都没有你的份儿,无论别人得到与否,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又何必生嗔恨心呢?

仇敌得到一些名闻利养,有些人就生起极大的嫉妒心,心想“怎么会对他供养呢”,然后到处说别人过失。这是一种无明颠倒的心态,为什么呢?比如有个大施主供养一辆轿车,供养他,你也得不到;不供养他,轿车放在施主家里,你也得不到,反正怎么样你都得不到,为了毫不相干的东西生嗔恨心,有必要吗?

有些人真是很无聊,明明自己水平有限,肯定得不到奖,但别人得不到的话,他心里快乐,别人尤其是关系不太好的人得奖后,他就特别不高兴,在一旁气呼呼的。其实,人家得到也可以、得不到也可以,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凭什么生气呢?

听说有个人通过某种方式获了几万块钱,全单位的人对他特别不满,整天都骂他,为什么呢?因为其他人都没有发财,他突然间就发财了,很多人都看不惯。实际上这是不合理的,他发财也好、没有发财也好,反正你也得不到,既然如此,为何不去随喜别人呢?

寂天菩萨的这种分析方法,非常适合现在人的心态。现在很多人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动不动就对别人的利养生嫉妒心、生嗔恨心,看不惯别人的种种行为,这是没有任何理由的,而且果报相当严重。《弥勒请问经》中说:“若对他人的利养等生嫉妒心,则会如射箭般直堕地狱。”

现在西方国家和汉地,好多所谓的活佛上师,为了一个施主的财产,搞得勾心斗角,彼此非常不愉快。其实这也没有必要。施主的财产是他自己的,他愿意怎么支配是他的自由。有些修行人说:“你怎么给他供养了那么多?给我供养得这么少?”说这样的话,你还是不是修行人?作为一个佛教徒,言行如果不加检点,很有可能败坏佛法。尤其是这几年来,藏传佛教有些“高僧大德”到汉地去弘扬佛法,中间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我觉得在家居士需要值得注意。

在古代,活佛必须通过正规的方式认定,认定完之后,要接受10-20年的佛法教育,这样的活佛无论真假,毕竟有一些佛教水平,对众生还是有一定的利益。后来在五十年代,整个佛教受到极严重的摧残,尤其是藏传佛教遭到了灭顶之灾,恢复过来以后,在活佛认定的方式上,出现许许多多问题。有些认定者连自己的前后世都不知道,还认定别人是某某的转世。我那天就开玩笑说:“先应该给这些认定者考个试,问他是怎样认定活佛的,如果自己都不过关,那没有资格认定别人。”自己没有一定境界的话,认出中阴身是非常困难的。这并不是因明的遣余,也不是《现观庄严论》的道理,这些我觉得不是很难,只要看几遍书,好好地分析一下就可以。但认定中阴身的话,有时候不要说别人的中阴身,自己变成中阴身时,跑到哪里都不知道。现在的很多活佛,有些是母亲认定的,有些是舅舅认定的,有些是这个那个认定的,还有些通过政府关系花钱买“活佛证”,这样认定完以后,如果受几十年的正规教育,也许还有一定的水平,但好多人并不是这样。从小取个名字后,大家就开始对他恭敬供养,他自己也觉得是天上掉下来的一个大菩萨,小时候的理念中只有这个,除此之外什么功德学问都没有,甚至对三宝的信心、对众生的悲心也没有,这样的人长大以后,遇到信徒时很可能会无恶不作。

我并不是嫉妒这些活佛的利养,但大家若没有详细观察,盲目依止有一定的危险性。据我所了解,现在这样的人非常多。当然,真正按正规传统认定的名副其实的活佛,藏传佛教中也是不少,这一点不用别人来评价,从他一生中的事业也看得出来。然而,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贪财、贪女人,信众若没有加以观察,恐怕最后会非常痛苦,对藏传佛教起邪见也未可知。

前段时间,我们学习的时候,有些人不学《入行论》,整天找这个上师、找那个上师,尤其是南方那一带,听说相当一部分人倾家荡产——什么都已经供养了,家庭也破裂了,最后人也没有、财也没有、信心也没有、境界也没有,活佛也找不到。假如这些人系统地学习佛法,我不是赞叹我讲得如何好,但毕竟这是无条件提供学习机会,能让他们明白很多佛教道理,对众生的悲心、三宝的信心也会起到一定的作用。所以,希望大家懂得取舍。

昨前天我在《致菩提学会的信》里也写了:有些人听课时垂头丧气,一点精神都没有,但一说这个活佛、那个上师来了,马上兴高采烈、欢喜若狂,把法本一扔就跑出去了。这种行为,一方面是好,说明你的信心非常“新鲜”,很不错,但另一方面,这种喜新厌旧的心态会不会保持很长时间?作为一个修行人,稳重系统地次第性学习,在哪个上师面前都可以,只要闻思这些大乘教典,对你的相续肯定有非常大的利益和帮助。

