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89节课

第八十九节课

继续宣讲“将阻碍赞誉视为有益”。

如我欲趣苦,然蒙佛加被,

闭门不放行,云何反嗔彼?

自己受到赞叹利养时,如果有人站出来阻挠,大多数人就不能接受。但若详细加以分析,毁坏我们的名声应该是个好事,不应该痛苦。为什么呢?因为贪执利养的话,来世定会堕入恶趣受无量痛苦,但是蒙受佛的慈悲加被,有人通过障碍利养的方式,把这条路已经阻塞了,前往恶趣的门也关闭了,我们感恩都来不及,怎么反去嗔恨他呢?

大家应该清楚,佛的加持不可思议,能以各种显现来度化众生。《大宝积经》中说,佛陀可化现为大象、马车等坐骑而随缘利众,同时也能以语言、色法等种种形象来利益有情。甚至当你寒冷时,感到阳光的温暖,烈日炎炎时,习习凉风吹到身上,都是佛陀的悲悯与加被。

佛陀的加持不仅表现为增上顺缘,往往还会表现为逆境违缘。麦彭仁波切说:“有些事情显现上为顺缘,但实际上可能是违缘;有些表面上是违缘,实际上却是顺缘。”比如有些人利养丰厚、名声震耳,不是今天发财了,就是明天升官了,表面上看来非常风光,但他的修行和道心会一败涂地。而有人遭受别人的毁谤后,原来的趾高气扬,后来变成谨言慎行,从而使修行圆满成功,所以违缘不一定是坏事。

世间上的很多人,没有感受痛苦时,对佛生不起信心,对恶趣也生不起厌离心。包括有些出家人和居士,开始时并不是因为快乐而学佛,而是生活上遇到了不顺,感情上受到挫折,内心受到了刺激,才藉此因缘步入佛门,最后认识了佛教的正理。所以,自己受到别人的讥毁,千万不能生嗔心,这就是佛的加持。如果你工作生活非常顺利,佛知道你的出离心永远生不起来,恶趣之门永远都是打开的,所以佛才显现为怨敌的形象,以恶语中伤的方式来阻止你堕落,这有什么不好呢?

龙猛菩萨说过:“如果有人被蛇咬了,只要能保得住性命,割断手指也可以。同样,佛说若对众生有利,不乐之事也应行持。”因此,如果对众生有利、对解脱有利,别人的挖苦诽谤、非理加害,自己理应心甘情愿地忍受,此举不但有巨大的功德和利益,而且没有任何损害。否则若以怨报怨,纵然是佛陀也无法救护,汉地有一位禅师说:“嗔恚嗔怒者,虽有佛力亦不可救也!”所以别人加害你时,尽量不要以牙还牙,不然佛的加持虽不可思议,这种人也很难救护。

然而,懂得这些道理的人非常少,包括学佛多年、出家多年的很多人,遇到一些小小的冲突,也一直是怨天尤人,怪这个、怪那个,根本不想是自己业力现前,也不想乘机修安忍,更不想别人损害有多珍贵,平时的修行完全是一种口头禅。真正的修行人,应该将这些道理融入内心,然后于生活中再再串习,这样即使遇到恶语诽谤,也可以马上转为道用。但我们是不是这样呢?大家也应该反观自己。

癸二(破嗔于福德作障者)分三:一、嗔恨是福德之障;二、作害是顺缘;三、故当消除嗔恨而恭敬。

子一、嗔恨是福德之障:(嗔恨别人,实际上是给自己的福德造障碍。)

谓敌能障福,嗔敌亦非当,

难行莫胜忍,云何不忍耶?

如果说:“敌人经常毁谤我、破坏我的名声,会成为我积累福德的障碍。没有敌人的毁谤时,人们对我的看法很不错,而一旦我受到毁谤,从此就没有人供养我了。本来我想积累很多钱财上供下施,行持各种善法,现在却被他的恶言破坏了,所以我忍无可忍。”

这种想法也是错的。作者说“嗔敌亦非当”,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是众生,对他生嗔就不应理。虽然别人的诽谤,对你的福德可能暂时有损,但从功德上来讲,前面也分析过,所有的苦行中,安忍是最难行的,也是功德最大的。既然功德最大,忍受敌人的诽谤,不但于福德无损,且功德会像上弦月一样越来越增上,你凭什么不忍呢?

