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科学与显密教法

——上师“佛教与科学”主题演讲

 

一.缘起

 

去年十月,首届“佛教与科学”论坛在这里举行。来自海内外的知识分子,参加了去年的论坛。因为大多数学者都是佛教徒,为此,我们邀请了一些无宗教信仰人士参加。会场的效果非常好。各种尖锐、对立的观点,让大家应接不暇。由于这个缘起,诞生了今年的“青年佛教学术研讨会”。

 

我个人认为,研讨应采用英国圆桌会议的方式。公元五世纪,亚瑟国王与他的骑士开会时,与会者的座位不分尊卑高下,体现了平等、协商的胸怀。从那以后,圆桌会议精神已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

 

在这次研讨会上,一些有缘的学者从国内外闻讯而来,希望以此因缘,找到他们内心思维和寻求的答案。在这里,没有一位教授和博士会被置于高位,也没有一个本科生会处于低位。身份、头衔和名声不是标准。谁拥有真理,我们以真理为衡量标准。

 

如果有条件,研讨会也可以在阶梯教室进行。不管是教授,还是总统,演讲时,只能抬头向上看;听讲的人,从上向下审视。只要说得不对,谁都可以举手,发表观点。看演讲的人是否有肚量、是否有充分的理证和辩才。不因为我是法师,我就高高在上,无论我说得正确与否,都不容置喙。新时代的人不一定能接受这种古老、传统的方式。

 

我相信,在座的学者和智者,将来会成为成千上万人的君主,受到人们的爱戴和拥护。今生,你应该有这样的理念:不是用你所有的权力,来维护、巩固自己的地位,而是以自己所有的力量,投入到这个世界中,帮助需要帮助的众生。

 

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佛教、儒教和道教被丢于历史垃圾桶中。大约在70年代时,美国和台湾的一些学者,开始把目光投入到佛教与科学的对话上。

 

记得在1987年时,我读到尢智表的一本小册子:《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看到“一个科学工作者”这样的新名词时,我非常惊讶,倍感新奇和稀有。

 

尢智表曾留学哈佛大学,嘲讽佛教是迷信。他身为佛教徒的叔叔说:“你们学科学的人,说话应该有根据。你对佛教一窍不通,怎么可以随便下结论,说是迷信呢?”

 

于是,尢智表开始研读佛经。最后他慨叹不已,得出一个结论:“现有的科学成果,都是对佛教世界观的一个注脚。”读了这本小册子后,我一直思维着他中肯、客观的语言里蕴含的甚深道理。

 

我们从小所受的教育,都说科学是至高无上的真理。社会上大多数人,都持有这样的见解。如果科学工作者能与佛教人士沟通,对改变人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会大有助益。

 

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人,趋入佛陀高深的教义。我个人认为,无论是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都可以与显密教法作一番深入的比较。由此,人们会发现,科学中,不一定能找到佛教的宝藏,而科学的任何一个科目,都能从浩如烟海的经论中,直接或间接地发现它们的身影。

 

佛教与科学的内容,是非常宽泛的,仅仅在一天中,寥寥数语,无法涵盖它们广阔、甚深的内涵。但是,为了让人们知道,科学说了什么?佛教又说出了什么?这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们以“佛教与科学”命题,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你们能进一步研究和实践。

 

 

.“戒律”、“因明”与社会科学

 

科学又分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是研究社会现象的科学。包括了经济学法学伦理学社会学等。首先,让我们看看显宗五部大论中的“戒律”和“因明”。

 

五部大论之首,就是戒律。它包括了小乘、大乘和密乘的三乘戒律。简单地说,就是怎样做一个好人。人们可以根据自己接受的程度,受持一分、多分乃至几百条律仪。

 

戒律不仅包含了对经济、伦理、法学等社会现象的研究,制定了最基本的道德准则;还涵盖了儒家和部分基督教思想。可以说,所有善的教育,都无不包含在其中。细到一言一行、起心动念,在纷繁的律典中,都有细致的分析和界定。

 

佛教的因明,也是五部大论之一。因明,是古印度逻辑学的泛称,后来,演变成佛教逻辑学的专名。东方逻辑和西方逻辑,都可以包涵其中。

 

