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45节课

第四十五节课

现在还是讲“观察对治之功德而不厌倦”,下面的颂词主要讲应当恒时精进修安忍。

对学习大乘菩萨行为的我们而言,首先必须要具足精进,没有精进的话,就像《萨迦格言》和《君规教言论》里面所说,就连小小的事情也不能成办,更何况说是利益众生的大事情了。因此作为修行人,我们应该学习前辈高僧大德们的精神,他们为了获得解脱、为了断除烦恼是怎样精进的,相比之下,我们为此而下过什么样的功夫?应该反反复复地问自己。

通过下一颂可以了知,世间上的芸芸众生为了没有多大意义的生活,尚且奔波忙碌,那我们为了利益天边无际的一切众生,令其获得无上圆满的佛果,就更需要精进和忍耐了。

渔夫与屠户,农牧等凡俗,

唯念己自身,求活维生计,

犹忍寒与热,疲困诸艰辛。

我今为众乐,云何不稍忍?

渔夫、屠夫、农民等仅仅是考虑到维持自己的生活,也能忍受严寒酷暑等千辛万苦,而发了无上菩提心的我们,为了利益一切众生,为什么不需要苦行呢?

世间上的人们不懂因果规律,为了自己的生活而不顾一切代价,经常日日夜夜地操劳。就拿渔夫来讲,他们早上很早的时候来到鱼市场,将自己所打的鱼卖给鱼贩子,不管是冬天也好夏天也好,天气的寒热根本不能阻挡他们的脚步,在如是的环境中,为了利润而如是的辛苦。原来我在大连和台州那边,经常会看到海边的渔夫,他们为了打鱼不被海浪所吞噬,在出海之前,首先要在所信奉的妈祖面前进行祈祷,作各种各样的仪式,然尽管如此,仍有相当一部分人丧生在大海中无法顺利地回来。他们晚上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上,依靠一盏小小的明灯来捕鱼,确实看起来非常可怜。屠夫们也是如此,早上三四点钟就起来了,将该杀的猪牛等宰杀、除毛、清洗、切割,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把所有的肉都准备好了,并拿到市场上出售,而到了晚上,他们在十二点钟之前是不会睡觉的。可见,这些人的生活非常非常辛苦。

世间上的工人、农民、牧民、商人等,为了维持生计,心里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有些人虽然表面上看来经济条件不错,生活过得非常富裕,但他们的心理压力远远超过了一些小人物。比如说一个承包工程的大老板,他下面的工人白天辛苦地做工,晚上会睡得比较香。但是这个老板还要回去想很多问题,经常彻夜不眠。如果工程顺利的话,他能赚得到一点钱,但实际上除了身体付出以外,他心里还付出了多少呢?只有他自己最清楚。所以,从每个人的生活来看,佛陀所说的轮回痛苦确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对于过着清净生活的出家人来讲,有些人不一定了解世间的这种痛苦,但大多数人应该说是深有体会。现在的社会上,无数人为了自己的生存,白天不休息,晚上不好好睡觉,他们早出晚归、披星戴月,将星星当作自己的帽子,白霜当作自己的鞋,不管是炎热酷暑还是狂风暴雨,根本不能阻挡他们的工作。

平时在学院中,大家也可以看到很多工人,刚才我过来的时候,都快接近九点钟了,还有一群工人在干活,他们早上七点多就上班了,辛辛苦苦了一整天,最后得到的是什么?就是一点点工钱。这些工钱能不能解决他们的生活呢?绝对是不能的。大家都知道,好多人打工就是为了供孩子读书,现在的小孩子读书,从小学、中学、高中、大学一直读上去,没有几十万是根本没办法的,这种生活压力非常大,很多家庭都承担不起,因此各种精神压力的综合病也是层出不穷。当然,我们出家人的生活比较简单,一个人吃饱了全家都不饿,一件衣服穿几十年也没有问题,生活上不知道什么叫压力,尤其是从小就出家的人,认为这个世界非常平安,好像没有什么事。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世间上的很多在家人,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为了父母,整天都在忙忙碌碌,短短的人生几十年,为了这个臭皮囊而忍受各种难以想象的艰辛和痛苦。人们从早到晚耗尽自己的精力,究竟目的是什么呢?就是为了吃得饱、穿得暖,生活过得比较安闲。可得到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人生无常,以往多少人不管是生活条件也好,青春美貌也好,都不可能长久住留,他们即使得到了这些,也没多大的价值和意义。

