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论第28节课

第二十八节课

现在是讲现行对治力中的“迅速精进”,其中第一个“寿命不可靠”已经讲完了,下面讲“受用不可靠”。

寅二、受用不可靠:

除忆昔经历,今吾复何余?

然因执著彼,屡违上师教。

我在轮回中也曾享受过一些受用,但现在除了忆念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来,但由于贪恋这些受用,我屡屡违背过上师与佛陀的言教,这实在不合理,但愿以后不再就犯。

我们沉溺轮回的时间十分漫长,并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劫两劫,从无始以来到现在,我们每个人都享受过无与伦比的世间快乐,如在天界当帝释、梵天,在人间做转轮王、国王、大臣、美女……什么样的众生都曾当过。无垢光尊者讲“出家极为难得”时说:三界的主尊我们也当过千百次了,但是出家的身份唯一是这一次。人间天界的无上安乐,我们都曾经历过,虽然今生变成这个样子,但以前当国王的时候,什么样的受用都享受过,什么样的珍馐也品尝过,这一点,只要相信佛陀的教言,大家应该没什么怀疑的。

尽管以前如此的风光,但现在看来,这一切的受用欲妙没有丝毫可靠之处,不要说无始以来,就算今生拥有过的快乐,现在有些稍微能回忆一点,有些连印象也没有了,好像与昨天晚上的梦没有差别。藏地有句俗话:“吃肉的人和喝汤的人,爬到山顶上都是一样的。”什么意思呢?一个人早上起来喝了一碗汤,另一个人则吃了很好的肉,但他们最后都能爬到山顶,从这个角度来看,食物的好坏都是一样的。

我们在座的人也是如此,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有些人经历了无数的痛苦折磨,有些人完全是一帆风顺,没有遇到任何坎坷,但是现在看起来,只是一个人脸色好一点,另一个人脸色不太好而已。我原来遇到过两兄弟,一个是公司的老板,另一个非常穷困,虽然他们同是一母所生,但由于前世的业力不同,前者日常的开销非常大,后者就连最基本的生活也很难维持,但我看他们的脸色,有钱人的反而不太好,很苦闷,有点憔悴的感觉,另一个人却精神饱满,看起来很不错的。

刚才我进经堂时,见到法座旁有人放了一些野花。十几岁我在山上放牦牛的时候,这些花是我最好的朋友,开心的时候,我就经常躲到花丛里玩。刚才我也闻了一下,仿佛回到了童年时代,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正如《智慧品》中所讲,依靠一些对境,就能现起比较清晰的回忆。那个时候的我,应该说生活比较苦,但如果那时的生活非常快乐,现在的感受也与昨天的梦没什么差别。所以,再怎么快乐、再怎么痛苦,现在都是一样的,关键是那个时候千万不要造恶业,否则的话,恶业的果报随时都会在前面等着我。

大家应该经常想想:以前的经历若现在看来,自己得到了什么,留下了什么?无垢光尊者在《虚幻休息》和《心性休息》中说,昨天以前的事情,跟昨日的梦境没什么差别;今天所感受的一切,跟现在做梦没什么差别;明天将要感受的,与明晚上的梦没什么差别。我们在座的人对生活、对自己特别执著,在家人对钱财、感情、亲友特别执著,好像这些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当然,从梦者的角度而言,梦里的一切确是真实的,但对醒者来讲,就像《入中论》里讲的那样,全部都是空性的,什么都不存在。

按照科判,现在是讲“受用不可靠”,因此我们不应该特别执著、贪恋这些受用,以前由于自己特别贪财,为了挣钱、为了发财,始终把上师和佛陀的教言抛之脑后,从来没有如理如法地修持过,就像前段时间有个人说的,他以前对财产非常非常执著,但现在看了大乘佛法以后,真正体会到这就像做梦一样,根本没有实在的意义。如果有了这样的认识,那说明他确实是将佛法融入心了。以前没有学佛的时候,很容易对一个东西起耽著心,一天到晚都是朝思暮想的,但自从学了大乘佛法以后,虽然心里还是会有烦恼(登地以后才能断掉),但以前那样的感觉是没有了,就像春天的风一样,不可能将自己的心动摇得特别厉害。

