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25节课

第二十五节课

《入行论释·善说海》的讲义,虽然我没有一字一字地读,但里面的内容全部给大家讲清楚了,所有的传承应该可以得到。听说这几天有个别道友哭着说:“现在堪布不给我们传《善说海》了。”没有这回事,我现在改变传讲的方式,只不过是为了节省时间,便于大家更好地理解,虽然讲义没有单独念,但其中的意思和科判都已经讲了,所以你们不要难过!

现在是讲“所依对治力”中的“思维死亡极恐怖而生起皈依之心”,其中分略说和广说,昨天讲了略说的前两个颂词,下面接着讲略说的最后一颂:

放逸我未知:死亡如是怖,

故为无常身,亲造诸多罪。

昨天说到,人在临死的时候,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没有利益,唯一有帮助的就是佛法,但可惜的是,我们以前一直没有修。所以,此处作者非常谴责自己,并以一种呼唤的语气祈请十方诸佛菩萨:怙主啊!我一向非常放逸,根本不知道死亡竟是如此恐怖,为了短暂而虚幻不实的身体造作了种种罪业,请您们一定要救护我!

我们的身语意经常处于一种放逸的状态,始终没有正知正念,不愿意好好修持,每天都以散乱度日,身体所做的没完没了,语言所说的没有意义,心里的分别念也没什么价值,整天都处于浑浑噩噩中,白白浪费了大好的人生,对自他没有任何利益。这么放逸的我,以前根本不知道所谓的死亡如是的恐怖,虽然清楚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死,但却没有为死亡做任何准备。死亡来临的时候,感受四大分离的剧烈痛苦,出现中阴的恐怖景象,如果曾造过很大的恶业,马上就会堕入三恶趣,在那里感受漫长而难忍的痛苦……对此悲惨的状况,我们闻所未闻,根本不了知,一方面是由于后天的教育所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无始以来的无明愚痴,所以我们只顾眼前的利益,将人生目标定在当下,对来世没有任何准备,对过去也没有任何总结。

以前我看过一本书《生活在当下》,里面是讲所谓的生活就在当下,因为过去的已经成为历史,未来的还没有办法决定,所以我们的生活应该把握当下。现在很多人的生活就是这样,除了当下的吃喝玩乐以外,其他的根本不作考虑,从来不知道人死的时候如此恐怖,为了四大假合的无常之身,造作了难以宽恕、非常可怕的罪业。在座的人大多数都已经出家了,你们以前没有出家时,可能为了生活也造过一些难以想象的罪业,有些人杀了很多众生,有些人参加一些黑社会团体,有些人入于妓院,有些人当过酒店老板……包括一些学佛的居士也不知道造业的果报竟如是可怖,否则的话,绝不会为了这个无常的身体,造下这么可怕的罪业。

今天有个非常虔诚的广州居士对我说:“我十分高兴现在找到了人生目标——学佛,这种追求非常完美,这一点我也清楚。学佛后我才知道,以前造的罪业太多了,做的错事也太多了,有时候一想起来特别害怕,幸亏早一点醒过来了。今后在学佛的道路上,我永远也不会退转,一定会精进努力地修持!”大家可能也有同感吧,今生若没有遇到佛法,只有一直不断地造恶业,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醒过来,不说别的,光是吃一些生命,吃一些海鲜,这辈子就造了多少罪啊!

我们这里有些人对我说:“我现在的修行一点成就都没有,每天伤心得不得了。”其实,尽管你没有什么成就,没有长出翅膀飞到空中,但回顾你的一生也应该清楚,以前的生活,不管白天也好晚上也好,没有一点善法,整天都在造恶业,现在虽然你没有超胜的功德,没有在众人面前显现神变神通,但总的来讲,你的生活已经有了本质上的改变,这一点我觉得就是修行中的一种成就。

最近我们的传法光盘寄到了一些人家里,他们高兴地说:“学院的佛法到我家了,非常欢喜,非常感谢!”如果长期有这样一种信念,你们的生活一定会有所改变。实际上,学佛就是一种改变、一种改革,改革什么呢?以前造恶业的生活、放逸的生活,每天除了说些无聊的话、做些无意义的事以外,没有其他事情可做,现在我们要把它改过来,生活变得充实一点,这就是所谓的学习佛法。

