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59节课

第五十九节课

如果没有行持前面所讲的道理,那以什么方式来对治呢?下面就讲这个问题。

子三(修未如是行之对治)分二:一、思维暇满难得;二、已得当取实义。

丑一、思维暇满难得:

吾当再三思,历劫得暇满,

故应持此心,不动如须弥。

我们应反反复复思维,学佛的因缘极为难得,这种具有十八暇满的人身,经过多生累劫才幸运得到。在前面内容中,从比喻、数目、本质等方面,已讲过暇满人身的难得性,现在得到这种人身,没有转到八无暇当中,今生又值遇大乘佛法,此时此刻应劝勉自己努力受持如意宝般的菩提心,或者说要行持暇满难得的修行之心(有两种解释方法)。不管遇到什么违缘、障碍、灾难,这颗心都不能随外境而改变,务必要坚定地守持下去,乃至有生之年也不退转,犹如须弥山般毫不动摇。

须弥山无论遇到大海的惊涛骇浪,还是狂风的呼啸侵袭,都如如不动,同样,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遇到再大的痛苦、再大的魔障,利他的菩提心也永远不能动摇,必须要有这种决心。有了这种决心,也许我们会遇到痛苦、违缘、疾病等不顺之事,但由于誓言坚定,任何障碍也不能动摇自己的心。

以前汉藏的高僧大德在修学佛法的过程中,并不是没有遇到违缘,从传记中可以看出,他们经历的磨难是无法想象的,正因为自己的心相当坚定,所以违缘也拿他们无可奈何。以前霍西的曲恰堪布(现已经圆寂),在十年文革期间,每天下午从不间断看经书。当时的社会状况非常恐怖,不要说每天看经书,就连念一句观音心咒也被视为大逆不道。有一次堪布在帐篷里看经书,有些领导(有男有女)趴在外面偷看,当时堪布也发现了,他实在没办法,就把衣服全部脱光,大声狂叫地追他们。这些领导非常害怕,说堪布已经发疯了,从此之后再也不来偷看了。后来,堪布在那个年代中一直装精神病,每天学习一些经文,生活过得倒也自在。

堪布贡噶旺秋的经历也非常感人,他现在八十来岁了,以前在监狱关了二十几年,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始终也没有退。刚开始时,红卫兵将寺院经堂作为监狱,跟他关在一起的有好多犯人,这些人每天没处小便,只能在佛像前解决,他看到以后很难过,但也没有办法,只有在心里默默地忏悔……(当时由于社会环境所迫,好多经堂只剩下一面墙壁,或者是变成了监狱。记得在我小时候,家乡寺院的经堂就变成牛圈,合作社的几百头牦牛全部关在那里面。很多老年人说,这里原来有多少多少出家人,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提起来就忍不住流泪。)在那种年代中对三宝的信心一直不退,且以各种方式默默修持长达二十多年,这种精神的确令人佩服。最近西方人将此编成纪录片,名叫《幻化成真》,通过释迦牟尼佛的一生和这位老修行人的一生作对比,给如今的修行人一些启示。

这些大德的行为就是我们的榜样。我们这一生也许会遇到社会违缘,或者以个人业力而导致的逆境,那时不管是身心状况也好,家庭状况也好,即使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作为真正的修行人,对三宝佛陀的信心也应该越来越强,纵使身体、财产、地位、名声舍弃无余,也没什么遗憾的,唯一就是不能舍弃利他的菩提心。每个人都应该有这种决心。若能如此,以后即便遇到违缘,菩提心也不会有什么动摇了。

获得暇满人身并不容易,依靠这种人身修持佛法,可能会遭到父母亲友、工作单位的百般阻挠,在这种情况下,决不能退转自己的信心。我们在座的有些道友,已经被家里人抓了三四次,但自己始终不听他们的,一次次又跑回来,继续坚持自己的道路。以后他们修行会怎么样,这个不得而知,但从目前状况来看,此举确是有坚定信心的一种标志。否则,现在社会上的人,没有遇到违缘也会退失信心,这种现象比比皆是。

