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茄木之后我们还会失去什么?

作者:记者 祝魏玮

《最后的印茄木》报告中说,某一物种在全球范围内原生态荒野地区的持续开发和不断缩小,意味着即使是一种物种数量减少也能对一个地区的生态平衡产生显著影响。

也许只有当海啸、酸雨、沙尘暴来临时人们才会反省自己对大自然做过什么;也许只有天堂雨林消失、物种灭绝、人类完全孤独时,人们才更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原来不该做什么;面对即将消失的印茄木,谁知道下一个消失的会是什么。

“目前只有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境内的印茄木(Merbau)的数量能够达到商业采伐的要求。即使是在这两个国家,破坏性采伐和非法采伐也严重威胁着印茄木的生存。现存的大部分印茄木分布区已被授予了采伐许可;在未受侵扰的原始森林区域内,甚至有50%以上的印茄木已被列入了采伐区,未被列入采伐计划的只有不到20%。然而这仅存的区域也正被非法采伐所侵蚀。按照目前官方批准的采伐进度,35年内印茄木将基本消失;如果考虑到非法采集的因素,印茄木会消失得更快。更为严重的是,印茄木的毁灭带来的可能是大批物种的灭绝甚至文化的灭绝。”

4月17日,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在发布题为《最后的印茄木》报告时如是说。

天堂雨林会消失吗?

东起东南亚、横跨印度尼西亚群岛、北至太平洋地区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的天堂雨林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为重要的地区之一。印度尼西亚拥有人类已知动植物全部物种的10%~15%,其自然遗产包括红猩猩、大象、虎、犀牛以及1500多种鸟类和上万种植物;而新几内亚岛是700多种鸟类的家园,在42种已知的天堂鸟中,有38种可以在此找到,其中36种是这里特有的品种。

印茄木俗称菠萝格,是东南亚和太平洋岛屿上一种珍贵的热带硬木,曾广泛分布于非洲东部、印度南部、东南亚、大洋洲和塔提岛等地区。坚硬的质地和美丽的花纹使其成为备受市场青睐的高档木制品原材料。目前,市场上印茄木的价格已达到660美元/立方米。

绿色和平森林保护项目经理Tamara Stark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即使在热带地区印茄木也要80年才能成熟。在13个足球场(1公顷)那么大的森林中只能找到1~5棵印茄木。由于木材本身的名贵,非法采集公司为了找到印茄木把其周围的很多树砍掉而弃置不用。绿色和平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调查时发现,非法采集公司为了找到一棵印茄木,平均需要砍掉45棵其他树木。

《最后的印茄木》报告中指出,1998年印度尼西亚仅出口了5万立方米印茄木,而这一数据在2001年飙升到了66万立方米。2001年,印度尼西亚开始禁止任何原木出口,但是这一禁令并没有遏制印茄木的非法采伐和出口。英国环境调查机构(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和印度尼西亚环保组织Telepak在2006年发布的报告显示,每年从巴布亚新几内亚非法采伐和出口的印茄木达到了360万立方米。这两家机构还曾调查过几个欧洲和北美地板公司的印茄木来源的合法性,结果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提供证明其供应合法性的文件。

文化的死亡?

在很多印茄木原产国,印茄木已成为当地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印度尼西亚的阿斯马特(Asmat)部落,“as asmat”一词的意思即是“我们,树的人们”。阿斯马特人甚至用印茄木雕刻祖先的形象,这些雕刻对阿斯马特人来说是重要的文化用品。

更为重要的是,印茄木生存所在的天堂雨林拥有极其丰富的像阿斯马特文化这样重要的人类文化,这里是500多万人赖以生存的家园,其中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仍旧依靠森林。仅巴布亚新几内亚一地就拥有820种语言,整个新几内亚岛上的原住居民拥有的语言数量占全世界所有已知语言的1/6。

人类学家认为,大约5万年前,美拉尼西亚人从其他岛屿迁徙到新几内亚岛,由于山峦沟壑的重重阻隔,各个族群实际上彼此隔绝,每个族群得以保存了自己的语言。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大部分土地所有权属于原住民,9000多年前他们已经开始种植蔬菜,是世界最早的农业文化之一。

但《最后的印茄木》报告显示:这里的文化正在遭受破坏;几十年来,这片森林一直陷于无数商业开发活动的掠夺和包围之中,包括伐木业、采矿、石油天然气产业以及棕榈油产业。棕榈油被认为是一种生产生物燃料的主要原材料,大片的原始森林将会被砍倒种植棕榈树。印度尼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已经分别丧失了72%和60%的原始森林,而幸存的原始森林也正受到破坏性采伐和非法采伐的威胁。

国际粮农组织的报告指出:印度尼西亚在过去15年中平均每年减少200万公顷的森林。世界银行的报告也指出,如果不对伐木公司的行为采取控制,印度尼西亚现存的低地雨林将在2010年从地球上消失。

Tamara Stark说,原始森林面积至少达到5万公顷,才可能保证该地区物种自身的多样性,否则,不仅红猩猩或天堂鸟会消失,所有语言、文化以及减少气候变化对人类影响的最后防线同样也会不复存在。

下一个是谁?

Tamara Stark说,印茄木的遭遇并非个案,同样的命运发生在桃花心木(Mahogany)以及其他动植物种身上。

产于中南美洲的桃花心木由于被视为生产高档家具、钢琴和船只的绝佳材料,在亚马逊地区遭到伐木公司的过度采伐。现在,这种有着红褐色花纹的热带树种已被官方认定达到濒危界限,并且被列入《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2。

绿色和平的报告指出,曾遍布东南亚各国的热带硬木拉敏木(Ramin)同样由于被伐木公司列为采伐目标,到20世纪初,其分布范围已局限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两国。该树种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World Conservation Union)列入了在野生环境中容易灭绝的物种名单。

在一家知名的家装零售店北京分店内,有多达10种不同品牌的印茄木地板出售,同样在美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和欧洲也有着巨大的印茄木销售市场。

绿色和平森林保护项目主任刘兵说,我们认为印茄木应当立即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附录3,同时严加限制这种高度濒危物种的贸易活动。

《最后的印茄木》报告中说,某一物种在全球范围内原生态荒野地区的持续开发和不断缩小,意味着即使是一种物种数量减少也能对一个地区的生态平衡产生显著影响。原本富饶的亚马逊热带雨林地区因为桃花心木的过度采伐,如今已变得贫瘠不堪。

谁知道在桃花心木、印茄木、天堂雨林甚至数千年沿袭而来的文化消失之后,下一个会轮到谁?

来源:科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