我希望每个人不要跟以前一样,学佛之后生活应该有一些改变,否则的话,你的修行一点都不好!我们这里的人每天二十四小时基本上都在学习佛法,早上起来先背书,接着开始闭关修行,然后看书、上课、听辅导、修行、背书……一整天都沉浸在佛法中。平时买东西用了一两小时,就心疼得不得了,觉得这些时间被浪费了,非常不值得。但外面的人用一个小时听佛法,就认为自己很了不起,到处都去打电话,甚至还要给国外发传真。当然,这也并不是不好,以前不要说一个小时,可能连五分钟的听法时间也没有,现在每天抽出一个或半个小时来听法,你们的生活一定会有所改变的。有了改变,我觉得这就是一种修行;如果没有任何改变,只不过听一听法、看一看书,法就是法、你就是你,这样的学佛也不一定有利。

当然,修行佛法的违缘是比较多的,佛在经中说:“修善,违缘多;造恶,顺缘多。”我们行持善法的时候,要么身体不好了,要么工作不顺利了,要么家庭不和睦了,这都是一种必然规律。比如学习《般若经》,学得越好,魔王波旬就越不高兴,千方百计地制造违缘,但如果想办肉联厂,或造一些恶业的时候,魔王波旬就特别高兴,总是为你提供顺缘。现在是末法时代,白法护法神的能力比较脆弱,魔众的力量非常强大,想造恶业的话,所有魔众眷属都会帮助你的。

有些人说:“以前没有修行的时候,身体很好,自从修行以后,为什么天天都有病呢?”《般若经》里也讲了,般若学得越来越深,人非人制造的违缘也越来越多。以前你不学佛的时候,家庭很和谐,现在学了佛以后,家里人反对,亲戚朋友也不理解,敌人好像越来越多了,实际上,这说明你的境界越来越高了。所以,你不应该特别伤心,任何成就都是需要斗争的。

总之,我们这辈子为自己、为亲朋好友、为生活确实造了许许多多的恶业,如果没有忏悔就死了,以后就没有机会清净业障了,所以大家一定要抓紧时间一心一意地忏悔,并且发誓从此以后再也不造了。

二、广说:

若今赴刑场,罪犯犹惊怖,

口干眼凸出,形貌异故昔。

何况形恐怖,魔使所执持,

大怖忧苦缠,苦极不待言。

此处以比喻说明了中阴界的恐怖情形。譬如一个罪犯被判死刑,当被押至刑场时,从表情上也看得出来,他因恐怖而口干舌燥、双目凸出、面目皆非,形貌与往常简直判若两人。同样,如果有人一辈子都在造恶业,到了中阴界时,许多面目狰狞的阎罗狱卒拿着各种兵器来逼迫他,这时的痛苦就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这个比喻有两种解释方法:一种是犯了不是特别严重罪业的人,被法官判处砍断手脚,只是这样的刑罚,那人也与以往完全不同,以前很英雄、很有勇气,现在的神情大大异于平常,非常害怕;另一种解释就是从判死刑的角度来讲的。当然,不管是什么人,如果被判了死刑,一定是非常害怕的。

国际上判死刑的方法多种多样,尤其是古代的罗马、印度、埃及等国,判死刑的方法相当残忍。据说行刑者要在犯人身上用刀割下一块一块的肉,人在未死之前要割3375刀,如果没有割完人就死了,这说明行刑者的技术不够高明。还有一些地方,先在犯人的头上挖一个孔,然后将燃烧的铁球放在里面,脑浆四溢,通过这种方法来行刑。我以前也亲眼见过犯人被枪毙的场面,他们的手脚完全瘫软,根本没有办法站起来,那付万念俱灰的样子,确实特别的可怜。

只是这辈子被判了死刑,就如此的恐怖,那么,到了中阴界时,其恐怖程度更不知要增上多少倍。因为中阴身的感觉特别敏锐,心志也非常脆弱,再加上阎罗狱卒极为可怖,身躯是常人的七倍高,手持各种骇人的兵器,口里喊着“打啊”、“杀啊”震天动地,这种可怕的场面谁也无法忍受。假如生前被判死刑都特别害怕,那死后到了中阴界时,以敏感的心去感受如此恐怖的场面,怎么受得了啊!