而我们作为修行人,尤其是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人,跟这些世间人完全不同,我们的人生是为了利益众生,正如《华严经》中所讲“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这种极其可贵的精神就是我们的究竟目标。所以为了众生而奋斗,其意义和价值超过了所有世人的目标和希求。既然已经发了菩提心,那在成办自他一切安乐的过程中,一些小小的痛苦,如生活中无吃无穿或者身体不太好,根本不能影响自己的菩提心,也不能阻挡我们行持菩萨的大愿。

有些人为了听受这部法,甘愿忍受一点暂时的困难。昨天有个道友说,她家里有三个孩子,早上六点钟给他们做饭、送学校,在此之前她就起来开始学习这部论典了。白天在外面打工,晚上回来时是十一点左右,十一点以后又开始学习、做作业,好多方面是非常不错的。她自己认为,这样的佛法千百万劫难遭遇,尤其在大城市里能遇到正法,这种人身实在非常难得,因此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家庭压力,她也一定要认认真真地学习,并通过各种途径给我汇报。我看了以后,觉得自己虽然在这方面没有特别懈怠,但有时候比较起来,大家都是人,但她的精进和我的精进恐怕是不同的。

我们这里有些道友也非常精进,早上路灯刚亮的时候就在外面背书,晚上很晚了才休息。但有些人却不是这样,今天稍微下雨了,路比较滑,就不去听辅导了;今天肚子比较痛,稍微有点不舒服,又不去听课了……经常有这个理由、那个理由,这样的话,自己没有勇气,没有毅力,世间中有这么多障碍,我们学习的顺缘又那么少,那你的修行永远也不可能成功的。要知道,世间上那么多人为了自己的生存都如是辛苦,所得到的利益只是为了多赚一点钱养活自己的家庭,那我们为了生生世世永久的利益,只是遇到一点点困难,怎么可以退失信心呢?

记得上师如意宝有一次从色达到马尔康去看病,正好遇上修公路堵车,一堵就是好几个小时。上师看到路边有好多修路工人,当时就想起了寂天菩萨的这个颂词,并深深感受到世人为了自己的生存,尚且不顾千辛万苦,我们作为发了菩提心的人,为什么不需要精进呢?后来从医院回来,法王如意宝就经常宣讲他老人家当时所看到的这种景象。

其实,工人、农民不仅仅做工很痛苦,在生活方面,他们也经常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我在医院里看见有些病人,他们的家庭非常贫穷,没有能力付医疗费,就被医院扫地出门。还有些人死了以后,医院要求尸体要放在他们的殡仪馆,医院跟火葬场直接有联系。现在的社会问题比较复杂,尤其是偏僻地方的农民,生存的压力简直超过须弥山,实在很难以承受。其实,现在的社会上不管是什么身份的人,都有一定的生活压力,表面上看来公务员好像过得不错,但他们的心理压力也超乎寻常,有些人由于自己的水平、能力、智慧有限,赶不上别人时就产生嫉妒心,能力强的人就产生傲慢心,各种情况不言而喻,大家也是非常清楚。

学习了这部论典以后,大家应该从内心认识到这一点。毕竟这次学习的出家人比较少,大多数都是在家人,你们一定要好好体会这个颂词的意思。当然,我并不是让所有的在家人听完这部法以后,将家庭工作全部放弃,一定要到寂静地方去剃发出家,这对你们来讲不一定现实,也没有必要。有些人听了一两次出家的功德,就什么都不考虑了,马上要去出家,但这种出家的心不稳固,遇到违缘很容易退,假如以后还俗了,那在一辈子中变来变去也不太好。

