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布答香港、台湾记者问(下)

 

 

问:堪布仁波切,接受灌顶之后要守誓言,可是香港有些弟子不是很重视誓言,灌顶上师也不一定详细讲解誓言。有些弟子对誓言不闻不问;有些把誓言当作每天做功课;有些每天念一点咒,认为已圆满了誓言;有些则比较认真,每天一个个念得过灌顶的本尊心咒,这样做对不对呢?

 

上师答:在1990和1993年时,我到过香港。那时,香港信众对灌顶趋之如骛。现在,时间已过去近二十年,他们依然对灌顶情有独钟。如果对他们讲法,他们就会瞌睡、散乱。与内地的信众相比,差别较大。原因可能是,在藏传佛教初入香港时,上师没有强调闻思修的重要性;初学者在佛学观念和兴趣上,未得到恰当的指点。以致大多数人的心态,至今没有扭转过来。

 

灌顶虽然重要,但佛教理论更重要。我听说,国外有的大德在举行时轮金刚灌顶时说:“我这次灌顶的目的,不是灌顶,而是把你们聚集在一起。因为你们喜欢灌顶,就会在这里集中,我就有机会对你们开示佛法。”

 

有的灌顶只是结缘灌顶,用佛像加持一下而已;有的是密宗较高境界的灌顶,如果是这样的灌顶,上师必须向弟子介绍誓言。如果不强调誓言,如同密宗中所说,传别解脱戒上师不对弟子讲戒律,灌顶上师不对弟子诠释誓言,这样不但没有功德,而且有很大过失。就像给屠夫武器,让他杀生一样害了他。

 

每一个灌顶都有不同的誓言。比如大幻化网灌顶,要守持大幻化网五种根本誓言。上师如意宝在每次灌顶之后,都要讲解本次灌顶需要守持的誓言。这是非常重要的。

 

 

问:近年来您广行慈善、建立学校、济贫扶困,帮助了许多无依无怙的众生。在您的德望与慈悲感召下,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慈善事业中。请问,您对于一般社会大众做慈善有什么建议和指导?

 

上师答:近年来,虽然我也在做慈善,但比起大慈善家、世间很多慈善人士,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但是,不管做得如何,不管是有钱还是没钱,有权还是没权,有势力还是没势力,每个人都应该有这样的发心!

 

我在汉地的慈善论坛上说:一个人有钱时,有的仅仅和亲友分享,更多的人是资源独占。一旦命终身亡,他的亲友就会抢夺、分割他的财产。这样,钱财的价值和意义,就不能充分体现出来。

 

篮球明星姚明说:“在国外做慈善,就像喝水一样稀松平常。”但是,国内很多地区,尚未树立这样的意识。社会各个层面虽然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也有做慈善的能力,但整个社会的慈善理念,尚未建立起来。

 

我们身边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只不过你没有看见。哪怕能让一个穷学生读书、让一个贫困盲人重获光明,这就是人类应尽的责任。

 

 

      问:一般在家居士,听闻法师讲经说法到一定程度时,闻思水平难有大的提升。请问您在学院教学时,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大众透彻地深入法义?

 

上师答:如果真的对佛法有信心,会越学越有兴趣。学院里有的修行人,从九十年代就来到喇荣。二十年前闻思,现在还在听法。我和他们开玩笑说:“如果是世间,二十年前的学生,二十年后,是不可能还在听课的。但是,佛法太殊胜了,你们愿听,我也愿讲。”

 

内地有很多居士、知识分子,在系统学习佛法之后,一天不学,就像一天没吃饭一样。关键要了解学习佛法的重要性,很多人到现在都不明白这点!如果懂得了这一点,就会渐渐产生兴趣,那时,你不会苦、不会累的。心的作用是最强大的。

 

二十多年前,我认为传播佛法很重要。无论多么辛劳,我心里都没有丝毫苦楚,而是非常快乐。如果能明白学习佛法的重要性,生活中的很多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问:内地佛教的发展越来越快、越来越好,可是香港基督徒比较多,真正的佛教徒少。要向香港市民,尤其是年轻人弘法,您认为应该怎么做?

 

上师答:香港与佛教理论的接触才刚开始,而基督教则在很早时,就在世界各地修建教堂,连香港大学校园内,都有教堂。基督徒对自己的宗教非常尽责,为了其宗教的发展,无偿地奉献自己的人力和财力,还有世界上最为雄厚的财团,为它做后盾。

 

每个佛教徒,都对弘扬佛法负有责任。但佛教徒的力量比较分散,没有凝聚在一起。希望你们通过各种方法,学习和了解佛法。尤其是年轻人,一定要通达大乘教法的精髓。只有这样,佛法才能兴盛。我去过内地很多大学,其师资水平与香港相差无几。二者对佛教的研究,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问: 在家居士没有条件像佛学院的僧众那样,长时间闻思修行,对于甚深的般若空性感到困难。请您开示应当研读的中观典籍。

 

上师答:在家人不比出家人,能在寂静地闻思修行。考虑到他们生活、工作等因素,我们安排了《般若摄颂》、《中观庄严论》等论典,让他们次第修学。我希望,至少他们能学习《般若摄颂》、《中观根本慧论》、《中观庄严论》、《中观四百论》和《入中论》这些著名论典。

 

在家人较忙,但如果他们愿意,是可以挤出时间的。其实,他们忙的有些事是很无聊的。比如闲谈、和朋友一起吃饭。一天挤不出两、三个小时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们需要调整一些习气和习惯。只要安排得当,学习中观论典,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问:对一般在家的修行人,怎样才能更好地修学,您可以给出一个建议吗?

