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之重要性

在座的许多道友,一直对放生极有兴趣;许多上师前往汉地时,也把放生当作首要大事来抓,这是特别值得随喜的。不过,后来的有些出家人、居士,可能不太清楚放生的功德、此举对今生来世的重要性,因而今天有必要作个简单介绍。

放生为什么非常重要呢?因为在这个世间上,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无比爱惜自己的生命,众生的生命都是平等的。然而现在这样的理念比较少,人与人之间可以有平等观,尤其是当今21世纪,只要是人,都有生存权、言论权,这是全球的一种共识。但人类最缺乏的是什么?就是动物也有生存权的理念,不知道动物也贪生怕死,只不过它们不会说话而已。

我们珍爱自己的生命,实际上动物也同样如此。这一点,藏汉两地的很多修行人,不仅口头上会说,而且也完全懂得这个道理。有修行境界、具有慈悲心的人,看到一个人被枪毙,会觉得实在难以忍受,同样,当他们见动物被杀害时,照样会生起难忍的悲心。憨山大师云:“人既爱其寿,生物爱其命。放生合天心,放生顺佛令。”不仅佛教徒明白这个道理,即便是世间仁爱之士,也不赞成杀生吃肉的野蛮行为。如印度素食主义者甘地,在有关素食、反对暴力的演讲里,始终强调众生都有生存权,动物的生命和人类的生命一样珍贵。

有关放生护生之法,在佛经中记载颇多,最早是出自于《金光明经》:往昔佛为流水长者子时,见池水枯涸,成千上万条鱼被曝晒将死。于是他向国王借了二十头大象,用皮囊盛水,倾泻池中,救活了这些鱼。后又施予食物,持念宝髻佛的名号(另说宝胜佛),诸鱼闻后,皆转生于忉利天。此外,《杂宝藏经》中也记载:一沙弥原本只有七天寿命,返家途中见池塘缺口,无数蚂蚁将被淹死,遂心生慈悲,用袈裟盛土堵住缺口,救了所有的蚂蚁。以此因缘,沙弥转夭为寿,得延命之果报。《药师经》云:“放生修福,令度苦厄,不遭众难。”故有些人遭受痛苦违缘时,若能行持放生之法,则可消灾解厄、遇难成祥。即便是一些病重不治的患者,若经常劝其放生,不知不觉也会出现很多奇迹。

所以,在一切无为法中,观修空性的功德不可思议;而一切有为法中,放生的功德无与伦比,杀生的过患罄竹难书。我常引用龙猛菩萨《大智度论》的教证:“诸余罪中,杀罪最重;诸功德中,不杀第一。”以前我看一本书中说是“放生第一”,但后来查了《大智度论》原文,应该是“不杀第一”。“不杀”与“放生”在轻重上,还是有一点差别。《极乐愿文大疏》也说,光是不杀虽说有一定功德,但若能不但不杀,反而还力行放生,维护众生的生命,即生中自然而然会获得各种安乐。

我们作为佛教徒,日常生活中经常要举行一些庆祝活动,如逢年过节、结婚生子、开业剪彩等,此时若能行持放生,则是最好不过的。很多居士常问:“我家今年某某人结婚,请上师加持,您说到时最重要的事是什么?”我往往回答:“是放生。如果能放生,以此殊胜因缘,将来必定家庭和合、幸福美满;反之,倘若为了庆祝而杀害无量众生,餐桌上摆满了鲜活的生命,以此所造的弥天大罪,未来势必不会有好结果。”

在古代,藏地每家一年最多杀一两头牦牛,即便是这样,许多人也特别害怕因果,拼命地念经忏悔。而现在的城市里,人们吃吃喝喝的全都与众生的生命息息相关,特别可怕!因此,我们作为佛教徒,除了放生以外,饮食还要以素食为主。退一步说,即使实在不能吃素,至少也要做到不点活物,尽量过一种简单的生活。

前段时间,我看了爱因斯坦的一本书,名叫《我的信仰》,他在里面就说:“我相信,简单淳朴的生活,无论在身体上还是在精神上,对每个人都是有益的。”我后来思维了一下,的确是这样,一个人生活越简单就越快乐,而越复杂就越要付出很多代价。比如你吃一顿特别丰盛的大餐,不仅要付出许多金钱,更要牺牲许多众生的无辜生命,自己无数世也偿还不清。有些出家人和居士总抱怨:“我不愿意念金刚萨埵心咒。”其实你们想一想,你从小到大吃过多少众生?光是这一点,现在日日夜夜都值得忏悔,否则,你在临死的时候,这些众生怎么会不来索命讨债呢?