我以前讲过,凡是遇到大的原则性问题,比如令菩提心退失、道心退失,在这种关键时刻,千万不能听世间人的,因为他们的思想与诸佛菩萨的教言完全不一致。以前宣化上人也说过:“学佛者的思想行为与世俗上一般的人正好相反,他们是利用人身造恶业,学佛者利用人身来了生死。”这句话真是千真万确,世间人的言行与修行人虽然也有相同之处,但在根本原则上,二者大相径庭。世间人要名声、要地位、要财产、要赚钱,还要搞许多世间八法,甚至为利益自己而伤害众生。而我们希求了生脱死,在轮回中帮助众生、利益众生,与世俗人的心态完全相反。这样一来,我们在修学过程中应该想:现在这么难得的人身已经得到了,这么珍贵的菩提心也已经生起了,如果没有把握机会,好好地利用人身,再也没有比这更遗憾的事情了。

因此,每个道友在修行过程中,务必要再三地思维、再三地发心。人生几十年很快就过去了,如果没有来世,这辈子怎么过都可以,舍弃菩提心也无所谓。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所以我们一定要珍惜今生,把握当下。有些注释中是这样讲的:“须弥山能经受三种违缘,不为毁坏,我们修心也是同样,善友、恶友、中友三种违缘也不能削弱修心意志。”所以遇到亲朋好友造违缘时,他们的话不要听,虽然在日常吃住等方面,不用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最关键的有些问题——让你舍弃菩提心、让你还俗、让你不要学佛,最好不要跟他们“签合同”!

丑二(已得当取实义)分二:一、身体无有所贪精华;二、依身当修法。

按照其他讲义的划分方式,以下主要讲“摄集善法戒”,前面已经讲了“严禁恶行戒”,后面还要讲“饶益有情戒”。

那么真要修学佛法的话,首先不应该贪执身体。世间上许许多多人想学习佛法,但由于贪执身体、财产、亲朋好友,以致学佛的时间几乎没有。在学佛的过程中,最大的障碍是什么?就是贪执自己的身体。自古以来,无数修行人对身体不太重视、不太贪执,原因也在这里。当然,我们佛教徒并不是对身体一点也不关爱、不保护,《中观四百论》中说,作为行持善法的所依,我们也可以保护身体。但是过犹不及,假如整天养护身体,自己就不会有学佛的时间。所以,此处着重强调不要贪执身体。

寅一、身体无有所贪精华:

秃鹰贪食肉,争夺扯我尸,

若汝不经意,云何今爱惜?

各大论师对此颂的解释不相同:善天尊者说守护菩提心非常重要,而不应该爱护身体,因为身体对自利起不到任何作用;慧源尊者与普明尊者则将此作为连接文进行宣讲。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应该贪著身体,否则活着的时候贪著,死后为什么不贪著呢?

下面用拟人的手法,将身体、执著身体的心、对治执著身体的智慧这三者,以对话的方式进行剖析:

心意啊,你贪著身体是不合理的。如果你认为不保护身体,它就会不高兴,那人死后送到尸陀林,鹰鹫互相争夺撕扯尸体,那时候你如果毫不介意,现在为什么要爱惜它呢?

在古印度,人死后大多数都是天葬,只有极少数人采用水葬、土葬、火葬,历史上有名的是八大尸陀林,现在的尸陀林也比较多,故此处寂天论师是按当时印度传统来宣说的。除了印度以外,藏地以及别的国家也有天葬传统。但以现在习俗而言,天葬可能不太多,主要都是火葬。不管以什么方式处理尸体,实际上都是一样的。

以天葬为例,人死之后,四个人把尸体抬到尸陀林,或用拖拉机、小车运到那里,放在天葬台上。整个天葬的过程,后面也会详细地讲,但我觉得还是亲眼目睹好一点,如果你们有机会看一下,内心的的确确会有不同的感受。我们活着的时候,对身体、四肢、面部相当贪爱,但放到天葬台上以后,谁也没有兴趣去迷恋它、执著它,整个尸体也显得非常丑陋,令人厌恶。天葬师用利刃将皮肤、肌肉、骨架一一剖开,秃鹫、野狗、狐狸、豺狼就一拥而上,拼命地扯来扯去、夺来夺去,很快将这个身体一抢而光。十几个尸体,大概一下午就吃完了。在吃的时候,秃鹫的行为也极为猛厉,有时候把肠子拉来拉去……