所以,我并不要求大家搞什么离婚,弄得家庭不和,学佛不一定要反对所有的家人,在家庭中天天吵吵闹闹,我过我的生活,你过你的生活。外面的很多高僧大德也都提倡:作为佛教徒,不仅家庭内部应该和睦相处,与其他宗教也应该团结和合,这就是我们佛教的原则。如果你学了佛以后,性格完全变成另一种人,从此以后对父母不照顾,对家人也不管,对自己的孩子也不做饭,整天就拿一本《金刚经》,躲在一个小小的屋子里,这样的独立主义我们佛教不太赞叹。相反,你应该以佛教的精神来感化别人,这个非常有必要。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好好思维:我为了短暂的几十年,都如是的奔波操劳,那在学习佛法方面,自己下过多少功夫,花了多少精力?以前噶当派的大德也说:如果将我们在世间法方面下的功夫用在佛法上,大多数的人早就成就了。正如我刚才所讲,那些渔夫、屠夫早上起得那么早,晚上睡得那么晚,一天基本上没有休息的时间,倘若这样精进地修学佛法,再怎么样也能使自相续中的烦恼有所减少。但是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这个道理,因此我们应该对那些不知佛法的人生起悲心,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从正面了解佛法的殊胜。

听了这些道理以后,大家应该空出一些时间来学习佛法、研究佛法。当然,研究和学习并不光是为了辩论,或者给别人说一些道理,而应从内心深处真正生起一个定解,这样以后,相续中的自私心、虚荣心、自尊心等千姿百态的虚假分别念,才可以消掉、根除。大家应该记住:表面上的一些虚构框架对我们修行人来讲不是特别重要!

癸三、观察自己承诺而不厌倦:

下面是讲必须要精进,如果不精进的话,那你当初为什么发这样的菩提心?

寂天菩萨在前几品说菩提心的功德非常大,想方设法让我们发心,进入大乘的这种圈子。发完心以后就开始严格要求了,他老人家也是非常的聪明。

前段时间有位法师到我家乡去传法,他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说:“所有的年轻人跟我到那边的草地上,在花丛里快乐一下,我给你们每人买一瓶饮料。”好多年轻人就骑着摩托车跟他去了。在几十公里以外的花丛中,他给他们讲了很多佛法,让他们唱歌跳舞,还发了一些糖和饮料。下午接近回来的时候,他说:“今天我想尽一切办法让你们开心,现在你们也应该报答我的恩德,每个人一定要发愿不杀生。”这些年轻人不承诺也不好意思,所以都一一发愿了。有些人觉得“当时真不应该去”,但也没有办法。此处寂天菩萨也是这样,前段时间一直讲菩提心的功德,让我们发菩提心,发了心以后现在就比较严格了,你们不能懈怠,一定要度众生。为什么要度众生呢?下面就说道:

虽曾立此誓,欲于十方际,

度众出烦恼,然我未离惑。

出言不量力,云何非癫狂?

第一品讲了菩提心的功德,知道了这些功德后,我们在诸佛菩萨、金刚上师等所有圣尊面前,立下了生生世世救度一切众生的殊胜誓言。当然,救度众生并不是用其他方式,而是要断除他们相续中贪嗔痴为主的各种烦恼,如果自己没有摆脱烦恼的话,怎样度无量的众生?我们自不量力地说出这样的大话,难道不是跟疯子没有差别吗?

我们在诸佛菩萨面前说要度无量众生,但如果在实际行动当中,不要说度众生,就连自己的烦恼也是一点都不能减少,那你故意请诸佛菩萨来在他们面前打妄语,这种做法真是跟精神病没什么差别。所以寂天菩萨要求我们,若想度他首先必须要自度,假如自己的烦恼都不能摆平,根本没办法度众生。