我们无始以来已经违背了上师的教言,没有如理如实地修行,故现在一定要看破今世,知道一切受用都是没有意义的。佛陀在《教王经》中讲得非常清楚:我们辛辛苦苦积累的财产,大多数都是子女在用,还有些是被怨敌享用了。前不久我也讲过,韩国有个现代有限公司,董事长死后,他的子女为了争夺家产,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纠纷,有的甚至跳楼自杀了,最后他根本没有想到的人竟获得了财产的继承权。

所以,对于现在的受用,我们没必要特别执著,这些财产我们只有享用权,而没有拥有权。《富楼那请问经》中也说过,不应该贪执财产,纵然得到了也要舍弃,从现在开始唯一寻求甚深的佛法,护持清净的戒律。这是我们每个修行人应该做到的。《开启修心门扉》中也有许多教证告诉我们应该断除对今世的执著,大家在学习的过程中,一定要把这些教言用上。以前噶当派的仲敦巴等上师,都将修行教言归纳为一个窍诀——“看破今世!看破今世!!看破今世!!!”这对修行人来讲非常重要,如果每天都对财产、地位、名声相当执著,内心肯定会有痛苦,有了痛苦就不平静,修行不可能顺利进行。所以,大家有空的时候应该静下心来,看看自己的上半生是怎么过的,这样的生活对自己和众生有没有利益?如果没有利益的话,下半生必须要有个新的调整,这一点对我们来讲至关重要!

寅三、亲友不可靠:

此生若须舍,亲友亦如是,

独行无定所,何须结亲仇?

不仅受用不可靠,就连自己存活的今生以及朝夕相伴的亲友都要舍弃,唯有我孤身一人前往后世,既然如此,又何必对亲友特别耽著、对怨敌特别嗔恨呢?贪执这些真的没有任何实义。

大家也应该清楚,人活在世间上总有一天会死的,噶当派的大德将这一点作为终生修持的重要教言。以前有个修行人来到一位上师面前,祈求上师给自己传一个窍诀,这位上师就诚恳地告诉他:“我只有一个窍诀,就是你也会死,我也会死!你也会死,我也会死!!你也会死,我也会死!!!除此以外再也没有别的了,我上师教给我的就是这个,我现在传给你的也是这个。”后来这个人就精进修持死亡无常,最终已经获得了成就。可见,有信心的弟子,仅仅是听到“你也会死、我也会死”这样一句教言,也能够获得成就。

印光大师生前,房间里始终挂着一个大大的“死”字,以此来提醒自己死亡无常。去年有位上海画家也给我写了一个“死”字,本来我挂在房子里,但由于家里经常来一些世间人,他们一看到这个字,就觉得我有问题,无奈我又把它取了下来。其实,观想“死”字意义是很深的,我原来也想学这样,提醒自己“我总有一天要死”,但后来挂了不到几天,好像各方面都有一些违缘,不太方便就取下来了。

实际上,我们死的时候,不管是什么东西,身体也好、名声也好,全部都要统统舍弃。现在有些人特别喜欢将所有的东西随身带着,就像那天我看到一个人,他有一个大大的包,我就问他:“这么重啊,里面都是什么?”他说:“我的生命就在这里。”然后打开包,里面全部是证件,有身份证、户口本、护照、菩萨戒的戒牒、皈依证、工作证……他一个一个拿给我看。我当时就想:你活着的时候,这些东西可能比较管用,但死了以后,这些证件只有丢到火里了。所谓的身份证,你现在觉得不能离开,但死的时候,你拿着它跑到中阴法王那里,可能也是用不上的。虽然这些都是如幻如梦,在做梦的时候,没有梦中的身份证也乘不上梦中的飞机,它确实有一个幻化的作用,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后面隐藏的是什么真相。

在死的时候,我们俱生的身体也要舍弃,父母、兄弟、子女、同事、同学等全部要远离,那时候只有孤零零一个人,什么东西会跟随你呢?“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所以,现在我们应该执著什么?就是善业和恶业,暂时没有离开轮回之前,善业对你生生世世都是有利的,恶业不但无利反而有害。这种执著是非常长远的,你现在的身份证只能管用一辈子,但善业和恶业的身份证能用多少年?