有些人可能想:这是不是真的?有没有这样的中阴界啊?这一点是没有必要怀疑的,因为这是佛陀亲口所说,佛陀是真语者、实语者、不诳语者,他是世间上唯一的量士夫,在不同的经典中,如显宗的《阿含经》、《地藏本愿经》,密宗的《中阴解脱法门》、《中阴窍诀》,佛陀将中阴境界描述得非常清楚。

我们都会经历这一阶段,不经历是不可能的。藏族人比较好一点,谁都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自小就认为人死之后必定会经过中阴,虽然他们有些人修行不好,有些人造恶业比较多,但总的观念是不会改变的。然而,我们有些人并不是这样,“到底会不会这样?有没有那么可怕?”自认为像德国心理学家所说的“怀疑是寻求真理的最好手段”,对什么东西都要怀疑,还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以前法王去西方国家的时候,那里的人十分聪明,但是对三宝的信心不太够,上师在上面讲经,他们坐在下面表情特别冷漠,好像在听报告一样,根本没有一种恭敬的心态。一讲到“中阴”,他们就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不停地撇嘴摇头,实际上,真正让他们用因明等逻辑来辩论,他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反正就是不承认。

我们现在有些人也有这种毛病,可能是由于小时候没有接受过佛法的教育吧,对这些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承认,这样的学佛也就名存实亡了。佛在很多经典中都提到了今世、来世、中阴,不仅是大乘的显宗、密宗,就连小乘的《俱舍论》中,也将中阴的经过讲得非常清楚。如果你不承认中阴的存在,那也不应该承认晚上的梦境和白天的经历了。所以,我们佛教徒还是需要闻思,否则的话,你心中的疑团不会解开,对中阴始终是半信半疑,觉得“这会不会是传说”、“是不是一种民间的说法啊”,如果一直处于这种疑惑中,那你永远也不会以真心来趋入,不会认认真真地修持佛法。所以,我有时候特别佩服一些藏族人,他们虽然生活条件比较差,交通等各方面不如其他民族,但是对三宝的纯洁信心、对因果的稳固正见,远远超胜了任何一个民族,这种淳朴的见地实在令人非常崇拜、非常随喜。

总之,对每个人来讲,中阴的恐怖景象一定是会出现的,如果现在我们没有做准备,没有足够的防范措施,到那时候该怎么办?大家确实要好好想一想。这些道理虽然听起来不太舒服,但我必须要讲,作为一个传讲佛法的人,我有责任告诉你们真相。前两天美国的一个法师给我打电话说:“你以后给别人宣讲佛法的时候,最好不要讲戒律方面,这些听起来很难受,让人有一种约束感,应该多讲一点功德方面的。”我当时回答说:“佛陀告诉我们这两方面都要讲,如果不讲约束方面的,可能不太对吧?”他说:“西方人不愿意听这些,什么不能吃肉、不能结婚,他们非常不接受。如果你讲做什么善事有福报、怎样才能发大财……他们就特别爱听,所以这方面应该多提一点。”一方面他说的也有道理,确实现在很多人不愿意听死后堕地狱、犯戒有什么果报等,但另一方面,就算不愿意听,事实也是如此,我觉得没有必要忽略它,把不好的方面隐藏起来。比如说,老师在培养学生的时候,如果只讲好的不讲坏的,坏的方面学生没有听过,那他长大后很有可能犯法,这样是很危险的。所以,不管你们愿意听也好,不愿意听也好,我都要把道理清楚地告诉大家,如果每天都是讲功德、讲福报,也不一定有很大利益!

希望你们听了这些道理以后,真正能生起一种恐惧感:我这辈子造了这么多的恶业,临死时以前杀的众生会不会来找我算账?我该怎么办呢?每个人都应该为未来打算打算了!

谁能救护我,离此大怖畏,

睁大凸怖眼,四方寻救护,

四方遍寻觅,无依心懊丧,

彼处若无依,惶惶何所从?

如果造了种种恶业,临死时面对中阴的恐怖,谁能救护我?我不由得睁大向外凸出、惶恐不安的双眼,四方寻觅救护者,但始终也找不到,不禁特别懊丧、极度伤心。处于这种无依无靠的境地中,我应该何去何从?