而在此之前,我们却对身体百般护惜,别人无意中碰了一下,心里也会不高兴:“你这个人怎么搞的,为什么碰我?你给我离远一点,我身体是不能随随便便给别人碰的!”特别的骄傲执著。但在天葬的时候,不要说稍微碰一下,即便撕扯吞噬内脏、血肉、皮肤,自己也不会有任何抗议。最后只剩下骨架时,天葬师就用铁锤在石头上砸碎,之后它们又把骨髓、碎骨全部吃光。几分钟过后,一个人就完全从视野中消失了。

大家不妨想一想,现在活着的时候,我们对身体如是贪著,但死后照样也是自己的身体,那时对秃鹫、野狗的撕扯为什么不生嗔恨心,不去保护这个身体呢?

现在的世间人,整天保养自己的身体,尤其是喜欢漂亮的年轻人,对这个身体百般修饰,每天花很长时间照镜子,希望自己变得好看一点。其实喜欢美色的人,来世的果报是变成飞蛾。由于生前爱漂亮,看到美丽的灯火时,就扑上去而死在里面。所以,大城市里的俊男美女,来世会怎么样也不好说。

现在我们学习《入行论》,每天规定修半个小时菩提心,但有些人修菩提心没有时间,每天半个小时的化妆是离不开的。前段时间一位上师在某地传讲菩提心法要,这个法门非常殊胜,有个居士十分开心,马上打电话告诉朋友:“今天某某上师要传法,你快来参加啊!”她说:“我不空,不去了。”“为什么?”“要去的话,我要洗脸,还要化妆。”“不要紧,还有好长时间才开讲。”“不行不行,要化妆的话,起码45分钟以上。”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听了以后,心想:“幸好这里有这么多人出家,她们现在不用化妆,除了睡懒觉以外,不用这样浪费时间。如果没有出家的话,不管长得好看、难看,在这种迷惑的环境中,谁也逃不开的。”现在有些人看到唐卡里妙音天女、度母的眉毛好看,眼睛好看,自己就每天都照着画。其实在我看来,特别喜欢化妆的人,心里也好像非常痛苦,她们所谓的美丽,经常被泪水模糊成一团。

在人生当中,菩提心是最珍贵的,可现在大多数人根本不懂这个道理,反而颠倒地认为给身体打扮化妆才最有意义。其实这种所谓的意义,只不过是浪费财产而已,为了化妆打扮,有些人花的钱简直是天文数字。查尔斯王子的王妃卡米拉,每个月的化妆费是40万英镑,折合人民币600多万,光是染头发一项,每个月就要3000英镑,折人民币45000左右。有些人可能没有这么多钱,但把自己的工资、打工钱全部用来买化妆品,她们也觉得在所不惜。实际上,你打扮得再动人,老了以后也没办法阻挡脸上的皱纹,死后不管是火葬还是天葬,身体再怎么好看也没有用。所以,如果有机会看一下尸体的结构,了知自己特别执著的就是这副骨架而已,那打扮身体的邪念就会逐渐断除,修法的信心也会自然增上的。

当然,你如果有财产的话,在脸上敷多少,对我们都无利无害,但对自己的修行确实有障碍。大家也可以看一看,那些喜欢打扮的人,往往修行不太好,将所有的时间精力全部用在执著身体上,哪有心思去闻思修行呢?因此,寂天菩萨要求行持善法时首先不要贪执身体,大家也应该想一想这个道理。

下面是说:身体与心是他体的,二者之间毫不相干,故不应该执著它。

意汝于此身,何故执且护?

汝彼既各别,于汝何所需?

