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23节课

第二十三节课

接下来学习第二品中的忏悔支。现在宣讲的是四种对治力,首先的“厌患对治力”分两方面来阐述,第一个已经讲完了,下面讲第二个问题。

丑二、依殊胜对境忏罪特殊罪业之方式:

惑催身语意,于三宝父母,

师长或余人,造作诸伤害。

无始以来,众生因为烦恼无明,在贪嗔痴的催动驱使下,以身体和语言对殊胜功德田的三宝、有养育之恩的父母、具有法恩的上师,以及其他众生造过各种各样的罪业。大家都清楚,三宝是非常严厉的对境,但无始以来我们由于无明愚痴,在贪嗔痴猛厉增上时,无法控制自己的烦恼,也曾造下过损害三宝的罪业,比如以嗔恨心对僧众用身体殴打、用语言毁谤、在心里起恶心或生邪见。依靠自己的身口意,在三宝以及父母、上师面前造的恶业非常严重,来世必定会堕入三恶趣的。

按理来讲,每个人应该对三宝十分恭敬,但是大家观察一下,我们在修行过程中有没有对三宝时时刻刻恭敬呢?不但没有,反而经常以烦恼的催动,在无意或故意中造下很多罪业。我们本来对父母应该孝顺,可有些人不但不懂得报恩,反而虐待、殴打他们,现在社会上这种现象也相当多。我们对根本上师或有法恩的上师本来应该心存感激,但在修行过程中却对他们经常诽谤、生起邪见。这些罪业都是相当严重的,反观一下,我们有没有造过这些罪?通过观察会发现,这样的滔天大罪几乎每个人平常都很容易犯,违背了佛陀与上师的教言。

因昔犯众过,今成有罪人,

一切难恕罪,佛前悉忏悔。

由于往昔业力所致,我在殊胜对境面前因毁谤、殴打而造过不少恶业,现在是一个罪业深重的人,这一切难以饶恕的罪业,我都要在诸佛菩萨、传承上师面前以莫大的追悔心、惭愧心来一一发露忏悔。

没有这样的忏悔,就永远不能摆脱轮回或恶趣的痛苦,只有精进地忏悔,我们才有解脱的机会。忏悔非常有必要,《金光明经》中也说:我昔日所造的严重罪业,在具势力的诸佛菩萨面前全部诚心忏悔。当然,忏悔并不是口头上、表面上的,一定要在内心真心诚意地忏悔。以前百丈禅师在丛林中做香灯师,有一天起晚了,迟到五分钟,他特别后悔,拿着香板跪在佛前发自内心地忏悔,心里想:我一个人耽误了五分钟,但几百个僧众的时间加起来,那是多长的时间啊!他深切地发露,后来也造了很多忏悔文。

我们在遇到一些严厉的对境时,有没有造过恶业呢?肯定是有的。对自己的父母、上师,以及有恩德、无恩德的其他众生,如果我们造过难以弥补的罪业,那一定要忏悔。有时,即使以身体和生命来忏悔也是值得的。《八十四大成就者传记》中有这样的公案:有一个在家人,他的上师是出家人,上师经常要求他看破世间,舍弃现在的一切琐事,到寂静的地方一心一意修持,但他认为:我现在财源滚滚,非常有钱,可能是上师嫉妒我吧。后来上师又再三劝他放弃世间法,认真修持佛法,但他一直都不听。过了一段时间,他突然醒悟过来,反观内心认为世间的琐事无有任何实意,于是放下世间的一切精进修持,但始终没有得到一点感应。有天晚上,天尊告诉他:“你已经违背了上师的教言,如果不忏悔的话,即生根本得不到任何成就。”他问:“我该如何忏悔呢?”本尊告诉道:“若想真心忏悔,必须要砍断自己的四肢。”于是他依教奉行,自断四肢精进忏悔。因他曾经违背过上师教言,即生中没有成就,中阴时才获得了成就。这个公案乍听起来,也许有些人觉得害怕,认为这种忏悔特别残忍。确实,没有深入了解佛教的教义,一些境界和行为接受不了也情有可原,但如果真正将佛法融入内心,有些虔诚弟子是会这样做的。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中的很多高僧大德,他们依止上师的时候经历了种种苦行,由此也可以看出他们发自内心的一种忏悔。

对现在的很多人而言,不要说以身体、生命来忏悔,就算平时的口头忏悔也并不深刻,只是一种表面上的应付,不可能清净自己的罪业。大家应该想一想:我们依靠上述殊胜对境,是否造过罪业?肯定造过。尤其是生长在大城市里的人,以前根本不知道佛教的因果正理,那时候的生活完全离开了因果取舍的轨道,造下了无数罪业。不说其他,仅就杀生这一条,从小到现在,亲手杀和让别人杀的,根本无法统计,这样看来,自己是不是一个大罪人呢?前段时间开“金刚萨埵法会”的时候,有一位居士是妇产科的医生,她说这辈子可能杀过一万个胎儿,我回去想了想,应该不会有这么多吧,也许包括劝别人做的,还有自己随喜的,不过看她样子是个老年人,也许确实有这么多胎儿在她手上失去过生命。这样的罪业现在如果没有忏悔,什么时候得以清净啊?!