 

上师答:我的建议较简单。在我修学过程中,对《大圆满前行》生起极大的信心。我曾建议许多内地居士学习,效果相当好。《大圆满前行》从人身难得、寿命无常,一直讲到死亡的修法,讲得非常透彻和圆满。

 

初入佛门的人,我推荐一定要学《大圆满前行》。看一遍还不够,每年都要学一遍。这样,你才会成为名副其实的修行人。如果你没有太多时间,建议你把《大圆满前行》,作为自己的终生修行手册。这样,对你的人生会大有裨益。

 

 

       问:藏传佛教继承了清净、完整的印度佛教传承,包括龙树菩萨、无著菩萨为主的二胜六庄严等。古印度圣者祖师、大班智达的论典和教言,在藏传佛教中都有广泛、深入的研读和修学。汉地在学习印度佛教的圣祖、论师的教法方面比较缺乏,如何改善这种现象?请您开示。

 

上师答:无论是汉传还是藏传,学习古印度论师的论典都大有必要。我推荐龙树菩萨的《中观根本慧论》、世亲论师的《俱舍论》、寂天论师的《入菩萨行论》、弥勒菩萨的《经庄严论》等。汉地信众以前没学过这些论典,但近几年来,有很多人在学习。许多学者、知识分子,包括长期修学的出家人都获益匪浅。

 

佛教不分藏汉,它是众生共同的精神财富。只要敞开心胸,就会对你身心有利。很多人自我束缚,认为自己属于汉传佛教的某一教派,一直钻在牛角尖中,不接受这无上甘露妙法和无尽的法喜。

 

我们不应有宗派、种族、国界的限制。佛法犹如虚空,周遍所有人的心田。无论是哪个民族的知识分子,都应阅读释迦牟尼佛不可思议的精神世界、了解二胜六庄严扮演的令人无比崇敬的角色。对人类来说,这是难得、稀有的戏剧,能斩断一切无明。

 

问:堪布,在学习了一些经论,对《大圆满前行》作了座上观修之后,在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去应用?

 

上师答:对平时不修行的人来说,每一个修法都和生活格格不入。但对法融入于心的人而言,无论是吃饭、睡觉、工作或生活,都不离修行。

 

当然,修行有明心见性的境界;有人身难得、寿命无常的境界。如果修寿命无常,和友人聚餐时可以观想,现在虽然相聚一堂,但饭后就会各自分离,此情此景,将永远不再。

 

出门时作意,这是我最后一次出门;坐车时观想,下一刹那就会发生撞车,我会一命呜呼。随时随地,在任何一个环境中,都可以作观。轮回痛苦也是如此。你的感受、他人的遭遇,轮回的痛苦无所不在。

 

很多人修行肤浅,停留在口头或字面上。佛法是佛法,生活是生活,二者如东山和西山,互不相关。实际上,生活就是修行,修行就是生活。前不久,我发微博说:一切行为之中,都可以修行。

 

       问:由于网络色情泛滥,许多年轻人曾失足犯错。现在有缘学习佛法,感到非常后悔,想忏悔并对治自己强烈的贪欲。关于这方面的道理及修持方法,祈请堪布仁波切开示。

 

上师答:年轻人无法克制贪欲,对异性的爱执格外严重,这是欲界众生的通病。按照佛教观点,男女之间的接触,所得的快乐,仅是一瞬间,根本不代表内心的喜悦。感官的欢乐会很快消亡,而且,一丝一毫的价值和意义都没有。可是,很多人把这种微小的快乐,作为一生幸福的目标。

 

学习佛法之前犯下的错误,可以通过金刚萨埵修法忏悔。为了不重蹈覆辙,还要学习《中观宝鬘论》、《入菩萨行论-禅定品》。只有深入佛教无比犀利的理论,才会明白其中深刻的义理。它们能让我们从根本上了解,所谓的爱,只是人类的一大错误观念。

 

比如我手里的杯子,人们以为是静止的,其实,它是刹那生灭的;静止只不过是我们的错觉。同样,原以为异性是美好的,用佛教理论剖析后,发现这只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气、一种颠倒的观念。因为习气熏染,虽然我们不能一下子改变,但渐渐地,一定能遏制自己的恶性循环。

 

佛陀的教育,能带给你心灵无比的喜悦。佛学院有成千上万出家人,虽然极少数人可能破戒,但大多数人一生不接触异性,却过得非常快乐。这就是例证。

 

问: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堪布您个人的,堪布您的母语是藏语吧。那您的汉语从哪里学来的?学得比很多汉人还好。

 

上师答:我认为我的汉语不好。我十五岁读小学,跳了几个班,两年后毕业。小学里没有汉族老师,都是藏族代课老师。所以,我的拼音基础很差,主要靠自学。

 

读师范学校时,虽然有汉语老师,但那时快二十了,改不过来了。后来,我和汉族佛教徒接触时间较长,耳闻目染,可能受到了一些影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