有些人说:“本来我在顺利地闻思修行,衣食无缺,福德也比较大。但他的造谣破坏了条件,给我的闻思修行添了很多麻烦和障碍,所以我接受不了。”昨天也有位道友说:“现在是考试期间,我每天都在认真地复习,可是旁边有个人天天找我麻烦,一会儿说我偷东西了,一会儿无缘无故敲我的门。所以,我闻思修行的功德始终无法增上。”我当时就劝她:“这不是一个机会吗?你还是应该修安忍,自己没偷东西的话,她说一百遍也没有用。再加上对方的精神是不是有点问题,如果是的话,那什么话都会说的,你忍了最好。”后来她也想通了,连声说“对对对”就回去了。

任何一个修行人,在寂静的环境中修行,或者精进地行持善法,出现违缘是必然的。世间上很多愚昧众生不明正理,经常到寺院中摧毁三宝的所依。从佛教历史上看,印度、藏地、汉地的佛教,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破坏,作为一个佛教徒,此时应当如何对待呢?正如前面所讲,三宝是无为法,不会受到任何损害,为保护佛法而拿着武器跟敌人作战,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佛陀在《阿难七梦经》中早已授记,当时阿难梦到一群野猪闯进檀香林,将檀香林肆意践踏、毁坏无余。佛陀释梦时说,这预示着将来在末法时代,有相当一部分白衣在家人,到寺院里毁坏经函、佛像、僧人等。但佛陀当时并没有授意,我们为了保护佛教,应以嗔恨心去杀掉这些野猪,树立法幢。佛一贯以“沙门四法”来要求弟子,以慈悲心来对待所有的众生。

这不仅是大乘的宗旨,小乘佛教也如此奉持。《别解脱经》中可以体现出,小乘的主要原则就是不害众生。大乘佛教在不害众生的基础上,还加上了利益众生。而密宗无上乘,则是大利益众生,从下往上依次递进。所以只要是一个佛教徒,无论遇到任何违缘,都应尽量地对治烦恼,修持安忍波罗蜜多。

要知道,安忍的功德,远远超过布施和持戒,有了安忍的话,一切事情都会圆满成功。世间上也有一个故事:山东人张公,发愿毕生做一百件安忍之事,已经圆满九十九件时,正好他的孙子娶媳妇,当天来了一位道士,非要和新娘子过第一晚,问张公同不同意。张公颇感为难,但为了圆满自己的百忍大愿,劝孙子同意了道士的无理要求。当天晚上,新娘子坐在床上,道士在地上一直跳,边跳边叫:“看得破,跳得过!”跳到天亮,就倒在地上死了。大家过去一看,哪里是道士,分明是一个黄金铸成的金人。从此以后,张家非常富贵,并将厅堂改名为“百忍堂”。据说,现在山东仍有“百忍堂”的存在。所以,用宽容的心胸来对待一切,这一点很重要!

若我因己过,不堪忍敌害,

岂非徒自障,习忍福德因?

假设我们因自己的过失,不能堪忍敌人的危害,这难道不是自己障碍了福德之因——安忍吗?

刚才有人说敌人诽谤会障碍福德的积累,故应生嗔。现在深入观察,这种说法纯属颠倒,敌人的危害不仅不会障碍福德,反而是积集福德之因。倘若自己无法忍受诽谤,对敌人生起嗔恨心,这才是障碍了福德的积累。

大家在修学的过程中,应常观察自己的相续,当受到别人的非理要求或听到不恭敬的话语时,尽量忆念现在学的这些教言。《供灯经》中讲了四种不可思议,其中之一就是众生的业力和根基不可思议。当你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时,有些人跟你前世有仇,有些人跟你今生有怨,这样之后,不管你到陌生的地方,还是熟悉的地方,害你的现象随时都可能出现,如果你即生中并没有害过他,很可能是前世的因缘,故不能对他生嗔恨心。

然而,有些人即生中害了别人,做了对不起别人的事情,却不知道自己的过失。平时两个人吵架,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理,一直都是互不相让,觉得“我百分之百是对的,就是他在天天害我,完全都是他的错”。所以两个人发生矛盾时,最关键的是什么?首先要看自己是不是十全十美。你对别人起烦恼、生嗔心,肯定是你不对,这个暂且不提,你们两个之间的矛盾,难道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吗?不说前世,即生中你就一清如洗吗?很多方面若详细分析,自己应该心知肚明。

阿底峡尊者曾说:“别人加害你的时候,你不要生气,你如果生气,那怎么能得到修安忍的机会呢?”以怒制怒,对自他都会大大不利,就算从世间道德上来讲,人的宽容心也非常珍贵。《史记》中舜的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典范。