这里也是用拟人的手法说:极为愚痴的心啊,你为什么将这个身体执为我所而百般呵护呢?如果你认为:“身体是我今生的房子,不可能不保护它、贪恋它。”但这种护持贪恋,对今生来世没有任何益处。除了像古大德那样把它作为修行的所依,身体又有什么用处呢?你是你,身体是身体,它与你是各自分开的别体,为什么要去执著呢?

从因、本体、果的角度来讲,身体和意识是完全分开的。从因来讲,身体的因是父母的不净种子依靠四大聚合而成,而我们这辈子心识的因,则是前一刹那中阴身时的心识等流。从本体而言,身体是四大组成的无情法,也是一种粗大色法,而所谓的心,则是非无情的明清之法。从果来说,身体只能暂时维持一段时间,死后处理完了就没有了,而心如果没有获得解脱,始终在轮回中不断地流转,犹如河流一样,虽经过许多村庄、田野而汇入大海,但中间一直没有间断过。由此可见,心和身体是别别分开的他体。

然而,唯物论、顺世外道的论师们认为:这颗心依靠身体而产生。对于这种观点,《释量论》第二品中也详细分析过,论中说:“心的近取因是心,身体是心的俱有缘,就像青稞是从青稞种子中产生的,并不是从化肥和地水火风中产生的[1]。”这一点大家务必要搞清楚。有些人认为身体毁灭后心也随之而灭,这种想法十分愚痴,虽然身体对心有一定作用,身体受损时心也有所改变,但身体并不是心的因。如果令心改变就是心的因,那胆小的人见到鲜血会昏厥,听到老虎声恐怖万分,鲜血、老虎声也能令心改变,那如此一来,鲜血、老虎声也变成心的因了,这是谁也不会承认的。所以外境的所缘缘[2]可以让心改变,但不一定是心的因。另外,凡夫人看到美色增长贪心、看到怨敌增长嗔心,但阿罗汉根本不受这些影响,以前有位安忍沙门,身肉被一块块割下去,心一点也没有改变。所以,有些心理学家认为身与心有因果关系,这是没有区分俱有缘和近取因所致。

心刹那刹那迁变、永不间断,这是新一代科学家已经认识到的,《佛教科学论》也引用过他们的论证,证明除身体以外有一个东西——心,永远也不会灭。然而,现在有些人的习气比较严重,经常怀疑自己死后心也随着而灭,这绝对是一种妄想。如果你真的有证据,那可以公开说一下,看这种理论能否站得住脚,但事实证明这样的证据根本找不到。

现在有些愚痴的人经常强调这种论调,觉得死后什么都没有了,于是醉生梦死地过日子,根本不管自己的后世。这是一种极愚痴的做法。如果按佛教的逻辑进行观察,我们会发现身体只是偶尔的,心却是永恒的,身体就像客房一样,只是我们暂时的歇脚处,总有一天会舍弃,所以用不着特别执著它。有过濒死经验的人都知道,当自己远远离开身体时,还能见到好多医生对它进行治疗,因此世出世间都可以证明:除了身体以外,心是单独存在的。

这样一来,我们再三地问心识:“你为什么对身体如此贪执,这是没有任何实义的。你死了以后,身体能带得走吗?你下一辈子变成其他众生,原来特别执著的身体能带得走吗?”一定要反复地提醒它,不要过于执著身体,本来不是自己的东西,偏偏认为是自己的,那别人也会笑你的。所以,身体只是一个暂时的客房,没有必要去执著,从此以后不要整天打扮这个身体——意思就是说明天以后再不要洗脸了(众笑)。

哎哟,我的身体好痛哦!可不可以这样说?名言中可以这样说,但实际上也不能特别执著,我的脚不能执著,我的手不能执著……

上一颂是从身心他体的角度,说明对身体不应执著。此颂是说由于身体不清净,故不应该执著。每颂的角度都不相同。

痴意汝云何,不护净树身,

何苦勤守护,腐朽臭皮囊?