我经常这样想:我们的佛教,尤其是汉传佛教有几个方面要注意。在见解上,对无神论和唯物论要注意,因为他们不承认因果,不承认前世后世。五、六十年代,这种思想在世界上影响比较广,在很多人的相续中根深蒂固,虽然现在的方向基本转移到物质文明上,不是特别厉害,然而一旦爆发的话,自己前后世的观念很容易被摧毁无余。因此,见解上应该保护自己。

行为上,应学习有些宗教的慈善之举。比如基督教等虽然没有佛教的无我见,也没有特别诱人的见解,他们学论时,自己也经常搞不清楚,但却有一套非常吸引人的慈善行为,人们不知不觉就套到里面去了。现在这种情况在汉地非常普遍,有些佛教徒理应注意。

修行上,你们需要好好观察,哪些是真正的修行、哪些不是,我在这里也不方便宣说。

果位上(以上次第是见、修、行、果),藏传佛教有些人是以佛菩萨的方式来弘扬佛法的,这样不太合理,佛陀也没这么提倡过。我们应以平凡人的形象,通过学习佛理来跟别人沟通,这是最让人接受的。现在好多人赞叹上师时,往往从果位上赞叹:“我的上师很了不起,他是释迦牟尼佛的十大弟子之一。”如果真有这么大的成就,那非常好,但这个我们暂时不赞叹。如果赞叹上师的悲心、弘法利生的事业,这方面比较让人接受,不仅佛教徒能接受,社会世人也能接受。

我是一个藏族人,汉传佛教对我来讲,可以说有关系,也可以说没有太大的关系。但对你们而言,不管是在家人、出家人,今后如何弘扬汉传佛教,每个人都有责任,你们不得不考虑:现在佛教面临的违缘是什么?需要朝哪个方向发展?最后要达到什么目标?如果学习佛法毫无目的、随随便便,懂一点也可以,不懂也可以,那连生意人都不如。有头脑的生意人,凡是搞一个项目的话,都会先在脑海中算得清清楚楚:它的违缘是什么,目标是什么,所得的利润是什么。因此,我们大乘佛教徒,有些方面也应该值得观察!

子二、理当以未得之因而嗔己:

何故弃福善,信心与己德?

不守已得财,何不自嗔责?

有些人看到别人有利养、自己得不到,心里就很苦恼,其实这不怪别人,应该怪你自己。人家得到利养恭敬,这是他前世恭敬上师三宝、对众生有悲心、持戒清净、闻思修行等功德所感,而你现在没有福报,任何人都不愿意供养,是因为你以往没有积累过这些资粮。既然如此,你非要嗔恨的话,应对自己生嗔心,不应该嫉妒别人。

我们得到财富快乐时,心里应想:“这是诸佛菩萨赐给我的,众生对我比较认可,我才拥有这些,所以不能随便把它浪费,应该成办对众生有意义的事情。”今生中别人的恭敬利养和自己的恭敬利养,全部都有一定的因缘,没有因缘的话,不可能无缘无故得到这些。因此,我们不应该嫉妒他人获得利养,这样才会给今生后世带来安乐。

《高僧传》中记载:元朝有位行秀禅师,他文才出众,人非常善良。有一次朝廷要举行僧人考试,对这次考试的夺魁者,大家都瞩目于老少两个人:老的是靖恩和尚,少的就是行秀禅师。考试之前,有些人问靖恩和尚,这次夺魁的人应该是谁?他说应该是行秀禅师,因为自己老了,智慧日减,可能夺魁无望。行秀禅师听后,很同情靖恩和尚,觉得自己年纪尚轻,以后还有机会,但靖恩和尚年纪已大,何必去跟他争个高下呢?因此他决定让步,但形式上的考试又不能不参加,于是只作了一篇文章交上去,就退场了。

当时的主考官见到这篇文章赞叹不已,让人把行秀禅师的其他文章也拿来看,但怎么也找不着。后来有个知情的人告诉他,行秀禅师为了让靖恩和尚入选,主动放弃其他考试。主考官对这种谦让的德行非常钦佩,让人找行秀禅师来,要求他还俗,自己想把女儿嫁给他。(世间人只懂得这一点!)但被行秀禅师一口拒绝,并马上受比丘戒,以示自己的心意。后来,禅师一生的弘法事业也非常广大。

人与人之间对利养的嫉妒非常可怕,但是真正的修行人,不但没有嫉妒心,反而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去成全别人,这样做的结果,也使自己的前途很光明、很快乐。明白此理之后,大家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