说到司马迁的《史记》,里面很多内容虽然跟佛教无关,但我们可以借鉴效仿。在撰著《史记》的过程中,司马迁也是忍受奇耻大辱[1],方令这部巨著流芳百世,将古代帝王将相的真实生活告诉后人。其中尧舜禹的一些故事,发生在人类的原始社会。(以前我们历史课上也学过,人类最初是原始社会,接着是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还有什么共产主义社会。到了共产主义社会时,人们都是按需分配,需要什么就拿什么,像三十三天一样非常快乐,开玩笑!)原始社会时期是禅让王位,不像现在有些人一样,不管子孙好不好,什么权力都传给他。当时舜非常有德行,尽管尧帝也有一些儿子,但都不太争气,故后来让位于舜。

关于舜的故事,《史记》中记载,舜的父亲是个瞎子,生母去世后,父亲又娶了一个妻子,并生了一个儿子。父亲喜欢后妻的儿子,总想杀死舜,遇到小过失就要严厉惩罚他。但舜却孝敬父母、友爱弟弟,从来没有松懈怠慢。舜非常聪明,他们想杀舜的时候,却找不到他,但有事情需要他的时候,他又总在旁边恭候着。

有一次,舜爬到粮仓顶上去涂泥巴,父亲就在下面放火焚烧粮仓,但舜借助两个斗笠保护自己,像长了翅膀一样,从粮仓上跳下来逃走了。后来,父亲又让舜去挖井,舜事先在井壁上凿出一条通往别处的暗道。挖井挖到深处时,父亲和弟弟一起往井里倒土,想活埋舜,但舜又从暗道逃开了。他们本以为舜必死无疑,但后来看到舜还活着时,就假惺惺地说:“你跑到哪里去了?我们特别想你啊……”他们经常想方设法害舜,但舜不计前嫌,还像以前一样侍奉父亲、友爱弟弟。后来他的美名远扬,尧帝知道后,把两个女儿嫁给他,并让位于他,天下人都归服于舜。舜后来传位给禹也是这样。

舜的有些行为,恐怕我们佛教徒也不一定能做到:父母、弟弟天天害你,并怀有杀你的动机,不仅仅是一个动机,甚至行为上也做了出来,但你还一如既往地对他们好。学了这么多年的大乘佛法,我们一旦遇到这种情况,自己能不能忍下来?如果不能,那所谓的安忍完全是口头上的。古代的这些帝王,并没有受过佛法教育[2],他们尚且能如此安忍、如此厚道,我们相形之下,确实应当觉得汗颜。

有些道友经常抱怨:“这个人每天都不让我看书,在旁边一直叽叽喳喳地叫。我本来在坐禅,但是他总障碍我。”周围稍微有点嘈杂声,他就特别恨。其实,旁边有些性格不好的人,这是非常好的事情,但很多人都不明白这个道理。有人把灰倒在自己院子里,你就开始吵起来:“我这么好的修行环境,你竟然给我造违缘,以后肯定会下堕地狱的!……”

子二、作害是顺缘:

无害忍不生,怨敌生忍福,

既为修福因,云何谓障福?

没有危害的话,安忍根本生不起来,依靠怨敌的危害之因,才能生出安忍波罗蜜多的福德之果。既然如此,怎么能说怨敌障碍你修集福德呢?

有些人的说话前后矛盾:“我本来正在修安忍,但他一直给我制造障碍,总让我生嗔恨心!”他不知道安忍到底是怎么修的,认为安忍好像要在没有人的环境中,自己一个人静静地修。实际上,修安忍必须依靠众生,没有众生的损害,对谁生起安忍之心?所以如果有人伤害你,这是修安忍最好的机会,千万不能生嗔恨心。

现在有些修行不好的人,往往都是这样。尤其在城市里面,有些出家人对佛法不太懂,互相生嗔骂人,还认为是理所当然。我们现在学习佛法以后,应该明白什么叫安忍。所谓的安忍,就是对于别人的危害,自己能够忍得下来。你周围若有些性格不好、经常害你的人,自己应当好好利用,这是修行的一种顺缘。

下面用比喻来进一步说明:

应时来乞者,非行布施障,

授戒阿阇黎,亦非障出家。

譬如你有了财富,想将这些布施给可怜众生,若没有乞丐,你的布施善行也不可能成功。因此,布施的人不应对乞丐怀恨在心。不过,现在也有人假装乞丐骗钱,这种现象比较多,无论在网上还是私下里,有人经常问我该怎么取舍。这个要靠你自己的智慧,尤其是用“他心通”来看他是不是真的可怜。但有些人不爱布施,经常找借口说:“他不是真的乞丐,不要给他。”其实是自己舍不得钱。不管怎么样,乞丐是布施的因,而绝不是布施的障碍。同样的道理,受戒必须有传戒的阿阇黎、羯摩师、亲教师,没有这些的话,你也得不到别解脱戒体,所以,他们是持戒的顺缘,而不是违缘。

既然你布施的因是乞丐,持戒的因是这些阿阇黎,那么安忍的因就是这些坏人。假如全世界的人都很好,那谁也无法修成安忍。所以在一个部门或团体中,求之不得的是什么?就是性格不好的坏人。有了一个坏人的话,凡是与他有关系的人,都能修成安忍波罗蜜多,每天的功德在不断增长。倘若人人都是脾气好,人格好,长得也好,互相都是非常可爱,其他的功德也许会产生,但安忍的功德,是根本不能出现的。

有些人特别渴望家庭幸福,从来也不吵架。但有时候看来,这也不一定好,里面若有一点争吵斗嘴,修安忍的机会就出来了。如果一家人快快乐乐,一辈子也没有红过脸,那说明他们从来没有依靠对方修安忍,这样不是有点可惜吗?

子三(故当消除嗔恨而恭敬)分三:一、以众生自之功德当恭敬;二、信仰佛陀故当恭敬;三、观察果当恭敬。

丑一(以众生自之功德当恭敬)分二:一、是成就我菩提之助缘故当恭敬;二、建立众生与佛相同。

寅一(是成就我菩提之助缘故当恭敬)分二:一、恭敬之因成立;二、断除于彼迷惑。

卯一、恭敬之因成立:

世间乞者众,忍缘敌害稀,

若不外植怨,必无为害者。

世间上的乞丐与怨敌同是福德之因,但比较而言,乞丐多不可数,作害者却少得可怜,这其中的原因是:菩萨不曾与外人结怨,所以很少有人主动去伤害他。

一般来讲,不管到哪个国家、哪个地区,贫穷可怜的人随处可见。(此时有人在旁边发电,一会儿机声轰隆隆,一会儿砰砰在敲东西。师笑曰:“是不是让我们修安忍?不用等下课后再修,现在边讲边实修。”)包括一些比较发达的国家,像日本、美国、新加坡等,那里也有不少乞丐,无论你到何处去,有多少钱财也能在很快时间内布施光。而修安忍的怨害对境,并没有这么多。

有些人可能说:“我的周围全是坏人,天天都是对我加害,所以修安忍的对境也很多。”当然,对个别人来讲,因缘的确有所不同,但一般而言,真正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人,危害自己的人寥寥无几。为什么呢?因为菩萨生生世世不害众生,所以别人去害他也很困难。他要是得到一个修安忍的对境,就像获得如意宝一样欢喜不已。尤其是真正发了菩提心的人,整天都找不到作害者,偶尔遇到一两个,他便高兴万分,很愿意接受。以前阿底峡尊者到西藏时,特意随身带着萨和桑嘎作侍者,萨和桑嘎脾气很暴躁,人也非常傲慢,弟子请求尊者换下此人,尊者则说:“不可!此人是我修忍辱的善知识。”

有些道友共住在一起,有些人整天特别烦,觉得别人总打扰他;但有些人觉得这很好,某某道友的脾气不好,自己修安忍的机会比较多。当然,说这种话的人,有些可能是开玩笑,有些却是发自肺腑。

总之,布施对境易觅,安忍对境难找,一旦遇上了,千万不要失去机会,一定要把它用上。无论别人对你怎么样,哪怕拿刀子来杀你,你也一边磕头一边合掌:“谢谢你,你来成就我修忍辱!”这样的话,安忍的功德定会不断增上。(众笑)这并不是开玩笑,你们真能做到的话,这种功德不可思议。因此,大家应学会将各种违缘转为道用,令一切皆成为菩提之因,这对自他的利益都会非常大!

[1]汉将李陵与匈奴作战失败,率军投降。司马迁因为之申辩获罪下狱,受腐刑(破坏男子生殖器和女子生殖机能的酷刑)。

[2]释迦牟尼佛于周昭王24年出生,而舜在世时,周朝还没有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