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学校支教老师——智悲之子

y140127-6

听到智悲学校需要英语老师的那一刻,彷佛古钟之声响起,向明刹那陷入愕然无念中,不再听到周围的声音。古老理想的回音从远方传来,照亮了未来全新的道路。

英语专业毕业的向明舍弃了正拥有和可能拥有的一切,从现代城市飞往藏地,来到上师索达吉堪布建立的智悲学校,成为一名志愿者。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在“罗科智悲学校开学了”一文中写道:

“……智悲学校的背后,是高耸入云的萨琼神山,山脚下满是笔直挺拔的柏树。过去许多修行人在此终年闭关,至今仍有一些遗迹依稀可寻……

前山巍峨壮观,长满茂密的松树,预示着这里将人才济济,德行犹如松树般不屈服于任何逆境。

东边有吉祥的路和吉祥的河,象征着学校培养出来的人才,会给众生普降智慧甘霖。

南边两河相融代表智悲双运,绵延的马路则象征财源广进。

北边的山形走势,可以阻挡外界一切违缘……”

向明到藏地不久,一天下午,智悲学校的操场上,孩子们正在嬉戏。晒得黝黑的向明站在一边,忽然听到操场一侧的孩子发出嘘声。很快,操场另一侧的孩子也嘘声大作。

“谁想捣乱?”

那天,她是纪律值日。她在人群中寻找肇事人,却见孩子们都望向萨琼神山,山上,三只饿狗正追逐一只羊羔,山石簌簌滚下。

七百个孩子惊呼!饿狗扑到了羊羔的身上!大孩子们冲出校门,冲向山坡;一些孩子大声呼喊六字大明咒;有的孩子捶胸顿足、有的掩面;所有的心都揪紧、痛愕、无法忍受。这时,七百颗心的祈祷力量使眼前的场面忽然逆转:

三只饿狗放下羊羔,惊慌失措地离去。

冲在前面的大孩子抱起了湿漉漉的小羊羔,它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后来,小羊羔在老师的小木屋里吃糌粑长大,孩子们叫它“糌粑”。

向明短发、穿一件粉红和灰色相间的运动服,为人和煦温雅,内心悲柔、声音楚楚动人。她既是英文老师,又是语文老师,每周五天,每天平均上六、七节课!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来智悲小学,她总是站在老师们身后,不敢到上师跟前。一次,索达吉堪布仁波切走时,目光穿过其他老师,叫她的名字。她到上师面前,弯腰、双手合十。上师说:

“你看你穿的衣服,像不像孩子的校服?”

她一直忆念着上师的这句话。她发现,不是她帮助了藏区的孩子,是藏区的孩子帮助了她。她和孩子们一样,都是上师的孩子……

一天傍晚,向明回到小木屋,两个孩子看见她慌忙站起,其中一个两手托着藏在衣服里的东西。

“你们在干什么?”向明满腹狐疑。

孩子解开衣扣,一只大鸟—黑白相间的美丽喜鹊正在他的怀中安睡。

向明正准备去开门,恍然明白了眼前这一幕的意义:

那只喜鹊已经死了!

他们不是在玩耍,他们把喜鹊的尸体抚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用体温、用幼小哀怜的心给予它最后的安慰。

他们在她的门前等候,因为她是喇嘛仁波切派来的人。她会给这只死去的鸟儿一个最后的仪式,安抚它孤独悲伤的灵魂。

在他们的怀中,它是那么安详。

向明带两位年幼的孩子来到萨琼神山的山坡上。三人用树枝挖了一个坑。土埋没了喜鹊的身体,露出它的脸。它的头倚着土,如同活着一般。孩子们的眼中闪动着泪光。他们为它念六字明咒,拾来松树枝,将它的面容覆盖。

有时,孩子不交作业,向明在课堂上说:

“你们是不是知道,这教学楼、医务室、电脑房、餐厅、浴室、厨房、操场、宿舍都是从哪里来?你们的校服、书包、书本、铅笔盒、本子、笔、被子、棉鞋、毛衣从哪里来?你们看看校服胸口上的字—智悲基金—它里面常常一分钱也没有。堪布为了让你们在这里读书,成为有知识、有道德的人,能够在这个世界自立、能帮助你们的爸爸妈妈和其他人,花了多少心血?你们不珍惜,对得起堪布吗?”