人在快死的时候,求生欲望特别强,我曾在医院里看到过一个人,当他接到自己的死亡通知书时,一直拉着医生不放,拼命地乞求:“医生啊,你救救我,我不愿意死,我想活下去……”回头又对父母喊:“爸啊,妈呀,我实在不想死,我该怎么办啊?”他父母也哭着说:“儿子,你不能死啊!医生,你不要让他死……”很多人都哭成一团,让人看了十分心酸。但这样有没有用呢?没有用的,一旦死亡真正来临,医生也好,家人也好,谁都无计可施。尤其是某些罪业特别深重的人,在临死时非常不愿意死,特别害怕,到处寻找救护者,但哪里也找不到,无依无靠的,心情特别懊悔、沮丧。正如《教王经》中所言:“恐怖的阎罗卒围绕在周围,你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向四方寻觅救护者,但始终也找不到,不知自己的方向,这就是所谓的中阴身。”大家方便的时候,应该多看一下这方面的经典,尤其是《教王经》,佛陀宣说了很多有关中阴的道理,与《入菩萨行论》的颂词基本上是相同的。

有些人不要认为:中阴是藏传佛教的说法,佛教中可能没有吧,汉传佛教中就从来没有听过这些。不要这么想,你没有听过的实际上多着呢!假如你闻思过佛陀的八万四千法门,那说“没有听过”也是个理由,但《大藏经》你听过多少部呢?如果没有几部,就不要觉得自己的孤陋寡闻很了不起,“好像我没有听过”,也拿出来当作一个理由。

其他佛经中还说:“人在面临死亡恐怖时,唯一能救护的就是善法,除此以外,没有其他的可皈依处。”因此,人若处于中阴阶段,平时的修行非常重要,如果没有一些修行境界,那时候一定会非常害怕。

有些人可能想:“不要紧吧,诸佛菩萨有无边的大悲心,还有无碍的神通、威力、智慧,我现在虽然没有好好修行,但到了中阴的时候,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等一定会来救护我的。”话虽这么说,但这也需要一定的因缘,没有因缘的话,就算佛陀大慈大悲、神通无碍,也不可能救度你。所以,我们趁现在活着的时候,一定要与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等结上善缘,经常持念佛号、虔诚祈祷。

关于这个问题,《大智度论》中也有一个很好的公案:有一次佛和阿难到舍卫城化缘,阿难见到一个非常贫穷可怜的妇女,便祈请佛陀去度化她。佛陀说:“她与我没有因缘,所以对我没信心,我没办法度化她。”阿难不相信,再三地祈求,佛陀也不得不听阿难的话,亲自走到那个妇女面前。(看来,包括佛陀有时候也要听侍者的话。现在很多上师不用自己的智慧,天天都听侍者的,有些侍者搞世间八法,上师也跟着团团转。)但这个妇女根本不愿意看佛陀的相好庄严,立即转身背向佛陀。佛陀于她的四方分别出现,她马上背过身去,不见佛陀。(这个女人真是很坏啊!)后来实在没办法,佛陀就示现神变,于她的四方上下同时显现身相,这个妇女索性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看……此时阿难才深深意识到:即便是功德圆满的佛陀,对没有因缘的众生也不能度化。

《现观庄严论》中讲道:佛的事业虽然任运自成,不需要任何勤作,但对于无缘的众生也不能度化,犹如天王普降雨水,但被火烧坏的种子却不能发芽。可见,我们如果现在没有好好地修持佛法,把希望唯一寄托在佛陀或上师身上,自己每天搞世间法,办工厂、搞事业、搞项目,希望发财以后再供养三宝,这样的话,死亡来临时,不要说是一般的上师,纵然是佛陀亲自来到你面前,也不可能救度的。

所以,不管我们是死后还是现在,都要对佛陀、对三宝有信心,有了信心,死亡出现时才不会害怕。有时候也能看出,那些生前有一定修行的人,死时不管在医院还是家里,都比较安详,而从来没有修行过的人,不管是在哪里,对死亡都特别害怕。其实作为修行人,我们对死亡既不能害怕,也不能等死,更不能自杀,应该有一种坦然的态度来面对它,一旦死亡真正出现,尽量将平时的窍诀运用上。

这一点,藏地的有些高僧大德体现得非常明显。以前洛若寺有位金旺堪布,他在圆寂之前,我和齐美仁真堪布去看他,他告诉我们:“前段时间我去医院,感觉自己不会活太久,不愿意死在那里,所以就回来了。死在寺院里还是很好的!”看他的表情很自然、很开心,一点害怕也没有,两三天后他就圆寂了。

有些人不愿意死在医院,选择安住在自己的境界中,有些人虽然在医院里圆寂,但与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由于他们一辈子都在修持善法,生命完结时没什么可怕的,一生的修行就是为死亡而做准备,就像米拉日巴一样,开始时害怕死而到山里精进修行,到了最后对死一点也不害怕,已经有了十成的把握。

1981年的时候,大宝法王在美国的一家医院里圆寂。圆寂前的半小时,法王就开始坐起来,医生护士问他痛不痛,他一直说不痛,还跟旁边的人谈笑风生,后来就安详地圆寂了。看到这一情景,在场的医生护士都说:“我们医院里死过这么多人,但从没有见过这样死的人,这个人真是圣者啊!”