几年前,我讲《量理宝藏论》时,读过一位美国哲学家翻译的因明著作。我发现,它不仅涉及英国经验主义思想,还包括了古希腊、中世纪及近代著名的哲学思想。每一种思想,都可以在《释量论》、《理滴论》等法称论师的因明七论及陈那论师的《集量论》中,找到他们的理论和推断方式。

 

因明尖锐的辩论,是开启智慧的一种训练方式,也是明辨是非、寻求真理的手段。希望在座的知识分子,通过学习因明的三相推理,世间称三段论式:大前提、小前提与结论,对前后世是否存在、因果不虚,用比量得出真实的、符合自然规律的结论。

 

那时,你们就会了解,佛教不仅仅是一种信仰,更是一种智慧。而因明,在帮助我们生起理证智慧方面,是非常重要的。

 

 

.“俱舍”、“中观”、《现观庄严论》与自然科学

 

五部大论之一的《俱舍论》,拥有生物学、植物学、天文和地理等学科的丰富内容;五部大论中的“中观”和“般若”,则对物质及精神世界的本质,进行了观察和抉择。用现代的话来说,前者研究的是宏观世界;后者是对微观世界的探索。

 

从牛顿的绝对论,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物理学家建立了空间与时间是依存、观待这样一个全新的概念。而后,量子力学崛起,对相对论作了修正和补充。而量子力学的结论,以“中观”和“般若”的观点可以驳斥。

 

科学家戈尔曼在1969年时,因发现了夸克,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学奖。在夸克之后,亚夸克、亚亚夸克也被相继发现了。至今,仍有很多科学家坚信,构成物质的极微是存在的。

 

而在佛教内部,承许极微,是小乘《毗婆沙论》和《俱舍论》的观点。小乘有实宗的这一学说,早已被大乘唯识和中观破得体无完肤。所谓的破析,不是像西方宗教徒与非宗教徒之间的冲突,一方依靠强权,将另一方强行镇压。而是完全以真理来论证,指出它相悖的地方,宣告它不成立。

 

无论是大乘唯识、中观,还是密宗一切归于本源的教理,都是有据可依,经得起理论观察的。

 

按照大乘中观的见解,构成现象的基础是空性。人们可能想,如果一切法是空性,怎么会有包罗万象的显现呢?这就是《心经》中所说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其中的义理,是非常殊胜和深奥的。虽然任何法都没有本具、不变的自性,但可以依靠条件产生。就像两个氢原子和一个氧原子的结合,在不同的温度下,既可以变成冰,也可以成为水。

 

宗喀巴大师宣讲《缘起赞》时,先以中观理论,将万法抉择为单空。这时,包括你、我在内的一切器世间和有情世间,都没有固定、实有的本性;而后,再将单空,抉择为远离一切相状的大空性。这是最高的、实相的境界。这种境界,既可以依靠理论来通达,也可以由实修而亲证。但是,在现象世界中,圣者和凡夫前,都有如梦如幻的显现。

 

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杨中杰,在他的《从佛学角度观西方三大物理学之理论层次》中,依照中观与唯识,判定牛顿物理学、相对论物理学与量子力学,三者依次接近佛教的“中观正见”与“如实观照”。

 

他认为:“物理学只是针对现象世界而立,所研究的是物质的色法、声音等部分,缺乏对心灵的探索。距离现象的本质空性,相差还很远。即使量子论,最多也只是触及了‘心灵的活动’,完全不同于“心灵寂灭的状态”。因此,还远远无法达到佛教般若的境界。”

 

我曾经读过曼斯菲尔德的《中观佛教与现代物理中的相对论》。这位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告诫人们,一定要了解佛法。如果佛教的空性原理,能受到科学家的重视,对科学的发展,会大有裨益,因为佛教克服了二元论思维方式上的困境。他相信:对所知的一切现象,物理学家不一定能作出圆满的解释。而佛教,不仅了解一切现象的奥妙,还能洞幽入微,深入它的本质。

 