立刻,一双双晶莹的小眼中盈满了泪水……

对不遵守纪律的学生适当地体罚—打手板—是藏区学校常规的惩罚方式。这对向明是巨大的考验。当她和被惩罚过的孩子相遇,内心深怀歉疚时,孩子却欢喜上前,双手环抱她,把小脸贴到她的身上……

孩子贪玩,背不出《弟子规》,向明说:“索达吉堪布下星期就要来听你们背诵《弟子规》,你们在堪布面前怎么交代?”

孩子们都呆住了,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堪布仁波切不高兴。他们央求说:“老师,今天晚上我们不睡觉也要把它背出来!”

有时,向明心脏早搏、疲软无力,只能坐着讲课。教室里会立刻沉寂,孩子们一个个紧张、担忧地望着她。

孩子就像一面纯洁无瑕的镜子,净化了她的灵魂……

玉树地震哀悼日,智悲学校七百多名学生在操场上默哀。默哀结束,孩子们默默低头离去,一个稚嫩、深沉的声音忽然低低响起:

“嗡嘛尼呗咪吽—”

“嘛尼”之声缓慢、低回,尾声高昂。不知是哪个孩子发出了第一声呼喊,接着,七百个孩子融入嘛尼之声。所有在场的老师都憟然战栗,当观音菩萨的心声回荡在山麓之际。这个奇特、悲伤壮丽的时刻。观世音菩萨成为孩子的声音、孩子的心;成为他们的慰藉和力量。

向明问两兄弟:“你们长大后想做什么?”

哥哥说:“我和弟弟长大想做喇嘛,大喇嘛。”

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从玉树归来,带回两名孤儿。一个孩子的父亲、亲戚都在地震中身亡,他母亲几天不吃不喝,哭不出来,像死人一样。索达吉堪布去她家,对她说:“不要担心孩子,我会想办法。”当天晚上,孩子的妈妈终于痛哭失声。她把孩子交给上师,自己带了另一个幼儿,到喇荣出家。

另一个孩子的父母兄姐在地震中死去,家里,只剩下他和受伤的奶奶。他被安排在向明的班、一个大龄孩子的座位边上。

傍晚,青海的藏族老师陪他踢球,边上几十个孩子观看。当球踢到孩子们身边,孩子们立刻捡了球,还给那个玉树的孩子,没有一个孩子和他抢球。

“报告老师”,大龄孩子百思不解:“他、他好像第二天、第三天就完全忘了他家的事,他完全忘了!”

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让妹妹收养了这个孩子,他叫上师舅舅。周末和假日,他坐立不安,翘首以盼,等着他的阿妈——上师的妹妹接他回家。

他不写作业时,向明说:“你已经是堪布家的孩子了,你这样不太好吧。”

听到“堪布”两字,他如梦初醒,立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低头写作业。

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离开学校时,孩子们自发地走出宿舍,两人两人对面对站立,排成两排,从堪布的小屋一直排到学校的大门外,蜿蜒穿过大半个操场。孩子们悄无声息、长短不齐、静静地站立。当堪布仁波切的身影出现在小屋门口时,两排孩子弓腰,小手在胸前合十。

上师从孩子们中间的小道一直走到学校的大门口。

两位副校长被调到其他学校。寒冬,他们学校的孩子穿着大人的旧衣服和咧着口的鞋。他们请求索达吉堪布仁波切帮助,堪布送给他们一些棉被,两个学校的学生每人给一双新棉鞋。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对老师们说:“现在,孩子们看上去虽小,将来,他们中有的会对社会上作出很大贡献,有的会对佛法做出很大的贡献。”

节假日,汉僧们在经堂看见穿藏袍和汉装的小学老师的身影。索达吉堪布在经堂里说:

“所有的发心人员——不管是为哪一个位上师、还是为僧团,法王如意宝说过:普贤十大愿王可以归纳在两大愿中,就是兴盛佛法、利益众生。凡是对兴盛佛法有利、对众生暂时和究竟的一切快乐有利的发心人员,愿他们身心自在,无勤中利益众生,获得圣果。大家为他们念一遍怀业祈祷文。”

向明热泪盈眶。一个人来到世间,唯一想的就是众生暂时和究竟的快乐!令每一个和他结缘的人潜移默化地改变,改写了他们的此生和来世!

上师的这句话,让她明白了来到这个世间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