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拳利众心 殷重父子情

——阿秋喇嘛涅槃前之教言

 

 2500多年前,印度王子乔达摩·悉达多为揭示宇宙人生之奥秘,超越生老病死之痛苦,弃王位丽妃,去华服美发,披三法衣,受近圆戒,于尼连禅河畔苦修六年,后于菩提迦耶的菩提树下睹启明星而彻悟法界密意。

在众梵天的祈请下,佛陀开始了49年的传法生涯,令佛法广弘于人间。佛法不共的智慧与慈悲,使众多追求永恒真谛者,追随着佛陀的足迹弘扬正教,劝导一切众生断恶行善,令其远离贫困病痛、天灾战乱等诸苦,获得生生世世的安乐。

三界众生之怙主——大恩根本上师喇嘛仁波切以宿世悲愿示现补特伽罗形象,赐予我等罪苦众生直趣解脱之妙法甘露,如黑暗之明炬,驱散无明痴暗。然惜众生业力沉重、福报浅薄,上师倾尽毕生心血弘扬正法、圆满佛陀事业之后,意欲示现涅槃。顿时,日月失辉、大地悲咽……

藏历铁兔年(公历2011年)的雨特别多,一如蒙在亚青寺众多弟子心头的阴霾。新年伊始,频频传出我等大恩根本上师喇嘛仁波切法体欠安的消息。初闻此讯,汉藏各族弟子纷纷以放生、诵经等各种善行祈请喇嘛仁波切长久住世,上师病情亦随众生业力与愿力示现几度反复。 

时至仲夏,大恩根本上师喇嘛仁波切示现病重,我及众等弟子悲泣不已,长跪祈请上师长久住世:“上师!您乃生死自在之佛陀,愿您怜悯我等长劫漂泊三有、无依无怙之浊世众生,恳请您长久住世!昔日法王如意宝亦授记您:‘如今末法时代,佛教衰微,您就是教证二法唯一之光明,请您务必长久住世、弘扬正法,利益一切有情。’”

上师遂以无量悲心慰藉我等,慈示病情逐渐好转,饮食起居如常。一如释尊示现涅槃时,因阿难及一切信众祈请释尊长久住世,释尊为满众生心愿而多住世7日般。

浊世众生福薄业重,数日后上师复示现病重。78日上午,我带着沉重的心情,再次探望示现病危的无上恩师。当我轻轻撩开门帘,已多日未语的上师一眼瞥见我,即刻微笑着用微弱的声音召唤:“爱子,快进来!” 

由于连日未进饮食,显现上身体已异常虚弱的上师起身倚靠在床头,双手紧紧握住我的手,慈祥的面容一如往昔般温暖。然而此时的我,心中却充满了唯恐与上师分别的担忧、不舍与悲伤,不知不觉中早已泪流满面…… 

上师深情地对我说:“如今我已年至耄耋,比起历代传承上师,我也算是高寿的人了。从小修行佛法至今,我未曾忘失自己弘法利生的誓言,无有间断地修行、传法,唯愿众生离苦得乐,而今利益众生的事业已经圆满。心爱的弟子!切勿过于悲伤。你我父子的心如如一体,刹那亦未曾分离。 

从你年少初到亚青至今,我已把本传承之法圆满无余赐予给你。由于你视上师为真实佛陀之大信心、视三界六趣一切有情为父母之大慈悲、视轮涅一切显现为清净坛城之大智慧而精进修法,现已圆满一切功德。如今,有你等继承大圆满之法脉者绍隆佛法,我倍感欣慰,无有丝毫遗憾。无论我住世与否,你等务必倾尽一切心力为汉藏弟子广传一切法要,引导弟子趋向究竟解脱,此乃你等事业重中之重,亦是我唯一之嘱托,当谨记在心!” 

听到上师如此殷重的嘱托,我心如刀割,但也唯有暗自垂泪,再再祈请上师住世。我深知上师一切显现皆为利众之缘起,乃佛陀无量大悲事业之化现。在上师的境界中,无论显现住世还是涅槃,其大悲加持犹如日月朗照寰宇般,从未与众生刹那分离。 

诚如上师之遗教,为令更多有缘弟子及一切众生具足往生清净刹土之缘起,上师要求藏汉各族具信心者,无论能否朝觐其法体,皆应发愿:从今往后,无论置身僧团抑或与世人相处,皆应团结和睦;清净持戒;不染世间八法,精进实修一生。 

上师特别嘱咐,作为佛弟子首先务必要做到与道友、家人和睦相处,令自他欢喜。上师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众生的疾苦,即使在示现涅槃之际,心中所系念的仍是我等众生,从世俗的家庭幸福到出世间解脱安乐,无不在上师的大悲观照之中。即便我等心中有多少无义之自寻嗔怨,为了自他今生和未来的幸福,又有什么理由不遵照上师之教言,与一切如母有情和谐共处呢? 

因此无论面对任何违缘逆境,我们首当反观自过,善调自心,而非归咎于人。如是自净其意,谨慎守持小乘别解脱戒、大乘菩萨戒乃至密乘三昧耶戒,既合佛法之宗旨,亦为上师对弟子之殷重心愿,如是方为祈祷上师乘愿再来及佛法兴盛之正因! 

在日常行持中,并应做到从此不杀生、不偷盗、不吸食各类烟草、不饮酒、不买卖牲畜;每日念诵观音心咒(嗡嘛呢叭咪吽舍)、阿弥陀佛名号(亦名为强制往生法,如是念诵:祈请大觉阿弥陀佛尊,加持往生西方极乐刹)各108遍;此生念诵20万遍金刚萨埵心咒(嗡班扎儿萨埵吽)、1000万遍阿弥陀佛心咒(嗡啊咪德瓦啊依斯德吽舍)。如是行持者,未来必能与上师相聚在莲师刹土——铜色吉祥山!此乃上师亲自所作之授记,我等作为后代弟子,纵遇命难亦当如实精进行持。 

让我们再一次一起挚诚发愿:以此清净善行祈请大恩根本上师喇嘛仁波切早日乘愿再来,弘扬佛法,普渡众生!