不是因为这是一个佛教论坛,大家就在这里喊口号,绝对不是这样的。在昨天的发言中,很多老师都不同程度地认识到,佛教揭示的这一奥秘。多年来,我潜心研究,越来越感受到它的伟大。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拥有空性的知识,相信你们一定会深有同感。这样的智慧,对你们的今生来世,是最好的、最有利益的。

 

除了以上所说的,心理学也可以在显宗教法中,找到它相应的位置。按照希腊文的意思,心理学是灵魂的科学,有些专家认为,它介于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之间。有关它的内容,在大乘唯识的《瑜伽师地论》中,有着清晰的、结构完整地论述。

 

《瑜伽师地论》剖析了眼、耳、鼻、舌、身、意这六种识的性质、它们所依的对境,以及变现这些现象的根本心识——阿赖耶识。

 

在座的大多数人都非常年轻。未来,如果有志于研究佛教与科学,希望你们先从多方面学习、了解这二者,这一点非常重要。最后,我们讲一下密宗。

 

 

 

四.密宗与自然科学

 

 

学过佛法的人,可能会注意到,佛教不同宗派的宇宙观不同。比如,在《俱舍论》中,地球是方的,而密续中,地球是圆的。有关天文学和宇宙学的知识,在以《时轮金刚》为主的很多经续中,都可以发现。

 

迄今为止,喇荣每年的藏历,都是由两三位法师依照《时轮金刚》的计算方式,笔算出来的。每年的日食、月食、闰月及每月的望日、晦日等都毫厘不差。世界上有那么多天文台、天文学家和尖端设备,但是,它们得出的结论的精确程度,还不如藏历。

 

有人听到一两个修行人不如法的行为,就将藏密看成像妖魔鬼怪一样。我听说,有些人拿着转经轮放生,就有人说:“不要过去,不要过去,那边有密宗的人!

 

他们把转经轮、灌顶或留着长长头发的外相,看作是密宗的标志。如果通过某些外在的形象,就能判定一个宗派的优劣,这种逻辑方式,也太简单了。

 

其实,藏地并没有单独的密宗,显密是一起修的。在任何一个寺院中,都找不到不学显宗的人,除非是密藏院。所谓密藏院,是已经完成了显宗经论的学修,再专修密宗的地方。包括我们学院,也是先学五部大论,后修大圆满前行,而后,再修大圆满正行。

 

很多人什么都不懂,就认为密宗如何如何。其实,所谓的密宗,无论是戒律、行为,还是教理、修行方面,都比显宗还要严谨。不仅是我,在座的人中,不管是藏族还是汉族,只要在学院学习了十年、二十年之久,都会有这样的感受。

 

显宗通过复杂的教理,抉择的实相,在密宗中,只要用一个窍诀就能认识。密宗最殊胜的地方,就是直接。但是,要进入、领悟这种直接、简要的窍诀式的修法,需要很长时间闻思修行,并要完成密宗的加行。在此之前,如果你直接进入密宗,恐怕在你还没有树立见解之前,你对三宝的信心就会退转。

 

在禅宗的历史上,也是除有缘的弟子外,基本不传真正的窍诀。现在的禅宗,如昨天一位法师所说,已经比较社会化了。禅宗的传统基本是独传,密宗真正的教言也是如此。禅宗和密宗虽有相似之处,但在很多方面也不尽相同。希望在座的学者,以后有机会时,一定要看一看莲花生大士传下来的密法。

 

从我自身的体验上,感受到密宗无比的殊胜性。尤其是对治烦恼方面,不必用白骨观、缘起观、慈悲观等方法,在烦恼显现的当下,直接认识它的无缘大空。生起贪心时,认识贪心的本来面目;生起嗔心时,观察嗔恨心的来龙去脉,利根者当下就能顿悟。

 

续部中还讲述了一些医学理论,与汉地的中医不谋而合。所以我觉得,佛教真的是包罗万象、高深莫测。当然,信不信是你的自由。但是,你不能因为看了一两本书,看到几个佛教徒的行为,就一口否定佛教、否定密宗。很多人不经观察就轻易下结论,这是非常不明智的行为。

 

不仅是出家僧众,包括在家居士,如果有机会,最好能学习一下密宗的渊源、理论及其殊胜的修法。

 