世间上有些人看起来非常愚昧,该执著的不执著,不该执著的拼命去执著,就像《佛子行》中所讲的,对亲朋好友的贪心犹如沸腾的开水,极其猛烈;对怨敌的嗔心如同烈火,非常旺盛。这种心态是不合理的。所谓的亲友与怨敌,暂时对我们来讲是有利有害,但在死亡的时候,亲友又有什么用呢?谁也帮不上忙,就像昨天讲的一样。所以大家在修行的过程中,不要特别执著自己的亲人,虽然世间上对亲人要有感情,对怨敌要有报复之心,但如果你修得好的话,就会知道耽著这些是没什么用的。

今天有个道友跟我请假,说他母亲特别惦记他,他想回去看一下。我跟他说:“还是不要去吧,她怎么想你、你怎么想她,终有一天还是会分离的。最主要的是佛法,没有舍弃佛法的话,你还可以帮助她,尽一尽自己的孝道,但如果你离开,我担心可能……毕竟你学佛只有一年多,外面形形色色的诱惑又那么强,你走了以后,有没有机会再回到学院啊?没有机会的话,你自己可能都没有把握自己的见解永远是稳固的!”

每个人在死的时候什么都带不走,悽悽惨惨的,完全到一个非常陌生恐怖的地方,那时候唯一要看你有没有行善的福德,没有的话,自己将会感受到什么,希望大家想一想。当然,解脱是你们自己的事,并不是我的事情,你们解脱我可能得一点功德,但我不一定马上解脱,你们不解脱的话,我也不一定堕落。但对你们每个人而言,这个问题不得不考虑,你们没有任何理由认为来世不受果报,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相信这些教言呢?如果相信的话,能不能在有生之年尽量地行善断恶呢?

无著菩萨在讲义中也说了“贪执这些真的没有任何实义”。从无始以来到现在,大多数人对亲人特别执著,尤其是现在所谓的感情,好像没有对方就活不下去,为了这个人,甚至杀人也可以。这种执著太过分了,若对佛法的信心和出离心有这份执著,解脱早就没有问题了。尤其是我们出家人,若对亲人和怨仇执著太深,这不一定是件好事,剃光头也没有多大意义了,尽管外相上是个出家人,但内心实际上根本没有出家。而作为在家人,要像出家人那样割爱辞亲,你们恐怕也做不到,但整天都是对自己的亲友赞叹,对不顺眼的人没有过失也要诋毁,有人说他们过失时,自己就特别开心,说自己亲人的过失时,脸色马上就变了,我觉得这样不太好。我们迟早有一天会离开人间,那个时候你所造的恶业一点也不会空耗,所作的功德也不会无端消失,这些方面你难道不应该注意吗?

丑三(如何精进)分二:一、意乐;二、加行。

寅一、意乐:

所谓的善与不善,应该是心上安立的,就像无垢光尊者在《心性休息》中所讲的,心里的三种不善(贪、嗔、痴)永远也没有开许,而身语方面的不善,如果发心是善,也可以有改变的机会。

不善生诸苦,云何得脱除?

故吾当一心,日夜思除苦。

世间上的一切痛苦(行苦、变苦、苦苦)都来源于不善业,哪怕天气热的时候出现热风,天气冷的时候出现寒风,这些不悦意的事物都是不善业造成的。佛在经中说:“何人造善业,彼人得安乐;何人造恶业,彼人得痛苦。”任何人造的如果是善业,果报必定是快乐,造的若是恶业,果报必定是痛苦,这就是因果规律,也即所谓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如果我们种的是稻子,长出来的肯定是稻芽而不是麦子,这就是四种真理中的“法尔理”。

既然一切不善业中产生痛苦,我们无始以来造了那么多恶业,今后怎么解脱啊?这个问题,大家应该经常问问自己,反反复复地省察自己,一心一意地专心忏悔,日日夜夜中修持菩提心,否则的话,无始以来的罪业那么多、那么可怕,我们是不可能从轮回中获得解脱的。

当然,首先应该在相续中有一个因果正见,《中观宝鬘论》云:“无见堕恶趣,有见生善趣。”意思就是说,如果没有世间的因果正见(相信三宝有加持、本尊有力量、前世后世存在、业因果不虚),此人必定堕入恶趣;如果有了这种正见,这个人就会生于善趣。所以因果正见非常重要,有了这样的正见,对于以前所造的恶业,自己就会好好忏悔,如同米拉日巴尊者一样,年轻时虽然造了极大的恶业,但由于他有因果正见,相信死后定会堕入恶趣,于是到山中修持而终获成就。如果我们每个人都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就有解脱的希望了。