这个世间上,最宝贵的莫过于生命,若为自己一时的口腹之欲而杀生,则是最残忍的事情。莲池大师也说:“世间至重者生命,天下最惨者杀伤。”又云:“放生非独佛教,儒中君子无不奉行。”戒杀放生这一理念,不单单是佛教奉行,儒教为主的很多宗教也极力提倡。当然,我们以前也分析过,他们主要是维护人类的生命,范围并未扩展至一切众生。所以,大家要清楚佛教慈悲观的广大性和殊胜性,在此基础上,应对所有众生平等相待、平等维护,这样到了一定时候,哪怕看见一个小含生受到生命威胁,自己也会尽心尽力去帮助它、救护它。

当今世界,一些弱势群体受到打击,政府会想方设法施以援手,而我们身边千千万万的动物每天遭到残杀,许多所谓的慈悲人士却不闻不问、不理不睬。所以有时候看来,人类的行为真的有点可怕。为什么现在今天出现传染病,明天出现地震,后天出现雪灾,各种天灾人祸此起彼伏?其实也跟人类的肆意杀生有关。假如这种血腥行为继续蔓延,势必会激起天怒人怨,大自然对人类将进行报复,从而使人类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狭窄。

但遗憾的是,现在大城市里的很多人,根本没有慈悲观,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杀害无数众生也面不改色,觉得理所当然。为改变这种恶劣的现象,我们一定要提倡放生,即使没有太大能力,每年放生一两次也可以。

志公禅师讲过:“放生功德,不可限量。”并引用佛经的教证,广泛说明了其中义理。寒山亦云:“一念慈悲,救一物命,是一念观世音也。日日放生则慈悲日日增长,久久不息则念念流入观世音大慈悲海矣。”可见,放生之举非小善所能相比。

因此,我们学院有很多大德,毕生都致力于放生。例如慈诚罗珠堪布,每年抽出一百天在汉地放生,十几年来从未间断。那天我问他今年放了多少,他说大概有3000多只羊、1000多头牛,还有4000多万条生命,确实令人赞叹不已。

就我而言,以前也想每年拿出一个月放生,然由于种种原因,根本抽不出那么长的时间。但不管怎样,每年秋天的时候,我还是会尽量出去放生。今年已经放了1000多只牦牛和羊,以后只要有一口气、有一点能力,在舍弃这个躯体之前,我很想做的就是放生。

现如今,在汉地很多大菩萨的支持下,放生具足各方面的顺缘和方便,因此,希望学会为主的十方信众,也能积极投身于这一善行。试想,假如你是屠夫刀下的一头牛,马上面临着被宰杀的命运,此时有人把你从刀下救出,重新放回大自然中,你心中会作何感想?或者,你是一个被判死刑的囚犯,在执行枪决的当下,有人想方设法把你救走,你心情会如何欢快?对他又是如何感恩?相信答案不言而喻。

有时候我去放生时,看到鱼儿、泥鳅自由自在地游在水中,小鸟迫不及待地冲向蓝天,心情真的极其舒畅。虽然我的身体不能飞,但是心似乎也跟着小鸟在空中快乐翱翔,那种感觉非常美妙。所以,放生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以后因缘具足时,希望大家办一些大型放生,时间也尽量长一点。但若实在没有这个条件,买一条生命放也可以。

我以前有个熟悉的学生,他读初中、高中、大学时,每次一有零花钱,就到市场买些鱼放生,这种行为坚持了好多年,也感动了很多老师和同学。由于他的善心善行,周围的因缘非常殊胜,去年考到美国去了。前不久听说,他在那边读书时,在基督教等其他宗教的群体中,仍尽量地作放生。

其实,有时候不一定你非要是个高僧大德,有特别大的能力,只要相续中有一颗善心,随时都可以发挥应有的作用。就像一盏小小的灯,尽管不如大灯那样光芒万丈,但也有驱除黑暗的一分能力。因此,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都应该对放生加以重视。

我经常想,世间上除了生命以外,再没有比这更珍贵的了。有些人说佛法最珍贵,虽从意义上讲的确如此,可是作为凡夫人,到了紧要关头时,也许选择的还是自己的生命。因此,每个人都要尊重生命、关爱生命,动物也有它生存的权力,我们哪怕能帮助一个众生,也应该竭尽全力、倾尽所有。

在座的四众道友,多年来对放生、慈善等,不遗余力地支持帮助,对此我表示由衷的感谢。我们共同做善事,目的就是想让众生得利,并不是一味地为了自己健康。当然,放生的功德不可思议,今生可令寿命延长、身体强健、事业成功、家庭平安,来世能清净罪障、往生净土、现见如来等,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我们注重的不仅仅是这些,而是众生的生命。

众生的生命高于一切,若能保护它免于被杀,果报确实极为超胜;反之,假如故意去杀害一个众生,这种罪业也不容易清净。有时候我生病时,好多人劝我去看病,我总是想:“这是不是前世的杀业所致?若是如此,即生做一点简单的善事肯定不行。我把别人杀了,就该用我的命来赔偿,若只是给他几块钱、做个小小的善事,就想化解这一切,不要说他本人,连他的亲属恐怕也不会答应。”因此,大家一定要发愿:生生世世切莫转生为杀生者。

其实,我们出了家以后,即使修行各方面很差劲,但起码不会造下杀生的恶业。不然,倘若自己没出家,在社会上与各界人士交往时,杀生必然在所难免,就算不是你亲自去杀,间接为你而杀的也有无量无边,这些罪业注定都会落到你的头上,故对此务必要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