以前上师也讲过:“作为凡夫人,全部根除烦恼以后再度众生,那是根本不现实的。但我们现在发了菩提心以后,自己应该跟其他的众生不相同,一定要尽量地对治减少烦恼,增上相续中的一切功德,若能这样,才有度化众生的机会。”所以我们首先要想方设法改变以往的习气,以前没有学佛或刚学佛的时候,性格非常粗暴,烦恼也极为炽盛,现在通过熏习大乘佛法,自相续应该逐渐往调顺的方向迈步,如果一点进步也没有,那要度众生是非常可笑的事情。

佛陀在经中这样说:“己未度脱,岂能度众。自如盲人,岂能带路。”意思是说,假如自己都没有解脱,怎么能够救度众生,就好比自己是盲人,那怎么给别人带路?律藏当中也说:“自己未能调化,而去度化众生,无有是处。”龙树菩萨说:“如果自己没有得到解脱,而去度化众生,这是一种自相矛盾的行为。要真实地度化众生,先必须精进地调伏自己的烦恼。”通过以上教证说明,我们先应尽量断除自相续中的一切烦恼。

当然,断除烦恼并不是特别容易的,尤其是作为凡夫人,口头上说起来容易,但实际上做起来却相当的困难。就我自己而言,每天都在这里口口声声说“你们要断除烦恼”,好像我的相续特别清净,但说这些话时,我有时候确实非常非常惭愧,可是作为一个讲者,我又不能说“我没有断烦恼,你们要断烦恼”,这样的话,也没办法讲课。但我观察自己,有时候虽然没有根本上断除烦恼,基本上对烦恼有一定的作战能力,至少表面上看来是这样的。依靠诸佛菩萨的加持,依靠上师们的恩德和摄持,自己以前没有趋入佛教之前的心态,跟现在的心态比起来,确实有了一定的改变,对于那些世人非常执著的东西,我们长年累月闻思修行的人好像执著得不是特别强,看得比较淡,这种感觉的确是有。

不管怎么样,无论是在家人、出家人,希望大家要断除烦恼,如果不能根本上断除,也要尽量地对治、压伏它。作为大乘修学者,这是必不可少的一件事情,依此可令烦恼的危害逐渐缩小,相续中的正知正念得以稳固增上,不再生起怯弱之心。

假如我们发了菩提心以后,一点都不度众生,一点都不断除烦恼,那我们就跟疯狂者没有差别了。世间上的疯狂者,言行没有定准,心里想什么就顺便说出来,但结果根本不会做。可我们不是这样,我们之所以发菩提心,是因为诸佛菩萨再三赞叹菩提心的功德,自己也是通过智慧详详细细地观察分析,之后才在诸佛菩萨面前发了这个愿,承诺“我要度化众生”。既然如此,我们就应该履行诺言,尽心尽力地度众生,哪怕是路上遇到一个众生,能帮助的也要帮助。

但有时候由于众生的业力现前,自己实在没办法帮忙的情况也有。今天我看到一个老板,他在学院承包工程,本来租了一个房子,明后天准备还回去,结果运气不好,前天突然失火了,将整个房子化为灰烬。房子的主人也非常可怜,一家好几口全部依靠这个房子来维持生活。两家为此而争执不息。本来我作为一个形象出家人,不应该参与这些事情,但他们双方非常可怜,都让我出面进行调解。说实在的,他们两边都非常困难,这个老板不但今年没有赚钱,而且生意上亏了很多,他的妻子不断地在哭,我在那边将近坐了一个多小时,她的眼泪一直没有断过。当时我的心非常酸,压力很沉重,一下午心就像被大山压着一样,好像要有什么事情,结果也没出什么事,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场面。他们两家都说:“你只要说一句话,我们都听。”但我这方面不太懂也不方便说,后来我给他们提出建议:“你们两边确实都有一定的困难,但彼此最好能作最大的让步,这就是我的希望。”但不管怎么样让步,有时候众生的业力现前,他们的苦处也没办法解决。