忏悔罪业的时候,不仅是行为上的,内心中也必须要有忏悔之心,这种心应该很急迫、很强烈,不会认为过一段时间再忏悔也可以,而是知道以后马上就行动,不给自己找许许多多的借口。这样的话,人生虽然短暂,但也有忏悔修行的时间。以前有个金厄瓦格西,他一生中从来没有睡过觉,白天也好晚上也好,一直精进地观修人身难得。后来他的上师仲敦巴劝他:“弟子啊,你这样会因四大不调而生病的,还是应该好好地休息。”他回答说:“一想到人身如此难得,我就没有想睡觉的念头了。”

不像我们有些人,每天都睡得特别香,第一个闹钟响了醒不过来,第二个闹钟响了还是醒不过来,等到醒过来时,阳光已经照到枕头上了,这时候自己特别后悔,“完蛋了!完蛋了!今天又睡过头了”,气得把闹钟扔到垃圾桶里……为什么会睡懒觉呢?就是因为对转生恶趣没有恐惧感,对自己所造的罪业,也没有惭愧之心,这样的话,每天肯定睡得特别香,怎么样都觉得无所谓,只要自己有吃有穿就行了。这样的态度不太好,我们应该向金厄瓦格西学习。话又说回来,一点都不睡觉,从医学上来讲也是不行的,还是应该少睡一点。金厄瓦格西一生中念了九亿遍不动佛心咒,我们有些人也发愿要念一亿遍金刚萨埵心咒(以前法王如意宝讲《入菩萨行论》的时候,在课堂上一讲,很多人发愿都念一亿遍),但现在不知道念了多少,由于你们解脱生死的念头不是很强,缺乏强大心力的推动,所以不会那么精进。

我希望大家对修行不要一冷一热的,心情好的时候要背这个背那个,心情不好了,就把中观扔在这边,因明扔在那边,加行扔在前面,“呼呼呼……”,每天睡得昏天昏地;过了几天,好像又变成了另一个人,什么都要背,什么都要修,精进得不吃不喝、废寝忘食。这样变来变去可能不太好,我们对闻思修行应该有个不松不紧的态度,有些人刚开始学佛时特别精进,这种现象我一般是不太相信的,不知道他到底是虎头蛇尾、还是虎头虎尾,毕竟学佛法不像吃顿饭那么简单,应该有个长远的打算,这一点相当重要!

寅二、加行:

吾因无明痴,犯诸自性罪,

或佛所制罪,如是众过罪,

我由于愚昧无知而造作了杀生、邪淫等自性罪,或者受戒才成为罪业的过午进食等佛制罪。

所有的罪业,都可以包括在自性罪与佛制罪当中。所谓的自性罪,任何众生犯都会成为罪业,比如说杀生,不管是出家人、在家人,受过戒的、没受戒的,乃至牦牛等做了杀生的事,都属于自性罪,在阿赖耶上都会染上罪过。什么叫做佛制罪呢?佛陀针对各种众生的根基,相应地制定了别解脱戒、菩萨戒、密乘戒等戒条,如果受了这些戒又去违犯的话,这就成为佛制罪。

划分这两种罪业时,有四种情况:1)是自性罪又是佛制罪,如比丘杀牦牛;2)是自性罪而非佛制罪,如未受戒者杀害众生;3)是佛制罪而非自性罪,如比丘比丘尼接触火、过午进食等,或者受八关斋戒者未到时间就吃饭;4)既非自性罪也非佛制罪,比如平时的吃饭等各种行为。

当然,有关佛制罪与自性罪,戒律中也有很多的分析。譬如说饮酒这一条,声闻俱舍派的论师认为是佛制罪,戒律派的论师认为是自性罪,功德光和释迦光两位尊者认为是佛制罪。但到底属于哪种罪呢?实际上应该是佛制罪,佛在戒律中也讲了,这是专门为受戒的人而制定的,但也间接成为自性罪。这方面的辩论,在戒律方面的《大海广疏》中有广说,我在此不多作阐述。

有些人认为:佛陀若不制定这些戒律,别人犯也不会有过失的,但制戒以后再犯就变成了罪业,那佛陀岂不是成了罪业的促成者或罪业的因吗?对此萨迦班智达在《辨三戒论》中有回答:比如农民开垦田地、种植庄稼,夏天下冰雹时毁坏了所有的庄稼,这能不能说农民就是毁坏庄稼的因呢?肯定不能。农民为了利益自他而开垦田地,最后庄稼被毁也不是他的过失,同样,佛陀制定戒律也是有密意的(为令众生得到解脱的安乐果),而不是让众生去造罪,所以过失的作者不是佛陀。