在密宗历史上,有成千上万虹身成就者。最近,我正在翻译敦珠法王的《西藏古代佛教史》。刘锐之曾经翻译过这本书,但他的译文比较古涩,不容易理解。我的翻译虽然也保存了古代的一些生活方式和气氛,不是所有人都能一目了然,但是,希望大多数人能因此对西藏佛教的历史有所了解。书中记载的一些成就者、觉悟者,他们一生的传记,令人非常羡慕、非常神往。

 

五.     结束语

 

戒律、俱舍、中观、因明和般若,就是藏传佛教必修的显宗五部大论。按照格鲁派的传承,一生中,会用二十五年、三十年的时间来研究它们。比如,用四、五年时间学习“因明”,花五六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了达“中观”。完成学业后,不仅在寺院的辩经中无所畏惧,而且,以人生的三分之一乃至半生,将这些教义在心中反复熏习,会对佛法完全通达,生起真正的、不随他转的信心。

 

所谓的佛教,不是依靠一两部经典而建立的。虽然我非常钦佩儒教和其他宗教的精神,但是,我渴望真正拥有的、宇宙与心灵的智慧,无论是哲学、天文学、物理系、人类学、心理学……要从其它宗派的教义中,找到上述知识,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看看任何一个宗教、科学。它们虽然有一套独特的体系,姑且不论信仰,仅就其理论所包含的智慧而言,没有一个像佛教那么博大和精深。

 

像不确定论、混沌理论……虽然佛教中没有这样的名词,但它们的意义,却早在两千年前,已经得到清晰无误地阐述。

 

有时我想,并不是因为自己是佛教徒,我就赞叹佛教是如何殊胜、如何伟大,而是因为从释迦牟尼佛以来,有无数大成就者降生人间,在他们遗留的浩瀚的经藏和论藏中,已经囊括了人类所有的知识。

 

有人说,佛学与科学可以互补,其实,并没有需要互补之处。迄今为止,科学发现的一切,没有超出佛教的范围。比如说,一切万法是无缘空性、轮回痛苦等观点,是科学家不得不承认的,不需要科学来印证。只不过在弘扬的方式上,佛教可以借助于电脑、网络等设备。但是,这并不是科学真正的内容。

 

鲁迅先生、叶圣陶、梁启超等文学巨匠,虽然也对佛教抱有好感,赞叹过佛教的精深。但是,他们并不了解佛教的体系;从荣格的自传看,他只是对《中阴闻教得度》有过研究,信心很大。

 

正如台湾清华大学物理学家王守益,在《物理与佛学》中说:科学家对佛教一无所知。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方便的话,你们应该读一下《物理与佛学》。他认为,佛教的究竟境界,是不可言说的。科学的发展和成就,有利于人们进一步悟入佛教所宣说的境界。

 

人们认为荣格是一位神秘主义者。可是,今天聚集在这里的很多学者,也已经成为神秘主义者。站在学术的角度,我们非常反对一些老太太、老公公说颠三倒四的话。整天不是“我看见了什么”,就是“我做了什么样的梦”。

 

你们这么年轻,因为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发生在自己和他人身上的现象,又没有深入研究佛教的义理,就会用一种神秘的、自己也说不清楚的理论来解释。这时,你们怎么称呼自己呢?究竟是智信,还是迷信?

 

事实上,你们寻觅的答案,在前生后世理论及因果的奥秘中可以找到。所以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次研讨,既是理论的探索,也是结合了各自感受与认识的一种交流。

 

刚才,主持人也提到,科学有利有弊,当科学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时,人们会感受到科学对人类的帮助;当科学给人们带来恐怖时,人们也会冷静地反思,科学这把双刃剑的危害。

 

日本发生核泄漏事件时,包括在座的同学,都是怎样的害怕!不敢出门、不敢呼吸空气。因为核辐射无所不在,随时随地,会吸入并侵蚀我们暴露的身体,危害我们的健康和生命。

 

有时候,我看世间的每一个人,无论看上去有什么样的学问、地位和名声,你心中的烦恼和其他人一样可怕,当强大的烦恼生起时,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是那么的可怜。因此,在生活中,我们非常需要学习和了解佛法。

 

今天,我就说这么多吧。(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