愚痴的心啊,你为什么不护持一个像树木那样洁净的身体,却偏要执著三十六种不净物组成的臭皮囊呢?

如果有人认为:“虽然心与身体是他体,但心在轮回中还需要一个依存处,就像人暂时需要房子一样,没有身体的话,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所以我要天天保护它。”

寂天论师用讽刺的语气呵斥道:既然你没有一个身体实在过不下去,那为什么不去守护树木的身体,或者用塑料、玻璃钢、不锈钢做成的身体,反而去守护腐朽肮脏的人体呢?那些身体多好啊,每天都不用洗,也不用保养,而这个身体不洗脸不打扮,就非常难看。原来有个人说:“我不愿意我的妻子学佛法。”我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学佛的人不喜欢打扮,如果不打扮的话,我的妻子不好看。所以我的想法是:她最好不要学得太深了。”确实这个身体有这种毛病,如果没有装饰的话,实际上是非常丑恶的。既然心要寻求依存处,就应该找个十分干净、没有染污的身体,为什么非要执著具足各种不净物、肮脏不堪的臭皮囊呢?实在不合理。

《学集论》中有教证说:“如果身体成为利他之因、修行之依处,保护身体是允许的。”但此处是说我们应该了解身体的成分,它完全是不干净的东西,拼命执著是不合理的。《摩邓女经》中记载:当时摩邓女[3]特别贪恋阿难,佛陀问她:“你为什么喜欢阿难?”她说:“阿难的鼻子好看、眼睛好看、耳朵好看、身体好看,走路的姿势也好看。”佛陀说:“你觉得他眼睛好看,眼睛里有眼泪;鼻子好看,鼻子里有鼻涕;耳朵好看,耳朵里有耳屎;身体好看,身体里有不净物……”宣说了这些教言后,摩邓女对身体的本质也生起了真实智慧。

佛陀时代的很多众生,依靠佛陀的教言完全能明白身心的本性。而现在很多人,根本不愿意听这些教言,就算偶尔听一听,也觉得自己分别念更可靠,将佛陀的教言、上师的教言、圣者的教言置之不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我们一定要经常忆念佛语,佛陀之所以这样讲,肯定有非常甚深的意义,所以我们应深入细致地去研究。

现在世间上,绞尽脑汁潜心研究外在事物的人比较多,真正观察自己身体的人极为罕见。即使医学界或研究生理的人观察过,也不会用于修行方面,自己的贪著仍丝毫不减。在座有些道友,人生过了五六十年了,但从来都认为:“我的身体很干净,只可惜现在老了一点,脸上有些皱纹,不然我年轻时真的如何如何。”实际上,这些人从来没有以佛教的智慧观察过身体,一直认为“身体是我的东西”,但实际上是不是你的东西?认为“我的身体非常好”,这种好又体现在哪里?观察以后才会明白,佛法让我们对身体有一种新的认识。

现在很多人整天吃吃喝喝,就是为了保养身体,甚至认为吃乌龟肉、青蛙肉对身体很好。其实这个身体再怎么好,也是火葬时多加一点燃料而已,除此之外死时也没有什么用。然而为了这个臭皮囊,有些人的贪污非常可怕。前段时间,国家信息中心“经济宏观调控动向组”的一项报告中显示:2004年国家有640万公务员,一年中吃喝费用高达3700亿,每个人平均5.8万多。这些人经常以各种名义挥霍公款,出差时如果住三星级宾馆,就觉得特别受委屈,一定要四星级以上;吃一顿饭必须有山珍海味,而且全部是新鲜的。他们认为这对身体很好,其实以不净的东西入于身体,并付出其它生命的代价,对身体又好在哪里?人死后会怎么样,大家也应该清楚,这些人为身体造了多少业,看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所以,修持佛法才最有意义,生活过得清净简单,就是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我有时候看到门口只有自己的一双鞋,别的什么都没有,心里觉得非常舒服。试想,如果住在城市里,每天要应酬多少人?大好时光全部用于吃吃喝喝,一点意义也没有。现在自己过一种平淡的生活,虽然相续中烦恼非常多,但每天都向好的方向祈祷、向好的方向发愿,这一点也非常难得。现在的世间人不知被美酒陶醉了,还是被毒药迷惑了,自己天天浑浑噩噩,看别人也是迷迷茫茫,在这种状态中虚度人生几十年,真是非常可惜。