再比如一个国家制定法律,没有制定之前,人们做这件事情不会受惩罚,制定了以后,触犯了法律就会有惩罚,但制定者有没有过失呢?肯定没有,因为他的目的是让大家行持善法,其必要性远远超过了这些过失。同样,假如我在这里制定一个纪律,没有制定之前,你们做了也不会犯,我制定完以后,违犯就会受到一定的处罚,但这个罪的作者是不是我呢?一方面也可以说是我,但我自己有没有过失呢?不会有过失,因为我这样做对你们有利,所以从最终的角度来讲不会有过失。关于这方面,戒律中有详细的辩论。

前面的“所净六门”中也讲了,自性罪与佛制罪包括了一切罪业,无始以来这些罪我们犯过不少,不管是能回忆起来的、不能回忆起来的,都应该在诸佛菩萨面前诚心忏悔,怎么忏悔呢?

合掌怙主前,以畏罪苦心,

再三礼诸佛,忏除一切罪。

忏悔的方式是这样的:首先将十方诸佛(包括自己的传承上师、根本上师)迎请在前方的虚空中作为所依对治力,在他们面前,自己身体五体投地恭敬顶礼,双手以莲花待放式合掌;心中充满强烈的惭愧、追悔之心;语言上念诵这一偈颂。

平时我们在其他上师或诸佛菩萨面前忏悔时,也可以念诵这个忏悔偈。忏悔时应该有一种怖畏之心——“我什么时候死是很难说的,假如没有好好忏悔,罪业还没有清净前就死了,那我只有堕入恶趣了。”有些藏族老乡在一些上师、大德面前忏悔时一直哭,不停地诉说自己以前造过什么罪,不知能不能忏悔清净,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有追悔之心,如果有了这样的心,罪业就有忏净的机会。而有些人在忏悔时,虽然表面上说“我造了很多罪,业力非常深重”,但态度不冷不热的,好像有种无所谓的感觉,这样也不一定能忏悔清净。所以,忏悔时首先要具备一种畏罪心。

有了这种心之后,我们可以通过各种方法来忏悔,比如顶礼、念百字明、修曼茶罗等等,这些方法都是非常殊胜的。在座的道友以前修过五加行的就不说了,没有修过的话,有时间一定要圆满十万个大头、十万遍百字明。有些人总是跟我说:“你快点给我安排一些修法啊,不然我的时间空得不得了。”其实,你不用太着急,需要修的有的是,想一想无始以来自己所造的恶业,以前不信佛时,不说别的,你在餐厅里吃了多少众生?这一点就够你忏悔的了。为了忏悔这些恶业,大家每天最好安排一定的时间多念一些百字明。前段时间我们学《大圆满前行》的时候,里面就讲了百字明的功德,以前我有个朋友,他再三看了《大圆满前行》后说:“百字明的功德这么大啊!我造了很多的业,这样的话——嗡班匝萨埵萨玛雅,玛呢巴拉雅,班匝萨多迪诺巴,迪叉哲卓美巴瓦,色多喀友美巴瓦……”,每天都非常非常精进地念,假如看到有人来了,就把念珠偷偷地藏起来。

忏悔确实是很重要的,它的功德也非常大,佛在《无尽智慧经》中说:“忏悔是积累资粮的一种方便法。”律藏中也说:“通过忏悔,可使自相续中的罪业减少,功德增上。”上师如意宝在《忠言心之明点》中说:“我们相续中的如来藏明镜,若被两种障碍的灰尘遮障,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的影像就不会现前。”可见,我们相续中的罪业没有清净之前,修什么法也不会得到感应的。有些人在修行的过程中,没有什么感应就怨天尤人,“这个上师坏得很,我修了这么长时间,一点验相都没什么”、“佛法坏得很”……尤其是刚学佛的人,嗔恨心和邪见比较重,一直都是怪这个怪那个,从来也不怪自己。其实,不能把所有的过失都推在外境上,应该好好反观自己,无始以来我们造的罪业那么多,必须要通过百字明、金刚萨埵心咒来进行忏悔。《学集论》中还说,观想空性、念诵咒语、持诵经典等都是忏悔的方法,所以,不管是念《金刚经》还是《系解脱》,我们都应该观想自己在诸佛菩萨面前忏悔,若能这样的话,真的非常好!