法王如意宝圆寂的时候也是这样。200417日,对我们而言,这一天非常残忍、不堪回首,但对法王那样生死自在的大瑜伽士来讲,这是一个吉祥的日子。法王于那天的九点四十分示现圆寂,在八点钟的时候,法王开始坐起来,将一生携带的《系解脱》从头到尾念完一遍,大概在九点钟时又坐起来,双目直视虚空而安详圆寂。直到现在为止,当时的医生和很多人也认为这种现象十分不可思议。

不要说他们那样的大成就者,就算有些普通的修行人,在死法上也与世间人完全不同。由于他们活着的时候,对死亡和来世已经有了一定准备,即使真的到了中阴界,也没什么可怕的,对他们来讲非常正常,就像起程到另一个地方一样,只是临走时需要收拾一下行李,除此以外,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有觉囊派的云登桑布法王,他老人家在北京示寂时,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听别人说他当时由于身患绝症,实在不能起床,后来也是边看经书,边安详圆寂的。这些高僧大德与我们普通人确实不同。

我们学院有一些修行人看起来普普通通,没什么名声,也没什么地位,但他们死的时候,有些人是吉祥卧,有些人坐着就圆寂了,有些人死后身体上出现各种各样成就的相……在这个生死的大问题上,佛教确实具有独一无二的特点,大家一定要深信不疑。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是佛陀亲口宣说的教言,倘若如理如法去修持,必定会出现这样的验相,这一点与世间人是完全不同的。

世间人在临死时,自己特别痛苦、特别害怕,死完后家人就放声大哭,这种哭叫声对死者十分不利。藏地非常出名的空行母林萨秋吉在《中阴游记》中写道:有一次她经历濒死,当时她离开肉体后,看到一头猪的尸体躺在她的床上,穿着她的衣服。她试图与家人沟通,但他们不理,也不给她饭吃,她非常生气。她的儿女在哭泣时,她感觉有“脓和血的雹”全部降在身上,引起她剧烈的痛苦。当来到一位为她修法的上师面前,这位上师安住于心性光明之中,她感到无比的快乐,并将自己的心与上师的智慧融为一体。不一会儿,她似乎听到父亲在喊她的名字,于是就随声音去,然后到了中阴界,在那里她看到了中阴桥、阎罗法王……后来她苏醒过来,将中阴的经历带给人们,还经常帮中阴身稍口信到人间。她的名字在藏地家喻户晓,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她的。

从这段经历来看,人死了以后,家人最好不要哭,这样对死者的境界不利,本来他马上就要往生了,家人一哭,他很容易起分别念,随着哭声就下来了,确实有这种情况。所以人死了以后,应该为他念经、放生、回向,如果有上师为他安住在大圆满的境界中,这样对亡人有不可估量的利益。总而言之,我们现在修行佛法,就是为了死亡和来世做准备。

丑二(所皈依之对境)分二:一、皈依共同三宝;二、皈依具愿力之菩萨。

寅一、皈依共同三宝:

佛为众怙主,慈悲勤护生,

力能除众惧,故我今皈依。

面对可怕的中阴、恐怖的来世,谁能救护我呢?唯有佛陀才是一切众生的怙主,他以大慈大悲精勤维护着众生,其威德力能消除众生今生来世的所有畏惧,所以从今起,我们一定要皈依佛陀。

“今”就是指当下,我们什么时候听到佛法,什么时候就立即皈依。堪布根华在讲义里说:今天上午听到就上午皈依,下午听到就下午皈依,晚上听到就晚上皈依,“晚上”这句是我加的啊,呵呵……

真的,有这种心是很重要的!有些人听了佛法以后,心想“不要紧,我明年退休了以后再皈依”、“等我儿子毕业后再说”,但到了那个时候,你现在的这种信心还有没有啊?所以,皈依佛门越早越好,不要再推了,藏族有句俗话:“晚上睡觉时的念头,早上起来后就没有了。”你今天对佛陀有信心,过段时间就不一定有了,所以你要趁现在有信心的时候,不要问父亲,也不要问母亲,不用征求任何人的同意,马上皈依,不管家里还是单位怎么样反对,你都不要理。为什么呢?因为皈依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是最重要的头等大事,有了皈依,这一生就有了真实的意义,没有皈依的话,那是非常遗憾的!