所以,我们在座的出家人,今生有了出家的缘分,一定要珍惜自己的时间。外面城市里的修行人,现在能听受这样的大乘佛法,虽然我讲者非常低劣,但所讲的这个法却十分殊胜。我就像是商店里的售货员一样,又难看又没有智慧,特别可怜,但所卖的东西却货真价实、价值连城。你们所得到的,并不是我的声音,而是法的意义。对每个人来讲,这是非常有价值的,能遇到这样的大乘佛法,有金钱也不一定买得到,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修持。

总之,对身体真的应该好好观察,这并不是说笑话,你们应看一看贪著它对修行有没有意义?整天保护这个臭皮囊,到底能有什么用处?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久而久之就会证悟的。当然,所谓的证悟也有不同层次之别。

首当以意观,析出表皮层,

次以智慧剑,剔肉离身骨。

有人认为:“虽然身体不干净,但总有一些精华实义吧。”这种想法也是错误的。倘若以智慧宝剑进行剖析,从皮肤的外层一直到筋肉、骨头,对身体的方方面面加以观察,实在没有值得执著的精妙之物。

如同屠夫杀完牦牛后,首先把皮肤剥开,然后将筋肉剔下来,接着剖开骨架,取出里面的内脏,除了这些血肉骨头以外,牦牛也没有别的东西了。同样,我们整天所贪著的身体,不管是自己的也好、别人的也好,假如用智慧宝剑进行剖析,从表皮、真皮开始,一直到里面的肌肉、脂肪、骨架、内脏,这些东西一一观察,到底哪一样才是自己贪著的呢?绝对没有。

学过医的人应该对此更清楚,以前有位医生说:“我在实验室里做人体解剖时,尸体泡在药水里,臭不可闻,每次解剖完以后,中午饭都不想吃。”前不久我去放生时,看到杀牦牛的场面,中午很多人都不想吃饭,虽然没有肉,但青菜也吃不下。当时我就跟一位仁波切开玩笑:“你以后还想不想吃肉啊?所谓的牦牛肉,就是那样产生的,美食的背后都有一个血淋淋的场面……”

如果将身体从头到尾、从里到外,一一仔细观察,确实没什么可贪的,甚至有时还会想吐。《观佛三昧海经》就有这样的内容:魔王波旬见悉达多太子勇猛修行,欲败其道,遂召集毒龙恶鬼等进行违害。太子入慈心三昧,不受任何所害。波旬大怒,复遣三个魔女,以各种媚态诱惑太子。尔时太子眉间白毫放光照向三女,她们自见体内充满血肉、鼻涕、大肠小肠、生藏熟藏等不净,于是呕吐不止。又见自己的头分别变成蛇、狐狸、狗,非常惊怖,匍匐而去。

所以,不管以现代医学还是佛法中的不净观进行分析,身体都是由不净物所组成,贪著它毫无意义。若能深刻认识到这一点,就为修行创造一个很好的顺缘,今后不会为保养身体而浪费时间了,一定会精进行持佛法的。

当然,今天所讲的内容,并不是让大家不要搞卫生,作一些非常不如法的行为。戒律中一再要求我们应随顺世间,尽管身体是臭皮囊,表面上也要有衣饰庄严。但过于执著会影响修行,实际上也没有必要,毕竟身体确确实实是不干净的东西!



[1]近取因对事物的本体起作用,俱有缘对事物的差别法起作用。比如青稞依靠种子、阳光水土而产生,种子即为近取因,阳光水土是俱有缘。

[2]所缘缘:是心和心所的一种特殊所缘境,如眼识的所缘缘是色法,耳识的所缘缘是声音。也可直接理解为外境。

[3]摩邓女又作摩登伽女,曾以幻术迷惑阿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