我深深地知道,现在的在家人都想赚钱搞事业,让自己生活得非常幸福,但这样的欲望和打算能不能成功呢?成功率很少,毕竟现在做事情并不是那么容易。有时候看到别人特别痛苦,怎么样想也没办法解决,这种事情也经常遇到。但无论如何,我们哪怕是路上遇到一个特别可怜的人,也应该尽心尽力地帮助他。反之,如果表面上说“我要度众生,我发了菩提心,我已经受了大乘菩萨戒”,但实际上看见可怜众生时,一点也没有管他,那你的承诺和行为是完全相违、自相矛盾的,你算不算一个大乘菩萨?问一问自己就会明白。

壬三、坚持不懈对治烦恼:

故于灭烦恼,应恒不退怯。

有些人可能想:“既然发菩提心这么困难,那我现在不发了可不可以?前段时间我错了,当时不知道菩萨戒条这么多,要求这么严格,是我自不量力,我可不可以退下去?”不能退!退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进来时受个仪轨就可以了,但是要退的话,必须要付一定的违约金,否则没有那么简单。

为什么呢?假如你现在要退,那在生生世世中都得不到善趣的快乐,这也是前面所讲的道理。其次,你没有必要退,前辈的高僧大德都是依靠菩提心而成就的,虽然表面上看来度无量众生确实困难,但这种发心的力量非常强大。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时发愿:“地狱没有空的话,我的发心不退失,我要度尽一切浊世众生。”但这些众生还没有度完的时候,佛陀早已经成就了,这就是由于发心的力量非常强大。无垢光尊者在有些教言中也说:“大乘显宗中虽然说要三大阿僧祇劫积累资粮和行持菩萨道,但对发心力量强大的人而言,一瞬间便能积累无量劫的资粮,故不需要那么漫长的时日。”《地藏经》中也有“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这种大愿,有了这样强大的发愿力,在短暂的时间中即可圆满资粮。因此为了灭除烦恼,我们应当持之以恒,不能退失菩提心。

其实,你发了菩提心以后,也没有必要那么害怕。从历史上也看得出来,以前的那些高僧大德,虽然发心以后也经历了很多苦行,但这种苦行跟世间上的苦行是完全不同的。世间上的苦行有自相的烦恼、自相的执著,所以在生活中极其痛苦,而这些菩萨们没有自私自利的心,没有实有的执著,所以利益众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因此,大家根本没有必要退失信心。

当然,在能取所取的执著没有消于法界之前,我们还是需要精进。有了这种精进,就像森林起猛火一样,风稍微吹一点自然就会熊熊燃烧,同样的道理,菩萨行依靠这种发心为助缘,功德也会自然而然增上。

吾应乐修断,怀恨与彼战,

似嗔烦恼心,唯能灭烦恼。

烦恼是所断,在能断的对治方面,我们要有一种意乐——欢喜希求之心,对烦恼的本体应该怀恨在心,以嗔恨心来对付它,知道烦恼无始以来不断地害我,力求用各种办法将其斩草除根。

前面也讲了,如果对烦恼没有一种嗔恨心,没有一点报仇之心,修行是不会成功的。有些人可能会问:“不是说嗔恨心一刹那也能毁坏百劫或千劫的福德资粮吗?对烦恼生嗔恨心应该是非理作意吧,会不会造无量的罪过?”不会的,为了修行,我们对烦恼作战合情合理。就像是以牙还牙一样,经中也有“以楔出楔”的教言,意思就是以烦恼来对治烦恼,这一点在没有获得佛果之前不用遣除。

本论亦云:“为息众生苦,不应除此痴。”为了息灭众生的一切痛苦,我们不应遣除自相续中对治烦恼的愚痴之心。要知道,对治烦恼从最究竟的角度而言属于一种所知障,但为了获得究竟的果位,这种对治烦恼的相似嗔恨心暂时不能离开,为什么呢?真正的嗔恨心生起以后,会毁坏自相续中的善根,来世堕入恶趣,有不好的果报,而我们对付烦恼的这种嗔心,暂时来讲它不是属于真正的烦恼。奔公甲格西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是噶当派那么好的修行人,但每次生起烦恼的时候,就骂自己是“坏比丘”,然后自己打自己、呵斥自己。所以我们在修行的时候,一旦自相续中生起了烦恼,对它有个不好的态度,这一点不会成为你解脱的障碍。有些道友早上没有起来,睡过头了,就怪自己的闹钟,把它扔在垃圾桶里,实际上这种做法也是很好的,说明是在惩罚自己,这样以后应该会有一定的进步。