以前有个人告诉我,他开了几十年的餐厅,杀过不计其数的众生。这些老板看起来财力雄厚、生意兴隆,但背后造下的恶业罄竹难书,无数众生因他而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所以有时候看来,这些富人还不如街上的一些乞丐,在藏地,乞丐每次要饭的时候,都会念一些观音心咒“嗡嘛呢叭咪吽”或“阿弥陀佛”,因为他们知道,只有这样做,别人才愿意给他布施。相比起来,汉地的某些董事长,身家几亿的大老板,他们一生中造的恶业相当多,平时内心也特别痛苦,而藏地的有些乞丐,晚上睡的时候非常快乐,早上起来也没什么可顾虑的,十分开心。所以,到底当乞丐好,还是当富人好?我也是在犹豫不定当中,大家这方面也应该考虑考虑。

子二(所依对治力)分三:一、皈依原因;二、所皈依之对境;三、如何皈依。

丑一(皈依原因)分二:一、略说;二、广说。

寅一、略说:

罪业未净前,吾身或先亡,

云何脱此罪,故祈速救护!

为什么要忏悔呢?因为我今生或前世所造的罪业相当深重,在没有得以清净之前,很有可能会提前死去,到那时有什么办法能摆脱这些可怕的果报呢?正如《四百论》中所说,凡夫人造业相当严重,大多数都是往下堕。如果来不及忏悔就提前死亡,那我一定是堕入恶趣,不能解脱。所以我心中特别着急,迫切希望能在诸佛菩萨面前,以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内忏悔清净,祈请十方诸佛菩萨尽快加持护佑我,让我千万不要堕入恶趣,否则,一旦堕入恶趣,就很难摆脱这种痛苦了。

我们相续中的罪业最好能在死之前得以清净,开“金刚萨埵法会”时也讲过,大家一定要精进念完四十万遍金刚萨埵心咒,如果没有念完就死去,这些罪业会一直伴随着你,来世有没有把握获得解脱,这也是很难说的。所以,临死之前,一定要尽量清净自相续中的罪业。

我始终有一个向往,能不能实现也不好说。我很想如果自己活得稍微长一点,晚年找一个寂静的地方,两三年中专门忏悔、观自己的心。虽然我出家的时间很长,一直给别人讲经说法,自己也长期闻思修行,但真正依靠四种对治力来忏悔、观察自心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很想抽出一段时间一心忏悔。但这个梦想能不能成真也不知道,毕竟我们的寿命太无常,死主阎罗什么时候降临,谁也定不下来,相续中的罪业如果没有得以清净就死去,来世这些果报成熟在身心上,这是非常可怕的。《贤愚经》中讲过:拘留孙佛时有个人贪污僧众的财产,并且以恶语骂人,后来没来得及忏悔就死了。死后变成一条特别丑陋的怪鱼,生生世世处于肮脏不堪的粪坑中,即使贤劫千佛出世也不能得到解脱,累劫都在恶趣中受苦。我想如果他当时来得及忏悔,也不一定会转生到这种恶趣当中。所以,在座的每个人都应该对来世有一点考虑,来世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应该好好想想。如果希望自己的来世特别好,那要看你造过罪没有,假如造过的话,那就一定要忏悔,否则,没来得及忏悔就死去,会不会获得解脱,谁也没有把握。如果我在晚年的时候来得及忏悔,虽然自己没什么修行境界,但念了不少忏悔文,相续的罪业应该减少了很多,有这样一种把握,也是可以的。

学习佛法是用心来学的,不是表面上也不是形式上的,仪式再隆重不一定有非常大的利益,只要内心有所改变,佛法对你来讲才是最有帮助的,这种帮助,唯一是从自相续的改变上来安立的。

寅二(广说)分二:一、思维疾速死亡而生起皈依之心;二、思维死亡极恐怖而生起皈依之心。

卯一(思维疾速死亡而生起皈依之心)分三:一、略说;二、广说;三、摄义。

一、略说:

