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慧眼照破自我

耶喜喇嘛

锦绣译自《坛城Mandala》

一旦你的心被自我的能量盘据,就像有针不停的刺到你身上。从现在开始,用你的正念和智慧防卫自我能量的恶势力,不要欢迎他。

我们经常使用“自我”这个词。虽然我们常常提到“自我”、“自我”、“自我”,我们并不了解自我的心理相状及心态。我们把自我解释成类似肉体的个体。务必明白自我是心理的,而非肉体的,非常值得弄清楚这一点。

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可用来了悟无我,但是谋求了悟无我,却正是使我们之所以不同于畜生的地方。否则人和畜生有什么不同?畜生和我们一样,喜欢感官的世界,并竭尽所能的过好日子。他们喜观喂养它们的人,不喜欢打它们的人,不是吗?和我们有什么差别呢?

你可能会认为:“胡说八道!我会动脑筋、会写、会赚钱维生并享受生活。”但是,不管是大老鼠、小老鼠,他们也会本着自我及贪着照顾自己的生活,收集并储存比他们自己重好几倍的食物。再看看蜜蜂,虽然生命很短促,却能采集可能几百年都吃不完的蜂蜜。

如果都是抱着同样的心态,活着只是追求感官的快乐,那么号称聪明的人类与蜜蜂又有什么不同?蜜蜂可能比我们还聪明呢,尽管生命短促,仍然能够大量积存带给他们享乐的东西。 

所以,我认为当我们仍拥有宝贵的人身,具足智力及一切顺缘时,尽力探索内在的本性,解除内心所有肇自“自我”的烦恼。非常值得去做,同时也非常重要的事。从出生到现在,我们所做的每件事,都以自我为出发点,然而一切都是过眼烟云,我们所得到的享乐微乎其微。 

可是决不要因此而认为“我坏透了,我的心完全被自我控制了。”决不要看不起自己。相反地,自己能够体悟这些事,应该感到高兴。

唯有靠自己的心力,才能让自己从自我中解放出来,能够了解到这点,很难能可贵。年复一年,多少岁月以来,你所做的只是巩固自我,受自我的妄见所投射的感官世界宰制,像疯子似的追逐一件又一件事物。对这一切现象即使只是灵光乍现的了解,也十分难能可贵,真的很值得下功夫。

不要以为自己不下功夫不运用智慧,就可以解决自我的能量引发的神智不清的心理毛病。这是不可能的。师父不会自以为可以解决你的问题,不劳你下功夫采取行动。那是在做梦。如果你这么认为,完全是误解。“上帝会替我料理一切,佛会替我料理一切,我只要等着就是了!”这不对!“我什么事都不必做!”这也不对!过去的每件事都是你自己造下的,现在你必须自作自受,承受强力的果报,从自己的经验,现在你应该可以明白,不是吗?只需要禅修一座,便能分晓。 

师父期望的是,你们能成为明智的人,而不是被过度敏感的自我能量宰制的人。每座禅修末了,我希望你们这样想:“这是我自己的禅修课,是我的智慧给我的。”如果你能这样想,这堂课就很值得了。反之,如果你只是去上课:“有一位西藏的大法师教禅修,我去了。”那么这堂课只是自我的另一趟旅程而已,目的何在呢?你的旧习,你的颠倒梦想和心态一点也没有改变。那你是禅修了什么呢?佛陀靠自己的努力,运用自己的智慧,从颠倒梦想中解脱出来,得到了证悟。而我们却仍在不安的状态中。 

证悟是非常个人的经验,依各个人内心的努力与智慧而不同。即使你们大家禅修的所缘都一样,但因为各自内心程度的差异,每天从早到晚的经历也就各异。如果你认为“我有那么多的家事要去做……房子、家人、朋友……要坐下来禅修真是困难。这表示你的心已深陷在世俗生活的罗网中。

从出生到现在,你一直都是如此,再这样下去,结果就是空无所有的死去。那些事你怎么可能做得完呢?在物质生活中的事情,总是一件接一件,再接一件的堆积起来来,永远不可能说:“终于把事情都做完了,我现在可以坐下来禅修了。”这个时刻永远不会来临。 

一旦你的心被自我的能量盘据,就像有针不停的刺到你身上。岂不是非常不舒服吗?事实上就是这种感觉。可见,放下执着和自我多么重要。当你真正的放下时,你将会经验到永恒喜悦的悟境,内心的自由,内心的解脱,涅盘……怎么称呼它都可以。然而事实上我们所做的只是在取悦自我,好像我们是去向自我祈请。我们把能量通通回向自我,得到的却只是内心的污染,秽气冲天,甚至无法呼吸。 

从现在开始,用你的正念和智慧防卫自我能量的恶势力,不要欢迎他,清楚专注,自我一出现:“自我,你好吗?请进!喝杯,吃些巧克力。”要张大慧眼审察它,比你的头还大的慧眼!盯住自我。一旦你张大慧眼观看自我,自我自然而然会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