不要认为这是一种嗔恨心,所有的嗔恨心都应该断除,其实在修行时如果自己不争气、不听话,惩罚自己也是合理的。倘若实在没办法对治,其他的道友督促自己、批评自己也很有必要。现在外面有些学习小组中,道友们经常打电话、发短信来互相督促:“你这次不能去,去了的话,下一次给你如何如何惩罚。”表面上这是一种严格要求,天天不让你自由,但这是不是在害你呢?根本不是,反而是将你从烦恼魔王的口里救出来。如果我们经济上给别人一点钱,语言上彼此说个好话,这样的帮助并不是最究竟的帮助。最究竟的帮助是什么?当你在修行的道路上开始退失、反悔,这时候遇到一些道友把你的心态纠正过来,不要让你退下去,大家共同前往解脱之道,这样才是最好的帮助。有些道友在学习大乘佛法的时候,由于前世的业力现前,或者暂时的魔缘违缘所逼迫,很有可能退失道心。在他退失道心的时候,所谓旁观者清,旁边的人看得清清楚楚,知道这个人不应该退,想尽办法把他引过来,此举的确对这些人的帮助很大。以前我们这里有些人,自己实在学不下去了,好像发疯了一样,心里非常烦恼,不想呆也不想看书,那个时候其他道友通过跟他谈心讲故事,给一点糖或者这样那样的东西来帮助他、开导他,人的心态有时候就像小孩一样很容易转变,逐渐逐渐自己就回到正轨上来了,这种现象也比较多。

因此,我非常希望外面的人也能够互相帮助,毕竟大家刚步入这种门,有些人根本不知道哪些是正道、哪些是邪道,甚至还有些上师也经常阻挠“你不要学这部论典,好好实修就行了”。实修倒是可以,但听说您老人家也没好好实修过,对弟子要怎样引导呢?很多人在闻思修行的过程中,经常遇到各种违缘,有些是以魔障的形象来干扰你,而且自己也知道这是魔障,有些人却是魔王波旬假借善知识的口和行为来劝你不要闻思,说学习这些没有用。我经常这样想,寂天菩萨的这部论典,古往今来无数的修行者依此而获得成就,假如有人劝你不要学,对你的修行是有帮助还是有危害?这一点,稍微懂得佛理的人都会明白的。

外面的修行人经常遇到各种各样的违缘,有些是正面的违缘,有些是反面的违缘,有些是中间的违缘,但不管怎么样,我们是随缘的,你要学我们尽量帮助你,希望所有的道友也是尽量地帮助他们。但如果实在没办法,我们也望尘莫及、爱莫能助,佛陀在世时也有些业力深重的众生当下堕落,更何况说我们凡夫人帮助那些业力现前的众生了。我非常同情有些人退失菩提道,但有些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以前根本不信佛的人逐渐相信佛教,以前信得非常表面的人对佛教真理逐渐深入,尽管这一年不是特别长的时间,但在如此短暂的时日中,给别人相续种下不可退转的菩提种子,这一点确实有无上的功德。

总而言之,希望大家尽量地帮助别人,不要让他们退失信心。这个过程中,你可以好心地批评他、指责他的过失:“你原来不是说要圆满这部论典吗?现在怎么了,你着魔啦!”虽然说点不太好听的语言,但按照正理来讲,这是相似的烦恼,不是真正的烦恼。因为这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现在很多人口头上说帮助你利益你,但归根结底就是为了宣传自己,这样不太好),完全是想诚心诚意地帮助别人,只要能够帮助他,语言上再怎么难听、行为上再怎么过分也都是可以的。既然大家已经发了这样的大乘菩提心,在多生累劫中是非常不容易的,为了给将来的生生世世打好稳固基础,最好在短暂的人生中不要退失道心,这就是我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