这里是讲以皈依作为所依对治力。实际上,汉传佛教中也有四种对治力,比如白云禅师的忏悔法中有三种忏悔法和七种发心,其中三种忏悔法是指作法、取相、无生,作法是指观想诸佛菩萨和传承上师,在他们面前忏悔;取相与厌患对治力没有差别,即反观自心,对所造的罪业生起极大的后悔心;无生指发起惭愧之心,发誓今后绝不再造这种罪业。此三种方法类似于四种对治力。七种发心包括惭愧心、恐怖心、菩提心、厌离心、平等心等,以这些心态来忏悔。

大家应该明白,此处的“略说”对应的是四对治力中的所依对治力。

死神不足信,不待罪净否,

无论病未病,寿暂不可恃。

死主阎罗是不可信赖的,不管你的罪业有没有清净,有病也好、没病也好,他随时都会降临。可见,人的寿命一点也不可靠,相当的脆弱。

我们都知道,死主会突然降临的,法王如意宝在《忠言心之明点》中说:“死主大敌如暴雷,谁也不知何时到。”所以,死神就像打雷一样,什么时候到来,谁也无法了知。

有些人可能想:这么着急干什么,慢慢忏悔不行吗?实际上,修持佛法越快越好,如果没有尽早忏悔,死主什么时候到来,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不可能等你所有的罪业都清净了,所有的修法都圆满了,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了,才姗姗出现带你步入死路,而是会突然降临在你的头上,令你不得不承受所有的业报。现实生活中也可以看出,有些人是病后死亡的,但有些人根本没有任何四大不调就突然死了。我们的生命犹如被风吹动的水泡或风中的残烛一样很容易破灭,死亡什么时候来临,谁也不可能确定,也许我们正说话的时候就死了,也许长期卧床不起就死了,大多数人都是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死去的,假如现在还不赶紧忏悔,总认为退休以后再忏悔、儿女结婚后再修行,这样一直推推推,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无常非常恐怖,所以大家要有一种紧迫感,“明日死谁知,今日当精进”,《因缘品》中也是这样教诫的。我们在座的人,明年的现在还会不会在人间,这是很难确定的,所谓的死亡,它是突然来临的,前段时间印尼发生大地震,在凌晨五点钟的时候,人们正沉浸在美梦之中,突如其来的灾难,令五千多人很快就离开了人间。

有些病人想:我这个病人会死的,没有病的人可能不会死。但藏族有句俗话:“一个病人的眼里,会死一百个没有病的人。”也就是说,病人虽然长期卧床不起,但一直却死不了,在他眼里,很多健康的人反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突然死去。可见,我们的生命特别脆弱,不管坐车也好,睡觉也好,死亡的因缘随时都会出现。前两天色达有个道班工人在修路的时候,准备将土倒在河里面,但不知道什么因缘,他自己也掉到河里去了,最后在河边找到了他的尸体。因此,我们前一刹那活在人间,后一刹那可能就变成中阴身了。

作为一个修行人,千万不要推迟忏悔的时间,不要认为“我明年再修、明年再忏悔”,或者“我老了以后再忏悔,现在应该好好地工作”,这不是修行人的做法,我们一定要马上修、马上忏悔,不要再拖了,再拖的话,你的修行是不会成功的!

因吾不了知,死时舍一切,

故为亲与仇,造种种罪业。

因为无明愚痴所蔽,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如此脆弱,死时必须要舍弃亲友受用、万贯家财、名声地位等一切的一切,所以为了亲人与仇敌,无端造作了种种罪业。

即使拥有十万眷属的高僧大德,在临死时也不可能带走一个弟子,就像在酥油中抽出一根毛一样,每个人死时只有孤独一人,除此之外,一个同伴也没有。现在的人真是非常可怜、非常愚痴,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能活多少年,整天为了生活、地位、名声而奔波忙碌,回过头来,这些到底能带来什么?有些人拼命地赚钱,有些人不择手段地获取地位,现在真是一个疯狂的世界,人们根本不知道生存的意义,不知道离开人间时唯有善法才对自己有利,从而为这些没有用的东西造了无数罪业,死后将会感受怎样的果报,这方面从来没有考虑过。所以,我们学佛真是非常荣幸,有机会了知这些真相,但不信佛的人大多对此一无所知,他们总认为自己的见解十分正确,看到学佛的人就认为他们的精神有问题。当然,佛教的道理他们可以不承认,但应该值得去观察,假如能找到充足的理由,对佛法大加破斥也可以,但如果找不到的话,那为什么不愿意接受、不愿意承认呢?