今天有个人问我:“我早上半个小时实在观不起来,可不可以一直念金刚萨埵心咒?”我说:“很好,这就是修行!”如果你们半个小时中不会修菩提心,那也可以观想在金刚萨埵为主的诸佛菩萨面前,诚心忏悔无始以来的罪业。所谓的修行,并不一定非要闭着眼睛,一直安住在无分别念的境界中,只要把所学的法能用上就可以了。学佛不能停留在口头上,否则中阴的恐怖景象现前时,那是根本不管用的,若能在相续中有一点点串习,即使只有短暂的时间,也会有非常强大的力量。

现在的学佛机会相当难得,我希望大家学了以后能尽量用上,经常在诸佛菩萨面前忏悔自己的各种罪业,这一点相当重要!

子四、返回对治力:

诸佛祈宽恕,往昔所造罪,

此既非善行,尔后誓不为!

在世间导师诸佛菩萨面前,我恭恭敬敬地祈求您宽恕我往昔所造的一切罪,既然这些罪业不是善行,以后纵然遇到了再大的违缘,我也决不再造这样的恶业。

若有这样一种发自内心的忏悔,罪业肯定会得以清净的。以前法王如意宝在讲这些窍诀时说:忏悔时一定要发露,也就是对所造的罪业不隐藏起来,在上师、佛菩萨等所依对境面前,必须具备两种心态,一是后悔心,二是以后不再造的决心,有了这两种心的话,不管造过什么罪业,也会得以清净的。《金光明经》云:“千劫所造无边罪,一次作忏亦清净。”意思就是说,我们在一千个劫中所造的这些罪业,通过一次忏悔也会得以清净的。

有智慧的人以前虽然造过恶业,但造业之后他会忏悔的。以前我家乡就有一个领导,他所造的罪业是别人无法想象的,“文革”期间他摧毁佛塔、焚烧经典、批斗出家人,那时候无恶不作,就像发疯了一样的,别人都说他是个恶魔。但在七几年的时候,我们正在读中学,来了一位印度的上师,他竟然去拜见了,大家觉得特别稀奇,好多同学都偷偷去看,发现他在那位上师面前一直哭,陈述自己以前所造过的这些罪业。在后来的几年中,他不断地造转经轮、修佛塔、印经书、供养僧众,非常非常的出名。这个人的智慧和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听说他白天晚上都不休息,也不睡觉,一直在念忏悔文等等,前几年已经离开人间了。这种人造恶业时很厉害,但忏悔的时候也很厉害,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样。有一种人,既不造什么恶业,也不造什么善业,整天都是软绵绵的,好像迷迷糊糊的。这两种人到底哪一种好,我们也不好说。

《地藏十轮经》中言:“有两种人没有所犯的罪,一种是从来也不造恶业的人,另一种人虽然造过恶业,但以惭愧之心已经发露忏悔了,这两种人都可以叫勇健得清净者[1]。”以前法王如意宝也讲过:“没有犯过罪的人,称为树立佛幢者;造恶业但又忏悔了的人,称为摧毁魔幢者,此二者均可以说是行持佛法的人。”

我们每个人过去造了很多恶业,现在遇到了殊胜的善知识,依靠各种因缘,一定要一心一意地忏悔。如果自己以前喜欢喝酒、抽烟、打麻将,依靠这些造了很多恶业,今后要发誓再也不做了,若能改掉这些恶习,行为上一定会有转变,功德也会随之而增上的。就像《亲友书》中所说,以往曾肆无忌惮、为所欲为,造下了很多贪、嗔、痴方面的罪业,但后来改邪归正,好好地忏悔了,这种人就像太阳离开云雾一样,也有获得成就的机会。因此大家一定要认认真真地修持。

第二品已经讲完了,本品主要宣讲了七支供中的皈依支、供养支、忏悔支,下一品是从随喜支开始,随喜大家行持善法!

 

〖第二品释终〗




[1]原经文:世尊告曰:“于我法中,有二种人名无所犯,一者禀性专精本来不犯,二者犯已惭愧发露忏悔,此二种人于我法中,名为勇健得清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