皈依的对境,就是大慈大悲的佛陀。他是所有众生的依怙,圆满断尽了一切障碍,证悟了一切功德,世间上任何一个众生,包括仙人、转轮王、天王也无法与其相比。佛陀是唯一的量士夫,他能赐予我们暂时与究竟的救护。这种救护,并不是帮我们解决一些困难,而是令我们从轮回中获得解脱。从初发心到获得佛果之间,佛陀始终都在利益众生。当然,因地时的利他具有一种勤作,但到了果地时,完全是无勤作地利益众生。佛陀不会想:我一定要精进,早上应该很早起来,今天要帮助好多众生……虽然没有这样的勤作,但通过三大阿僧祇劫的积累资粮,佛陀可以任运自成地利益有情。这样的佛陀,正如《入中论》中所说,圆满具足了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种种功德,完全有能力解除众生相续中的痛苦,除了佛以外,声闻缘觉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因此从现在开始,我们的救护者唯一就是佛陀。

有些修行人很虔诚,在他们的心目中,佛陀就是万能的,是整个世间的救护者,没有一种痛苦佛陀是不能遣除的。有了这样的信心,自然就能产生不可思议的力量。上师如意宝也曾说:“佛陀的功德是圆满的,没有任何事情不能做到,但关键在于我们的信心,有了信心的话,绝对能遣除一切痛苦。”上师还举了一个公案说:以前扎扬堪布带一群人去朝拜拉萨,途中遇到了一伙强盗,要求他们交出所有的财产,当时眷属们惊惶失措、四处逃避,堪布告诉他们:“你们跑也解决不了问题,不可能得到究竟的救护,大家应该一心一意地念佛。”然后他自己坐在一块毫无遮拦的大石头上,专心地祈祷佛陀。强盗们特别不高兴,向堪布放了一阵枪,但除了在衣服上留下子弹的痕迹外,根本没有伤害到堪布,这些强盗见此情景,吓得四散而逃。法王说:“当我们最痛苦、最害怕的时候,如果心里唯一祈祷佛陀,有这样的信心,那佛陀没有不能救护的。”

前段时间在讲《净土教言》的时候也给大家提过,我们见到中阴的恐怖景象时,如果祈祷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或者自己的根本上师,一定会从这种畏惧中解脱出来。而且,若能一心一意地皈依佛陀,此人必定不堕恶趣,佛经云:“何人皈依佛,永不堕恶趣。”所以,我们在临死的时候,如果有一个强烈的念头:只有佛陀能救护我,我唯一皈依佛陀!这样的话,所有的畏惧当下就消除了。否则,一直想找其他的办法,这说明对佛陀的信心还不够!

所以我们一定要对佛陀有信心,没有信心的话,佛陀的力量虽然不可思议,但不一定对你起作用。《前行》中也说了,上等信心会获得上等的加持,中等信心获得中等的加持,下等信心获得下等的加持,如果一点信心都没有,即使三宝的加持再大,我们也得不到丝毫的利益。

可见,皈依三宝一定要有信心,形象上的皈依没有任何意义。昨前天有些人打电话说正在学习《入菩萨行论》,我告诉他们:最好不要是形象上的学习,这样不会有什么利益,只是浪费我的财产而已,实际上我不太愿意,我也不需要一些虚名。如果真正能一心一意地学,哪怕只有一个人,我也非常高兴;如果不是特别诚心,只是报个名而已,你们世间上的事情那么多,还是做自己的事情吧。我每天给你们讲这些也是多余的,最好不要搞一些形象,应该有一点实质性。什么叫实质性呢?内心对佛法僧三宝有真实的恭敬心,就像《随念三宝经》中讲的,真正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信心,这对每个人的生生世世都有不可言说的功德和利益。这一点,作为希求解脱的人,谁不向往、谁不渴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