人们从不观察自己死的时候会舍弃一切,所以在现世当中为了保护亲友、消灭怨敌,经常大发嫉妒心、嗔心、贪心,造下了无数的罪业。尤其是为了亲友生起强烈的嫉妒心,这种罪业相当可怕,假如没有及时忏悔,很可能会转生在旁生当中。“梁皇忏”的来源就是这样:梁武帝的郗皇后经常对六宫嫔妃心生嫉妒(另有说法是:梁武帝初为雍州刺史时,原配郗夫人妒忌侧室,动心发口有如毒蛇,30岁时忽然夭亡,后被武帝追崇为皇后),她死后梁武帝非常伤心。有天晚上房顶上出现一条丑陋的蟒蛇,它以人语对梁武帝说:“我生前嫉妒成性,故现在转生为这样的旁生,感受极大的痛苦,你能不能想办法帮我脱离这样的恶趣?”说罢就不见了。梁武帝遂召集宝志禅师为主的高僧大德,制忏悔文十卷,请僧众礼忏。法会方毕,有一位天人出现在梁武帝面前,谢道:“我现在已脱离了恶趣之身,转生于天界,此次前来答谢。”可见,这部忏悔文的加持力很大,如今在汉地流传非常广,受到人们的极大重视。

还有一个公案:魏朝有个人叫杜昌,他妻子的嫉妒心相当大。有一次,某个丫环给杜昌梳头,他妻子见后醋意大发,残忍地把这个丫环的手指斩断了,过了几天,她的手指就被狐狸咬断了,感受了极其难忍的痛苦。再过一段时间,杜昌喜欢听另一个丫环唱歌,他妻子又命人割下那个丫环的舌头,后来她自己的舌头糜烂,痛不欲生。最后她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特意迎请一些禅师诵经,自己也忏悔了七天七夜。七天七夜过后,有一次禅师在给她念忏悔文的时候,从她口中出现了两条毒蛇,见此情景,禅师加快了念咒的速度,两条蛇完全出来,然后掉在地上就不见了。从此以后,她的舌头便恢复正常了。

所以,为了自己的亲友,众生所造的恶业是相当可怕的,对于怨恨的敌人,以嗔心等造的业就更不用说了。实际上,我们在临死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生前为他们徒造恶业,必定会对自己的解脱大有障碍,为什么还不赶快忏悔呢?

二、广说:

仇敌化虚无,诸亲亦烟灭,

吾身必死亡,一切终归无。

不管是怨恨的敌人还是亲戚朋友,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在死亡来临时,都会化为空无。所以,活着的时候,我们不应为了这些而造下各种各样的恶业。

世间人为了保护亲人、消灭仇敌,一生中造了相当多的恶业,这些亲怨若按照佛教的观点来观察,就会发现一切都是无常的:所谓的怨敌,到了一定时候,有些已经离开了人间,有些与你冰释前嫌、化敌为友;所谓的亲朋好友,暂时虽与你关系密切、形影不离,但到了一定时候,也不见得对你如是的亲热,而且他们迟早也会离开人间,最终全部灰飞烟灭。

虽然你生前对身体相当的执著,但到了一定时候,我们一定会死亡的,那时又有什么可值得生贪、生嗔的呢?不管声名显赫还是地位超群,在死的时候,尸体一天就处理完了,几小时办完后事,从此就什么都没有了。如同世间上的某些歌星、名人,死后尸体马上处理掉,两三天内新闻媒体以头版头条来爆炸性地报导一下,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人死以后就是这样,但生前所造的恶业一定是形影跟随,所以我们现在活着的时候,必须要将自己的罪业在十方诸佛菩萨面前忏悔,同时,不再为了亲怨而继续造恶业,否则,果报定由自己来受,任何人都是代替不了的。

《入行论》的内容确实非常丰富,寿命无常、人身难得、轮回痛苦、因果不虚,这些佛教中的基本道理没有一个不讲的。假如你们学得好,不管是大乘的基础,还是小乘的基础,一定都会打好的。反之,如果没有通达《入行论》,很多人的佛教基础恐怕不见得十分扎实。藏传佛教中经常有种说法:一个人出家后,首先要看《大圆满前行》和《入菩萨行论》。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这里面的内容非常丰富,若能把这些全部搞清楚,以后自己应该是个非常好的修行人。

这次的机会非常难得,希望你们好好珍惜,这并不是停留在口头上的,一定要在实际行动中将每一个道理反复观察,真正运用起来。现在世间上的人非常可怜,他们竭尽全力对外面形形色色的事物进行观察、讨论、研究,往往忽略了内在的自我、生死问题、发心问题,这是非常遗憾的!作为学习大乘佛法的人,我们虽然也要观察外界的社会情况,了解世间上的各种学问,但最关键的一点要知道:我们的生命非常短暂,自己应该有所准备,如果明天就死的话,自相续中的罪业清净了没有?好好忏悔了没有?大圆满和大手印等方面下过功夫没有?菩提心和出离心生起了没有?现在有些法师在讲经的时候,只是稍微提一下出离心、菩提心,但实际上怎么修、怎么做,很少有人真正涉及,这是不太好的,如果只是口头上说说,可能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